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查顯示我國老年人聽力幹預率偏低
2019年06月09日20:04

原標題:調查顯示我國老年人聽力幹預率偏低

  不僅要關注老年性耳聾,還要關註上了年紀以後所有的聽力問題,對於所有可能引起的聽力問題都要關心和防護。

  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馬東什麼、什麼冬梅、馬什麼梅……”電影《夏洛特煩惱》中這個片段是不是讓你記憶猶新。

  在近兩年按照世衛組織的方案來做的流行病學調查結果顯示,我國聽力減退現患率為15.84%,現有聽力損失者達到2.2億人;聽力殘疾率為5.17%,約7000萬患者群體,其中65歲及以上的老年患者4600萬人,占聽力殘疾的65.7%。

  如此龐大的聽障人群,干預率卻非常低,僅有7.32%的助聽器需求人士佩戴上了助聽器。一個聽障人士從發現聽力損失到願意採取干預行動,需要5-7年甚至更漫長的時間。

老年聽力損失問題投入不足

  隨著老齡化程度的加劇,老年聽力損失患者的人數比例也會增加,老年聽障群體更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群體。

  在6月8日-6月9日召開的北京國際聽力學大會上,北京同仁醫院耳鼻咽喉頭頸外科中心劉博教授指出,“我國在現有的老年聽力損失問題上投入不足,且聽力解決方案差異大。”投入不足既有經濟上的投入不足,意識和關注度不足,也有老年人自己的關注度不足,社會各界投入的時間不足等。另外,聽力解決方案差異大,能面向專業人士諮詢的患者群體很少,專業人士的理論知識和實際操作上也存在差異,對老年人的聽力幹預度不足。

  劉博介紹,老年聽力損失是指60歲以上老年人(世界衛生組織關於老年人群年齡的界定:發達國家推薦以65歲為界限,發展中國家推薦以60歲為界限),因年齡增長、耳科疾病、遺傳因素、噪聲性損傷、耳毒性藥物以及代謝性疾病和不良生活等因素導致的聽覺功能下降的總稱。

聽力損失影響語言認知等能力

  老年性聽力損失將導致多重危害,包括言語交流能力、情感和社會交流能力、認知能力和避險能力下降。劉博提醒,關注老年人的聽力問題,提高防治意識,做到早發現,早診斷和早干預,才能有效提高老年人群的生活質量。助聽器是幫助老年聽力損失患者提高聽力、改善聽覺言語交流的有效手段,但在未經充分醫學評估和聽力學評估的情況下,應避免不恰當使用助聽器。

  劉博指出,以聽力損失的防護和保護來講,不僅要關注老年性耳聾,同時還要關註上了年紀以後所有的聽力問題,對於所有可能引起的聽力問題都要關心和防護。從臨床表現來講,老年聽力損失首先會是聽力下降,然後是言語識別能力的下降,同時可能會伴有耳鳴和眩暈。因此,當老年人有耳鳴、眩暈時,要關注他的聽力。當老年人有聽力問題時,也要關注他的耳鳴和眩暈。

聽力解決方案應圍繞患者需求

  江蘇省兒科疾病與聽力障礙診治中心主任卜行寬指出,中國助聽器服務的需求巨大,但聽障人士接受助聽器的服務率很低,只有7.32%的助聽器需求人士佩戴上了助聽器。造成供需落差巨大的原因包括定價高、創新少、服務不到位、滿意度不高、聽障人士怕被歧視心理和等待心理等。

  “無法滿足聽障人士的需求是直接造成干預率低的原因之一。”索諾瓦集團中國區培訓總監楊欣怡表示,需求滿意度取決於聽障人士的整體感受和體驗。他們需要更多的參與感和情感關懷,需要更多便捷操作和主動反饋,期望獲得一個完整的聽力解決方案以及後續的跟蹤服務。

  北京聽力協會會長萬敏也指出,聽力行業只有“服務社會”才能得到公眾認可。作為一個行業,要為聽力問題架構解決方案,為公眾普及聽力保護意識,為患者提供滿意服務。

  新京報記者 王卡拉 編輯 嶽清秀 校對 危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