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沒有大結局,傷病成了“五星勇士”最殘忍的編劇
2019年06月14日17:30

原標題:NBA沒有大結局,傷病成了“五星勇士”最殘忍的編劇

目睹湯普森離場,庫里坐地無言。

這是奧克蘭甲骨文中心球館的“退役之戰”,它再次迎來了金燦燦的奧布萊恩杯。只不過,這次在球場中央舉起獎盃的是猛龍隊。

金州勇士,倒在了登上“三冠王朝”的最後台階上,以一種最慘烈的方式。

克萊·湯普森倒下的時候,整座球館陷入了死寂,他拚到了十字韌帶撕裂;而就在上一場比賽中,杜蘭特也倒下了,拚斷了跟腱……

遮住勇士最後一絲希望之光的障礙,竟成了傷病。

湯普森重傷,但還堅持執行完罰球。

斷掉的跟腱和撕裂的十字韌帶

在湯普森痛苦倒地的那一刻,或許很多勇士球迷已經預感到——勇士沒有機會迎來“三冠王朝”了。

那個轉折點定格在第三節的最後2分22秒,湯普森面目猙獰地試圖從地板上撐起來,但是失敗了,他轉了一個身,然後雙手抱住自己的左膝,擺動著腳踝,想確認自己的傷情有多嚴重。

從轉播鏡頭拍到那些現場球迷目光呆滯、或抱頭或掩面的表情不難讀出一種絕望,這支勇士已經再也經不起傷病了。

事實上,湯普森並沒有打算放棄。當他的父親一遍遍詢問是否聽到“啪”的聲音,希望以此來判斷傷情嚴重程度時,湯普森的回答是“什麼都沒聽到”。

杜蘭特跟腱斷裂。

而NBA前線記者克里斯·巴拉德描述的一個現場細節更是突顯了湯普森的決心。這位全場得到30分的核心球員在回到更衣室前告訴史蒂夫·科爾教練,“給我兩分鍾休息,我會做好準備回到比賽的。”

湯普森確實回來了,他忍著痛罰進了最後兩球,然後在球場上小跑了幾步,還是沒能堅持,最終拄著枴杖趕去醫院進行檢查。

如果從賽後核磁共振確認的“左膝十字韌帶撕裂”回看當時湯普森的每一個舉動,所有球迷都應該為那種傾盡一切、全力以赴的精神致敬。

對陣火箭,杜蘭特在無對抗情況下小腿受傷。

湯普森為金州勇士拚上了一切,就如這一場比賽之前,跟腱斷裂的杜蘭特一樣。而在當時,湯普森就是第一個上前扶起杜蘭特的人。

“如果沒有這些傷病的話,我們肯定是有更大機會贏球的。”比賽結束後,勇士老闆喬·拉科布面對媒體鏡頭說出了這番話。當然,拉科布強調了猛龍“配得上這個總冠軍,也理應得到讚美和喝彩”,但是,他依舊心有不甘。

杜蘭特被攙扶進更衣室。

他們像冠軍一樣在戰鬥

就像詹姆斯在季後賽里的一條社交網絡狀態,“永遠不要低估一顆冠軍的心。”

勇士的每一位球員都渴望著贏下三個賽季里的第三座總冠軍獎盃,但傷病已經折磨得他們無法走完最後台階。

其實,在遭遇這個可能要到明年2月才能恢復的十字韌帶撕裂之前,湯普森已經因為左腿筋拉傷,缺陣了總決賽的第三場,他曾經試圖“強行復出”,但遭遇了隊醫和教練組的拒絕。

磨人的傷病,在這個季後賽里,甚至是整個賽季,都折磨著金州勇士。

考辛斯季後賽第一輪就告別賽場。

回想賽季初,當勇士隊湊齊了5名上個賽季全明星球員作為“先發五虎”時,就連“皇帝”詹姆斯都在接受採訪時表示,“總冠軍已經沒有懸念了,只要勇士想要,總冠軍就是他們的。”

然而,考辛斯的長時間休戰讓他缺少了和球隊磨合的實戰機會,斷掉的跟腱即便重新癒合,也難以在短時間里支撐起他的巨大體重完成各種對抗。

好不容易盼來了健康的考辛斯正式開啟季後賽之旅,他卻在對陣快船的首輪比賽再一次拉傷大腿,這一休戰就是14場;然後,在西部半決賽的第二場比賽,庫里的左手手指意外脫臼,直到投丟了總決賽的最後一個三分,他都一直用繃帶把左手的中指和無名指綁在一起。

庫里傷痕纍纍的手指。

然後,杜蘭特拉傷了小腿,頂著壓力回歸後直接拚到跟腱斷裂;還有凱文·盧尼,他在總決賽第二場的一次拚搶中,鎖骨骨折;最後就是湯普森,他在十字韌帶撕裂之前的123場季後賽里,只缺席過一場……

“傷病就是生活的一部分。”伊戈達拉在失去冠軍後被問及球隊的傷病時,顯得很坦然,“我們理解,前路總會有傷病伴隨著,我們會挺過去的。”

盧尼帶著骨折的鎖骨拚了3場。

下個賽季,還是那支勇士嗎?

競技體育就是這樣殘酷,不管傷病因素多麼嚴重,又是多麼令人唏噓,“成王敗寇”的規則是不會改變的。

傷兵滿營的勇士輸掉了比賽,在總決賽里發揮更加出色和穩定的猛龍贏得了隊史的第一座總冠軍。

終場哨響的那一刻,倫納德高居雙臂狂喜呐喊,但不過10秒,他就重新恢復了平靜,和格林、伊戈達拉以及庫里相互致意,並且還在賽後的新聞發佈會上表達了對湯普森的敬意。

“我希望他盡快恢復,我從不想看到自己的好朋友那樣離場。當他倒下時,我真的一心在想著他,而不是比賽。”

考辛斯已經拚盡全力。

在這樣慘烈的一輪總決賽里,勇士輸掉了冠軍獎盃,但是沒有輸掉他們的精神力量,這或許是勇士球迷最值得欣慰的一點。

畢竟,生活總是大於籃球。當比賽結束,走出球場,他們也是平凡人。

總決賽頒獎儀式結束後,甲骨文球場逐漸恢復平靜。而在所有人都離開之前,庫里和他的整個大家庭差不多40人,來了一張大合照。庫里站在中間,張開雙臂,露出了“萌神”的標誌笑容。

這是甲骨文球館陪伴勇士一代代球員走過的最後一場比賽,下個賽季,金州勇士就將搬離奧克蘭,到新的大通中心球館征戰NBA新賽季。

湯普森被抬下場。

那時候,杜蘭特的跟腱還在癒合,湯普森的十字韌帶也還在恢復,但勇士依舊是那支被所有人追趕的冠軍球隊。

在美國機構為2019-2020賽季開出的NBA球隊奪冠賠率里,即便杜蘭特和湯普森缺席,勇士的賠率依舊是第一位,壓過了湖人、雄鹿、猛龍和火箭。

如此看來,至少在如今的大數據里,如果勇士保持著核心陣容和輪換的穩定,在科爾的體系里,勇士依舊是強隊。

正如庫里所說,“我對我們奮戰到最後而自豪,我相信下個賽季,我們還會回到總決賽的舞台。”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