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療中強加藥費、手術費貴三甲4倍,患者投訴臨夏6醫院
2019年06月12日18:59

原標題:治療中強加藥費、手術費貴三甲4倍,患者投訴臨夏6醫院

  從手術到出院,馬平妻子的病,前前後後共花費11000餘元。但甘肅省一家三甲醫院負責人表示,馬平的妻子如果在該院治療,同樣的問題,總價最高不超過2600元。

  新京報訊(記者 李英強)2015年8月,馬平(化名)的妻子意外懷孕後,前往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臨夏市的現代婦科醫院檢查。沒想到,醫院卻向她下了生死判決:卵巢囊腫、宮頸糜爛,保孩子還是保大人,二選一。

  無奈之下,馬平的妻子做了人流手術並住院6天,花掉11000元。之後,馬平諮詢當地公立醫院被告知,現代婦科醫院費用偏高。

  甘肅省一家三級甲等醫院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同樣的診療項目,該院最多2600元。

  6月12日,臨夏州現代婦科醫院。之前,該院為馬平的妻子違規進行人流手術等,共收費11000餘元。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2019年6月8日,臨夏市公安局發佈《徵集臨夏協和等六家醫院違法犯罪線索及敦促涉案人員投案自首》通告,包括馬平妻子就診的現代婦科醫院在內的6家醫院,存在醫療經營過程中誇大患者病情、虛增醫療項目、肆意加價收費、篡改醫療數據、超範圍或無醫療資質人員從事治療等問題,涉嫌非法經營、敲詐勒索、詐騙、強迫交易等違法犯罪。

  6月11日,馬平告訴新京報記者,他已向警方舉報現代婦科醫院的違法犯罪線索,民警說被他舉報的醫生已被抓獲。報案時馬平還發現,警方正組織本案的多名被害人辨認嫌疑人照片。

一台小手術11000元

  2015年8月,馬平妻子意外懷孕。夫妻二人擔心孩子出生後不健康,於是找到臨夏市解放南路的現代婦科醫院(下稱“現代醫院”)。“醫院牌子上的字眼,一看就像看女人病的醫院。”馬平說。

  就診前,馬平特地到現代醫院諮詢,導醫滿臉笑容地接待了他,並告知可從醫院網頁上預約就診,而且還有優惠。在醫院網頁上,在線醫生紀某花主動與馬平交流,自稱是從蘭州來臨夏坐診的婦科專家。

  當年8月26日,馬平陪妻子如約到現代醫院就診,紀某花安排其做B超檢查後表示,馬平妻子為卵巢囊腫、宮頸糜爛,而且還是宮外孕,孩子要打掉,不然對大人有生命危險。

  “紀醫生還說了香港一個著名的歌星,比你有錢吧,有錢還是治不好宮頸癌死了。”6月11日,馬平向新京報記者回憶,紀某花稱妻子的病是剛從宮頸炎發展到宮頸糜爛,但已經很嚴重了,如果再不治惡化成宮頸癌,再多的錢也治不好。夫妻二人商量後決定,做人流,保大人。

  現代婦科醫院掛出的紀某花的專家簡介。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紀某花稱,現代醫院的人流手術有三種套餐,一千多元的術後恢復慢;二千多元的恢復較快,對人傷害小;五千多的是無痛。考慮到經濟狀況,馬平和妻子選擇了第二種。

  當天,馬平便向醫院交納了術前檢查費以及人流手術費、切除卵巢囊腫費、宮頸糜爛物理治療費共四項,總價7000餘元。因為身上現金不足,他還在醫院大廳的ATM機上分兩次取了5000元現金,一次3000元,一次2000元。馬平提供的農業銀行交易明細清單上,顯示了上述兩筆支取現金記錄。

  此外,清單還顯示2015年8月27日,馬平分別支取了1000元、500元;2015年8月29日支取500元。取款交易地點、對方賬號和戶名,均顯示為同一代碼:27XX99-27XX99-14XXXX00。

  馬平說,取款都是在醫院的ATM機上支取的現金,此外,家人還向醫院另外交納了現金2000元。這四筆共4000元,是妻子住院期間每天換藥的費用,以及宮頸糜爛物理治療的費用,每天少則600元,多則900元。從手術到出院,前前後後共花費11000餘元。

  妻子出院後大約兩個月,馬平諮詢了當地的公立醫院,得知現代醫院收取的手術、治療費用過高。

  6月12日,甘肅省一家三甲醫院負責人告訴新京報記者,馬平的妻子如果在該院治療,費用如下:卵巢囊腫剔除術單價1490元,無痛人流術單項810元,宮頸糜爛一般無特殊治療只檢查相關兩項,宮外孕一般就是B超檢查100餘元,總價最高不超過2600元。

  此外,臨夏市衛健局證實,現代醫院根本未取得《母嬰保健技術服務許可證》,開展人流手術屬嚴重違法超範圍診療。

治療過程中強加藥物治療

  無獨有偶。陳峰(化名)在臨夏新陽光男科醫院(下稱“新陽光醫院”)就診時,遭遇了強加藥物治療項目。

  2018年11月,陳峰前往新陽光醫院檢查早泄病症。一名劉姓醫生檢查後告知,陳峰患有前列腺炎症,並對其進行了尿道插管清洗排毒治療。

  6月10日,陳峰告訴新京報記者,治療前,醫生告知藥費和清洗費7200元,他雖然覺得價高,但還是付款了。付款後,陳峰的手機被醫生放到距離自己很遠的地方,治療約半小時後,醫生突然說要想痊癒,還須用他們的一種藥,而且要分8組治療,每組5500元。

  陳峰當即告知劉醫生,自己沒錢了,不再治療。但劉醫生未對其終止治療,尿道上的管子一直插著。直到陳峰尿道疼痛難忍,答應買下一組藥,並在用藥知情同意書籤字後,劉醫生才歸還其手機付款,並安排護士為其拔下管子,終止治療。

  6月13日,臨夏市新陽光男科醫院,樓道內一片狼藉。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攝

  從新陽光醫院離開後沒幾天,陳峰便通過全國12315互聯網平台舉報。

  臨夏市市場監管局出具的一份《12315互聯網平台消費舉報單》顯示,2018年11月26日,陳峰舉報新陽光男科醫院侵害消費者人格尊嚴、侵犯消費者人身自由。舉報具體內容,與上述反映情況基本一致。

  陳峰告訴新京報記者,在臨夏市市場監管局介入調查後,新陽光醫院退還其診療費用12000元。

行政處罰難起震懾作用

  臨夏市衛健局提供的一份《關於民營醫院開展專項檢查工作彙報》文件顯示,2017年至今,臨夏協和醫院、博愛醫院、現代婦科醫院、華山醫院、新陽光男科醫院、同濟醫院等6家民營醫院因涉超範圍經營、擅自發佈非法醫療廣告等多項違法行為被多次處罰。這6家醫院也是臨夏市公安局此次通報的6家涉事醫院。

  其中,現代婦科醫院於2017年、2019年,兩次被處罰5000元;2018年至2019年,臨夏協和醫院被處罰16000元、博愛醫院被處罰5000元、臨夏同濟醫院被處罰4000元、華山醫院處罰5000元、新陽光男科醫院被警告一次。

  對於上述6家醫院為何屢次違規被罰卻屢教不改,6月11日,臨夏州衛健委綜合監督執法局局長趙仲輝表示,民營醫療機構一旦與患者發生醫療事故糾紛,雙方多選擇私了,從而給監管造成盲區。

  臨夏市衛健局提供的執法檢查筆錄顯示,2017年9月12日,臨夏同濟醫院超範圍開展診療,醫師違規為患者開具墮胎藥處方;2018年4月18日,臨夏協和醫院未取得《母嬰保健技術服務許可證》,擅自為患者做人流手術。

  “依據母嬰保健法,未取得國家頒發的有關合格證書,施行終止妊娠手術或者採取其他方法終止妊娠的,在致人死亡、殘疾、喪失或者基本喪失勞動能力的情況下,才會依照刑法追究刑事責任。”趙仲輝說,但衛健部門檢查發現的這些案件,還沒有嚴重到追究刑事責任的程度。也就是說,如果只是行政部門對他們的違法行為進行處罰,難以起到有效的震懾作用。

  趙仲輝還向新京報記者透露,2019年5月,臨夏州開展《十大領域專項整治整頓專項行動》以來,除上述6家民營醫院涉案被追究刑事責任外,康樂縣協和醫院也因涉嫌違法違規行為被衛健部門通知停業整頓。

  新京報記者 李英強

  編輯 滑璿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