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的傳人”正少年
2019年06月14日04:09

原標題:“龍的傳人”正少年

黃智冬在雕刻大龍頭。
年輕人的加入為龍舟傳承提供新鮮血液。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嚴建廣、劉鵬飛、於敢勇、盧政 通訊員萬江宣、楊堅

  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波、於敢勇 通訊員萬江宣、楊堅

  “從小我就看龍舟比賽。儘管我們村子人不多,幾乎每次參加龍舟賽名次都比較靠後,但是,我們村里從來沒有放棄過參加比賽,沒有放棄過划龍舟。就是這種團結、拚搏、力爭上遊的龍舟精神,一直吸引著我,也激勵著我們村子裡的年輕人。”江門市江海區禮樂街道辦烏紗村龍舟隊長小曾說,“我覺得我們年輕人都應該學習這種精神,傳承、弘揚這種精神。”

  記者在江門、佛山、東莞、肇慶等地參訪瞭解到,現在參加龍舟賽的多數是年輕人,他們中的不少人還擔起龍舟賽的大梁,有的正在學習製作龍舟,希望把龍舟文化傳承下去。

  龍舟隊過半是“90後”

  江門市江海區的禮樂龍舟已有300多年曆史。記者瞭解到,如今,在禮樂划龍舟的隊員中,有一半以上是年輕人;尤其是烏紗村的龍舟隊隊員超過一半是90後。

  肇慶市高要區金利鎮也是廣東著名的“龍舟之鄉”,全鎮100多個村莊,卻有龍舟200多條,也是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在這裏,龍舟隊員一半以上也是年輕人。

  金利鎮龍舟隊隊員陸巨杭說,他家是龍舟世家,爺爺、父親以及叔叔伯伯們,都是划龍舟的“扒丁”,因此他從小就生活在龍舟的氛圍中,5歲起就上船,16歲正式成為一名光榮的“扒丁”。

  “龍舟是一種文化,也是一種精神。”烏紗村龍舟隊“90後”隊長小曾說,“在幾百年的傳承中,它已經融入年輕人的血液里。我們隊現在最年輕的隊員只有18歲。”

  金利鎮龍舟隊員陳研輝也表示:“一提起龍舟,我們就很興奮。要西村的男孩,一出生就有一種責任感,要把龍舟一代代傳承下去。小時候看大人划龍舟,長大了,就要接過父親的划槳。很多人的划槳已經用了十多年了,捨不得換,就是對划槳太有感情了。”

  “00後”

  首次製作龍舟大龍頭

  作為“龍的傳人”,年輕一代不僅划龍舟,也有人主動挑起了龍舟文化傳承的“大梁”。

  5月28日,東莞市萬江區拔蛟窩社區新造龍舟安裝了一個全新龍頭,與船廠標配龍頭有別的地方在於,這個龍頭長約76釐米,寬18釐米,重達30多斤,是出自萬江最年輕的龍頭雕刻師傅黃智冬之手。這也是黃智冬首次雕刻大龍頭。

  此次被社區委以重任做大龍頭,從圖紙、材料、雕刻到完工等一系列工序,“00後”的黃智冬都不敢怠慢,每一道工序都小心翼翼地完成。在製作過程中,摩擦到手掌破損時有發生,但黃智冬早已習慣了。“接到訂單時,要貨時間較趕,日常時間基本都在學校讀書,無法抽空製作,僅靠週末在家的時間夜以繼日地趕工。”他說。

  黃智冬說,龍頭製作是個細緻活,要經曆選料、開料,到勾畫放樣、雕刻,再到打磨、拋光、上色裝飾等十幾道工序,最後為龍頭安裝上龍鬚、龍珠。90%的工序要靠手工完成,製作一個龍頭要耗時一個多月。

  江門市江海區禮樂街道烏紗村今年也有一條新龍舟升水,這是該村30年來的第一條新龍舟。“這條新龍舟是我們村的老師傅帶著幾個人自己製作的。”烏紗村龍舟隊“扒丁”付柏華說,“為了傳承龍舟製作技藝,老師傅要求一定要在村里製作。我跟著師傅們學了將近一個月,因為沒什麼基礎,我只是幫忙打下手。但是,我基本瞭解了龍舟製作的工序,老師傅們對每一道工藝的嚴格要求,讓我印象深刻,也教會我做事做人的道理。希望能有機會學習怎麼手工製作龍舟,不能把這工藝丟了。”

  “90後”

  建起專業龍舟訓練基地

  記者採訪中發現,這些來自龍舟之鄉的年輕人,不僅愛龍舟,而且還在不斷摸索龍舟文化的傳承之道。“希望龍舟能更貼近年輕人,讓龍舟文化走進尋常百姓家。”江門市江海區禮樂街道辦烏紗村龍舟隊長小曾說。

  小曾告訴記者,在烏紗村有一個小島。村中一幫年輕人正在努力把它打造成龍舟島。“我們希望將來在這裏開展以龍舟為主題的文化活動,把村民團結起來。”他說,“像這次我們的新龍舟就是在這裏製作的,就是希望讓大家來看一看老一輩是怎麼製作龍舟的,瞭解龍舟文化。”

  而來自南海九江沙咀社區細閘經濟社的“90後”關祥挺,和小曾一樣,也有著讓龍舟文化走進尋常百姓家的夢想。他已經讓夢想開始走進現實。“村里的老一輩劃傳統龍舟是很有名氣的,以前的傳統龍舟,以遊龍為主。”關祥挺告訴記者,輪到他這一輩時,大家討論在村里組建一支標準龍舟隊。

  關祥挺有很多頭銜,這位“90後”既是2017年世錦賽國家龍舟隊隊員,又是職業龍舟俱樂部——九江龍龍舟俱樂部的隊長。他還將九江龍舟訓練基地的模式複製,在細閘村建起了九江第一個村居性質的職業化的龍舟訓練基地。在關祥挺等年輕人的推動下,2016年細閘建起第一支標準龍龍舟隊。這些年來,這支隊伍多次蟬聯廣佛聯賽、九江聯賽的冠軍。“我不僅想傳承傳統的龍舟文化,還想讓更多的人知道競技龍舟。”他說。

  如今,隨著龍舟訓練基地的建成,年輕人的參與度更高了,“以前普遍是本村的,後來隔壁村的都來這邊。”關祥挺說,而村里為了支持他們,之前還將祠堂借給他們當作訓練基地,後來村里特意騰出以前的一間“蠶房”給他們作基地。

  接下來,他想利用這個隊伍做一個平台,將傳統龍舟精神和競技精神傳播出去。下階段希望走進校園,讓更多年輕人、學生瞭解傳統龍舟、競技龍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