掌門1對1張翼:技術是表象,教育不能追“風口”
2019年06月13日19:52

原標題:掌門1對1張翼:技術是表象,教育不能追“風口”

  新青年,從事的事業要符合社會的主流價值觀,要有積極向上的動力和極強的熱情。

  ■

  人物簡介 張翼,1989年生於廣東省汕頭市,掌門1對1創始人兼CEO。

  從2009年高中畢業後創辦狀元俱樂部(掌門教育前身),到做線下輔導機構掌門教育,再創立在線教育品牌掌門1對1,張翼的職業生涯一直與“教育”密不可分。

  作為深耕教育領域十餘載的老兵,經曆了線下教育的千帆競發,以及線上教育的野蠻生長,即將迎來下一個十年。這一次,張翼希望重新審視教育的意義。

  “教育產業文明是一種有自我演化、優勝劣汰、高低之分的生命力形態,其本質離不開結果導向和過程導向,前者訴求高效率,後者追求過程快樂。”在5月24日的一次商業峰會上,張翼分享了自己的見解。

  擅長升維思考的張翼,這一次選擇站在三維視角看教育:技術不是影響教育行業發展的根本因素,科技對於教育是不斷疊加式的進步動力,效率是最終的結果追求,即在互聯網技術助力下,逐步完善教學手段,讓教育本身發揮最大效能,最終實現教學體驗的升級。

“技術只是教育的表象”

  “無論是人工智能還是大數據,看起來教育有很多風口要‘追’。如果我們從產業文明的角度看,朝著更接近教育本質的方面去思考,技術只不過是表象。”

  5月24日,張翼一襲深色正裝亮相BMW • 極客公園 Rebuild 2019 科技商業峰會,和與會來賓分享深耕教育領域多年的思考。“從產業文明的角度講,不是科技改變了教育,而是教育改變了科技。”

  在他看來,技術只是手段,教育才是主體。在決定使用何種技術時,一個直觀、可靠的評價標準就是看能不能把教育變得更高效。

  張翼認為,無論教育形態如何更迭,教育產業文明的本質始終離不開結果導向和過程導向。智能化、自動化讓學習提高效率,是追求更好的結果;遊戲化、互動化的學習讓過程變得快樂、體驗更好,這兩者的結合最終形成教學的良性閉環。

  不到半小時的演講,從什麼是教育產業文明,到影響教育產業文明發展的因素,再到掌門的教育實踐,張翼抽絲剝繭,談做教育的思考和初心,溫和而又有力。“這個演講讓我再次看到了張翼的雄心。”一位親曆演講的業內人士說。

  實際上,張翼的雄心最早在創立掌門1對1時就已顯現。他提出,在互聯網領域,只有第一才是有意義的。

  作為k12在線1對1 全科輔導領域的教育品牌,目前,掌門註冊用戶達到1800萬,覆蓋600多個城市。有數據顯示,其垂直行業市場占有率近60%,處於行業第一梯隊。

放棄線下 全面轉型線上

  時鍾撥回至十年前。2009年,一腳踏進教育行業時,20歲的張翼只想著如何能將自己的“學習經驗”傳授給更多的學弟學妹。

  憑藉著年輕人的那股衝勁和敏銳的嗅覺,張翼瞄準了學科輔導行業,看中了廣州地區的升學培訓剛需,從奔走各個學校開展經驗分享公益講座開始,在不經意間將自己的命運和教育相互交疊。

  比多數人要幸運,張翼得到了命運的垂青。大學四年,張翼和聯合創始人餘騰將業務拓展到汕頭、深圳等五個城市。

  2013年,從上海交大本科畢業的張翼被保送進亞洲頂尖商學院上海高級金融學院MF(金融碩士)項目。期間他走訪多家公司,並以實習生身份繼續研究教育行業產業。彼時,線下模式的瓶頸也日益顯現。

  正是在那段時間,一個更大的市場機會被他敏銳地捕捉到了。張翼發現,在線教育有很大的未來。

  一天午後,在上交大一個教室張翼跟餘騰通了個電話。兩人一拍即合,做了一個近乎瘋狂的決定:把線下門店全部關停,投入全部精力做線上一對一。“那會線下機構多我一家少我一家,沒有什麼區別。而做線上教育,對整個行業的發展來看都是勢在必行。”回憶起那時的決定,張翼雖然覺得有點瘋狂,卻是件有意義的事情。

  “其實,可以選擇小而精的線下機構,覆蓋周圍一公里,口碑好,產品不錯,你就是一公里的王。而線上教育不是這樣,不需要限製你的地域,可比的東西太多了,並且大家都可以先免費體驗再選擇購買,無形中就壓力變得很大。你已經很難維持小而美的狀態。”

  比起線上小班課,張翼認為在線一對一最為結果負責,也最能夠被學生、家長所接受。背負“背水一戰”的壓力,事實證明,他的決定是正確的。

  2014年9月,掌門1對1的第一位用戶出現了。張翼記得,學生當時收費是50元十節課,老師則是100元一節,相當於賠本賺吆喝。“但這讓我們看到了可能性,有人願意嚐試並且付費,這對我們是很大的激勵。”

  這也更加堅定了他做線上教育的決心。IT出身的張翼堅信,借助互聯網,數據化、智能化的設想都能付諸實施,也有了高效學習理念的萌芽。

想打造全面的AI教學助手

  在張翼看來,要實現“千人千面”的個性化教學,產生“1+1大於2”的效果,智能化是唯一的解決途徑。

  “過去幾年,教育行業從信息化到在線化,再到後來的智能化,發生了很多讓人欣喜的變化。在此過程中,整個行業不斷升級。大家從簡單地將線下內容搬到網上,到開始將背後的數據進行整合,再到對這些數據進行深度挖掘,智能教育進入數據競爭時代。”張翼說。

  過去幾年掌門所作的探索,張翼將其總結為“技術爬坡,產品下沉”。2016年開始,借力前幾年教研方面打下的基礎,掌門1對1開始發力產品的智能化。

  在海量大數據基礎上,2017年12月,掌門1對1推出了智能化的ICPE系統,對產品、教研等領域進行全面深度的智能化升級。通過課前智能匹配、課中識別分析學生面部表情、課後推薦作業習題的方式,解決一定場景下的個性化教學。

  沿著“如何提升學生的學習效率,提升老師的教學效率”進行的思考,掌門1對1現已搭建起多元智能動態測評系統(MIDES)、智能教學系統、智能作業系統、知識圖譜可視化和智能學習路徑規劃四大應用,貫穿於課前、課中、課後的教學全過程。

  張翼認為,現階段,實現因材施教的最新武器就是智能化——更精準快速地定位學生知與不知,節省掉判斷的時間。“以前先要瞭解學生不會的知識點需要很長時間,比如說,要做很多套卷子,反複做涵蓋各種知識點的各種題型,才能知道哪裡沒有掌握好。而現在只需要很少量的題目,就能在短時間判斷學生的問題,定製化給予解決方案。”

  “最終我們希望打造出的是一個全面的AI教學助手。它既可以幫助老師完成對學生的測評,監測上課狀態,也可以幫助學生找到學習薄弱點,最終達成的效果是讓教與學更加高效。”

  近年來,人工智能與教育的融合讓個性化教學有了更多的可能性。這樣的期待下,以AI為代表的智能教育受熱捧。老牌玩家尋求轉型出擊,行業新兵也蓄勢把競爭推向新的維度。

  但在張翼看來,技術只是教育的表象。“人工智能技術擔當了‘剪刀手’的角色,幫助教育產業翦除細枝末節,讓教育這棵大樹能吸收到更多陽光,從而開枝散葉培育更多學子。智能技術的核心意義不在於識別,它在教育過程中給出推薦和實際的學習建議,讓學生的教育回歸到了正確的軌道。”

進軍k12 “不是為了追風口”

  智能化的手段讓孩子隨處可見成長,不斷獲得正向反饋,這種激勵讓學生感到快樂,快樂學習本身變得可循環。

  “學習是反人性,學習是痛苦的。”除了獲得正向反饋,張翼還希望能夠通過多種途徑真正激發孩子的興趣,不斷產生動力,幫助他們成為終身學習者。基於此,掌門1對1在課件、教案的設計中引入動畫元素,注重學生與老師的互動性。“不僅結果好,過程體驗也要好。”

  現實探索中,張翼又發現了新的“痛點”。“讓學習過程做到真正的快樂很難。要解決快樂問題,需要學生真正喜歡或者擅長這個科目。以數學為例,我們希望培養數學背後的空間想像力、平面想像能力等。當學員剛開始接觸數學的時候,我們幫他培養這種能力,他就會找到正循環,從而愛上學數學。”

  他認為,如果只做學科很難真正地改變一個孩子,需要把學科和素質融入到一起,才能給予孩子終身受益的能力。

  主動進階的步伐從未止歇。2018年9月,掌門1對1正式宣佈成立“掌門在線素質教育研究院”,下設學習力開發中心和藝術教育研究中心,作為掌門1對1開拓素質教育領域的重要“基底”。此後,推出青少兒音樂教育品牌掌門陪練,以及專注於少兒的學習力、專注力提升的掌門少兒。

  張翼希望,朝著產業文明的方向追溯教育本質,一方面,滿足學生特長髮展,另一方面,寓學於樂。

  對於坐擁風口的素質教育,吸引張翼的並不是所謂的“剛需”。“我們更關注是否朝著產業文明方向演進。能否滿足學生的特長髮展,能否寓學於樂,基於這兩個考慮去進軍這個賽道。跟著本質走,總能覆蓋到比較好的賽道。”

  “素質教育讓掌門覆蓋的K12學習鏈條更加完整。”張翼坦言,素質教育是掌門未來很重要的一部分,這個比例還會慢慢增長。中期來看,素質教育和學科培訓會到一個差不多的體量。

為學生匹配一位“靈魂嚮導”

  隨著掌門1對1規模擴大,85後張翼的角色更加重要。這個學生時代的“學霸”,被稱為掌門人的學習榜樣。

  張翼愛好讀書,不管工作到多晚,總會讀幾頁書再入睡。即便每年只在春節休息的7天,也會利用空閑時間閱讀。書籍成為源源不斷的養料,為張翼管理人才、參與決策賦能。

  幾年前,張翼在公司發起了讀書會,後又組建了掌門大學,成為掌門人分享交流的平台。

  最近的一次分享,張翼聚焦在學科教育與企業管理之間的關係。生物學中的生物進化論,可以延伸到企業運營中來,企業組織不斷完善的過程,某種程度上與生物進化的規律相符。“它為什麼會進化,如何進化,進化到哪種程度,其實你發現很多東西跟企業相關。”

  掌門1對1洪欣宇(化名)是掌門大學的受益者。入職掌門1對1的第一天,洪欣宇參加了一期張翼在掌門大學分享。“翼總一直強調,平時考慮問題一定要升維思考,多角度全方位地考慮問題。這句話對我影響至今。”

  作為運維老師,運營和維護教師團隊,以幫助他們更好地服務學生,是洪欣宇的日常工作之一。“進行升維思考,不僅僅是從自己的職位出發考慮問題,更要把自己當做老師、學生。如果我是全職老師,我會怎麼做?如果我是學生,我又是怎麼想的。多角度換位思考。”

  在掌門的2年,洪欣宇也更加理解“教書育人分享”六個字的含義。“老師不僅僅傳授知識,還影響著學生的人生觀、價值觀。”

  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也在教師與教師間的互相影響中,成為了掌門最重要的企業文化,張翼認為,教師的質量決定了教育的高度。“教育的本質是傳承,如果最優秀的人都來當老師,一定會是顛覆性的事情。”

  據瞭解,一直以來掌門1對1對教師的要求嚴格。除了學曆背景等硬性標準外,張翼坦言,掌門的老師還要具有親和力,能夠跟學生“打成一片”。

  不只是為學生做輔導,張翼希望老師能成為學生的靈魂嚮導。這就要求老師具有榜樣作用,要求老師是優秀的。張翼也希望,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去傳播尊師重教的觀念。

  “你們所多的是生力,遇見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見曠野,可以栽種樹木的,遇見沙漠,可以開掘井泉的。”魯迅在雜文《編完寫起》中對青年說道,“要前進的青年們大抵想尋求一個導師。”

  而如今,青年張翼帶領的掌門,正在踐行著作為教師的使命和責任,為當代青年帶去更多改變和創造的力量。

■同題問答

新京報:過去一年,你最大的改變是什麼?

張翼:公司管理理念的提升。掌門在這一年發展迅速,員工從幾百個人增長到幾千個人,這也需要管理思路的進一步升級。此前,幾百個人管理偏向線性管理,如今,幾千人則是場的管理,不是一個維度上的事。

新京報:你心中“新青年”的標準是什麼?

張翼:首先,從事的事業符合社會的主流價值觀。否則,做不長久,也起不到推動社會的意義。

  其次,要有積極向上的動力和極強的熱情。這一點說來簡單,其實是很難做到的。如果你特別喜歡一個事情,且這件事情對個人和社會都有意義,就會願意付出全部的熱情做。

新京報:未來,你對自己所處的行業有什麼期待?

張翼:教育是一個細水長流的事情。希望所有的教育同行、相關教育部門,一同去營造更好的教育氛圍,傳遞一個尊師重教的社會觀念。尊重教師職業本身,讓更多優秀的人願意從事這個職業。

  新京報記者 方怡君 校對 郭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