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生調查|家門口的文化活動室“樣樣好白相”
2019年06月10日17:57

原標題:民生調查|家門口的文化活動室“樣樣好白相”

圖說:金山區山陽鎮首個市民大舞台啟動 新民晚報記者 陶磊 攝

  上海有哪些好“玩”的地方?除了人們耳熟能詳的購物、餐飲、文娛、體育、郊遊場所,身邊還有哪些可以供市民隨時共享的文化休閑地方?答案既出乎意料,也著實讓人振奮。

  去年本市提出了“提升4500個標準化居(村)綜合文化活動室(中心)服務功能”工作計劃。廣大市民稱之為是打通了公共文化服務的“最後一公里”。那麼,這些辦在市民家門口的文化活動室,究竟發揮了什麼樣的功效?其日常運作又是怎樣真正服務於市民文化生活的呢?近日,記者對滬上的一些居(村)文化活動室做了探訪。

  與此同時,海派非遺項目和傳統手工藝品,美術館里的中小學課堂,喚醒曆史記憶的紅色景觀……如果你是有心人,便會發現這座城市的公共文化空間無處不在,公共文化生活早已“潤物細無聲”。

  文化活動不出社區

  越來越多的市民空閑時樂意到社區里的居(村)綜合文化活動室坐一坐、聊一聊、聽一聽、看一看、玩一玩。用居民們的話說,就是“里廂樣樣有,樣樣好白相”。

  浦東新區川沙新鎮界龍村,建造有3000平方米的文化體育中心、可容納800多人的多功能廳,還有電腦教室、圖書館、室內健身房、心理諮詢室、乒乓室、醫療衛生室及籃球場、足球場、露天燈光舞池、科普畫廊等,為村民提供了門類齊全的綜合性學習與文體娛樂場所。村里成立了銀燕二胡隊、龍之韻合唱隊、中老年晨操隊、腰鼓隊等多支文體團隊,團隊成員既是活動室的主要成員,又是文化服務員。

  虹口區嘉興街道虹葉居委會有兩個活動室,創建了虹葉舞蹈隊、朝陽晨操隊、百姓大講堂、虹葉書畫室、“與愛童行”親子俱樂部、巧手媽媽女紅坊、美食達人分享會、綠色生活圈等12支團隊,吸引700餘人參與活動。

  閔行莘莊鎮康城社區建立了面積約1400平方米的鄰里中心,內設健康之家、樂活之家、青春之家,以及可供文體團隊活動和興趣教育培訓的“睦鄰之家”,並開發了“老舅媽工作室”“法律宣傳站”“鄰里管家團”等公益項目。

圖說:馨佳園社區文化活動中心明亮寬敞的排練室是居民健身休閑的好去處 新民晚報記者 陳夢澤 攝

  專業管理正規運營

  上海圖書館協會高級專家諮詢委員會副主任委員陳起眾在調研滬上居(村)綜合文化活動室時說,委託社會相關部門、機構實施專業化管理,正成為上海居(村)文化活動室的一大特色。

  黃浦區半淞園路街道保屯居委的綜合文化活動室取名為“樂薈苑”,是實實惠惠的公共客廳,委託社會組織“上海海濤社工服務社”進行日常運營管理,開設有越劇、法律、生活手創、學習“微信”、家庭親子、美食廚房等課程,平均每天有兩三場公益活動,有專業老師授課,確保每次活動有主題、有內容、有成效。

  嘉定區安亭新鎮鄰里文化中心是由萬科集團打造和管理的公共文化藝術空間。鄰里中心的大量活動則依託社會力量,如“收納沙龍”講座,就是由萬科集團主辦,邀請專業人員圍繞家居收納的主題與居民展開交流。

  “社會力量的參與,讓居(村)綜合文化活動室獲得人、財、物等多方面支持。他們的專業能力以及管理水平也為文化活動室增添了新的活力,這是保障發展的一股強大的支撐力量。”陳起眾說。

圖說:社區老年時裝表演團隊走秀 楊建正 攝

  政府主導保障到位

  “公共文化服務的責任主體是政府,政府有責任與義務保障居(村)的文化建設,發揮主導作用。”陳起眾介紹說,在調研中聽到的共同呼聲,就是希望文化活動室建設有具體可操作的政策製度,尤其關於人、財、物的保障。雖然公共文化建設都製定有相關保障的政策,諸如要“落實經費保障”“納入財政預算統籌安排”“配備相應的工作人員”“建立專兼結合的人才隊伍”等,但基層社區普遍覺得這些文件里的條款落到實際工作中還較難操作,因為沒有具體和可行的標準,也無法切實地監督檢查。

  此外,既往的公共文化服務產品採購,大多通過政府主導的招投標機製,實行“點單式”逐級配送,難免會流於封閉性和體製內循環。為了克服這些局限性,許多社區開始不斷探索公共文化服務供給側改革的新方式。例如,近年來浦東新區在全國開創性地舉辦了好幾屆公共文化服務產品採購大會,前來參展的供應方來自全國,涵蓋文藝演出、展覽展示、培訓講座、電影放映、圖書閱覽、文化活動策劃、文化藝術衍生品、數字公共文化服務等各個方面,品類的豐富性及構成的多元性,為浦東民眾提供了充足的文化服務產品。

  新民晚報首席記者 王蔚

  【調查1】

  海派非遺項目

  一批江南非遺在申城生根開花

  “無論是‘上海文化’品牌建設還是長三角區域一體化戰略,實際上都為上海非遺保護工作帶來了前所未有的機遇,為我們重新認識、審視、研究、開發、利用非遺項目與資源提供了良好的契機。”上海社科院民俗與非遺中心秘書長畢旭玲說,這是重新梳理海派文化與江南文化相關非遺項目與資源的良機。

  本市有不少非遺項目從名稱上看不出與江南文化有關,但它確實也屬於江南非遺的組成部分,散佈於非遺名錄中的傳統技藝、傳統戲劇、民間音樂與民俗等各方面,內容也比較豐富。這與上海地區的文化長期受到江南文化的濡養有關。不少曆史悠久的藝術文化品種都受到了江南文化的影響,而一部分發生於江南其他區域的藝術文化品種,也在近現代的上海獲得了很快的成長和很大的成功,比如淮劇。

  此外,上海的江南非遺與稻作農業、漁業密切相關,帶有明顯的稻作文化與漁業文化特色。因此,不少江南非遺分佈在曾以稻作農業為主,漁業發達的郊區,如青浦區、崇明島等地。總的來說,“上海文化”品牌建設的提出,使海派非遺與江南非遺都受到前所未有的重視。同時,這也是一個機會,使散見的相關非遺項目與資源得到重新梳理與更好的利用。

  畢旭玲介紹,曆史上長江三角洲各地區不間斷的文化交融,表現為當代三省一市的非遺項目與資源的趨同性、相似性。這方面的例子很多。龍舞屬於非物質文化遺產申報名錄十大類別中的“傳統舞蹈”,在全國很多省市都能見到。但是,長江三角洲地區龍舞的分佈密度和舞蹈種類,都可以稱為全國之冠,著名的品種如浦江板凳龍、長興百葉龍、奉化布龍、蘭溪斷頭龍、開化香火草龍等。據統計,全國各地進入前四批國家級非遺名錄中的龍舞項目有39項,而長三角地區就有13項,占其中的三分之一。

  那麼,為何龍舞在長三角地區如此盛行呢?畢旭玲說,這與長三角水網密佈,東部臨海的地理條件密切相關。在中國傳統文化中,龍除了是民族圖騰和象徵,還是一種掌管水的神,即水/海龍王。這種控製水的能力,使得龍王在多水域地區得到更多的崇拜。長三角地區也是水稻種植的發源地,不少民眾以稻作農業為生。水稻生產與降水量有著密切的關係,既不能過旱,也不能過澇。當天公不作美,民眾不得不常常求助於龍王。比如上海鬆江區的國家級非遺項目——舞草龍,就是一種與民眾求雨儀式密切相關的舞蹈。舞草龍是鬆江當地民間祭祀性的龍舞儀式,因用稻草紮成龍身而得名。此後,葉榭民眾便紮起了草龍,舞草龍祈雨便成為當地的一種重要的民俗活動。

  【調查2】

  傳統手工藝品

  手工藝製作上海伴手禮

  在如今上海拿得出手的伴手禮中,手工藝品絕對是占有重要一席之地的。上海出版印刷高等專科學校副教授、創意園區副主任吳昉說:“地處沿海位置的上海,自開埠起不斷接受來自海外文化的各種影響,卻從未拋棄本土民俗的文化傳統。這就為都市手工藝的現代轉化提供了新穎的研究視角。”

  據統計,上海50餘種手工藝品種中將近40%來自江蘇,而浙江、廣東,以及國外的、本地的各占10%,其餘則來自安徽、河南、江西等地。明清時期的上海,受江南文化圈影響,部分民眾富裕殷實的物質生活、一些市民隱逸的精神追求和博雅抒情的藝術人生,使上海地區的手工藝偏於人文審美的精緻與意趣。如鬆江顧繡、嘉定竹刻、嘉定徐行草編等,都是上海地區明清手工藝的代表。1843年上海開埠後,大量蘇浙移民在滬定居,更加深了上海地區的江南文化底蘊,海派都市手工藝中的玉雕、剪紙、漆器、燈綵、黃楊木雕等藝人,主要來自蘇浙地區。晚清時期,上海境內將西方手工藝包括絨繡、編結、抽繡花邊(繡衣)、木雕、木器、玩具、金銀彩繪、玻璃製品等製作技術引入上海。吳昉說:“近年陸續推出的絨繡項圈、耳飾、項鏈、胸針等一系列更時尚多元的產品,吸引了年輕人的市場,為傳統都市手工藝謀求到了更精彩的潛在價值。”

  海派剪紙的創始人之一、市級非遺傳承人林曦明老先生,在上世紀90年代嚐試剪紙風格的轉變。他吸收中國繪畫的藝術表現靈感,將西方現代藝術語言引入海派剪紙的創新發展之中。他在作品線條與塊面的處理上趨於簡潔,採用單純的大色塊,使剪紙藝術散發出耐人尋味的人文情懷。林曦明也因此被稱為“剪紙詩人”。

  再以繼承浙江傳統木雕技藝的海派黃楊木雕為例,題材內容豐富,包括了農村題材、曆史題材、兒童題材、都市生活題材、現實題材等。豐富的手工業生產與貿易行當,是當時上海主要的城市面貌之一,諸如《餛飩擔》《補碗》《磨剪刀》《爆米花》《耍猴》等主題作品,在海派黃楊木雕中都有生動表現。

  “上海都市手工藝的當下性與生活主題,讓文化的傳承與改變更易於為市民所接受,民俗文化流變的都市環境,也為都市手工藝賦予了更多元的發展空間,為贏得更多市民群體的認同提供了機遇。”吳昉說。

  【調查3】

  公共文化空間

  中小學課堂搬進了美術館

  上海的美術館也呈現“井噴”現象,其發展數量十分喜人。據統計,截至2017年底,全市有82家美術館,其中國有美術館18家,民營美術館64家,僅2017年就新增加9家民營美術館。這一年,全市的美術館共舉辦展覽723場,參觀人數達617萬人次,美術館公共教育活動共舉辦3357場,活動參與人數超過16萬。

  根據《公共文化服務保障法》《公共文化體育設施條例》,應當鼓勵美術館在做好日常公共教育活動的基礎上,根據自身特點、條件,運用現代信息技術,開展形式多樣、生動活潑的社會教育和服務活動,與其他社會單位聯繫或建立合作關係,參與社區文化建設和對外文化交流與合作。美術館應當對學校開展各類相關教育教學活動提供支持和幫助。

  上海藝術研究所助理研究員郭奕華介紹,近年來,美術館的教育服務無論在數量上還是在社會影響力上都有明顯提升,絕大多數美術館都設有公共教育部,擁有主打的教育品牌和常態的教育活動,致力於打造特色化的教育品牌,正成為市民喜愛的公共文化空間。

  中華藝術宮是以收藏保管、學術研究、陳列展示、普及教育和對外交流為基本職能的藝術博物館。中華藝術宮全年數百場對社會開放、免費預約的公共教育活動,涵蓋了講座、導覽、分享會、朗讀會、脫口秀、沙龍、對話、親子活動、兒童工作坊、青少年活動、成人體驗活動、誌願者體驗活動、音樂會等各類活動形式,尤以雙休日和節假日最為熱鬧。從公共教育活動涉及的門類看,既有傳統藝術門類,如中國畫、書法、篆刻和非遺等,也有西方藝術門類,如油畫、雕塑、當代藝術等普及講座和體驗活動。

  上海梅爾尼科夫美術館於2010年開館,是以俄羅斯當代藝術大師梅爾尼科夫姓氏命名的我國唯一藝術機構。為配合靜安區中小學美育課程改革,改變美術教學主要局限在學校課堂內的現狀,探索美術館現場教學模式,靜安區已選擇6家中小學作為試點,將現場教學內容列入教學計劃,實行課內課外教學相結合,從而讓美術館的公共教育活動課程化。

  【調查4】

  紅色文化景觀

  喚醒城市紅色景觀曆史記憶

  華東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副院長田兆元認為,民俗敘事由語言敘事(口頭的、書面的)、儀式行為敘事、物象敘事(圖像的、景觀的、人造的和自然的)三部分組成。景觀敘事是將景觀視為一個空間文本,讓景觀講述曆史、喚醒記憶,從而以空間直觀的形式實現景觀敘事的記憶功能。

  上海社科院文學研究所邱愛園以四行倉庫紀念館為例解釋說,景觀敘事是通過靜態形象或營造一種場景來敘事,包含有特定的敘事內容和特定的教育意義。比如,“捨生取義”雕塑,塑造了從天而降的21歲敢死隊員陳樹生的形象,向民眾傳達了不畏犧牲的精神。“紅色景觀敘事的教育意義具有重要的價值觀導向作用。與其他的藝術景觀追求視覺的衝擊和思維的碰撞不同,紅色文化景觀更重視其教育價值。”邱愛園說。

  在上海,像四行倉庫這樣的紅色文化景觀十分豐富。上海紅色文化遺產資源包括紅色物質文化遺產資源與紅色非物質文化遺產資源兩大類。前者包括各類故居、舊居、雕塑、紀念物等,後者則主要包括以講述和傳播紅色曆史、紅色風物、紅色人物事蹟為主要內容的紅色傳說故事、紅色曲藝、紅色戲劇等。畢旭玲提出,紅色非遺資源對上海城市發展有著特殊的意義。加強對上海紅色非遺的研究與保護,不僅對上海文化遺產保護和城市發展有著重要的指導意義,對全國其他地區紅色文化遺產的研究與保護也很有借鑒意義。

  可惜的是,在現有的上海市非遺名錄中,僅在“川沙民間故事”“滬上聞人名宅掌故與口碑”等少數非遺項目中保存了一些紅色非遺資源。畢旭玲表示,紅色非遺資源的發掘、保護,應該成為未來上海非遺保護工作的重點之一。

  【記者手記】

  公共文化服務需破壁壘

  從建在居民家門口的文化活動室,到遍及各區的非遺傳承項目,再到逐漸成為網紅的時尚伴手禮,還有主打教育功能的紅色文化景觀……上海文化的品牌正在熠熠生輝。這其中,政府的主導作用不可缺位。因為,政府的作用不僅是出資建設,更要使各項文化建設沿著正確的方向發展,保障建好、用好和管好各個文化項目,徹底改變過去“重建輕用”的弊病,使人民群眾在家門口切切實實地享受到優質的、基本的公共文化服務。

  近年來,作為上海社會科學院智庫建設的品牌產品,每年都會推出一批上海文化發展系列藍皮書,始終聚焦於本市的公共文化服務與文化產業發展。可以說,在打通公共文化服務的“最後一公里”這個環節上,上海文化的品牌建設正在不斷破壁壘、創新路並取得新成效。

我要爆料聯繫電話:021-22899999新民網新聞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