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歲二獲托尼獎最佳男主,“老白”其實沒正經學過表演
2019年06月10日15:18

原標題:63歲二獲托尼獎最佳男主,“老白”其實沒正經學過表演

  北京時間6月10日上午,第73屆托尼獎頒獎結果出爐,布萊恩·科蘭斯頓(《電視颱風雲》)奪得最佳話劇男主角,這是他第二次拿下托尼獎最佳話劇男主了,在2014年,科蘭斯頓就已憑藉《一路到底》奪得該獎項。>>>

  “老白”再獲托尼獎最佳男主,薩姆·門德斯首奪最佳導演

  比起布萊恩·科蘭斯頓這個名字,“老白”這個稱呼在中國觀眾口中更為響亮。這位美劇《絕命毒師》中身患肺癌的高中化學老師,除了教書育人,他製造純度為99.3%的高端冰毒,最終結局走向死亡。布萊恩·科蘭斯頓憑藉這一角色拿下艾美獎劇情類劇集最佳男主角“三連冠”。就在事業達到頂峰的時候,他又轉戰百老彙舞台,再次一鳴驚人,58歲摘得托尼獎最佳話劇男主角,今年63歲的他又再次拿下該獎項。從電視圈到舞台劇,再到電影,他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什麼叫大器晚成,似乎離實現大滿貫只剩一座奧斯卡了。

  資料圖。

A. 差點當警察,因一個吻對錶演開竅

  1956年,科蘭斯頓出生於洛杉磯,有一個年長幾歲的哥哥,父親是個偶爾串串戲的業餘拳擊手,母親是一位廣播聲優。童年時期的科蘭斯頓生活有些動盪不安,12歲時父親離開了家,之後基本就沒有見過他。父親走後,科蘭斯頓的母親經常酗酒,靠食品救濟券勉強拉扯著兄弟二人。最窘迫的時候,科蘭斯頓和哥哥被母親寄養到遠在德國的祖父母那裡,家裡的房子被拿去做了抵押。祖父母非常嚴厲,不允許他們看電視,還要做家務。這些不幸的童年經曆給科蘭斯頓幼小的心靈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也讓他比同齡人更加早熟。

  高中畢業後,科蘭斯頓選擇去當警察。這個選擇很大程度上緣於童年時期缺失的父愛,一個警察穿著製服,拿著槍,這種對於權威的嚮往正是科蘭斯頓對於父親形象的強烈渴望,童年的經曆直接影響了他以後決定成為什麼樣的人。科蘭斯頓報考了當時洛杉磯警察局的“青年訓練計劃”,終於從加州卡諾加帕克那個小地方逃了出來。兩年之後,他以優等成績從警察培訓學校畢業,如果按照正常軌跡發展的話,他應該成為一名加州片警。

  科蘭斯頓年輕的時候,資料圖。

  或許是因為從小受家庭熏陶,對錶演的興趣在此時突然冒了出來,科蘭斯頓私下報了一個戲劇班,他的職業道路也由此扭轉。戲劇班第一天上課時,老師安排的第一個課程就是要讓每個學員與自己的表演課搭檔接吻,當時科蘭斯頓的搭檔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孩,他內心很想吻那個女孩,但又不好意思。正在他猶豫不決時,女孩主動親上了他的嘴唇,這一大膽舉動讓科蘭斯頓呆住了。下課後,他鼓足勇氣約女孩一塊吃飯,結果對方說,不好意思,我已經有男朋友了,科蘭斯頓忽然感覺一下子開了竅,原來剛才那隻是在表演,就算接吻也只是工作而已。他這才下定決心走上表演的道路,對自己說:“再見了,警察。”

B.20年龍套經曆,湯姆·漢克斯為他爭取角色

  不是專業表演科班出身,又沒有湯姆·克魯斯那樣的顏值,科蘭斯頓最開始的演繹之路並不順遂。早年,他接拍了大量產品廣告,種類五花八門——止疼片、痔瘡膏、咖啡伴侶、調味醬、遊戲機等,來者不拒。之後他開始在大量美劇中跑龍套,碰運氣。1983年,他在美劇《Loving》中客串了一個小角色,但三季過後,就被炒了魷魚。

  早期的代言廣告。

  進入到1990年代,科蘭斯頓的事業開始有了些起色,在經典美劇《宋飛傳》中,他客串的無節操牙醫令人印象深刻,在電影《拯救大兵瑞恩》中,他飾演給湯姆·漢克斯派任務的獨臂軍官,而這個角色也是湯姆·漢克斯為他爭取來的。

  2000年,在經曆了近20年的龍套生涯之後,科蘭斯頓算是迎來了一個比較重要的角色,在美劇《馬爾柯姆的一家》中飾演老爹哈爾,這個角色為他帶來了三次艾美獎最佳男配角提名。雖然沒有獲獎,但他卻收穫了不少觀眾緣,並且很多劇本邀約也紛至遝來,大多數都是與老爹哈爾這個角色接近的爸爸形象。稍微有了一點話語權的科蘭斯頓決定要做出一些改變,對一些角色說“不”,直到他遇到了另一個老爹形象——《絕命毒師》中那個患有輕度腦癱兒子的父親沃爾特·懷特。

  《拯救大兵瑞恩》中青澀的“老白”。

C.《絕命毒師》艾美獎三連冠,事業達到巔峰

  起初,《絕命毒師》的劇本在Showtime、FX、TNT、HBO等多家電視台的高層手中輾轉,卻都被扔到了垃圾箱里,因為“沒人願意看一個中年大叔在新墨西哥州販毒的故事,而且還是個大反派” 。最終劇本落到了美國基本有線頻道AMC的高層手上,他們覺得這個劇本有意思。不過,AMC高層最初心中屬意的沃爾特·懷特人選有兩個,一個是曾出演過《空中監獄》、《致命ID》的約翰·庫薩克,另一個是出演1998年版《哥斯拉》的馬修·布羅德里克。好在這兩位演員都拒絕了角色的邀約,這時製片人兼導演之一的文斯·吉里根,想起之前在《X檔案》中合作過的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演員,這個演員就是科蘭斯頓。

  首次在一部劇中挑大樑,科蘭斯頓不負眾望,精準地演出了“老白”這個角色善惡交織的複雜性,“坦誠講,每個人內心都有黑暗的東西,作為演員要做的就是承認這一點,並將自己暴露在這些黑暗心理面前,然後由觀眾來決定要不要接受這一切”,科蘭斯頓說,“演這部劇最大的滿足感來自於沃爾特·懷特這個角色的廣度,需要在情緒維度上做極大跨度的表演,因為這個角色有許多相互交織的性格,就像變色龍一樣在我身上不斷變化、調整、移動,當我以為人物的方向是朝這一方向發展的時候,它突然又調轉了方向,就像過山車,永遠讓人吃驚。”

  2008年《絕命毒師》大放異彩,入圍艾美獎,科蘭斯頓擊敗了“廣告狂人”喬·哈姆、“豪斯醫生”休·勞瑞以及“嗜血法醫”邁克爾·C·豪爾等人,拿下劇情類劇集最佳男主角獎。讓這些競爭對手更沒想到的是,在接下來的兩年中,這座獎盃的主人就沒有換過,“老白”實現了艾美獎的三連冠,事業達到巔峰。

  2013年9月29日,在《絕命毒師》第五季中,“老白”以極其悲情的姿態倒在了血泊中,完成了自己的使命,也為這部劇畫上了一個完美的句點。

  被廣大中國熟知的《絕命毒師》“老白”一角。

D.主演話劇版“紙牌屋”,58歲拿托尼獎

  演完《絕命毒師》,科蘭斯頓57歲,彷彿這才進入到人生最輝煌的時刻,不過他並沒有選擇激流勇進,而是放緩了步伐,從熱鬧喧囂的荷李活奔赴到了安靜的百老彙舞台上。2014年,他主演了百老彙舞台劇《一路到底》,飾演美國第36任總統林登·貝恩斯·約翰遜,主要講述1963年甘迺迪總統遇刺後,身為副總統的林登·貝恩斯·約翰遜擔任總統直到1964大選繼任的故事,這部戲堪稱話劇界的《紙牌屋》,吸引了不少政客關注。

  由於總統林登·貝恩斯·約翰遜長著一對大耳垂,為了更加接近形象,科蘭斯頓從醫院搞來包皮手術取下來的組織,做成一對大耳垂戴在自己的耳朵上。整齣戲長達三個小時,他的聲帶受損嚴重,每到週一沒有演出的時候,他就儘量保持沉默。《紐約時報》曾評論這部話劇:“觀眾不完全是被約翰遜總統這個名號吸引至劇院,反而是科蘭斯頓有張有弛的舞台表演折服了大家。這位‘新總統’時而坐立不安、時而敏感多疑,科蘭斯頓把人物性格的柔軟脆弱之處刻畫得恰到好處。”2014年,布萊恩憑此角色榮獲托尼獎話劇類最佳男主角,再次名利雙收。2016年,他還主演了電影版《一路到底》,同樣飾演約翰遜總統一角。

  電影版《一路到底》劇照。

  拿過艾美獎,也拿過托尼獎,似乎科蘭斯頓就差一座奧斯卡獎盃了。2015年,他在傳記片《特朗勃》中飾演曾寫出《羅馬假日》的荷李活傳奇編劇達爾頓·特朗勃,接這個角色之前,科蘭斯頓對特朗勃做了全方位研究,看了大量視頻,還聽了他留下的錄音,去把握他說話時抑揚頓挫的感覺,進一步詮釋他的情感,這是他最接近奧斯卡的一次,他憑藉該角色提名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但最終輸給了主演《荒野獵人》的“小李子”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

花絮

1.最想演“驚惡先生”

  在演完《絕命毒師》中的“老白”後,有人問科蘭斯頓接下來想演什麼樣的反派,科蘭斯頓說最想演《X戰警》系列中的“驚惡先生”,“我想演那種比主角聰明一點點的反派,不要為了讓英雄獲勝,而把反派刻畫成傻子,這讓人失望,看著也特別無聊。”

2.文身

  在科蘭斯頓右手無名指上有一處不是很明顯的刺青,上面紋著元素週期表中溴(Br)和鋇(Ba)的符號,這些文身提醒著他,自己現在擁有的所有機會都是因為《絕命毒師》這部劇。

3.“老白”的粉絲

  《絕命毒師》火了之後,劇中主角“老白”收穫了不少大牌粉絲,有“股神”巴菲特、《冰與火之歌》作者喬治·R·R·馬丁,還有奧斯卡影帝安東尼·霍普金斯,後者還給科蘭斯頓寫了封親筆信表達他對“老白”的喜愛之情。

  新京報記者 滕朝 編輯 田偲妮 校對 李項玲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