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逐海南賽馬 多公司成“偽”賽馬概念
2019年06月10日07:32

  原標題:角逐海南賽馬 資本在狂歡後陷入觀望

  海南省賽馬發展規劃尚未出台,一些賽馬項目建設所需的土地、資金等必備要素還未完全落實,這些項目未來如何發展,還是未知數。一些參與企業在等政策靴子落地。

  6月,北緯18度,仲夏時節正式開始,熾熱的陽光和熱帶海洋性季風一起包裹住三亞。

  從三亞市區出發,先沿海榆東線高速一路向東,再向東北彎折,便到了國營的南田農場海燕片區。穿過一片鬱鬱蔥蔥的芒果樹林,在北面半山腰一棟二層小樓的辦公室牆上,一幅規劃圖展現著這裏的未來:附近方圓2000畝土地,將變成集賽馬、休閑等項目於一體的馬術文化小鎮。

  這座尚在圖紙上的“馬術文化小鎮”,只是海南規劃的賽馬項目之一。

  2018年4月,《中共中央國務院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中提到,支持在海南建設國家體育訓練南方基地和省級體育中心,鼓勵發展沙灘運動、水上運動、賽馬運動等項目,支持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探索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

  賽馬的風口一開,資本便開始賽跑,僅在海南,就有羅牛山、海南瑞澤、海南橡膠、永泰能源等上市公司先後表意佈局賽馬項目。賽馬產業鏈也被關注,截至2019年6月9日,有18家A股上市公司被機構納入賽馬概念股,從馬匹繁殖、飼養到馬術、賽馬、彩票等概念均有涵蓋。數據顯示,2018年4月至12月底,海南瑞澤股價跌幅為52%,今年以來區間漲幅為28%。其他賽馬概念股,如西夏建設、永泰能源等,今年來漲幅均超過20%。

  如今,一年已經過去,海南省賽馬發展規劃尚未出台,一些賽馬項目建設所需的土地、資金等必備要素還未完全落實,這些項目未來如何發展,還是未知數。

  5月22日,有消息稱,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已初步擬訂了《海南省關於發展賽馬運動的指導意見》,報海南省政府審定。6月5日,新京報記者來到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瞭解到,上述賽馬運動指導意見仍處於省政府審核過程中。

  記者就上述賽馬運動指導意見何時能夠出台、海南省將從哪些角度保障賽馬產業的健康、有序發展等問題諮詢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工作人員告訴記者,無法接受採訪。

  [逐鹿海南]多個賽馬項目尚無實質性進展

  在三亞海棠灣東北方向的南田農場,海南農墾神泉集團(下稱神泉集團)的八八大廈門口,寫著“馬術文化小鎮簽約儀式”字樣的臨時牌坊還未拆除,“新機遇”、“排頭兵”等關鍵詞鑲嵌在兩端的對聯上。這是神泉集團2月份項目簽約儀式留下的痕跡。

  離八八大廈20分鍾車程的南田海燕農場北側的半山腰,一座小型的渡假山莊,負責“馬術文化小鎮”項目建設的工作人員已經入駐設立於此的項目指揮部。

  6月3日,新京報記者來到該項目指揮部,在樓內大堂的牆上掛著該馬術小鎮的規劃圖,圖上顯示,這個占地面積預計有2000畝的馬術小鎮,未來主要包括馬文化主題公園、綜合服務及渡假區範圍,其中馬文化主題公園計劃有國際標準賽馬場、世界名馬交易中心等。

  運作該項目的主體是海南瑞神驥公司,這是一家剛成立不久的公司。該公司總工程師告訴新京報記者,“這都是規劃,現在還沒有真正開工,還在徵地。”

  在距海口市美蘭機場20公里左右的海南省文昌市,另一個賽馬項目——長馳國際馬術俱樂部項目也在等待展開。

  2019年1月22日,文昌市人民政府公佈的一份關於長馳國際馬術俱樂部(一期)項目環境影響評價的公示顯示,建設單位為長馳控股集團有限公司旗下的文昌羅豆馬文化產業發展有限公司,建設地點為文昌市錦山鎮羅豆居珠寶村及龍頭村界內,項目占地300畝,總投資5000萬元,建設內容有馬廄、馬術訓練場、馬術競技。

  根據環境影響報告,項目用地涉及幾棟臨時房屋的拆遷,目前拆遷工作已完成。6月9日,新京報記者向長馳國際馬術俱樂部項目負責人瞭解相關情況,對方表示不接受採訪。

  作為在海南省擁有較多農場的上市公司,羅牛山想做賽馬項目的地方,是海南島北端海口市美蘭區三江鎮羅牛山農場。2018年2月,羅牛山成立了羅牛山國際馬術俱樂部有限公司,經營範圍包括馬術俱樂部休閑娛樂服務等內容。

  2018年5月,羅牛山宣佈旗下羅牛山國際馬術俱樂部擬與廣州一馬賽馬合作,共同投資海南省海口市羅牛山國際馬文化產業園項目(已更名為海南國際競技體育娛樂文化項目),擬建設地點位於三江鎮羅牛山農場,擬開工時間為2018年,擬建成時間為2020年。

  項目籌劃一年後的2019年5月24日,有投資者問到羅牛山賽馬項目規劃情況,公司在投資者問答平台回覆“項目如有重大或實質性進展,公司將進行披露”。

  近日,新京報記者前往羅牛山辦公地點,獲悉其賽馬項目自2018年12月以來,未有實質性進展。

  數據顯示,羅牛山去年4月至年底,股價的跌幅為6.48%,今年以來,股價的漲幅為2.38%。

海南瑞澤等成立的賽馬項目公司海南瑞神驥的項目指揮部。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攝
海南瑞澤等成立的賽馬項目公司海南瑞神驥的項目指揮部。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攝

  [賽馬概念]多公司成“偽”賽馬概念,有賽馬場建10年後被棄

  新京報記者綜合Choice、Wind、同花順等平台發現,截至6月9日,A股共有包括羅牛山、海瀾之家、京山輕機、海南瑞澤、亞通股份等在內的18家上市公司被機構列入“賽馬概念股”。不過,部分概念股水分很大,有一些很早就澄清過不涉及賽馬業務。

  早在2014年下半年,賽馬概念股就曾引起資本市場關注。2014年10月,中國賽馬會在北京成立,該會由中國賽馬管理委員會和中國賽馬執行委員會組成,負責賽馬運動和賽馬行業在中國的推廣和發展。同時,賽馬會馬彩工作組也正式成立,當時有媒體認為,這“結束了禁止馬彩業的曆史”。

  隨即,上市公司九龍山(現海航創新)、海瀾之家、武漢控股、棲霞建設等被機構列入賽馬概念股。

  當時的九龍山,旗下有全資子公司平湖九龍山賽馬運動服務有限公司及控股子公司九山馬會俱樂部(平湖)有限公司,股價接連高漲。

  其餘還有,珠江實業早在2014年就曾澄清,公司不存在“賽馬”、“賽馬會”相關業務。當時海瀾之家也因為大股東有馬術俱樂部被納入相關概念,公司也在2014年回應稱“與上市公司沒有關係”。

  棲霞建設曾在2005年宣佈,公司擬參與對南京十運會賽馬場及周邊房地產開發項目地塊出價競買等,若競買成功將投資建設,此後便沒有了下文。當初所說的南京十運會賽馬場項目,也在2010年被爆出因為虧損千萬元成為停車場的新聞。

  京山輕機更是只因為控股子公司武漢輕機有限公司占地300畝,距東方馬城較近,就被認為土地升值潛力巨大,列入概念股之列。

  2014年,因此前設立的煙台新潮秦皇體育娛樂有限責任公司全資投資秦皇馬術俱樂部,新潮能源也被納入賽馬概念股。但早在2015年9月,新潮能源宣佈折價甩賣秦皇體育100%股權。當時秦皇體育已經連年虧損,市場價值2.6億元的公司最終評估僅為2551萬元。2015年12月,新潮秦皇體育股東已經變更為北京誌源企業管理有限公司。

  新潮能源此前涉及賽馬項目虧損的同時,九龍山原本計劃開發的賽馬項目發展也並不順利。2016年,九龍山正式更名為海航創新,在最新的2018年度報告中,原本進行的賽馬項目已經被上市公司全額計提減值準備。

  根據海航創新公告,公司持有九龍山賽馬的全部股權30%,但因涉及訴訟,上述股權已經全部遭凍結。上述賽馬場建造工程預算數4000萬元,期末餘額4515萬元,工程進度99%,已經全額計提減值。

  “賽馬場建造工程開始於2009年5月,工程預算金額4000萬元。截至目前累計投入金額4515萬元。經核查,超過預算金額是因為施工期結束後,後期因維修、維護投入成本計入在建工程,導致工程投入超預算進度。由於該項目為原實際控製人規劃的項目,目前除少量維護成本外,不再繼續施工。至今因報建手續需要進一步完善導致該項目尚未完成最終驗收,目前為未完工狀態。”海航創新在回覆年報問詢函時這樣說。

  [土地問題]羅牛山等項目土地轉性尚未完成

  羅牛山賽馬項目籌劃一年尚未落地的背後,除了政策細節尚未出台,還有土地性質變更手續尚未完成。

  根據羅牛山的項目建設資料,其賽馬項目總規劃占地約500公頃,總投資額287.8億元。

  6月5日,羅牛山通過郵件回覆新京報記者稱,原本計劃使用的“三江鎮羅牛山農場”存在土地性質變更等情況。羅牛山稱,該項目用地系公司自有土地,土地性質主要是農用地和相關配套用地,“目前上述土地性質尚不能完全滿足該項目的建設用地需要。未來,推進該項目將相關土地性質發生調整和變化等存在不確定性。”

  神泉集團和海南瑞澤即將開展的賽馬項目,也存在相似的問題。

  神泉集團為海南省農墾集糰子公司,在三亞擁有種植橡膠、芒果等作物的大片農場。2018年上半年,神泉集團也開始佈局賽馬運動。

  2018年2月,一直計劃佈局旅遊的三亞本地上市公司海南瑞澤也開始佈局賽馬,併成立了子公司聖華旅遊,主要經營範圍包括旅遊項目投資開發、賽馬產業項目投資等。

  今年2月底,有土地卻無項目建設經驗的神泉集團,與有項目建設背景但無土地的海南瑞澤,拉上了一家名為深圳市躍華馬術文化產業有限公司(下稱躍華馬術)的第三方公司,宣佈合作。

  按照農墾南田賽馬小鎮的合作模式,神泉集團僅按現狀提供土地使用權或土地權益,海南瑞澤旗下的聖華旅遊、躍華馬術兩方負責全部項目建設資金籌措。神泉集團提供的入股土地需在2020年前辦完入股手續。

  根據合作協議,該項目位於神泉集團響水分公司海燕片區,土地面積約2000畝,目前土地權屬為海南省國營南田農場。項目規劃中,包含農業綜合開發、渡假小鎮、國際賽馬運動中心等,項目概算投資額為30億元,建設期為6年,擬開工時間2019年,擬建成時間2025年。

  6月3日,農墾南田賽馬小鎮的項目公司工程師告訴記者,目前因為只有500畝土地的土地性質完成變更。該項目計劃先開工500畝工地,一期項目主要是以馬文化為主的項目區域,包括賽馬、養馬等區域。

  變更土地性質,已被神泉集團納入工作計劃。6月3日,新京報記者在神泉集團辦公室內的一則項目公示中看到,海墾南田馬術文化小鎮項目2019年一季度工作計劃為簽訂合同、註冊項目公司;二至四季度的工作計劃,均為進行項目前期工作,包括搬遷安置、土地清理、土地轉性等。年度工作KPI為,完成土地性質變更,實現項目開工。

  神泉集團的工作人員介紹,目前神泉集團主要負責土地性質變更、搬遷安置等工作,未來將由聖華旅遊和躍華馬術負責具體的建設工作,上述2019年的工作計劃,主要針對第一期500畝土地變更等工作,後續的1500畝土地變更手續會逐步完成。

海南瑞澤海棠灣分公司。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攝
海南瑞澤海棠灣分公司。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攝

  [資金來源]羅牛山近3億貨幣資金撬動287億項目?

  等待土地性質變更的同時,無論是海南瑞澤參與的30億元賽馬項目,還是羅牛山計劃的287億元賽馬項目,都脫離不了資金來源的問題。

  神泉集團與海南瑞澤等三方合作協議簽署後,項目主體公司海南瑞神驥體育發展有限公司在3月22日註冊成立,神泉集團持有40%股份,聖華旅遊持有30%股份,躍華馬術持有30%股份。2019年3月28日,該項目已在三亞市現代服務業產業園管理委員會備案。

  按照協議約定,神泉集團僅提供土地使用權或土地權益,海南瑞澤旗下全資子公司聖華旅遊、躍華馬術兩方負責全部項目建設資金。合作之後,如何籌措30億元的項目資金,成為一大關注點。

  數據顯示,海南瑞澤截至2019年3月底的總資產為66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為35.9億元。在流動資產中,海南瑞澤截至3月底的貨幣資金只有2.26億元。

  只有2億元的資金,如何撬動30億的項目?6月7日,海南瑞澤負責人回應新京報記者稱,賽馬小鎮項目中,聖華旅遊只佔據30%的股份,以此對應只需要完成30%的出資,作為有著上市公司融資平台的海南瑞澤,能夠很輕鬆完成出資。

  上述負責人認為,屆時如果實在有資金需求,神泉集團作為大股東也不會袖手旁觀。

  根據協議,在該項目的三方合作中,聖華旅遊、躍華馬術以神泉集團提供的土地價值作為對價,按照三方4:3:3的股份比例現金出資。項目建設資金不足部分,以項目公司為主體,由聖華旅遊、躍華馬術負責籌措。

  項目預計規模更大的羅牛山,287億元的資金來源更讓人關注。

  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羅牛山的總資產為62.5億元,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資產有39.58億元,流動資產中貨幣資金為2.97億元。

  按照羅牛山2018年12月的公告,對於資金來源問題,羅牛山暫未對本項目具體融資渠道及其可行性進行系統完整的分析研究,待項目整體可行性研究報告完成、具體融資渠道和資金來源確定後,公司將按規定履行信息披露義務。

  6月5日,新京報記者再次向羅牛山瞭解上述“項目整體可行性研究報告、具體融資渠道和資金來源”進展,羅牛山依然回應稱,“暫未對本項目具體融資渠道及其可行性進行系統完整的分析研究”。

  羅牛山在給記者的回覆中表示,公司備案的“海南國際競技體育娛樂文化項目”用地系公司自有土地;同時,公司擁有上市公司平台,融資渠道及融資方式比一般公司相對多樣化,並通過爭取引入合作方,招商引資,解決項目建設、管理、運營相關資金、人員等問題。

  此外,羅牛山還提示,項目備案證明中的擬開工時間和擬建成時間只是預計時間,尚未經過詳細的可行性論證,項目備案後兩年內未開工建設,備案機關可以從備案管理庫中將項目刪除,只要兩年內開工項目就不會刪除。

  [政策待定]賽馬項目仍有不確定性,海南曾明確不做博彩

  上世紀90年代初,改革開放的春風吹遍大地時,廣州首先開始了賽馬運動的籌備。但由於涉及賭馬、作弊等,1999年12月,廣州賽馬場停賽。

  2015年,廣州政府表示,要創造條件吸引平地速度賽馬等國際頂級賽事落戶廣州,並做好香港賽馬會的服務工作。

  2018年4月,對於賽馬的政策再次利好,《關於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開放的指導意見》中指出,支持在海南建設國家體育訓練南方基地和省級體育中心,鼓勵發展沙灘運動、水上運動、賽馬運動等項目,支持打造國家體育旅遊示範區。探索發展競猜型體育彩票和大型國際賽事即開彩票。

  當時,除上述的羅牛山、海南瑞澤等上市公司,還有上市公司永泰能源擬在海南設合資公司開展賽馬業務、新華都因擁有小跑馬場地,獨立設置馬術俱樂部等原因,被列入賽馬概念股。

  風口上的賽馬概念,再次因為賭馬等話題引發爭議。就在鼓勵政策出台後的4月底,海南省工商行政管理局網站下發緊急通知,“各級登記機關暫不受理市場主體名稱和經營範圍中含‘賽馬’、‘跑馬場’、‘馬會’等字樣的設立登記和申請將名稱及經營範圍變更為含‘賽馬’、‘跑馬場’、‘馬會’字樣的變更登記。”

  2018年10月17日,海南省委書記劉賜貴公開表示,海南的賽馬決不允許開賭場、搞博彩、放開跑馬,或照搬資本主義那一套、搞全盤私有製。

  市場上對賽馬的熱度漸減。2018年12月,羅牛山發佈說明公告表示,目前受相關具體政策以及海南後續配套政策落地實施情況、“多規合一”調整等諸多因素影響和較多不確定性,該項目仍處於前期階段。“截至目前,項目尚未有實質性進展也未開工建設。公司在項目具體實施時會進行可行性論證,並經公司董事會、股東大會審議通過後方可進行。”

  海南省賽馬發展規劃遲遲未出台,大部分擬開展的“賽馬項目”未來將會如何發展,還是未知數。作為已經成功備案的南田馬術小鎮項目,也依然在等政府消息。按照神泉集團總裁李逢友的說法,“現在這個項目就是等待政府的項目規劃審批”。

  在海南文昌即將開展的賽馬項目公告中也提及,該項目建設符合海南省產業政策,《海南省賽馬運動發展規劃》還未出台,出台後,項目若與規劃不符應無條件做出調整。

  靴子落地,尚需時間。5月22日,有消息稱,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已初步擬訂了《海南省關於發展賽馬運動的指導意見》,已報海南省政府審定。6月5日,新京報記者來到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希望瞭解該指導意見的審批進展,一位工作人員告訴記者“還沒有通過”。

  記者就賽馬運動指導意見何時能夠出台、海南省將從哪些角度保障賽馬產業的健康、有序發展等問題諮詢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綜合事務部相關負責人,其對記者表示,賽馬問題需要謹慎回覆,“如果有任何進展,能夠對外發佈我們就會對外發佈”,“如果要正式採訪,需要提供採訪提綱”。記者遞交採訪提綱後,於6月6日接到海南省旅遊和文化廣電體育廳通知,對方表示,無法接受採訪。

  新京報記者 李雲琦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