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村莊與鎂業公司的持續抗爭 稱對方環評造假
2019年06月10日06:32

  原標題:一個村莊與鎂業公司的持續抗爭

  廣東博羅縣良田村村民長年舉報附近工廠排放超標,稱其《環評報告書》涉嫌作假;企業停產整頓並複產後,村民仍不認可其排放數據盼其遷走。

  鍾良興和雲海公司“懟”上了。

  鍾良興,廣東省惠州市博羅縣泰美鎮良田村下埔村民小組組長。下埔,一個夾在京九鐵路、長深高速之間,沿國道205舊線逐漸形成的一個村民小區。

  惠州雲海鎂業有限公司(下稱“雲海公司”)距下埔村最近距離15米。作為上市公司雲海金屬的全資子公司,雲海公司主營業務是研發、生產、加工、銷售鎂合金、鋁合金材料及其製品、模具、生產設備。

  據《環評報告書》顯示,雲海公司在其破碎、澆鑄環節會產生噪音,熔煉環節會產生二氧化硫、氯化氫和氮氧化物等有毒、有害氣體。自2015年8月中旬投產以來,雲海公司受到鍾良興等附近村民的長期投訴。

  2017年5月至8月,博羅縣環保局對雲海公司的汙染物排放監測結果顯示,其臭氣濃度大、氯化氫超標排放,博羅縣依法立案查處,並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總計罰款205萬元。9月,雲海公司開始停產整頓。

  停產整頓一年多後,雲海公司2018年12月試產並複產至今。

  雖然當地環保局的檢測證明雲海公司複產後排放符合國家標準。但鍾良興等人並不認可,他們又開始向縣、市、省信訪、生態環境部門進行情況反映。他們的主要訴求是雲海公司的汙染仍然存在,其排放數據與環評報告承諾的並不一致。還有一點,鍾良興等認為,雲海公司在投產前的《環評報告書》就存在作假嫌疑,(公司)本來就不應該通過建設。

  此前汙染確實存在

  在下埔村民小組鍾金鵬家,記者看到,這棟2013年建的房子,三樓的不鏽鋼樓梯護欄,原本鋥亮的外表上長滿了一塊塊“鏽斑”。

  二樓窗外護欄的頂棚則被腐蝕爛掉了一塊,就像是被什麼東西慢慢啃噬掉的,二樓牆外的空調架子早就被腐蝕斷過一次。鍾金鵬介紹,由於他家房子建得早,在雲海公司的正北方向,早幾年中間也沒有阻擋物,因此刮南風時,他家就能聞到臭味。

村民鍾金鵬家、三樓的不鏽鋼樓梯護欄,原本鋥亮的外表上長滿了一塊塊“鏽斑”。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攝
村民鍾金鵬家、三樓的不鏽鋼樓梯護欄,原本鋥亮的外表上長滿了一塊塊“鏽斑”。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攝

  記者還在多戶人家看到了門窗、樓梯護欄“生鏽”現象。村民們說,雲海公司也與一些受影響的村民簽訂過門窗補償款協議書,但要求註明是“無汙染”。

  與雲海公司一牆之隔的恒毅模具接受了“賠償”。兩家企業都是在2013年鎮里招商引資進來的企業,恒毅模具2018年4月1日正式投產,但在投產前其蓋好的職工宿舍門窗卻已被腐蝕“生鏽”。

  據一份雲海公司作為甲方、恒毅模具作為乙方、藍錦堂(自然人)為丙方、泰美鎮人民政府作為見證方的四方協議書顯示,由於乙方多次投訴甲方,認為甲方在早期生產經營過程中,因工廠廢氣收集不夠完善,導致乙方廠區範圍內的部分門、窗等不鏽鋼材料生鏽,對乙方造成一定的經濟損失。甲方同意賠償乙方88萬元用於“更換生鏽的門、窗等不鏽鋼材料”。

雲海公司同意賠償恒毅模具88萬元用於“更換生鏽的門、窗等不鏽鋼材料”的四方協議書。 受訪者供圖
雲海公司同意賠償恒毅模具88萬元用於“更換生鏽的門、窗等不鏽鋼材料”的四方協議書。 受訪者供圖

  惠州市生態環境局執法二大隊科員黃國威介紹,當初確實有找鑒定機構來鑒定,這些門窗之所以出現生鏽現像是因為雲海公司的氣體超標排放所致,因此也有要求他們做出賠償。

  在下埔和東坑,有兩戶養蜂人的蜜蜂近年來持續減少,村民也懷疑與雲海公司排放的有毒有害氣體有關。5月15日,記者在位於雲海公司南部的何金華家看到,他家的多個蜂箱只剩下兩格蜂(一般是五六格),在家裡也看到了不少蜜蜂屍體。

村民何金華家的多個蜂箱只剩下兩格蜂(一般是五六格),在家裡也看到了不少蜜蜂屍體。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攝
村民何金華家的多個蜂箱只剩下兩格蜂(一般是五六格),在家裡也看到了不少蜜蜂屍體。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攝

  何金華告訴新京報記者,雖然工蜂的生命週期也就兩三個月,但因繁殖快,在不受外界影響下不會出現蜜蜂持續減少的現象。他家原本有50多箱蜜蜂,現在只剩十七八箱。

  據原博羅縣環保局的材料顯示,2015年起,該局接到周邊居民反映雲海公司廢氣和廢水汙染周邊環境問題,他們依法依規進行了調查、取證和處罰。

  2017年5月至8月,博羅縣環保局對雲海公司的汙染物排放監測結果顯示,因其臭氣濃度、氯化氫超標排放,博羅縣依法立案查處,並下達《行政處罰決定書》,對其臭氣濃度超標排放實施按日連續處罰,總計罰款205萬元。9月,雲海公司開始停產整頓。

  雲海公司總經理鞏緒平告訴新京報記者,2017年9月停產後,雲海公司對工廠進行了整改,淘汰了舊車間,全新建造了一個熔煉、澆鑄車間。在環保設施方面,進口了一套瑞士產的設備,將原來的水除霧改成氫氧化鈉、氫氧化鈣噴灰(石灰)除霧。“我們上了兩套,光是這兩套,就將近八百萬元”。

  博羅縣監測站、第三方檢測機構對雲海公司試產期間、複產後的有組織排放檢測結果均達標。2018年12月,雲海公司試產並複產至今。

  兩個不同的檢測數據

  雲海公司複產後,鍾良興等人又開始向縣、市、省信訪、生態環境部門進行情況反映。他們認為,雲海公司的汙染仍然存在,除了身體上的不適感受,還有第三方檢測的數據來證實。

  今年3月27日,村民們委託國科(佛山)檢測認證有限公司(下稱“國科公司”)對雲海公司排放的氣體進行了檢測。

  “國科公司”在雲海公司周邊布控了5個監測點,包括居民區、商住樓等。檢測報告數據顯示,一個監測點的氯化氫的最高值達1.69毫克/立方米,白天最高值也有0.42毫克/立方米;另一個監測點的氮氧化物夜間最高值達0.311毫克/立方米。

  而按雲海公司在環評報告所承諾的,居民區空氣質量氯化氫一次監測的最高值不應超過0.05毫克/立方米。氮氧化物24小時平均值不能高於0.1毫克/立方米。

  這意味著,國科公司實測的數據,已遠遠超過了雲海公司在環評報告中的承諾標準。

  博羅縣環境保護監測站站長盧海燕對新京報記者表示,在這些點位監測到的氯化氫、氮氧化物超標並不代表就是雲海公司的排放所致。

  雲海鎂業公司是上市公司雲海金屬的全資子公司,主營業務是研發、生產、加工、銷售鎂合金、鋁合金材料及其製品、模具、生產設備。 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攝
  雲海鎂業公司是上市公司雲海金屬的全資子公司,主營業務是研發、生產、加工、銷售鎂合金、鋁合金材料及其製品、模具、生產設備。 新京報記者 肖隆平 攝

  也因此,惠州市生態環境局博羅分局認為國科公司出具的報告直接把汙染源指向雲海公司不嚴謹,認為國科公司“對惠州雲海鎂業有限公司正常生產期間產生的廢氣進行檢測”不符合規範,要求其對該報告聲明作廢。

  國科公司總工陳華山告訴新京報記者,即便4月18日出具的報告在表述上存在不嚴謹之處,但他們檢測出來的數據絕對無誤,重新出的檢測報告也還是用此前採集的數據,並不會改變數據。

  村民們質疑,像氯化氫一類有毒有害氣體在生活中並不容易產生。雲海公司的《環評報告》也明示,必須是在高溫條件下,精煉劑和覆蓋劑中的氯化鎂與物料中的水發生反應形成氯化氫和氧化鎂。而除了雲海公司,其他周邊10家工廠的生產並不產生氯化氫氣體。

  博羅縣環境保護監測站在雲海公司執法監測的有組織廢氣(即煙囪)排放數據顯示,達到國家相關標準。以4月28日的采樣數據為例,鎂合金車間熔煉工藝廢氣排氣筒(25米高)的氯化氫排放濃度是4.98毫克/立方米,鎂合金車間工藝廢氣排氣筒的氯化氫排放濃度是5.46毫克/立方米。

  《環評報告書》涉嫌造假

  除了汙染問題,鍾良興等人舉報的另一個問題是:雲海公司的《環評報告書》涉嫌造假。

  據雲海公司的《環評報告書》顯示,建設項目公眾參與調查共發放了個人調查表150份,回收144份,回收率96%。

  在這144份“有效調查表”中,村民鍾金鵬的信息全部吻合。但鍾金鵬對新京報記者表示,他從未看到過雲海公司發給他的調查表,這份名單也都是後來要求雲海公司拿出《環評報告書》給他們看時才發現,他的名字竟然在這份報告里。

  村民鍾東壽介紹,這附近的人主要姓鍾、姓何,報告里還有姓田、姓曾、姓廖的,但附近幾個村民小組都沒有這些姓氏。

  在記者隨機撥打的5位參與調查對象的電話中,除了一位手機號是空號,一位連續撥打3次均拒接之外,其餘3位均表示不知此事。一位叫邱星華的婦女在電話中表示,她不是泰美人,只是在泰美打過工。

  《環評報告書》顯示,本次評價採用在大眾網站發佈與項目有關的信息、在項目所在地區的公眾場所張貼發佈與項目有關的信息、發放公眾意見調查表等形式進行公眾參與的調查工作。其中在良田村委、泰美鎮中心幼兒園、泰美中心小學和泰美鎮政府等地公示欄兩次張貼過相關告示。

  泰美鎮人民政府於2019年3月19日在答覆良田村曾龍小組村民李瑞良的函(泰府信複[2019]32號)中表示,關於他反映雲海公司《環評報告書》涉嫌冒用村民簽名的問題,鎮政府商請博羅縣環保局進行調查處理,在環評報告多個渠道,多個時間段的公參調查中,均未收到“反饋建設項目不可行意見”。因此,博羅縣環保局於2015年1月4日批準了項目建設。

  不過村民們並不同意這種說法。鍾東壽是下埔村民小組上一任小組長,他說,“在離雲海最近的下埔的公示欄不張貼,你到泰美中心小學去張貼,算什麼事?”

  離雲海公司280米的東坑小組組長何德文表示,他們也沒有看到過調查相關公示,“我們不知曉,那都是虛假的”。

  依據原環保總局印發的《環境影響公眾參與暫行辦法》第7條規定,“建設單位或者其委託的環境影響評價機構、環境保護行政主管部門應當按照本辦法的規定,採用便於公眾知悉的方式,向公眾公開有關環境影響評價的信息”。

  北京律師協會環境與資源專業委員會副秘書長曹旭升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這個《環評報告書》肯定是違規的。《環境影響公眾參與暫行辦法》規定,環評必須邀請公眾參與聽證,保證《環評報告書》的內容屬實。《環境影響評價法》第33條亦規定,如果《環評報告書》失實,建設單位必須受到相應處罰。

  2019年1月1日起實施的《環境影響評價公眾參與辦法》第29條規定,“建設單位違反本辦法規定,在組織環境影響報告書編製過程的公眾參與時弄虛作假,致使公眾參與說明內容嚴重失實的,由負責審批環境影響報告書的生態環境主管部門將該建設單位及其法定代表人或主要負責人失信信息記入環境信用記錄,向社會公開。”

  該不該搬遷

  在對雲海公司的情況反映中,鍾良興等人認為,最好的方案是將雲海公司遷走,再不濟也是不能在這裏精煉、澆鑄。

  “原來我們蓋廠房時,這周邊都是荒地。”雲海公司總經理鞏緒平表示,在雲海公司西院牆外的房子都是後來陸續建起來的民房, “如果當初就有這些房子,我們肯定不在這裏落戶。你看現在多麻煩”。

  對於這個說法,下埔村民代表鍾金鵬並不認同。他說,他們家是在雲海公司項目立項前就搬過來了。而當時這裏其實還有21戶,而東坑小組也有10來戶。

  惠州市生態環境局執法二大隊科員黃國威表示,如果按照新的環評規劃,當時做環評周邊沒有居民區,如果有的話,環評是通不過的。“這種有廢棄物的工廠,首先是要考慮防護距離的,周邊離居民區要多遠,風向是什麼,環評是很詳細的”。

  泰美鎮鎮長鍾偉恒表示,所有的工業排放,可能對周邊村民多少都會有影響,但該怎麼去平衡,既做到維護企業合法利益,保證其正常生產經營,又不影響周邊居民生活。對於雲海公司與周邊居民的糾紛這個曆史遺留問題,他們需要花點心思妥善解決。

  鍾偉恒說,也因此,當地對於招商引資也有了更加慎重的態度。現在對於招商引資的企業,必須通過縣里的招商引資聯席會。這個聯席會成員包括環保、住建、稅務和國土等多政府部門,首先要符合環保部門的要求,再要達到效益要求,土地使用的要求。

  惠州市生態環境局監察分局副局長李茂生對新京報記者表示,雲海公司的氣體排放即使達標,也可以要求它持續改進。比如提出讓其在一年或三年內又降低多少的排放量。在惠州也有過類似這種案例。

  鍾偉恒表示,鎮政府也想過讓雲海公司搬遷,但是搬遷費用已經超出了鎮政府所能承受的範圍。泰美的工業用地價格已經漲到了一平方米1000多元,而云海公司占地6.1萬平方米。

  博羅縣一位縣領導說,“坦白講,這家企業(雲海公司)進來的時候,確實沒有從嚴要求,但是2018年進行環保整改了,依據國家現有相關排放標準,它是達標的。政府要關停(雲海)要有依據,要符合關閉的要求”。

  記者: 肖隆平 實習生 花一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