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論文和導師期待之間,隔了10個工作offer
2019年06月14日06:11

原標題:我的論文和導師期待之間,隔了10個工作offer

在和導師交流的時候,絕對不能提“求職”二字,其他三位同門的命運大同小異,論文的每一小步都邁得異常艱難。

  ----------------------

  那年夏天,當我完成畢業論文答辯,和導師、同門合影留唸完畢,我和導師之間的微信聊天就進入客氣、冷淡的“你好陌生人模式”。

  是的,論文塵埃落定,意味著我的學術生涯木已成舟。導師再也不會催我、罵我、痛心我了。

  雖然大學時代最後一年,我將差不多大半年的時間獻祭給了論文。但告別之際,導師的不滿顯而易見,他覺得我還是花了太多精力去忙著求職,而不是專注地寫完一篇論文,完成一項對得起他期待的學術成果。

  記得大半年前,導師約見我們同門四人,在學校里的咖啡廳,導師面色凝重,沉默著拿著小勺攪動咖啡,我們四人戰戰兢兢不敢說話。

  其中那個“social型選手”決定拯救一下世紀尷尬場面,努力擠出甜美的笑,問導師對我們論文有何要求。導師掃視我們一圈,說:“接下來這一年你們會很忙亂,求職也很要緊,所以我希望你們盡快踏實完成論文,安心找工作,兩不耽誤。”

  接下來的三小時,導師分別和我們進行以下句式的談話:“我知道你的水平達不到……你過去兩年都沒有按照我的×××要求……但是這個題我還是希望你明天就去做×××工作……一週後我們再聊。”

  雖然不過是坐著聊天,走出咖啡店那一刻,我們四人感覺已完全虛脫。

  我的論文選題,需要一頭鑽進故紙堆,查閱大量舊時文獻資料。眼瞅著秋季校招已然打響,只要是不必面試筆試的日子,我每天早晨一早去蹲學校圖書館翻書翻電子文檔,或者坐兩個小時公交和地鐵去市圖書館查閱數十年前的老報紙。

  有時候,我去公司面試時背著的包包,被寫論文用的書佔據了大部分空間。面試完畢,我去盥洗室匆忙洗一把臉,把頭髮胡亂綁起來,然後就狂奔向地鐵站,到人山人海的圖書館繼續奮戰。

  然而,即使每天起早貪黑,也無法滿足導師要求的百分之一。其他同學都能迅速通過的文獻綜述部分,到我這裏,被卡了整整兩個月。在和導師交流的時候,絕對不能提“求職”二字,其他三位同門的命運也是大同小異。

  在某個自尊心被打擊得一無是處的深夜,我同門發了一條朋友圈:“擁有嚴師是什麼體驗?你就是那個推巨石上山的西西弗斯。每見一次導師,我的巨石又滾下山去了。”當然,這條哀怨的朋友圈,導師是看不見的。

  隨著求職時間表日益緊張,我有兩個同門對於導師的要求越發有心無力。他們瘋狂參加求職考試,絞盡腦汁和導師“周旋”,拖延見面談論文的時間,並且在朋友圈里發一些在看學術書籍的照片“打掩護”。

  有個同門私下抱怨,和班級其他學生導師相比,我們導師的確是一心忠於學術,但為什麼不能稍微同情一下求職黨的生存不易,為什麼那高不可攀的學術標準就不能降低一些呢?

  大約在3月,我完成了論文的寫作。我小心翼翼地將論文發到導師郵箱……一個多星期過去了,導師並未找我。其他同門羨慕地說,那基本意味著我論文竣工了。因為導師是“易燃易爆”型,一眼看過去不合意,會當場打電話轟炸你。

  於是,我放心地和閨蜜登上了去雲南畢業旅行的飛機。當我愜意地躺在香格里拉的民宿里,仰望天空流動的雲,頓時感到偶像劇happy ending莫過於此啊!

  結果第二天早晨,當我慢悠悠吃早餐時,導師發來一條微信:“我覺得還是做一點修改更好,你看郵箱吧。”講真,那一刻,我聽到了電影里劇情反轉時驚悚的背景音樂。

  打開郵箱,“萬里江山一片紅”。導師還寫了一句情緒飽滿的話:“你求職實習寫的文章文筆那麼好,寫論文怎麼就變了一個人?”

  在閨蜜憐憫的目光中,我在香格里拉的陽光里,靜靜打開Word。

  故事終於演到了大結局。我們四人總結:找到了工作,失去了導師,畢竟只是資質平平的凡人,無法兼顧兩項都走向人生巔峰。

  工作一年後,聽說我的下一屆同門師妹,耗盡心血完成了導師的學術期待——師妹的論文完美得無可挑剔,但她也因此錯過了理想的工作offer。

  如今有時候我和師妹每每深夜閑聊,兩個人最後會以“此事古難全”為結語,算是為彼此不同的失敗開脫。或許,我的論文和導師期待之間,隔了10個工作offer的距離吧。

  河櫻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6月14日 07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