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年後打老師當事人妻子:老公曾背插木板 像囚犯
2019年06月13日20:37

  原標題:對話“20年後打老師”當事人妻子:曾被老師踹頭,像囚犯一樣背後插木板

  來源:瀟湘晨報

  記者 | 耿誌方

  6月12日,備受關注的“20年後學生打老師”案件開庭,再次引發關注。

  在河南欒川縣法院,檢方指控常堯於去年7月毆打了張清林老師,原因是他想起上學時所受毆打和侮辱,心生惱怒。

  “常堯將錄製視頻傳播他人觀看,導致視頻在網上被廣泛傳播,在社會上造成惡劣影響。”

  公訴機關認為,常堯行為構成尋釁滋事罪,建議量刑1年6個月至3年之間。

  庭審結束後法庭宣佈休庭,擇期宣判。

  13日中午,作為常堯的妻子,洪嵐(化名)接受了瀟湘晨報記者的採訪。

  01

  他是非常陽光、有愛的人

  瀟湘晨報:昨天你參加庭審,見到了常堯有什麼不同?

  洪嵐:是的,這是我176天來第一次見到我老公,明顯瘦了很多,變得憔悴了,當時非常心疼和難受,在這以前,他是那種非常陽光、有愛的人。

  瀟湘晨報:具體有什麼表現?

  洪嵐:六七年前,和他剛認識的時候,我父母還有點不太認同,因為我家是安徽的,他是河南的,距離比較遠,但是他一點點打消了我家人的顧慮。婚後一如既往顧家,貼心。

  瀟湘晨報:你們有個兩歲的孩子。

  洪嵐:女兒經常喊爸爸,拿起玩具會說著是爸爸買的,打球的時候也會說,爸爸打籃球好棒。因為我老公愛好廣泛,包括釣魚,跑步,看籃球比賽。

  瀟湘晨報:他對其他人呢?

  洪嵐:他樂於助人,在河南老家,他看到有困難的,他會主動捐助,從100元到1000元不等。

  有個村民因車禍撞人又無力賠償,老婆又快要生,他得知情況後,一次性借了10萬現金。欒川貼吧有愛心人士發起幫助貧困戶的捐助活動,他聯繫到負責人捐款2000元。

  瀟湘晨報:我看有一封150多位村民寫的聯名信。

  洪嵐:都是為我老公求情的,上面有提到他做過的一些善事,信中統計了他常年捐助貧困戶、幫助村民創業、豐富文化娛樂活動等的捐助明細。

  瀟湘晨報:這信是你請他們寫的?

  洪嵐:我老公被抓後,村民自發寫的,上面有按手印。

  瀟湘晨報:對其他老師呢?

  洪嵐:沒聽說他和其他老師有矛盾過,他得知曾經的高中班主任喬老師生病要做手術,還毫不猶豫捐了1萬元。

  02

  時有回憶被插木板的羞辱

  瀟湘晨報:在庭審中他什麼表現?

  洪嵐:他深刻意識到自己的錯誤,非常後悔,當談起當年的情景時,數次哭泣以至於說話困難。

  瀟湘晨報:你是怎麼看待這件事?

  洪嵐:我也認為他有錯,應該受到懲罰,比如治安拘留,這是最開始公安定性的,是治安案件。

  瀟湘晨報:可是結果並沒往你想像的方向發展。

  洪嵐:嗯。想不到最終被批捕,以及上了法庭。

  瀟湘晨報:你覺得上升到判刑過重了。

  洪嵐:對。錯不至上刑,這一點我愛人和律師都有在法庭表達這個觀點。

  瀟湘晨報:為什麼?

  洪嵐:當年常堯作為一個13歲的孩子,被班主任張清林多次毆打,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有時讓他蹲下歇斯底裡的踹他頭十幾下,有時讓他舉起雙手趴黑板上後背再插一塊木板就像囚犯一樣,有時因為他受不了欺淩就向校長反應而接下來卻是惡意報復。

  這是常堯打人的關鍵動機,結果卻被忽視了,甚至在他哽嚥著陳述這段理由時,還被法官數次打斷,因為有個神秘人中途在台下向法官揮手。

  瀟湘晨報:證據呢?

  洪嵐:有他的同學作證,有20年無法釋懷的心理陰影面積。在我們相識、相戀、相愛和婚後的日子裡,在教師節或見到有新聞說小孩被打的時候,他時有描述過自己被打的細節,他抱著頭蹲下,說就是那樣被打的,後背插著一個木板。

  瀟湘晨報:檢方怎麼說?

  洪嵐:他們認為你身上沒傷,無法證實受到了傷害。可是,這種傷害我又怎樣鑒定才能作為證據呢。

  03

  校方的控告信致輿論發酵

  瀟湘晨報:常堯打了張老師多久?

  洪嵐:視頻總長是9分20秒,打了4個耳光,臉一拳,推了兩下胸前,踢到電動車,後面全部是在跟老師理論當年是怎麼打常堯的,絕非欒川實驗中學所稱毆打謾罵二十多分鍾。

  現場證人也說雙方均沒有傷情,沒有人聽見常堯說過“見一次打一次”。

  瀟湘晨報:誰傳播的?

  洪嵐:常堯事後將錄像傳給兩個同學,明確告訴不要傳,看後刪,也就說,他沒有向公共社交媒體傳播。

  瀟湘晨報:影響怎麼擴大的?

  洪嵐:欒川實驗中學的一封《控告信》才是導致輿論發酵的根本要素,引起與情沸騰。在這封控告信里,他們歪曲事實,故意誇大,污衊,將我老公描述為地痞流氓,社會渣滓,黑社會勢力,這與事實不符。

  瀟湘晨報:這是封片面的控告信?

  洪嵐:是的,他們隱瞞張清林當年多次毆打、侮辱常堯的事實。

  瀟湘晨報:這是一場徹底的私人恩怨?

  洪嵐:常堯自己說過,這是對20年前遭遇毆打、侮辱的臨時回應,是個人恩怨,不是有預謀的蹲守,與老師群體無關。我也在網上表達過,對全國其他無辜被波及的老師道歉,這不是他們該遭受的。

  瀟湘晨報:有什麼依據?

  洪嵐:常堯說過,針對的只是張清林一人,但是,《控告信》卻故意上升到師道尊嚴的份上。

  瀟湘晨報:後來的起訴書,或許就是根據這個說影響惡劣,嚴重破壞社會秩序?

  洪嵐:事情發生後,張老師沒有對家人說,開學後正常上課,視頻出現後天天鍛鍊,沒有影響上課教學。

  同時,根據公安調查的微博輿情分析,82.18%是中性信息。怎麼就草率指控“嚴重破壞社會秩序”呢?

  (記者13日致電張清林,電話一直無人接聽。)

  04

  我們曾數次登門道歉被拒

  瀟湘晨報:有人說你不該請律師。

  洪嵐:維護我家人的正當權益,這不都是依法治國提倡的嗎?

  瀟湘晨報:有人他應該認栽,老實認錯、道歉、服刑。

  洪嵐:我們一直在認錯,但是要一個公平公正的結果,只是希望懲罰在合理區間,就像當初老師懲罰學生,本身應該在合理限度以內。

  瀟湘晨報:張老師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過,如果常堯當庭向他道歉,他會原諒,並在法官面前替他說話。

  洪嵐:但是昨天他並沒有出庭。

  瀟湘晨報:你和家人事實上都想當面向他道歉?

  洪嵐:確實是。因為自我老公被關進去後,我和家人先後去過張老師家數次,登門致歉。

  瀟湘晨報:結果怎樣?

  洪嵐:最少的等一個小時,多的等三個小時,沒有人願意開門接受道歉。

  瀟湘晨報:還有過其他努力嗎?

  洪嵐:在法庭結束時候,我們有委託律師,希望能和對方接觸上,願意提供兩萬元精神補償。包括常堯的道歉信,我都有在網上公開。

  瀟湘晨報:網上有人推測,你們是以為有錢就可以擺平。

  洪嵐:我們是普通人家,並非有錢人,目前在杭州創業做服裝電商、生活都是租房,不存在花錢擺平事的心理,而是誠心誠意的道歉。

  05

  如果他被判刑,我會上訴

  瀟湘晨報:你有在網上發文,講述老公的好。

  洪嵐:我講述了那些事實,不是為了其他,而是希望別人能全面、客觀認識一個人。

  瀟湘晨報:有人指這是你在打感情牌。

  洪嵐:這不是賭博,所以不能稱為牌。

  我只是在講述事實,希望大家瞭解事實的真相,希望人們在看到喧囂後能冷靜下來,思考如何評判一個人。

  瀟湘晨報:你覺得應該怎麼思考?

  洪嵐:思考不能是單面的,此前輿論關注了很多學生是不是該打老師,現在,是不是也可以思考一下師德建設,教育部門,學校,老師,都要反思,怎樣界定懲戒和毆打,怎樣更好地教育好學生又能減少老師毆打學生。

  瀟湘晨報:你以前也遭遇過老師體罰嗎?

  洪嵐:小學時,有同學偶有被體罰,手段一般是打下手板,或站著聽課,基本都在可以接受的合理範疇,這個老師目的是讓你好好聽課學習,沒有傷害你的自尊,甚至過了很多年,我們還會感激老師的認真和不放棄。

  瀟湘晨報:但是常堯這種遭遇不一樣?

  洪嵐:遭遇超出正常體罰範圍的毆打和侮辱——難道就因為他是孩子,無力反抗,所以就理應被打嗎?難道沒人想過一個13歲的幼小心靈怎麼能承受得住如此巨大的傷害?會不會由此造成一輩子的心裡陰影呢?

  瀟湘晨報:莎士比亞說過,“殘暴的歡愉,終將以殘暴終結”。

  洪嵐:但是,放在學生和老師的關繫上,以暴抑暴一萬個不可取。

  瀟湘晨報:如果常堯被判刑,你會怎樣?

  洪嵐:我們會繼續上訴,因為這不是他該得到的結果。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