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黑富豪建保安團隊對抗警察 被稱局長之上的局長
2019年06月08日07:42

  原標題:莆田涉黑富豪組建保安團隊對抗警察,被稱“局長之上的局長”

  他是莆田叱吒風雲的富豪,曾在當地政協、慈善機構內任要職。

  如今,他因畏罪潛逃而被警方通緝

鳳凰別墅山莊(近處)以及商品房“名邦豪苑”(遠處高樓)。攝影/本刊記者黃孝光
鳳凰別墅山莊(近處)以及商品房“名邦豪苑”(遠處高樓)。攝影/本刊記者黃孝光

  莆田被通緝富豪的掘地往事

  本刊記者/黃孝光

  5月14日,福建莆田警方公開通緝10名在逃人員,當地富豪黃誌賢因涉嫌非法拘禁罪赫然在列。

  消息一經公佈,立刻在莆田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黃誌賢1953年出生於莆田江口鎮,後入籍香港。上世紀90年代,他“返鄉創業”,在莆田買下一山一湖一島,因多起大手筆的投資成為叱吒當地的風雲人物。

  公開資料顯示,黃誌賢曾擔任過全國工商聯執委、福建省莆田市政協常委、香港中國商會會長,還被選為莆田市慈善總會名譽會長。但與此同時,在莆田從事房地產開發的20多年,黃誌賢旗下多個項目爭議不斷。

  《中國新聞週刊》調查證實,黃誌賢此次涉嫌非法拘禁與他開發的房地產項目交易有關。如今,黃誌賢雖已畏罪潛逃,但種種跡象表明,他仍然遙控著莆田公司的運轉。

  “割據”鳳凰山莊

  坐落於莆田南山的鳳凰別墅山莊,是黃誌賢在莆田投資的最知名的一處房地產開發項目。整個山莊四面圍牆環繞,只有一個入口。山莊業委會秘書何小龍(化名)說,業主與開發商的許多爭執都發生在這個入口。

  2017年5月6日,有業主運裝修材料的卡車進入時,被開發商以未交物業費為由阻攔在入口之外。開發商動用了路釘和鐵架路障,造成了附近路段擁堵。當晚,鳳凰山莊業主冒雨上街維權,最終演變為一起群體性事件。

  鳳凰別墅山莊的開發商是港峰(福建)恒隆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港峰地產),公司幕後實控人就是黃誌賢。山莊業主楊會音(化名)將黃誌賢描述為“割據”在此的一方諸侯——他手下有80多個保安、20多個私人保鏢,牢牢地控製著山莊的物業管理,甚至二手房產交易。

黃誌賢的“保安團隊”。圖/受訪者提供
黃誌賢的“保安團隊”。圖/受訪者提供

  “黃誌賢把業主當作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井水,每過一段時間,就放下水桶,打一桶水上來。這就是他始終不肯交出物業管理的根本原因。”楊會音對《中國新聞週刊》說,黃誌賢在開發山莊的同時成立了配套的港峰物業公司,近20年來以多種名目收錢,逾期不繳還要收取高額的滯納金,拒繳的“就會有人把垃圾掛在門上、扔進院子裡”。

  在收錢的同時,港峰物業公司卻不作為。業主反映鳳凰別墅山莊曾經一度“雜草叢生,垃圾成堆”。2014年,業主每戶出資7萬~10萬元,總計近2000萬元,委託物業公司進行水、電、道路和綠化的改造,但直到2018年12月業委會更換了物業公司,道路和綠化改造都還沒有完成。

  《中國新聞週刊》從莆田市自然資源局瞭解到,鳳凰別墅山莊的用地是莆田市於1993年和1995年分兩次批給黃誌賢的,分別為520畝和250畝。

  據瞭解,與一般開發商按規劃辦理相關手續、將房子蓋好驗收後銷售的正常模式不同,黃誌賢以大約每畝2000元的價格拿地後,平整一塊賣一塊,當年便賣到了每畝26萬元。

  “黃誌賢曾吹牛,他名下的所有樓盤,土地的規劃、建設都是他說了算。他是局長之上的局長。”莆田一位律師對《中國新聞週刊》說。

  如今,鳳凰別墅山莊內依然有大片的土地未開發。據何小龍等人介紹,山莊正中心是黃誌賢留給自己6個子女的宅基地,“如果不被通緝,他在山莊的統治還將一直延續下去”。

  由於對物業不滿,2016年6月鳳凰別墅山莊的業主選舉產生了新的業主委員會,決定解聘港峰物業公司。後者則向莆田市城廂區政府提起行政複議,要求撤銷業主委員會,後被駁回。此後,港峰物業公司又向法院提出訴訟。

  在訴諸法律的同時,業委會與港峰物業公司因物業移交問題,多次爆發衝突。報警記錄顯示,業委會多名成員收到過死亡威脅電話。相關判決書提到,港峰物業公司糾集社會閑雜人員500多人,將新進駐的物業公司趕出山莊,並對業主採取斷水、斷電等報復措施。

  “又熱又悶,又沒水喝。”業主許誌文(化名)告訴《中國新聞週刊》,為瞭解決水電問題,2016年11月27日業主準備召開第二次業主大會,沒想到會前300多名不明身份人員手持鍍鋅管、警棍闖入山莊,阻撓會議的召開。

  在衝突過程中,不明身份人員甚至將趕來執法的警員圍困在泳池內,抬起警車搖晃,並扯壞了警車門把。

  在此次莆田警方公佈的通緝令中,除了黃誌賢外,還有兩名在逃人員黃竹清和黃智敏。據一位熟悉案情的權威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這兩名涉嫌妨害公務罪的在逃人員,就是因為2016年11月在鳳凰別墅山莊參與了圍困警察的非法活動。

  妨害公務事件之後,業主與港峰物業公司的矛盾持續升級,此後多次發生堵路事件。莆田市城廂區為此專門成立了鳳凰別墅山莊糾紛化解工作領導小組,由區委副書記掛帥,但始終未能有效化解雙方矛盾。

  2017年,黃誌賢變本加厲,組建了20多人的“安全團隊”,配備了盾牌、警棍和防爆服。據許誌文反映,“安全團隊”經常在山莊內騷擾、威懾業主。

黃誌賢、黃龍熙父子。圖/受訪者提供
黃誌賢、黃龍熙父子。圖/受訪者提供

  在通緝令中,還有一位叫黃龍熙的在逃人員。據上述權威人士透露,黃龍熙是黃誌賢的兒子,涉嫌強迫交易罪,正是因為組建“安全團隊”,對拒絕繳納物業費的業主實施威脅等非法行為。

  事實上,黃誌賢經手的幾乎所有項目都存在爭端和糾紛。一位接近黃誌賢的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黃誌賢的產業很大,但公司所有事情都需經他本人拍板,公司缺乏現代企業的經營管理和規章製度,導致“做的每件事都是半拉子工程”。

  徵逐名利場

  在莆田,並非所有人都知道黃誌賢這個名字,但“土條賢”的名號家喻戶曉。

  黃美瓊是鳳凰別墅山莊業主,也是黃誌賢夫婦在江口鎮老家的鄰居。她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黃誌賢小時候家境貧窮,3歲便被送給他人寄養,15歲輟學開始在市場上販賣土條魚,由此得綽號“土條賢”。

  土條是莆田土話,指一種進化程度較低的兩棲類動物。“它平時藏在洞中,活動前先探出頭偵察,稍有風聲便縮回去,一旦覺得安全則魚躍而出,隨潮奔跑,所以又叫跳跳魚。”與黃誌賢打過幾次交道的陳生(化名)對《中國新聞週刊》說,黃誌賢做事風格與土條如出一轍,神秘狡猾。

  鳳凰別墅山莊業委會秘書何小龍曾在《福莆仙鄉僑風物誌》上看到過多年前的一張舊照片,照片上黃誌賢與福建省多名政要牽手合影並居正中。照片下的配文提到:1985年一介貧農黃誌賢赤手空拳闖香港,在嚴酷的生存競爭中,靠著驚人的毅力和卓然不群的才幹,很快在香港脫穎而出領盡風騷。成功後,黃誌賢回鄉報效桑梓,將斥資2億開發莆田鸕鶿嶼。

  多名受訪者向《中國新聞週刊》表示,鸕鶿嶼名義上是旅遊開發,實際上是黃誌賢的走私基地——從香港運來冰箱、彩電、汽車,再通過村民漁船分發出去。

  黃誌賢曾任全國工商聯執委、福建省莆田市政協常委、香港中國商會會長。有媒體曾報導,他投身社會福利事業,因為資助莆田的慈康醫院,特教學校和福利院、光榮院,救助孤兒、殘疾人、特困戶和貧困學生等,曾被授予“慈善家”,並當選為莆田市慈善總會名譽會長。

  2012年,經莆田市民政局批準,黃誌賢以自己的名義成立了“莆田市慈善總會黃誌賢分會”。

  《海峽都市報》曾報導,黃誌賢不僅是一名成功的企業家,同時擅長家庭教育,子女6人中有5人考進了世界頂級學府,其中兩人考入牛津大學,兩人考入倫敦大學,一人考入劍橋大學。

  莆田有句方言“連筋足頓”,意思是為人牛氣猖狂。當地論壇中,多名網友均用這個詞來評價黃誌賢。“他每次出行都有保鏢壓陣。”鳳凰別墅山莊業主楊會音告訴《中國新聞週刊》,黃誌賢出門需三輛車,即便是從他的別墅到辦公樓不到200米的距離也不例外。

  涉嫌非法拘禁

  2018年8月,黃誌賢被刑事立案。

  前述權威人士告訴《中國新聞週刊》,2014年11月,有受害人因購房糾紛,在與港峰地產協商過程中被保安毆打、捆綁,並限製人身自由長達數小時,已有證據指向黃誌賢涉嫌參與該起案件。

  “黃誌賢涉嫌非法拘禁罪,就是因為我嘛。”在事發地鳳凰別墅山莊,《中國新聞週刊》見到了疑似受害人郭凱寧(化名)。

鳳凰別墅山莊內,一幢正在被拆的違建樓。攝影/本刊記者黃孝光
鳳凰別墅山莊內,一幢正在被拆的違建樓。攝影/本刊記者黃孝光

  郭凱寧提供的材料顯示,2010年他與港峰地產簽訂《名邦豪苑商品房預約單》,認購了其中兩層樓並繳納300萬的預約金。

  讓郭凱寧未料到的是,幾年後房價上漲,港峰地產不願按約定價格賣了,以逾期未繳首付款為由要求取消交易。

  “先用預約單的方式出售套取資金,等房子蓋好,價格漲了,不願賣了,逼著你退,不退不給簽合同。”律師吳世榮認為,這在法律上涉嫌強迫交易。

  郭凱寧對《中國新聞週刊》說,他與其他購房者想找港峰地產理論,工作人員表示無權做主,他們又苦於無法見到黃誌賢。直到2013年,郭凱寧夫婦通過熟人引薦,輾轉在鳳凰別墅山莊見到了黃誌賢。黃誌賢同意以支付600萬元收回房屋,但事後又反悔。

  此後,郭凱寧和售樓部工作人員溝通多次,但再未見到過黃誌賢。直到2014年11月11日,售樓部突然聯繫他:“老闆讓你直接去山莊辦公室找他。”

  郭凱寧到山莊後,六七個保安突然用電線捆綁住他的手腳,打得他渾身是血。幾個小時後,郭凱寧被保安押送到鳳凰山派出所,告他私闖民宅、敲詐勒索。

  郭凱寧被釋放後,要求派出所就他被非法拘禁事宜立案,但始終沒有結果。直到不久前,郭凱寧看到通緝令,詢問公安內部人員,才得知黃誌賢涉嫌非法拘禁罪是因為自己。

  前述權威人士向《中國新聞週刊》透露,黃誌賢被刑事立案後,港峰地產包括法人代表林光岩在內,已至少有4人被拘捕。

  “‘土條賢’今天之所以走到被通緝的地步,完全是他狂妄好鬥、睚眥必報的性格所致。”熟悉黃誌賢為人的陳生對《中國新聞週刊》說。

  陳生向記者介紹了一種莆田本地小吃——土條穿豆腐,將豆腐用大火煮至蜂窩狀,稍涼後放入黑灰色的土條,轉小火慢燉。隨著水溫升高,土條急得無處藏身,便會鑽入相對涼快的豆腐,最終葬身其中。

  陳生認為,這像極了黃誌賢的命運:“是黑道的人,無論怎麼掙紮,都免不了覆滅的結局。”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