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城市,移民球隊,這是猛龍帶給多倫多的溫情故事
2019年06月14日11:57

原標題:移民城市,移民球隊,這是猛龍帶給多倫多的溫情故事

場外興奮的猛龍球迷。

“多倫多在過去20多年里都沒有因為一項運動而如此瘋狂了。”

站在歡呼的人群中,幾年前剛剛移民到多倫多生活的菲茨莉亞·侯賽因發出這番感歎時,她身旁的猛龍球迷早已開始忘乎所以地慶祝了。

球迷的極度興奮很容易理解,這是NBA曆史上第一次由一支境外球隊捧起總冠軍獎盃。

“籃球改變了一座城市,甚至是一個國家”,早在猛龍捧起獎盃之前,全美各大媒體都用這樣的標題來講述多倫多和籃球的故事。確實,從25年前的無人問津到如今大街小巷隨處可見的猛龍標誌和塗鴉,籃球已經成為多倫多文化的一部分。

用球迷的話說,“籃球詮釋了多倫多的包容和多樣,而猛龍給了這裏每一個人希望。”

興奮的猛龍球迷。視覺中國 圖

“無人問津”的球隊

多倫多的土地上從來就不缺少具有影響力的職業體育俱樂部——從1960年代站上巔峰的冰球俱樂部多倫多楓葉隊,到1993年贏下冠軍的棒球俱樂部多倫多藍鳥隊,再到足球俱樂部多倫多FC和橄欖球俱樂部多倫多阿爾戈人隊。

但沒有一支球隊能像多倫多猛龍這樣,牽動著這座城市里不同膚色、不同文化、不同背景球迷的心。

當然,在25年前多倫多猛龍第一次來到這座城市時,他們並沒有受到這樣的擁戴。

NBA傳奇巨星以賽亞·托馬斯。

前NBA名宿“微笑刺客”以賽亞·托馬斯或許最有發言權,因為他就是猛龍在來到多倫多後的第一任球隊執行副總裁,他在接受美國媒體《The Undefeated》採訪時,至今都記得他開著車瘋狂穿梭於多倫多的各家媒體,然後一個接著一個做節目的場景。

那時候,托馬斯的期望只有一個,那就是儘可能讓那些視籃球為“外國運動”的多倫多人有興趣瞭解猛龍隊。

“只要你打開新聞,就知道我們的地位了。”說起當時的“破冰”過程,托馬斯自己都忍不住笑了,“順序永遠是冰球、冰球、冰球、多倫多藍鳥隊、多倫多阿爾戈人隊、網球、冰壺……然後才輪到猛龍隊。”

彼時,特雷西·穆雷是猛龍隊的球員,他曾在1994-1995賽季跟隨火箭贏得總冠軍。隨後,他來到了多倫多,在多倫多的寒冷冬季切身感受到了什麼是“冰火兩重天”。

多倫多牆上的倫納德塗鴉。

當時球隊驅車幾個小時來到多倫多外圍的一塊活動場地,擺好了桌子等著為球迷簽名,結果幾乎沒人找他們簽,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事實上,在同一年,NBA還有另一支球隊來到了加拿大,暫時“定居”溫哥華,但是灰熊只堅持了6個賽季,就不得不遷往孟菲斯。

但猛龍挺過了最艱難的“寒冬”,把這項運動推銷給了年輕人。

“我當時設想的是選中天才高中生凱文·加內特,然後讓他一個賽季只打41個主場,剩下的時間送他去多倫多大學讀書,吸引更多年輕球迷。”當然,“微笑刺客”托馬斯的這番話如今已經無法考證……

趕超冰球?猛龍就像加拿大的縮影

一項公開數據可以說明猛龍的推廣策略在過去20多年有多麼成功。

當猛龍總決賽和楓葉隊的冰球總決賽只能二選一觀看時,在18到35歲的加拿大體育粉絲中,45%的男性球迷更願意選擇猛龍的總決賽,而這個年齡段里只有39%的男性球迷願意看斯坦利杯決賽。

同樣的,在女性觀眾中,同年齡段有35%選擇猛龍,而楓葉的觀眾只有32%。

當然,這並不能說明籃球的地位已經超越了冰球。冰球依舊是多倫多乃至加拿大曆史最悠久也是地位最高的運動,但猛龍正在展現出迎頭趕上的趨勢。

“幾年前,無論你在任何時候走進酒吧,電視上播放的一定是冰球。”一名加拿大華裔演員在接受美國媒體《The Undefeated》採訪時,描述了這幾年來籃球在多倫多的迅速躥紅,“然而在最近,到處都是籃球。多倫多正在變成一座籃球之城。”

猛龍形象大使德雷克。

這座城市街頭的廣告牌、飯店玻璃窗和居民區的牆上隨處可見“猛龍爪印”的球隊標識;路邊行色匆匆的行人不少都穿著印有“We The North”(北境之王)的猛龍助威T恤。即便在好幾場與體育無關的芭蕾舞演出上,轉場的黑色幕布上都迎著顯眼的“We The North”口號。

而當猛龍進入總決賽之後,豐業銀行球館外的“侏儸紀公園”廣場已經不再只是一個比賽期間球迷觀賽的集結地,而成了整個加拿大朝聖籃球的“聖地”。

根據《衛報》報導,這個廣場在每場比賽前的14個小時就人滿為患,球迷拍照、唱歌、跳舞和慶祝,以至於多倫多市政府不得不設置分流帶控製球迷數量。

為什麼多倫多球迷會如此瘋狂,只是因為他們認為球隊能贏來第一座NBA總冠軍獎盃嗎?

“如果你去看過冰球的比賽,你就會發現,冰球球迷基本上都是同一個群體的人。但如果你到了猛龍的球場,你會發現那裡什麼樣的球迷都有,黑人、白人、黃皮膚的球迷,男女老少,這就是多倫多最真實的寫照,我們是一座移民城市。”

這一點也體現在了猛龍隊里——球隊核心倫納德和洛瑞來自美國,加索爾來自西班牙,西亞卡姆來自非洲,受傷的阿奴諾比是英國球員,林書豪是華裔,球隊里只有克里斯·布歇是出生在蒙特利爾北部的加拿大人。

猛龍的口號是“北境之王”。視覺中國 圖

籃球,給多倫多帶去希望

“你不需要是這裏土生土長的本地人,也可以代表這座城市去贏得榮譽。”在球迷尼爾·塔口中,這就是猛龍不同於其他的職業俱樂部,給生活在多倫多所有人帶來的信念和希望。

確實,在多倫多有49%的居民是來自全球各國100多個民族的移民,不同的膚色、口音和文化背景的人都會聚集在豐業銀行球館里,因為支持同一支球隊而相互認識瞭解。

這或許就是為什麼,曾經猛龍的核心球員克里斯·波什在談起多倫多球迷時給出了極高的評價,“當球隊陷入困境時,球迷總能提供強有力的支持。這種支持是跟其它球隊不一樣的,我們總覺得自己背後有一個完整的國家,似乎3000多萬加拿大人都在支持我們。”

“頭巾籃球手”(Hijabi Ballers)女球迷組織。

正因如此,多倫多對於猛龍的支持和對於籃球的熱情已經在整個加拿大蔓延開來。

在市中心以外的多家劇院都開放了免費的總決賽放映場次,以供那些買不到球票的主場球迷能夠有更好的觀賽環境;而在加拿大的其他城市,也組織和開放了不同形式和規模的公眾觀賽區。

這些安排和設置只為了傳達一個信息,猛龍不僅僅是屬於多倫多的榮耀,它已經成為了加拿大最重要的一支職業球隊。

菲茨莉亞·侯賽因如今就在多倫多的一個叫做“頭巾籃球手”(Hijabi Ballers)的組織中教授年輕女性如何打球。這些年,她親眼見證了猛龍給這些年輕人點燃的希望之火。

“猛龍的成功鼓勵著越來越多的年輕球迷開始打籃球。”

而“微笑刺客”托馬斯則很驕傲他自己能成為多倫多籃球的一部分,“多倫多因為籃球而沸騰,猛龍和多倫多正在開啟偉大征程,而我本人很榮幸可以見證這一切從無到有的過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