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頸鶴之鄉的生態拆違困局:房產項目“圍獵”草海
2019年06月08日10:41

  原標題:媒體調查:威寧草海“城進湖退” 黑頸鶴之鄉的生態拆違困局

  文/樊永鋒、賈俊傑

  中國房地產報微信公號6月8日消息,“夏天看草、冬天看鳥”,入夏的貴州威寧縣,晴雨無常,絡繹不絕的遊客蜂擁草海觀光。作為貴州最大的天然淡水湖泊,威寧草海是一個典型完整的高原濕地生態系統,擁有著大量珍貴的動植物資源。

  然而良好的生態環境,也引來眾多房地產開發商“青睞”,養生基地、高原明珠、巴迪魯旺、金嶺藍灣、前進商貿等房地產開發項目“圍獵”草海,導致草海保護區不斷縮小,加劇生態惡化,此類問題寸積銖累,引發中央環保督察部門的高度重視。

  5月10日,中央第五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對貴州省第一輪中央環境保護督察整改情況開展“回頭看”, 指出貴州省一些地區和部門仍然存在“整改任務進展滯後等情況,甚至存在敷衍整改、表面整改和假裝整改等問題。”

  2019年5月25日,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在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及實驗區內看到,違規建設的中國草海國際養生基地房地產項目(以下簡稱“草海養生基地”),仍然遺留13棟商品房和天居草海渡假酒店、酒店公寓未被拆除。記者在周邊實地走訪發現,草海保護區內仍存在綠化不到位、成片荒蕪、拆除修復遲緩、民房違建、汙水垃圾等危害生態環境依然存在。

  據公開資料顯示,貴州威寧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位於貴州省西部威寧縣縣城西南面,保護區面積120平方公里, 其中水域面積46.5平方公里。1985年經貴州省人民政府批準成立草海省級自然保護區; 1992年經國務院批準晉陞為國家級自然保護區。是一個完整、典型的高原濕地生態系統,也是以黑頸鶴為代表的228種鳥類的重要越冬地和遷徙中轉站,素有高原明珠之稱,是中國黑頸鶴之鄉。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在當地政府經濟發展意願的助推下,違規建設的草海養生基地,早於2010年就辦齊了“五證”手續。威寧縣政府職能部門越界規劃審批,遭到中央環保督察組督促整改。

  2017年8月,中央第七環保督察組在向貴州省反饋督察意見時指出,由貴州省政府批準的威寧縣城發展規劃與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保護嚴重衝突;威寧縣城建設用地範圍與自然保護區範圍重疊面積由2009年規劃確定的2217畝擴大到目前的25411畝,最終導致“城進湖退”。

  當年的督察意見同時指出,貴州省101個省級以下自然保護區普遍無區劃、無邊界、無機構,多數未開展實質性管護工作;威寧縣規劃、國土、住建等部門違法批準中國草海國際養生基地房地產項目,在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內建設商品房和酒店,侵占保護區實驗區面積60畝。

  然而,在違規開發房地產項目的性質明確後,由於當地政府財政吃緊,徹底拆除違規建築短期內難以落實,生態環境恢復亦無從談起。

  威寧縣一位不願具名的財稅人士向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道出實情,威寧縣作為國家級貧困縣,近年財稅收入緊張,2018年財政總收入34.28億元,財政赤字卻高達100多億元,根本無力支付拆除費用,草海保護區周邊房地產項目過度開發所暴露的問題積重難返。

  被房地產項目“圍獵”的草海

  擁有獨一無二草海生態的威寧縣,高頻出現在人們的旅遊攻略中,單2018年,旅遊總人數1288.87萬人次,旅遊總收入128.62億元,與此相伴的是旅遊渡假地產的躁動。

  威寧縣房產局《威寧自治縣2018年商品房預售申請情況表》顯示,僅2018年威寧縣就有35個房地產開發項目在申請商品房預售,其中審批預售面積超過萬平方米的項目達26個。

  5月25日,進入夏季的草海,湖面逐漸呈現出一片勃勃生機。居高俯瞰,除了草海岸邊的草海養生基地、高原明珠等樓盤外,新城區內塔吊林立,房地產開發異常火爆。不難看出,房地產迅猛開發,在改善居住環境的同時,也給久負盛名避暑聖地帶來了潛在顯性的生態破壞。

  在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界碑標號022、006、016外側,與此“零距離”的草海養生基地花園洋房、商業街、酒店、公寓樓房等建築依然完好;而界碑內側,雖違建土地已被政府收回,但除一部分綠化恢復外,大部分山體依然裸露荒蕪,建築垃圾隨處堆放。

  通向草海碼頭(公園)的大道、廣場、涼亭、連廊、別墅、坑基等設施並未拆除。其中3棟別墅門外分別懸掛著貴州草海綜合治理草海生態建設工程有限公司、貴州草海保護開發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草海綜合治理濕地一期、北坡項目工程管理部)、草海退耕還林苗圃基地項目部,顯示整改工作在持續。

  作為旅遊大縣,2019年5月份發佈的《威寧自治縣2018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單2018年旅遊收入達128.62億元,比前一年增長36.8%,500萬元以上固定資產投資197.15億元,房地產投資就達25.28億元。

  2013年8月9日,華西都市報報導稱,中國·草海國際養生基地是貴州省重點招商引資、貴州省委、省政府提出將威寧建設成為高原生態濕地渡假旅遊城市的重點實施項目、畢節市旅遊地產第一大盤。項目總占地面積約1000畝,總建築面積近100萬平方米,建設有80平方米~120平方米的養心觀湖洋房,50平方米至70平方米的養生渡假酒店式公寓,54平方米的五星級產權酒店,以及規劃中的200平方米左右的湖山別墅,及其社區配套設施。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查閱獲悉,該項目位於威寧縣海邊街道威雙大道,由威寧伊卓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曾用名威寧伊卓實業有限責任公司)和貴州朗馳俊玉置業有限公司共同開發建設的旅遊地產項目。建設內容主要包括草海旅遊門禁系統、草海碼頭、觀海景觀大道、文化休閑廣場、民族風情商業街、渡假酒店、產權式養生公寓、渡假花園洋房、渡假養生別墅等。集居住、旅遊觀光、休閑運動、養生渡假為一體的高端生態湖居養生避暑旅遊渡假城。

  此前,該項目開發建設一路順風順水,直至2017年,被中央環保督察組督查並責令拆除,粗獷發展的問題逐漸暴露出來。

  拆違陷入雙重困境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調查發現,時至今日,威寧草海拆除違建工作遲遲未能徹底解決,被多重因素左右。

  據前述威寧財稅人士透露,目前,草海保護區已完成勘界立樁;原草海養生基地所開發建設項目在界碑內的2棟高樓、2棟別墅已拆除,草海碼頭(公園)建築設施、3棟別墅以及未建空地被政府收回;草海養生基地其他已建的酒店、公寓樓、商品房和在建的商業街均在保護區實驗區、緩衝區範圍內,按環保要求應該全部拆除。“但由於威寧縣財政赤字達100多億元,無力支付拆除費用。問責相關人員責任,其實都在原職位工作,效應並不大,不到‘傷筋動骨’程度,很難達到整改預期。”

  作為國際級貧困縣,據該縣今年5月份發佈的2018年國民經濟統計報告,全年實現地區生產總值260.93億元,全年完成財政總收入34.28億元,比上年增長10.1%,其中:一般公共預算收入12.22億元,比上年增長9.0%;財政總支出86.59億元,比上年增長7.6%,其中:一般公共預算支出73.15億元,比上年增長3.1% ;財政八項支出59.79億元,比上年增長18.0%;稅收收入18.58億元,比上年增長6.2%。

  其拮據的財政狀況,無疑印證了上述財稅人士的說法。

  此外,拆除違建後,購房業主騰退補償問題的解決也是步履維艱,糾紛不斷。

  該項目業主張德平(化名)向中國房地產報記者介紹,2017年3月他與開發商威寧伊卓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協議購買草海國際養生基地4幢樓的一套商品房,雙方並辦理了購房相關手續。但雙方約定的交房期限未到時,因國家自然保護區草海綜合整治工作,該整幢商品房距離草海較近、影響草海的生態環境,威寧縣城鄉規劃局於2016年9月下發通知暫停養生基地項目建設。2017年9月26日,威寧縣環境保護督查整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以(2017)12號文件印發《養生基地整改方案》,要求與房開商及業主協商,採取評估拆除方式予以整改。

  張德平說:“威寧伊卓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當時提出附條件解決,一是按政府拆遷賠付標準執行解決;二是置換到關聯公司威寧中億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開發的中億公園王府項目,根據戶型樓層合理加部分單價;三是退還購房款,另外按國家允許範圍給予資金利息補償”,

  但雙方因補償標準分歧較大,遲遲未能達成統一。

  另有知情人士透露,草海養生基地經整改後,其四期的2棟在保護界碑以內,已經拆除,由於其它房子均在界碑之外,沒有被拆除。目前,草海養生基地所剩房源不多,低層花園洋房有一套房子待售,售價5300元/平方米,另外在建的6號高層樓均價4000元/平方米,酒店公寓均價7500元/平方米,精裝修。

  據該知情人透露,“是否拆除以後要看國家如何規劃。當初項目建設手續完善,由於中央環保督查發現有影響草海生態保護問題被責令整改,草海碼頭公園建設項目設施及未建空地200多畝土地都被政府收回,政府給開發企業置換200多畝土地,即目前在建的公園王府項目。對於草海養生基地損失的購房業主來說,可以選擇置換公園王府項目,也可以選擇退房退款處理。公園王府住宅區,離草海項目也不太遠,總開發麵積72萬平方米,屬於高檔住宅區。”

  草海生態保護的“攻防博弈”

  地方經濟的現實發展需求與生態環境保護之間的博弈一直存在。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調查發現,威寧伊卓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開發建設的草海養生基地陸續獲得“五證”手續的時間線為:2010年12月14日,威寧縣城鄉規劃局地字第5200001001994號建設用地規劃許可證,用地性質商住;2011年12月,威寧縣政府威國用(2011)第084號國土使用權證,土地用途為中低價位、中小套型普通商品住房用地;2011年4月19日,威寧縣城鄉規劃局建字第520000201000753號建設工程規劃許可證;2013年10月16日,威寧縣房管局(2013)商房預字第15號商品房預售許可證;以及2011年6月1日、2011年12月25日、2014年3月5日,獲準許可威寧縣住建局編號5224272011048、編號522427201109240101、編號5224272014025建築工程施工許可證(註:上述證件並不是該項目所有審批手續)。

  由此引發的疑問是,威寧伊卓置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開發建設草海國際養生基地,為何在紅線內就能完成各部門審批手續?目前該項目是否按中央環保督察要求拆除完畢?賸餘的商品房、商業街、酒店、公寓等設施是否屬於拆除範圍?

  針對相關疑問,中國房地產報記者先後採訪了威寧縣多個政府部門。威寧縣政府工作人員在接受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採訪時稱,對於上述審批問題並不清楚,可以向住建等相關職能部門進行瞭解。

  威寧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在接受中國房地產報記者電話採訪時回應稱:“草海養生項目之所以在保護區紅線內,是因為項目審批當時草海保護區原規劃紅線邊界不清晰,重新界定清楚後,方才知道該項目超越紅線;中央環保督察組督查發現後,提出在紅線內按要求整改,並達到環保要求意見,賸餘的商品房、商業街、酒店、公寓等設施均在保護紅線之外。”

  “至於保護區規劃紅線以外緩衝區的範圍是多少,這個說不清楚;草海養生項目界碑內草海碼頭、道路、涼亭、別墅、坑基等是否屬於恢復綠化拆除的設施應該向住建部門瞭解,我們不太清楚。”該工作人員補充道。

  威寧縣住建局周股長接受電話採訪時表示,“草海養生項目已按環保部(現為生態環境部)要求全部拆除了,所拆除數據以環保部門官方公佈的最新數據為準,大概拆除的有7棟樓房。賸餘的商品房、商業街、酒店、公寓等設施是否屬於拆除範圍不太清楚,都是按中央生態環境保護督察組到威寧‘回頭看’整改方案要求的。草海養生項目在界碑內還有草海碼頭、道路、涼亭、坑基等設施,是否應拆除不太清楚。”

  中國房地產報記者查閱相關政策文件發現,2016年12月1日,環境保護部辦公廳發佈環辦生態[2016]108號《關於2016年國家級自然保護區遙感監測有關情況的通報》指出,對於本次公開通報的貴州威寧草海等4個國家級自然保護區,要求相關地方對其進行公開重點督辦,嚴肅查處,限期整改;同時要求各地將有關遙感和核查報告以及查處情況適時向社會公開,接受監督。對違法違規問題突出典型的自然保護區進行重點督辦或直接查處,並聯合有關部門,適時對各地的實地核查工作和違法違規問題查處工作進行抽查,對不認真組織核查、弄虛作假、查處不嚴的地區和相關人員,一經發現將嚴肅處理。

  2017年7月至8月,中央環境保護督察組發現,貴州省政府2014年1月批複的《威寧彝族回族苗族自治縣縣城總體規劃(2013~2030年)》,其用地紅線範圍突破草海保護區用地紅線,重疊面積達25411畝。2010年9月至2014年6月,威寧縣城規劃用地突破草海保護區用地紅線,威寧縣規劃局、住建局、國土局、環保局違規審批項目;該項目有15棟商品房和1家酒店位於保護區實驗區,占地60畝;2013年至2016年,草海自然保護區範圍內的70多個建設項目中只有14個辦理環評手續,部分違法建設項目未按要求拆除。大規模違規開發建設,加之周邊大量生產生活汙水直排,導致草海水質持續惡化。威寧自治縣和貴州草海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委員會相關環保工作推進不力,甚至違規審批,不作為、亂作為問題明顯。

  由此引發的後果是,貴州省多名涉及草海保護區相關問題的政府負責人受到處分。時任貴州省住建廳黨組書記、廳長張鵬黨內嚴重警告處分(與其它問題合併處理);給予貴州省住建廳原正廳級幹部伍祥華(已退休)黨內警告處分。

  2017年9月26日,威寧縣環境保護督察整改領導小組辦公室下達關於印發《養生基地房開整改方案》的通知,明確將養生基地中的威寧天居草海渡假酒店(原朗玉草海渡假酒店)作為整改範圍,未辦理(登記)手續的,不予辦理不動產登記;辦理了手續的,依法予以撤銷違法許可。

  據此,2018年5月威寧自治縣人民政府辦公室發佈《威寧自治縣紮實推進草海自然保護區環保問題整改工作》中明確要求,將出讓給金嶺藍灣、養生基地等企業尚未建設的374.4畝土地已簽訂土地置換協議置換到烏撒大道沿線開發,置換出的土地用於恢復生態植被。禁止在草海保護區與縣城規劃重疊區內新增違規建設活動,現重疊區內違規建設行為已終止。養生基地、金嶺藍灣等項目現已全面終止建設行為,項目銷售、入住等情況已查清。

  2018年10月23日,威寧自治縣人民政府辦公室發表《威寧自治縣全面推進草海綜合治理 堅守生態環境底線》文章稱,實施“退城還湖”。廢止原與保護區面積重疊的縣城總體規劃,完成保護區範圍確界,收回保護區內原掛牌出讓的開發建設用地600餘畝,原規劃用地已停止供地800餘畝,收回地塊和未供地塊用於植被恢復。城市總規修編完成,審批前公示完成、待批。前進大廈、養生基地、金嶺藍灣建設項目已全部拆除,並全部完成覆土複綠。

  2018年10月23日,威寧自治縣人民政府辦公室發佈的《威寧強力推進中央環保督察反饋問題整改工作》一文中提到,養生基地已按照省政府公告的草海保護區範圍和界線,拆除了三期7號樓,並全部完成覆土複綠。金嶺藍項目位於草海保護區內的部分已拆除,並全部完成了覆土複綠。

  但是,相關整改工作的一系列最新進展中,都沒有提及草海保護緩衝區和實驗區內違建項目的處理方式。

  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自然保護區條例》第十八條的有關規定,核心區外圍可以劃定一定面積的緩衝區,只準進入從事科學研究觀測活動。緩衝區外圍劃為實驗區,可以進入從事科學試驗、教學實習、參觀考察、旅遊以及馴化、繁殖珍稀、瀕危野生動植物等活動。

  前述接受採訪的威寧縣自然資源和規劃局辦公室工作人員,對於此問題的回答是“紅線以外緩衝區的範圍說不清楚”。

  從2017年整改方案下達至記者發稿時,草海國際養生基地仍有13棟商品房和天居草海渡假酒店、酒店公寓未被拆除,已拆除部分的生態修復也進展遲緩,草海保護區的生態植被恢復任重而道遠。

  來源:中國房地產報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