中國稀土佈局者
2019年06月14日12:34

  中國稀土佈局者

  原創: 金台環環 環球人物

  海關總署網站6月10日發佈了5月份我國貨物進出口統計數據,稀土出口急刹車。

  在中美貿易摩擦中,隨著美國一些政客不停發出極限施壓的叫囂,人們愈加關心中國會拿出哪些“王牌”作為回應。國外不少媒體的目光投向中國稀土,有分析認為“中國對稀土市場的主導地位,已賦予北京還擊之道”。

  時間回到1972年,北京大學接到分離稀土元素鐠、釹的緊急任務,時年52歲的徐光憲挑起重擔。彼時,我國已探明包頭的白雲鄂博富含稀土元素,但因分離技術落後,我們長期只能向國外出口稀土礦原料,然後進口稀土製品,損失極大。在和國外企業談判購買稀土分離技術時,國內稀土工作者甚至一次次義憤填膺。當時,法國的Rhone Poulenc公司是稀土產業巨頭,與我國幾次談判轉讓分離技術,不僅要價很高,而且提出產品必須由他們獨家對外經銷。這一苛刻條件實際上是要將我國的稀土分離工業變成該公司的海外工廠。徐光憲將自己研究多年的萃取法運用到稀土分離中,僅僅4年時間就提出串級萃取理論,隨後在全國辦學習班推廣,一舉打破國外巨頭的技術壟斷,最終掀起CHINA IMPACT(中國衝擊),為我國稀土研究和應用打下堅實基礎,贏得寶貴時間。

  1978年,時任副總理方毅主動請纓保護和開發三大共生礦,之後還提出建設“稀土大國”的理想。方毅的秘書郭曰方曾隨行來到白雲鄂博,聽說了一個在當地流傳的故事。1945年,侵華日軍投降前夕,駐紮在內蒙古的日本兵用板車從包頭白雲鄂博礦山匆匆拉走幾車礦,大有能運一點是一點的勢頭,當地人卻並不知道這些礦石有什麼用處。白雲鄂博,蒙語意思是“富饒的神山”。從1978年往後,8年里,方毅七下包頭,打了一場包頭共生礦綜合利用的特殊戰役。他曾說:“稀土的利用絕不僅是我們這一代人的事,我們的子孫還得幹下去,還得研究下去。”

  1991年2月6日,鄧小平在時任上海市委書記朱鎔基的陪同下到上海大眾公司視察。在看到發動機鑄件毛坯時,鄧小平說:中國稀土資源世界第一,用處是多方面的。一個美國朋友說,你們有這個寶,等於有中東的石油。鄧小平指出,我們還沒有廣泛研究,對這個寶怎樣用還重視不夠。要保護稀土資源。這段話被稱作“稀土指示”,讓人們認識到稀土的重要性,更極大地鼓舞了稀土工作者。如今,儘管世界其他地方的稀土礦被陸續探明,我國稀土儲量在全球占比中下降不少,但因技術進步,我國目前仍是全球稀土產業鏈上最大的供應方。

  從高屋建瓴的佈局,到一代代工作者的接力,中國稀土,今天終於牢牢掌握話語權,成為一張“王牌”。美國知名財經媒體彭博新聞社(Bloomberg)特意撰文介紹“稀土是什麼”“稀土在貿易戰中扮演什麼角色”等問題,稱2014年至2017年,美國每5噸進口的稀土中,就有約4噸來自中國;稀土目前還沒怎麼被牽扯到貿易戰中,特朗普原本將稀土列入了上一輪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名單,後又將它從最新一輪加征關稅的名單中去除。美國消費者新聞與商業頻道(CNBC)一言以蔽之:稀土會影響到一切——汽車、可再生能源、國防和科技。

  今天,人們談論稀土,也是在談論國力,關心時局。那麼,唯有探明來路,清楚得悉我們是如何在這個戰略元素上取得後發優勢的,才能更好地看清今日之局勢。透過曆史的眼眸,方可站在歲月的肩上遠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