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辦國辦:不得從中西部、東北地區片面高薪挖人才
2019年06月13日02:19

  中辦國辦發文構建良好科研生態:不得從中西部、東北地區片面高薪挖人才 防止“帽子”滿天飛

  “薪資待遇比國內同類高校高10%-20%”,“提供有競爭力的薪酬待遇和科研啟動經費,一人一議”,“3年免租入住150平方米住房”……

  這些優厚的招聘條件出自目前一些高校、科研機構的招聘公告。在地方政府的支持下,當下各地高校和科研機構正在加大對科研人才的爭搶,為此不惜高薪和物質待遇。

  近日,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印發了《關於進一步弘揚科學家精神加強作風和學風建設的意見》,要求加快轉變政府職能,構建良好科研生態。

  意見針對一些地區出現的爭搶人才的不正常現象,提出支持中西部地區穩定人才隊伍,發達地區不得片面通過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特別是從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挖人才。

  對此,有科研人員指出,導致發達地區片面挖人才的根本原因在於評價機製的導向存在問題,高校和科研機構過分重視引進人才的“帽子”和“頭銜”,是因為背後與此掛鉤的經費等物質利益。

  意見亦對此作出規定,反對盲目追求機構和學科排名。大幅減少評比、評審、評獎,破除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曆、唯獎項傾向,不得簡單以頭銜高低、項目多少、獎勵層次等作為前置條件和評價依據。

  中西部人才“東南飛”

  對人才的渴求在高校和科研機構中長期存在。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官網上一則崗位招聘指南給出的待遇包括:提供科大花園約180平米長期住房一套,子女按年齡自動進入科大幼兒園(安徽省第一)、附小、附中(合肥市第一)。

  對於某些重大的人才引進計劃,中央財政提供100萬元的補助,很多地區額外還會提供補助。比如浙江大學信息與電子工程學院官網上的招聘公告寫道,由中央財政提供一次性補助100萬(免稅),浙江省財政提供一次性補助100萬(免稅),全職到崗後一次性發放。

  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校區更“大方”,受聘者除了享受深圳市政府一次性獎勵補貼150萬元,還可享受80-100萬元(稅前)/年的薪資待遇。

  人才畢竟有限,因此,很多科研人員的流動是“孔雀東南飛”,從中西部、東北地區向東部發達地區流動。

  據報導,2005年全國兩會期間,時任全國人大代表、西北師範大學校長王利民稱,“蘭州大學流失的高水平人才,完全可以再辦一所同樣水平的大學!”從2000年到2004年,該校共流失副高職稱以上人員近40名,其中有相當一部分是學科帶頭人。

  “西部地區高校和科研院校由於自然環境的限製,對高端人才的吸引力本身就小,而高端人才的選擇範圍又很大,可以在世界範圍內流動。這樣的人才佈局與地理環境的關係,在國際上都是普遍規律。”蘭州大學高等教育研究院教授李碩豪說。

  “因此,西部地區高等院校的師資隊伍、基礎設施曆史欠賬比較多,國家對優質高等教育建設的項目應當向中西部地區傾斜。”李碩豪對21世紀經濟報導表示。

  意見因此提出,支持中西部地區穩定人才隊伍,發達地區不得片面通過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特別是從中西部地區、東北地區挖人才。

  這樣的規定並不陌生,教育部2017年出台的《關於堅持正確導向促進高校高層次人才合理有序流動的通知》就明確提出,“不鼓勵東部高校從中西部、東北地區高校引進人才”,“高校之間不得片面依賴高薪酬高待遇競價搶挖人才,不得簡單以‘學術頭銜’‘人才頭銜’確定薪酬待遇、配置學術資源”等。

  目前,市場是推動人才流動的主要因素。一位不願具名的某大學教育研究院研究員說,目前出台的政策還只是對“片面挖人”進行警告,沒有建立完善的科研人才市場機製、對科研人才市場進行法治化監管等。

  反對盲目追求機構和學科排名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來推行的‘雙一流’建設某種程度上加劇了對中西部、東北地區人才的爭搶。”上述研究員說。

  “雙一流”建設高校包括世界一流大學建設高校42所,世界一流學科建設高校95所,雙一流建設學科共計465個。這相對於“985”“211”工程進行了擴圍,尤其是普通高校的優質學科也可以有機會入選“雙一流”,這給了更多高校以搶奪人才的動力。

  人才流動中還存在兩個特殊的現象。一項2013年對國內27所高校4890名教師開展的調查顯示,我國大學教師流動率顯著低於其他主要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被挖走的大多數是有行政頭銜或學術頭銜的高層次人才,大多數高校教師並未流動或沒機會流動。

  此外,南京師範大學教育科學學院教授王建華2018年2月撰文指出,當前我國高校教師的薪酬,一方面是擁有人才頭銜的教師通過溢價性流動享有較高的薪酬,另一方面是沒有人才頭銜的教師平均薪酬過低。

  “我幾乎沒有時間搞科研,因為這個學期每週要給本科生開4門課”,北京一所高校2017年入職的講師告訴記者,“很多教授、副教授並不願意開太多課,因此教學任務更多地分配給了新人”。

  “雖然全身心投入教學,但工資待遇並不高,我每個月工資的60%都要拿去付房租。”他說。

  “這說明我國科研人才流動的導向存在問題,存在著‘唯待遇’和‘唯帽子’的挖人亂象。”上述研究員說。

  2018年9月10日召開的全國教育大會已提出,扭轉不科學的教育評價導向,堅決克服唯分數、唯升學、唯文憑、唯論文、唯帽子的頑瘴痼疾,從根本上解決教育評價指揮棒問題。

  意見再次指出,實行科研機構中長期績效評價製度,加大對優秀科技工作者和創新團隊穩定支持力度,反對盲目追求機構和學科排名。大幅減少評比、評審、評獎,破除唯論文、唯職稱、唯學曆、唯獎項傾向,不得簡單以頭銜高低、項目多少、獎勵層次等作為前置條件和評價依據,不得以單位名義包裝申報項目、獎勵、人才“帽子”等。優化整合人才計劃,避免相同層次的人才計劃對同一人員的重複支持,防止“帽子”滿天飛。

  針對浮誇浮躁、投機取巧,意見也提出了舉措。每名未退休院士受聘的院士工作站不超過1個、退休院士不超過3個,院士在每個工作站全職工作時間每年不少於3個月。國家人才計劃入選者、重大科研項目負責人在聘期內或項目執行期內擅自變更工作單位,造成重大損失、惡劣影響的要按規定承擔相應責任。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