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夢格連——從合理膳食中探尋內心的平靜
2019年06月08日08:11

  Original: 球長 球長社圈

  取悅觀眾、幫助球隊主教練進行頸部按摩、激怒對手球員……這些事情都是作為多倫多速龍推廣大使的Drake的職責所在。場下的他可不會表現如此,在金州勇士作客擊敗速龍將總決賽大比分扳成1-1之前,他還和特雷蒙-格連一起共進了晚餐。

  場上和場下的Drake完全是兩個人。在週日比賽第二節的最後幾秒中內,裁判Tony Brothers吹罰了一次格連對帕斯卡爾-西亞卡姆的犯規,西亞卡姆在總決賽第一場狂攬32分,格連在賽後公開宣稱將會在下場比賽中限制住他,當格連被吹犯規之後,Drake就在場邊幸災樂禍了起來。

  格連認為這隻是一次他在西亞卡姆靠近中線運球時的強硬防守而已。當這位年輕的速龍球員轉向左側時,他手上的籃球已經暴露了出來,格連差一點就能完成偷球了,不過Brothers在那時吹了格連的犯規。格連對這個吹罰感到十分的生氣,他大聲地咆哮著,還揮舞著了自己的拳頭表達不滿。

  Drake當時就在格連的身邊,他還模仿起了格連的動作。在那些看了好幾年格連打球的人眼裡,這彷彿就是格連情緒失控的前奏。場上的局勢正在升級,你能感覺到裁判馬上就要吹罰格連技術犯規了。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只要一點點的火花就能點燃格連,他的自爆能力無人可擋,連他自己也不能倖免。

  格連轉向了Drake,然後又轉向了Brothers。之後他就深呼吸了一次,自己走開了。勇士主教練史提芬-卡爾也衝到了場內對這次吹罰表達抗議。不過他的抗議並沒有什麼用,西亞卡姆還是獲得了兩次站上罰球線的機會,他兩罰一中。下一個回合,西亞卡姆在半場結束還剩下4秒鍾的時候對史提芬-居里犯規,居里兩罰全中,這也使得勇士在半場結束時將一度多達12分的落後追回到了只有5分的落後。

  格連的一次犯規往往可能會讓對手獲得三分。然而,對於那些陪伴脾氣火爆的格連從一位籍籍無名的二輪秀成為一位三屆總冠軍球員的人來說,那就是格連的特點之一。

  在一場勇士急需拿下勝利,奪得主場優勢的總決賽關鍵比賽中,即使Drake衝到了格連的面前大吼大叫,格連也沒有輕易地情緒失控。

  “這就好像是,‘我的情緒爆發到底對我有利還是對我不利呢?’”格連說,“當我試圖讓情緒爆發能幫助我的時候,我認為自己就是這個星球上最大的混蛋。當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緒時,我自己的感覺其實並不好。”

  雖然已經進入到了總決賽,但是現在來看格連的自我控制在過去幾個月中做的還算不錯。4月30日,也就是勇士和休斯頓火箭系列賽的第二場之後,格連就再沒有獲得過一次技術犯規,而4月30日的那次技術犯規也在之後被聯盟撤銷了。

  賽季中期,在勇士總經理鮑勃-邁爾斯的介入下,格連到目前為止已經減掉了25磅的體重。

  “鮑勃說,‘如果我們想要獲得總冠軍的話,那麼你必須要保持良好的身材,’”格連說,“我好像說,‘哦,我知道。我現在太肥了。給我兩個星期。差不多花10天時間,但是給我兩個星期我肯定能重塑自己的身材。’”

  “‘我的生日是3月4日,我想要好好享受自己的生日,但在生日過後,從3月10日我就會開始自己的減肥日程。’”

  格連改掉了自己在飲食上的陋習。他不再吃薯片、紅酒、快餐食品……他完全遵守他的廚師的飲食要求。他每天都待在訓練房裡,擼鐵和做大量的有氧運動。之後,他成功讓自己瘦了下來,他也決定繼續遵守這個減肥日程。

  “當我處於這個減肥日程時,我覺得我在控制著自己,就感覺你征服了某些東西,獲得了自信心一樣,”格連說,“你每天都在擊敗某些東西一樣。”

  “控制自己的體重也讓我覺得自己也能夠控制生活中的其他領域。民以食為天。樂於享受是每個人的天性。既然我能征服曾經沒做到的東西,那麼我為什麼不能征服自己的情緒呢?對吧,我其實真的可以征服自己的情緒。實話實說,我認為減肥的確幫助我在一個不同的領域找到了共通之處。”

  季後賽中的格連向我們證明了自己。現在的格連可能正處於自己勇士生涯最好的階段,他在18場季後賽中拿下了6次三雙,他在週日的比賽中只差一個助攻就能完成連續四場三雙的成就了。

  變化不僅僅於此而已:對於格連來說,真正的自我控制是認識到自己為什麼會總是情緒失控和突然爆發。

  對於格連自己和他過去幾年的教練以及隊友來說,這一直以來都是一個挑戰。過去五年里,他的勇士主教練卡爾的衝突數不勝數。去年秋天,格連在對陣洛杉磯快艇的比賽中和奇雲-杜蘭特發生了言語衝突,他在衝突中提及了杜蘭特懸而未決的自由球員事宜。這場衝突十分的激烈,勇士甚至還因此對格連處以了禁賽。

  那時候,格連一度為自己辯解道,他和所有的朋友都是這種交流方式。但在聚光燈下,杜蘭特不願意接受格連的這套說辭。他告訴格連自己看到過他和朋友爭吵的情形,但從來沒有上升到這種級別。

  現在格連承認杜蘭特看到了關鍵所在,他那時候的確是情緒失控了。

  “絕對是這樣的,”他說,“我思考了一下,然後又回到了那個想法,‘情緒失控到底是對我有利還是對我不利?’”

  在邁爾斯看來,他很清楚格連真正的改變在哪裡。“他能夠承認並且說,‘是的,杜蘭特的話是對的,’這對格連自己就意味著很多。”邁爾斯說。

  當格連還在密歇根州立就讀時,球隊會在他失控和遇到麻煩時打電話給格連的母親,Mary Babers-Green。

  “當我們意識到他將要失控,需要冷靜下來的時候,”密歇根州立的助理教練Dwayne Stephens說,“他的母親會開車從密歇根州的薩吉諾來到東蘭辛。我們會坐在會議室里,他的母親會說,‘聽著,這是他們需要你做的事情。別再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然後格連就會冷靜下來了。在他的母親離開前,每個人都是步調一致的。”

  一直以來,真正的挑戰在於讓格連冷靜下來,重新成為一位職業籃球運動員上來。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是可行的。

  “因為他感覺自己一直受到人們的質疑,所以他需要帶著這種情緒和態度打球,”Stephens說,“我認為他是為了自己的成功才這樣打球的。”

  “(球隊主教練)Tom Izzo允許人們在打出好的表現之後去挑戰格連。格連需要聽到這些東西,也想要聽到這些東西。我認為Izzo是他的一位好教練。”

  格連的高中教練Bruce Simmons在執教他時就試著把他的情緒轉化為競爭力。

  “在密歇根州立的第一年,他在對陣俄亥俄州立的比賽中只獲得了一分鐘的上場時間,”Simmons說,“他打電話跟我說,‘Bruce教練,我想要轉學。這都是些什麼東西啊。’我告訴他,‘不不不。我們不要這麼做。你接下來應該這麼做,你應該繼續訓練,佔據你上場時間的是大四生Marquise Gray。你應該擊敗他,對他說垃圾話。當你這麼做的時候,你就盯著Izzo看,他就是那個讓Gray佔據你上場時間的人。 ’”

  不久之後,格連出色的表現讓Izzo不得不增加他的上場時間。

  Simmons現在仍然跟格連有著密切的聯繫,他也會試著去開導格連。“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學會了要用理智而不是帶著情緒去處理問題,”Simmons說,“所以我告訴他,‘孩子,你做到了。你不再是一個無人為津的二輪秀了。你真的做到了。你就是勇士能夠贏球的一個重要原因。因此你需要學會用一種更加正確的方式來表達自己看法。’”

  今年春天,格連的未婚妻Hazel Renee和他的母親Babers-Green兩人幫助他處理了很多事情,其中包括他對待隊友、教練、裁判、甚至個人健康的方法等等。

  “她們會試著讓格連平靜下來,‘聽著,你必須冷靜下來,’”Stephens說,“他看著自己的兒子(格連二世)投籃和摔倒的樣子,他會說,‘天呐。這就是當初的我嗎?我壓根不知道自己現在為什麼為一些爭議判罰和一些瘋狂的事情浪費這麼多時間。’”

  “我的兒子只是單純的打球而已。他不會抱怨和爭吵什麼。他是一個領導者,是團隊的一個傳話筒,他在防守端仔細觀察,時刻注意著其他球員們的位置,他提醒自己和隊友們應該去哪裡。看著他現在做的事情,我覺得這能讓我冷靜下來。”

  “他和自己的母親以及未婚妻的談話幫助自己找回了狀態。”

  就像所有的減肥日程一樣,這種類型的自我控制很難一直堅持下去。格連說,他很喜歡自己目前的感覺,他希望自己能夠一直保持健康和良好的身材。直白的說,他的未來跟這一切緊密相關。

  如果他成為了那種只會和隊友爭吵暗鬥的球員,那麼勇士可能再也無法打入NBA總決賽了,更不用說有什麼贏球的機會了。如果他11月與杜蘭特的不和是一個預兆,如果這就是他的成長曆程,那麼勇士還會在夏天和他進行續約嗎?

  “我的意思是,你明白自己腦子裡的所有事情,”格連說,“你總會有那些想法的。如果你沒了那些想法的話,你肯定會感覺到的,你懂我意思吧?”

  對於格連來說,Renee和當初的減肥日程一樣給他的比賽帶來了巨大的影響,格連也在1月向Renee求婚了。

  “她就像是我的母親一樣,”格連說,“現在我做決定的時候,我的腦子裡就會出現這種想法,‘她會同意我這麼做嗎?’”

  “這肯定讓我覺得不一樣,我的生命中彷彿多了一份平靜。很多時候,我們忘記了所有重要的事情,所有事情。這不僅僅關乎籃球比賽。不管你是財富500強公司的CEO還是NBA球員,每個人生活中的所有事情都很重要。找到值得你託付終身的人是很重要的。因為我感覺自己擁有了平靜的生活,所以我在籃球比賽中也表現得很平靜。”

  還想看更多NBA錄像和資訊?不用下載APP,直接點擊下方小程序:籃球社圈,每日NBA錄像、資訊、球員數據實時更新。更有你最想瞭解的籃球技術、球星傳記等。小程序在手,瞭解NBA不用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