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時代的家庭教育:父母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2019年06月14日11:31

原標題:我們時代的家庭教育:父母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

焦慮已經成為父母們逃不開的日常。孩子不好好吃飯怎麼辦?孩子不愛學習,不愛閱讀怎麼辦……更別提這些年來流行的育兒鄙視鏈,學區房大戰等愈演愈烈的“戰事”。而拒絕焦慮,渴望擺脫育兒焦慮症的影響,也在成長為一種更大的聲音。

一年一度的高考結束,不少總算得以“通關”的父母也長舒了一口氣,讓自己的焦慮暫告一段落。

就在一週前,合肥十中考點門口,2019年安徽高考最後一門英語考試結束後,一個男孩走出校門,徑直來到母親身邊,“撲通”一聲跪在母親的面前,以表達對母親多年來教養的感恩之情,隨後,母親雙手抱住兒子的頭,哭了出來。母子抱頭而泣的一幕感動了在場的家長和考生。這段視頻的熱播,更感動了千萬的網友和家庭。在考場外父母和孩子一起大喊大叫、又哭又笑,或者抱頭痛哭的場景,在每年的高考結束後,屢見不鮮。對於父母而言,這既是一種告別,更是對十幾年來育兒壓力的情緒上的宣泄。

網友上傳的視頻截圖。

不難看出,孩子考出高分,進入一所好的大學,成為了越來越多父母消解育兒焦慮的良藥。從孩子降生開始,父母就踏上了一條既有鮮花,也滿是荊棘的征程,培育一個人成長的責任,絕非“重大”二字就可以概括。父母的每一個舉動,每一句話都可能會影響到孩子的未來,特別是社會上愈演愈烈的對“原生家庭”的種種譴責,更讓為人父母者如履薄冰。

高壓力的背後,焦慮已經成為父母們逃不開的日常。孩子不好好吃飯怎麼辦?孩子受到了欺淩怎麼辦?孩子太霸道,不懂得謙讓怎麼辦?孩子不愛學習,不愛閱讀怎麼辦……更別提這些年來流行的育兒鄙視鏈,學區房大戰等愈演愈烈的“戰事”。在某種意義上,成為父母甚至成為了一種“恐嚇”,讓相當一部分年輕人望而卻步,一再延遲自己成為父母的時間,甚至乾脆拒絕成為父母。

與此同時,拒絕焦慮,渴望擺脫育兒焦慮症的影響,也在成長為一種更大的聲音。

育兒焦慮是如何產生的?如何解決育兒焦慮?心理學家和育兒專家都對這一課題進行了大量的科學研究。近期 ,兩位廣有擁躉的家庭教育專家——尹建莉和陳美齡,就焦慮時代的父母該做什麼,不該做什麼展開了分享,我們也圍繞此問題進行了專訪。希望她們的思考與回答,也能在你思考教育問題時提供啟發。

自上世紀中後期開始,育兒臨床醫學家戴維·安德雷格

(David Andereg)

就對美國父母的育兒焦慮症進行了大量的研究。他發現,疫苗的應用和醫學的發達,大大降低了孩子因病死亡的概率,這原本是一個更加安全的世界,但年輕的父母們卻表現出與社會進步完全相反的焦慮感,以至於一項抽樣大數據調查表明,超過2/3的年輕父母認為現在育兒要比過去困難得多。

之所以會出現這種與社會發展逆向而行且愈演愈烈的趨勢,安德雷格認為,這很有可能是因為孩子的變少,以及新手父母的無知,“更多孩子的出生,會削減父母的焦慮。和多子多孫的前輩人相比,只有一個或者兩個孩子的父母會更長久地沉溺於育兒焦慮中。”但顯然,沒有一個父母會因為想要降低育兒焦慮而生育更多的孩子。在家庭文化正在發生根本變化的今天,人們迫切需要那些切實可行的實操性方案,以擺脫那些層出不窮的不確定性恐懼帶來的焦慮感。

近日,在北京大悅城的上海三聯書店,尹建莉和陳美齡兩位各自廣有擁躉的家庭教育專家,就焦慮時代的父母不該做什麼,該做什麼展開了分享,給出了各自的答案。尹建莉是中國家庭教育領域標誌性人物,在父母群體中知名度極高,她的代表作品《好媽媽勝過好老師》行銷全國,總銷量據說早已逾千萬冊。歌手出身的陳美齡,則被眾人視為擁有正面教育方法的教育媽媽和教育家

(她本人則認為,自己的教育方法與正面教育方法或有相似,但更應該稱為陳美齡式教育方法)

,曾經成為香港教育局局長民間呼聲最高的候選人。在頂級教育大咖的名頭之外,二人同樣是令人敬佩的母親:尹建莉的女兒不僅高考超出清華本科線20分,後來還就讀於美國常青藤名校讀研。陳美齡更是將三個兒子都送進了斯坦福大學,自己還在期間拿下了斯坦福大學教育學博士學位。

尹建莉

(左),教育學者,作家。北京師範大學教育管理學碩士,“尹建莉父母學堂”首席導師。尹建莉的代表作品有《好媽媽勝過好老師》、《最美的教育最簡單》等。她曾從事一線語文教育工作十二年,現從事家庭教育研究及寫作,創辦有“尹建莉父母學堂”,被視為中國家庭教育領域標誌性人物。

陳美齡

(右),日本歌手、隨筆家、小說家。陳美齡作為歌手紅遍東南亞,與山口百惠、鄧麗君同時代,曾因一曲《原野牧歌》紅遍中國。她因兼顧工作和家庭,引發全日本曆時兩年的“美齡論爭”並登上《時代》週刊,這一事件成為日本實現《男女同酬學同機會法例》和女性產後休假製度的原動力。陳美齡的代表作品有《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斯坦福》《人生的38個啟示》《家長不要做的35件事》等。

孩子該不該上課外輔導班?

“孩子擁有自我肯定力才是教育的基礎”

上不上課外輔導班,是父母們繞不過去的一個坎兒。甚至對於一些父母來說,輔導班不是報不報的問題,而是報幾個的問題。學校的教育家長無法插手,課外輔導班就被寄予厚望,父母們希望可以借此擺脫焦慮。但效果究竟如何,完全是見仁見智。

“我要帶孩子去輔導班嗎?”對於這個問題,居住在日本東京的陳美齡給出了一個答案——“我的三個孩子從來沒有上過輔導班。”

眾所周知,日本是典型的“學曆社會”,這跟日本獨特的終身僱用製度有關。在日本,應聘者的最終學曆和母校排名很可能要決定他一生的職業發展和收入水平。此種現實背景下,很多高中生寧可選擇複讀一兩年也希望能夠考入有限的幾所知名大學,競爭壓力之大可想而知,校外民營補習輔導學校

(學習塾)

因此應運而生。根據一份源於日本經濟產業省的特定服務業統計調查可知,雖然近年來家庭平均教育支出金額在下降,但是校外補習輔導行業的規模卻在持續擴大。在日本,有超過兩成的小學生,超過一半的初中生都在參加校外輔導。

但陳美齡卻在新作《家長不要做的35件事》中,用一個小節的內容明確提出不要勉強孩子上課外輔導班。她本人表示,“對孩子最重要的就是自由玩耍的時間,孩子可以從玩耍中學到人生中所需要的各種東西”,因此一定要保證孩子每天一個小時的自由玩耍時間,“要讓孩子覺得每一天都是好玩的,覺得人生是非常有價值的。”

薇薇安·嘉辛·佩利在《遊戲是孩子的功課》一書中闡述了遊戲的重要性。佩利在兒童早期教育領域享有盛譽,她原本是一位美國幼兒園教師,退休以後,佩利花了大量的時間與世界各地的一線學前教師對話,希望老師多給孩子說故事,還給孩子遊戲的空間。在她看來,在遊戲中學習,是孩子的本能,孩子在遊戲中學習到人生各個階段都需要的思考、語言和想像力。

《遊戲是孩子的功課》(作者:[美]薇薇安·嘉辛·佩利;譯者:楊茂秀/譯出版社:雲南出版集團公司;版本:晨光出版社 2018年05月)

尹建莉同樣是不上課外輔導班的主張者,表示女兒只上過二胡才藝班。尹建莉說,女兒絕非是因為天生表現好而“不需要上”,而是因為自己給予了孩子足夠的自由,讓孩子有充足的自我支配時間,“功課不要像大山一樣壓住孩子,讓孩子從這個補習班出來馬上進入另外一個補習班,一點時間也沒有。這其實是在消耗孩子,等於把家長的壓力轉嫁給孩子了。”

簡單的一句不上輔導班,並不能解決所有父母的焦慮。一個非常現實的問題是,如果別人的孩子都上輔導班,自己的孩子成績並不算優秀,不上輔導班,不進行強化怎麼辦?

“成績不是最重要的。”陳美齡說,爸爸媽媽一定不要追求分數,而應該教會孩子好學、自學、活學,提高孩子的自我肯定力。所謂自我肯定力,陳美齡將其解釋為:積極接受自己、肯定自己、評價自己的能力。陳美齡認為,讓孩子擁有自我肯定力,是教育的基礎。那麼,如何提高孩子的自我肯定力呢?最重要的一點是不要比較。如果父母拿孩子與他人作比較,孩子的“自我肯定力”就會降低,“只懂得和別人比較的人,是一輩子都無法滿足的。”

“別的媽媽送孩子到輔導班,我也一定要送”,在陳美齡看來,這正是一種比較,“用人家的水平標準來看我的孩子是不是一個優秀的孩子,是不是聰明,是不是好孩子,是不是乖。不可以這樣!如果一定要比較的話,和自己比就行了。今天的我是不是做的比昨天好一點?明天的我想要做的好一點,今天的我要做什麼準備?”陳美齡認為,這樣教孩子,才可以讓他們用自己的速度去成長。

“直接問孩子要成績,只反映了你作為家長的虛榮心,作為家長的焦慮。孩子真正的需要是愛,給他自由,讓他自己安排一切事情。”尹建莉認為,父母對孩子的成績斤斤計較,反而是對孩子能量的一種消耗,“成長期是孩子積蓄能量的重要時期。所謂積蓄能量,就是我關注我自己,我快樂,我自由,我做我感興趣的事。”她以女兒為例,坦言女兒上小學時成績不好,但她並沒有為此著急,“我為什麼要完美的分數?她考八十分又怎麼樣?重要的是她很快樂,她喜歡閱讀,幹什麼事情有自己的主見。”

Tips:

父母不該做:

拿孩子與他人做比較,勉強孩子上課外輔導班

父母應該做:

增強孩子的自我肯定力,給孩子自由玩耍的時間

如何培養孩子閱讀的興趣和習慣?

“讓孩子看書,但不要刻意教他認字”

在人人都需要閱讀的當下,閱讀的重要性和作用自不待言。那麼,怎麼樣讓孩子喜歡上閱讀呢?從幾歲開始閱讀才合適呢?錯過了3-6歲的閱讀敏感期,還可以培養孩子閱讀的興趣嗎?諸如此類的問題不勝枚舉。

從幾歲開始閱讀才合適呢?陳美齡給出的答案是:零歲。“我生完孩子,把他帶回家,還不能坐,還不能翻身的時候,已經開始陪他一起看繪本。”陳美齡說,雖然當時自己也是半信半疑,但等到孩子的小手可以動的時候,就已經在催促自己,等到孩子可以說話的時候,他們已經可以背書了。

“不要令孩子討厭文字。”陳美齡說,對於每一個人,文字都是成長路上不可或缺的東西。怎麼樣才能培養孩子喜歡文字呢?在《家長不要做的35件事》中,陳美齡將其分成了三個要點:首先是讓孩子“愛上讀書”。接著,讓孩子“用遊戲的方式自學文字”。最後,讓他們學習“跟得上這個時代的文字。”

陳美齡特別強調了喜歡文字“不一定是看書”,但在喜歡文字以後,找自己喜歡看的書來看是自然而然的事情。陳美齡將對閱讀的選擇權還給孩子,“孩子知道自己是誰,喜歡什麼。”尹建莉補充說,父母可以為孩子選擇,但同時也應該尊重孩子的選擇,“你可能選擇了五本書,他有三本喜歡,兩本不喜歡,聽孩子的就行。”

那麼,如何讓孩子認字呢?尹建莉認為,父母可以從月子裡就讓孩子看書,但不要刻意去教孩子認字,“文字的東西是很美的,要讓孩子早早接觸。但補習班式的刻意去教孩子認字,會破壞孩子對文字的興趣。把認文字當做玩遊戲,孩子會非常喜歡。”

《家長不要做的35件事》(作者:陳美齡 金子和平;版本:上海三聯書店 2019年04月)

“人生下來都是喜歡學習的,一生下來我們就在學習東西。喜歡文字的話,老實說成績一定會好。”陳美齡將文字比作一個道具,“通過文字可以得到很多情報,可以學習新的東西。只要他有道具,不需要媽媽,不需要老師,不需要學校,他也可以學習,他就會知道

(文字)

很重要,有了文字就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他就會自學,自覺自動地去看書,看網上有什麼故事。”

尹建莉也強調了人天生喜歡學習這一觀點,“這個信念的建立特別重要。很多父母之所以焦慮,可能是因為自己出於各種原因不愛學習,所以理所當然地認為孩子也不喜歡學習。”對此,陳美齡說,“我們總認為學習是苦的,由於我們有這樣的認知,潛意識里覺得學習是不好的,會把這種思想帶出來,這不好。人總是想要獲取新知識的。之所以不喜歡學習功課,是因為在功課學習過程中體驗到了不快樂。兒童的天性其實是喜歡學習數學、喜歡學習語文、喜歡學習化學的,所以你要有信心,這樣你的焦慮就會降低很多。在焦慮的時代,堅信這一點非常重要。”

Tips:

父母不該做:

打破孩子對學習的興趣

父母應該做:

讓孩子自由地選擇閱讀

遭遇校園霸淩,父母和孩子該怎麼辦?

“沒有欺淩者,就沒有被欺淩者”

去年9月,一家非營利民營機構發佈了一份《中國家長教育焦慮指數調查報告》,通過統計分析、對比驗證有效回收的3205份問卷,該報告顯示,社會環境因素以71.31的分值成為國內父母焦慮指數最高的領域。而這其中,校園安全和手機上癮問題更是眾多焦慮因素中的焦點,也就是說,父母對於孩子人身安全的焦慮程度遠超學習成績,特別是孩子年齡較低的父母群體中,這一比例更高。

現實生活中,受欺淩一方的父母遠比欺淩一方的父母更為關注欺淩行為,但陳美齡不這樣看,她提出,“一定要改變這種思維”,欺淩者的父母更應該關心自己的孩子。“校園欺淩

(霸淩)

是很嚴重的問題,一定要跟他的爸爸媽媽說清楚,因為欺淩不是在學校里學到的,基本都是家裡存在問題。”

陳美齡從兒童心理學的角度闡述,欺淩產生的原因正是孩子

(霸淩者)

內心裡對自己的不接納,也就是說,他需要通過傷害別人來獲得優越感,“這個時候他是很嗨的,他覺得很高興,自己很有力量,但普通孩子不需要這種經驗,也可以覺得很高興。”欺淩事件之所以會愈演愈烈,是因為這種優越感並不長久,為了重新獲得這種優越感,欺淩的程度一定會越來越嚴重。

《好媽媽勝過好老師》(作者: 尹建莉;版本: 作家出版社 2009年1月)

那麼,如何解決校園霸淩問題呢?陳美齡認為首先要從欺淩者入手,“要讓他們的爸爸媽媽知道這樣做很危險,而且孩子

(欺淩者)

浪費自己的時間欺負別人,一定沒有好結果。父母一定要提高孩子的自我肯定力,提高他的自尊,這樣他才不會繼續做這種事。”尹建莉從旁補充說,這裡面極為重要的一點,就是許多霸淩者的父母並沒有意識到,哪怕自己的孩子是霸淩的那一方,也是危機四伏的。

“我們需要從根本上來解決這個問題。首先就是不要讓欺淩、霸淩的這一類人產生。如何杜絕小霸王的產生?家庭生活中一定不要欺負孩子——喜歡打別的同學的孩子,通常在家裡都是被欺淩的對象,即使家長沒有在身體上對他進行欺淩,也一定有在精神上虐待他。他從父母身上學會了這一套,他內在身體里有負能量,這個負能量需要釋放,這就是最根本的來源。”尹建莉說,解決了霸淩者的出現,被霸淩者就不會出現,“霸淩一定會有一個對象,他會尋找一個好欺負的人。家裡同樣被欺淩的很懦弱的孩子,或者非常有教養的孩子,都很有可能成為被欺淩的對象。霸淩不只是打,還有精神層面上的,比如去孤立他,不理他。”

陳美齡特別強調了當欺淩發生的時候,周圍的孩子也需要挺身而出,“學校里每一個人都有責任。”尹建莉讚同這一觀點,強調了同學之間的互相幫助正是未來社會責任感建立的基礎,“父母一定要告訴孩子,即便在學校里我的孩子沒有被霸淩,也不是霸淩者,可是我聽說誰誰誰和誰誰誰形成了這種關係,一定要挺身而出。如果孩子沒有能力製止,或者不能保證製止時自己不會被捲入,也一定要將這件事告訴父母,這個時候父母要成為孩子的堅強後盾,和孩子一起想辦法。”

尹建莉非常反對父母將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用在自己和孩子身上,“這個世界上沒有孤立的個體,每一個人之間都有關係。即便霸淩者整個小學或者中學階段都沒有欺負到你的孩子,也會在孩子身上形成負面的東西,在某一方面影響到你的孩子。”

Tips:

父母不該做:

欺淩自己的孩子,或者事不關己高高掛起

父母應該做:

培養孩子的責任感,做孩子堅強的後盾

兒童性教育父母應該怎麼做?

“性教育的本質,是自尊和關係教育”

如何進行兒童性教育?兒童性教育到底包含哪些內容?如何選擇適合自家孩子的性教育方式?如何分階段進行性教育?如何有效預防兒童性侵犯?儘管中國已經在未成年人性教育方面有了許多有益嚐試,但兒童性教育依然是父母無法迴避也頗傷腦筋的問題。

“性教育我是從

(孩子)

9歲開始的。”陳美齡認為,性教育一定要開始於青春期之前,要讓孩子們意識到荷爾蒙對身體的影響。“我們都知道,在荷爾蒙多的時候,會控製不住自己的情緒。特別是在成長過程中,青春期孩子的體內會分泌大量的成長荷爾蒙、男性荷爾蒙、女性荷爾蒙,幫助孩子的身體變成大人。”受荷爾蒙的影響,孩子會時而煩躁、時而消沉、時而興奮、時而失眠;有時候突然想哭,有時候笑不停口,有時候早上起不了床,陳美齡說,這些都是成長過程中自然的生理現象,與周圍的環境無關。

“青春期的時候,孩子會覺得爸爸媽媽很煩。不是爸爸媽媽的錯,也不是孩子的錯,是荷爾蒙的錯,要怪就怪荷爾蒙。”陳美齡認為,作為父母,不要片面地理解為孩子進入了“叛逆期”,更不要把孩子當成“不能碰的炸彈”,相反,必須要告訴他們青春期的荷爾蒙機製。“我這樣教他們,如果荷爾蒙來過後,那你就是一個大人了,就可以當爸爸,當媽媽。”到了青春期,孩子就會開始對異性產生興趣,遇到喜歡的人,身體會有反應,會在意那個人的存在……陳美齡說,這個過程是成長之路上非常重要的體驗。“我會告訴他,你愛人的時候要保護好自己,保護好人家,不要衝動,一定要正視可以做爸爸

(媽媽)

的能力。荷爾蒙會讓你做很多事情,但你一定要自控,男孩女孩都要學習控製自己。”

針對令很多父母憂心不已的校內外性侵事件,尹建莉給出了自己的建議,“性教育的本質,不是生殖器教育,而是自尊教育。”尹建莉認為,將兒童性教育做成生殖器教育是很大的誤區,“一定要有自尊心,有自尊心的孩子,不會隨便被別人性侵,也不會性侵別人。”尹建莉說在某種程度上,性侵事件也是一種霸淩,如果一個人有自尊,也懂得尊重別人,他不會去性侵。反過來,如果一個孩子有自尊,有自己的存在感,她也不會被性侵。但另外一方面,尹建莉說,身為父母,一定要在這件事上多動腦筋,“作為父母也要關照好孩子,就像我女兒小時候上二胡班,我永遠不會把她一個人留給老師。我再信任老師,也不會把她單獨留下。”

而在陳美齡看來,性教育本身更是一種關係教育。“要讓男孩子明白,他會產生衝動,愛人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但保護好對方非常重要,而且性侵是犯罪,是要坐牢的事情。一定要在青春期灌輸給孩子正確的性教育。他的身體會發生一些變化,他會長體毛、長喉結,出現很多變化,在這個階段,孩子的心理也會出現變化,所以要及時把知識給他。”

Tips:

父母不該做:

不要阻止孩子高中時期談戀愛

父母應該做:

教會孩子正視自己做爸爸/媽媽的能力

佛系VS躺贏:

我是一個“不成功”的媽媽/爸爸嗎?

“為未來培養人,一定會有壓力”

“我是一個失敗的媽媽”,“我是一個不成功的父親”……類似的話語總是發生在身邊的各種場合,用“成功”和“失敗”來定義為人父母,已經成為70後、80後乃至90後父母自我評價的標籤。在《我是個媽媽,我需要一個鉑金包》這本書中,即便是生活在紐約上東區這樣世俗眼中成功人士社區的媽媽們,也依然需要用孩子的成績來凸顯自己作為母親的“成功”。但陳美齡卻不認同這種觀點,在她看來,所謂的“失敗的媽媽”,不過是“缺少一定經驗的媽媽”。

在世人眼中,陳美齡毫無疑問是一位“人生贏家”,更是一位值得自豪的“成功媽媽”。2015年,在繼大兒子、二兒子之後,她的三兒子也成功被斯坦福大學本科錄取,這讓陳美齡成為了風頭一時無兩的話題人物,甚至還一度成為香港教育局局長民間呼聲最高的候選人。但陳美齡並不認為有所謂的“成功媽媽”,相反,她認為自己是“自然媽媽”,“多看孩子,無條件的愛他們,找到他們最喜歡做的事。鼓勵他們喜歡自己,自然的讓他們成長,讓他們有一個好的童年,讓他們相信自我。”

“現在我們所說的成功,就是在社會平均水平以上,這就是成功。但你的人生就是你的人生,孩子的人生就是孩子的人生,獲得成功不要依賴兒童,不可以把孩子的成功當成你的成功。”陳美齡說,教育的本質就是教會孩子去追尋夢想,教會孩子勇敢地踏出第一步,而成功與否是一件很難說清楚的事情,如果一定要給出這樣的結論,決定權也應該掌握在孩子手上。“如果孩子做錯了事意味著失敗,父母有責任和他一起改過來,無論他十幾歲也好,幾十歲也好,只要你還有氣力,只要你還愛他,你就有責任幫他改過。改過以後就不是失敗了。”

尹建莉認為“自然”是育兒的最高境界,正如愛是自然流露一樣,跟孩子相處也是自然而然的狀態,“只要你永遠遵循自然這兩個字,我覺得教育真的可以‘躺贏’。”她還提出,教育孩子的過程,是不斷髮現自己無知的過程。在超級奶爸趙昱鯤所著的《自主教養:焦慮時代的父母之道》中,也有這樣的觀點,“養育,是父母自我完善的一個過程;不要妄想把孩子塑造成你想要的樣子,而要幫助孩子成為他自己。”

《自主教養:焦慮時代的父母之道》(作者: 趙昱鯤;版本: 愛貝睿|北京科學技術出版社 2017年9月)

因此,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對自我進行再教育是不容忽視的問題。“治大國如烹小鮮,教育孩子像治一大國。”尹建莉認為,當父母發現自己無知,有意識地針對問題去學習的時候,問題本身已經解決了一半,“家長的這種自我教育,不一定非得要去讀一個學曆。如果沒條件讀學曆,其實去讀大量的書,向優秀的教育工作者、優秀的家長去學習,也是一個自我教育過程。”

“我們是爸爸媽媽,我們不是在訓練過去的人,而是在培養未來的人。所以我希望大家可以擁有多一點‘武器’,雖然一定會有壓力。”陳美齡將自己的經驗寫成《50個教育法——我把三個兒子送入了斯坦福》,她希望父母在閱讀過這本書後可以發現,“原來有那麼多方法可以幫我教小孩子”;希望可以增加父母對自己的信心,因為帶孩子這件事,原本就應該是快樂和開心的,“不要焦慮,因為你有愛。他/她是你的兒子,是你的女兒。要是你真心地去愛他,沒有大問題的。”

Tips:

父母不該做:

用“成功”和“失敗”來定義自己

父母應該做:

鼓勵孩子相信自我,不斷髮現作為父母的“無知”

作者:新京報記者 何安安

編輯:走走 羅東

校對:翟永軍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