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大教授:大國博弈之下 小國如何自處
2019年06月12日06:59

  原標題:王義桅:大國博弈之下,小國如何自處

  法國曆史學家托克維爾兩百年前寫道:“小國的目標是國民自由、富足、幸福地生活,而大國則命定要創造偉大和永恒,同時承擔責任與痛苦。”這個判斷至今仍有啟發性。古人云:以大事小謂之仁,以小事大謂之智。但眼下,美國政府正濫用大國強權,這令小國無法“以智事大”。不久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和外長維文在不同場合喊話美國,說將中國視為必須遏製的敵手行不通,呼籲“超級大國”之間進行建設性競爭,敦促美國在製定全球規則方面給中國更大話語權,以避免一場曠日持久的衝突,讓小國被迫在世界最大兩個經濟體之間選邊站。

  確實,美方挑起的貿易戰打亂了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對一些非常依賴貿易的國家或地區造成嚴重傷害,新加坡、馬來西亞、墨西哥和日本等皆是如此。如今,處於世界貿易咽喉要地的新加坡以及筆者不久前造訪的巴拿馬等小國越來越難做出選擇。它們無法簡單地選邊站,在大國關係激化時也無法騎牆,因而只能敦促大家共同划槳,確保大船繼續前行。

  一百多年前,美國出技術、中國出勞力修築了巴拿馬運河。如今,美中兩國分別是運河第一、二大用戶。巴拿馬政府GDP的大概10%都是來自運河收入。當中美陷於貿易戰,巴拿馬怎能不急?而新加坡、巴拿馬的感受又具有普遍啟示。曆史上的五種小國處事之術,在當今世界都失效了:

  一是搭便車。大河有水,小河才滿。今天不是大河小河的問題,而是這個水本身就在面臨枯竭危險。有句俗話叫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但如果連池塘里的水都沒有了,授人以漁也沒有用。美國單方面挑起貿易戰,以各種手段打壓中國和其他一些國家,正讓世界付出高昂代價。過去小國習慣搭大國便車或隨波逐流的做法,現在不好使了。新加坡領導人的話就反映了這種窘境。

  二是騎牆。在大國角逐的環境下,小國往往成騎牆派,即所謂平衡外交,以期兩邊都撈好處。但事實是,這樣做最後把自己砸進去的例子比比皆是。巴拿馬的處境就表明,貿易戰沒有贏家,世界經濟遭殃,滾石之下無完卵。

  三是選邊站。靠上一邊打另一邊,風險往往很大,一旦被想依靠的一邊拋棄,可能會死得很慘。比如烏克蘭一心想加入歐盟、北約,為此不惜惹怒俄羅斯,但結果呢?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

  四是挑撥離間。小國“玩火”,通過挑撥離間刺激大國決鬥,比如前幾年阿基諾三世時期的菲律賓政府,藉著南海問題配合甚至挑唆美國對抗中國,就清楚展示了“大象打架、草地遭殃”的結局。

  五是中立。小國宣佈中立,甚至在聯合國申請中立國地位,能否避免引火燒身?二戰時期的比利時成為德國納粹鐵蹄進攻法國的蹂躪之地,冷戰前些年蒙古國“第三鄰國”政策失敗,是再好不過的例子。在當今高度相互依存的全球化時代,貿易戰對全球供應鏈、產業鏈、價值鏈造成全面衝擊,其實已經沒有任何國家能夠絕對中立。

  當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一個國家不能清醒地擺正自己位置,很容易會陷入困境。傳統上,大國在乎時間,小國關注空間。但今天大國和小國是相對的,時間和空間是相對和不確定的。春江水暖鴨先知,而在這個不確定的時代,秋江水涼鴨亦先知。國際關係日益成為共生關係。世界是部大機器,既有大軸承,也有小鉚釘,各零部件相互配合好才能正常運作。軸承能壞了機器,鉚釘也能卡住機器,因此顧及鉚釘處境也是關照自己。某些超級大國舉霸權之力胡作非為,完全不顧小國是不是有路可走。

  在曆史上還被用過的那些小國處事之術都已失效的今天,小國們也只能堅定地發揮好鉚釘作用,竭力鉚住兩大軸承,讓世界大機器恢復常態,才能保全世界也保全自身。在這種情況下,新加坡和巴拿馬的呼籲與心聲,值得世界認真傾聽和反思。(作者是中國人民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