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下任首相開選:極化民意下脫歐恐剩激烈路徑
2019年06月13日18:55

  原標題:英國下任首相今日開選:極化民意下脫歐恐怕僅剩激烈路徑

  6月13日,英國保守黨下任黨魁的候選人將面臨第一次黨內投票。隨著前首相特雷莎·梅黯然辭職,英國脫歐進程再次被國內政治鬥爭打破。離英國脫歐的最終期限10月31日已在迫近,脫歐棘手的問題仍然懸而未決。從目前看,英國脫歐前方似乎只剩下激烈路徑。

  歐洲議會選情:脫歐困局的水晶球

  5月23日在英國舉行的歐洲議會選舉是2017年英國議會選舉後時隔兩年的全國性選舉。其結果作為一次權威民調,反映了脫歐困局,也是英國政治變動的推手。

  在選舉中兩大傳統政黨均受衝擊。鼓吹“無協議脫歐”的脫歐黨成為最大贏家,吸引了反感梅首相“脫歐無能”的保守黨支持者和獨立黨支持者,獲得31.6%的選票、29個席位。自民黨競選宣言為“阻止脫歐”,面向留歐選民,獲得20.3%的選票、16個席位。

  工黨以“服務多數,而非少數”為競選宣言,試圖凝聚脫歐和留歐兩派選民,但留歐選票大量流向自民黨,僅獲14.1%選票、10個席位。保守黨選前狀態渙散、沒有發佈競選宣言,得票率甚至低於反對脫歐的綠黨,僅為9.1%,是其曆史最低記錄。保守黨和工黨累積得票率僅為23%,不到2014年歐洲議會選舉得票率的一半,也遠低於2017年大選84%的合計得票率。

  此次選舉雖被冠以“二次公投預演”稱號,但這種說法顯然言過其實。不同統計標準可得出不同結論,“無協議脫歐”派獲得最高支持率,但低於留歐黨派累加的支持率,工黨和保守黨的選票無法歸類。此外,此次英國的投票率僅為36.9%,低於歐盟平均水平50.5%,遠低於2016年脫歐公投時的72.2%。

  唯一確定的是英國民意正在極化,擠壓“中間”政策。“無協議脫歐”和“留歐”均有廣泛號召力,走“中間路線”的保守黨和工黨受選民懲罰。這反映脫歐三年來,英民意愈加極化和對立,這加劇尋找政治“中間道路”的難度。

  兩大黨均面對巨大壓力,向兩極調整政策。5月初保守黨在地方選舉中損失慘重,歐洲議會選舉結果進一步凸顯其選情危急。扭轉選情將成為保守黨在黨魁人選決策上的重要目標。保守黨選民大量流向支持“無協議脫歐”的脫歐黨成為決定黨內脫歐派力量的重要砝碼,保守黨議員中“無協議脫歐”派勢力上升。

  而工黨內要求明確二次公投的聲音進一步上升。工黨有條件支持二次公投的官方立場已飽受壓力。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將刺激工黨修改政策,無條件支持二次公投。

  有協議、按期脫歐已難實現

  “無協議脫歐”者有較大可能在黨魁競選中勝出。候選人對脫歐態度為競選關鍵因素。保守黨黨魁選舉規則是先由下議院保守黨議員從黨魁候選人中選出兩人名單交由黨員投票。最終獲選的保守黨黨魁將成為下任英國首相。

  目前黨魁候選人中“無協議脫歐”派候選人數量更多,包括鮑里斯·約翰遜、多米尼克·拉布、安德莉亞·李德森等,其中不乏政治資曆深厚者,在保守黨12萬黨員中呼聲高,在議員中吸引力上升。不少人從重新大選角度考量,認為只有“劍走偏鋒”,選擇約翰遜這樣的黨魁,才能在大選中有希望抵禦工黨和脫歐黨的衝擊。

  就目前的局勢看,英國很難在10月31日前如期脫歐。《脫歐協議草案》多次被否說明現有方案已無希望獲議會支持。議會對現有的任何一種方案都無法獲得半數以上支持,即使新首相上任也很難改變這一格局。新首相或尋求與歐盟“重新談判”。歐洲議會選舉後,新一屆歐委會將在11月開始運作,但歐盟強硬立場也難因機構換屆而改變,因此英國無法就《脫歐協議》從歐盟獲得實質讓步。

  以激烈方式破局可能性大增

  在有協議、按期脫歐無法實現的情況下,“無協議脫歐”為脫歐自動到期後的預設路徑。近期英國智庫有研究指出議會再次阻止“無協議脫歐”的法律手段有限。但綜合考慮議會反對“無協議脫歐”有穩定多數,現任議長在展示議會脫歐發言權上立場堅定,英國議會程序龐雜靈活,有操作空間,政府執政高度依賴議會。因此議會仍有能力抵擋“無協議脫歐”。

  但是,英國在今年10月提前大選,或舉行二次公投的可能性大增。重新大選、二次公投、撤銷脫歐均可阻止“無協議脫歐”,但從政治成本考量和可操作性上看,提前大選和二次公投較為可能,其中又以提前大選的可能性最大。若新首相任由英國走上“無協議脫歐”之路,只需十幾位保守黨議員倒戈,針對政府的“不信任案”即可通過。而保守黨內強烈反對“無協議脫歐”者遠超20人。

  即便英國脫歐能以這些方式打破目前的僵局,在這之後仍然是巨大的不確定性。如果提前大選,英國政治無論向左走或向右走,均要處理脫歐問題。二次公投則更為複雜難測,從歐洲議會選舉結果就能看出,無論留歐、脫歐恐怕仍難有壓倒性優勢。此外,即使能以激烈方式破局,能否彌合已經撕裂的社會和政治仍是未知數。法拉奇高喊的“英國式政治革命”、蘇格蘭暗湧著的二次獨立公投運動均顯示了脫歐危機的深度。 (張蓓,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歐洲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