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不會放開新能源車限購? 主管部門:仍在等通知
2019年06月11日14:18

  來源:每日經濟新聞

  端午節前夕,國家發改委、生態環境部等三部門聯合發佈《推動重點消費品更新升級 暢通資源循環利用實施方案(2019-2020年)》(下稱《實施方案》)提出,“各地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已實行的應當取消。”

  該政策發佈後,關於“北京是否會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的討論便甚囂塵上。多數觀點認為,北京交通擁堵狀況嚴重,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的可能性不大。對此,《每日經濟新聞》記者從一位接近北京市相關主管部門的負責人處得知:“北京市交通口相關部門正在研究此事,至於是否會放開對新能源汽車的限購,還需等待北京市政府的通知。”

  擁堵成難題,限購全面放開無可能?

  在《實施方案》中,記者發現,“新能源汽車”被提及的次數多達11次。全國乘用車市場信息聯席會秘書長崔東樹認為,這足以看出相關主管部門對新能源汽車發展的支持力度之大。

  其中,《實施方案》中提到的“大力推動新能源汽車消費使用”這條政策尤為引人關注。該條政策指出,“認真落實國務院常務會議精神,各地不得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行、限購,已實行的應當取消。”

  “取消對新能源汽車的限行、限購”政策一經發佈,業界高度關注。大家對北京等對新能源汽車實行限購的一線城市能否按照上述政策要求、放開新能源車限購很關心。

  根據北京新能源小客車的指標配置安排,2019年北京新能源小客車指標額度為5.4萬個,單位新能源小客車指標額度為3000個。據公開資料顯示,截至目前,北京市新能源車指標排隊人數已輪候到2027年。

  對於北京市正在輪候或正打算進行新能源汽車搖號的市民來說,如“新能源汽車限購”這一政策能解除將是重大利好。不過,多數觀點認為,“北京全面放開新能源車限購”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交通擁堵一直是北京市的‘老大難’問題。”一位已經進行新能源汽車牌照輪候四年的張先生認為,交通擁堵問題不解決,北京要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幾無可能。崔東樹也認為,相對於其他城市,北京有其特殊性存在,如果要完全放開,難度很大。

  《實施方案》中提出,“已實施汽車限購的地方政府應根據城市交通擁堵、汙染治理、交通需求管控效果,加快由限製購買轉向引導使用,結合路段擁堵情況合理設置擁堵區域,研究探索擁堵區域內外車輛分類使用政策,原則上對擁堵區域外不予限購。”

  由此可見,上述政策對北京這樣交通擁堵嚴重的城市在要求上留有一定的“自主空間”。

  專家建議:可適當放開

  有分析認為,如果北京一旦放開對新能源汽車的限購,北京新能源汽車銷量將迎來爆髮式增長,或將給現有的交通狀況造成更大壓力。不過,中國汽車流通協會有形市場商會常務副理事長蘇暉卻不這樣認為。

  “北京放開新能源車限購併不會出現搶購現象。”蘇暉向記者分析,首先從消費者心理上講,物以稀為貴,越限製越想要去做。如果真放開新能源汽車購車指標,更多的消費者將按需購買,而不是一味搶購;其次,北京市不僅存在嚴重的交通擁堵問題,車位停放也是購車者亟需解決的一大難題。在沒有停車位的情況下,消費者即使購買電動車,在哪裡充電也是一個問題。

  根據《北京市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截止到2018年年底,全市機動車保有量為608.4萬輛。由此造成的交通擁堵狀況依然嚴峻。也正因如此,北京一直在控製汽車保有量的快速增長。如今年年初北京市交通委員會在2019年全市交通工作會議上指出,2019年北京市機動車保有量將控製在620萬輛左右。

  “走在北京各大街道,因為停車位不夠,車輛無處停放。”一位不願具名的業內專家在接受記者採訪時指出,北京想要放開對新能源汽車的限購,包括交通擁堵、車位緊張等問題均急需解決。

  不僅如此,從2019年的北京市機動車保有量規劃來看(機動車增量空間不到12萬輛),北京要全面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也不太現實。

  能源與交通創新中心清潔交通項目高級經理康利平認為,“北京要完全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的可能性不大,但有可能進行適當放鬆。如在每年的新能源汽車指標數量上進行相應提升;相關主管部門或可將有車和無車家庭對新能源汽車牌照的需求進行區分,優先給無車家庭用戶提供適量的購車指標。”

  《實施方案》中也提出,鼓勵地方對無車家庭購置首輛家用新能源汽車給予支持。“這樣不僅可在一定程度上解決北京無車家庭的用車問題,還能良性引導消費者購買新能源汽車,優化市場消費結構。”康利平對記者說。

  國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徐長明也對外表示,《實施方案》中提到的是“應當”取消,而不是“必須”取消,限購城市既然出台了相關的限行、限購政策,就必定有其存在的意義。取消新能源汽車限購是各大限購城市努力的大方向,但因為各地的具體情況都不太一樣,所以“鬆綁”的進度和方式都會有所差別。

  面對北京市因交通擁堵可能致使“放開新能源汽車限購”政策難以執行的問題,崔東樹建議可分兩步走:首先實施智能化交通管理,對外地車輛進京停留時間進行實時管控,緩解交通擁堵問題(該政策已製定);其次將五環內的擁堵區域與五環外的非交通擁堵區域進行區分管理,對非擁堵區域適當放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