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也妥協了!這些美國企業為何紛紛變臉倒戈華為?
2019年06月07日13:42

  一夜間市值蒸發87億,這可能是聯邦快遞做夢都沒想到的。

  6月1日,中國有關部門宣佈,由於美國聯邦快遞在中國發生未按名址投遞快件行為,將寄送給華為的快遞“錯送”至美國,嚴重損害用戶合法權益,違反中國快遞業有關法規,決定對此立案調查。

  此聲明一出,截至北京時間6月3日19:00,聯邦快遞週一美股盤前驟降3.14%。按照這個跌幅來計算,聯邦快遞市值開盤變蒸發12.6億美元,約合87億元人民幣。

  與之相對的是,A股市場物流板塊逆勢上漲。

  美國聯邦快遞可能做夢也沒想到,“錯送”4個快遞,砸了自己的腳,便宜了對手。

  聯邦快遞究竟為何做出這看似“愚不可及”的事情呢?

  價值87億元的華為“包裹”

  5月23日,有網友在微博曝料稱,美國聯邦快遞在未說明的情況下,將華為的包裹轉移到美國。當日18時42分,聯邦快遞中國公司在其官微發聲,否認轉移華為快遞的事情,表示“有關近期社交媒體平台流傳聯邦快遞將客戶貨件沒收,並轉運到美國檢查的消息與事實嚴重不符”。

  聯邦快遞中國公司否認轉運一事(截圖來源:新浪微博)

  然而,根據華為方面提供的物流單據信息顯示,5月19日和20日,華為從日本東京分別寄出兩個包裹至中國。但是在23日,2個包裹被轉運到了聯邦快遞的美國總部孟菲斯。此外,5月17日華為曾從越南河內寄出2個包裹分別送往中國香港和新加坡的辦公室。然而,在21日,2個包裹在抵達送貨地點之後,被聯邦快遞兩地的轉運站扣押,運貨狀態顯示“出現異常”。

  5月28日,聯邦快遞中國公司再次發微,承認華為包裹被“錯送”一事。微博中寫道,“我們重視所有的客戶,他們每天交付給我們超過1500萬個包裹。我們對於少量華為貨件被失誤轉運表示抱歉。我們確認,沒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聯邦快遞轉運這些貨件。”不到一週的時間,聯邦快遞公司的表態自相矛盾。

  聯邦快遞承認“錯送”(截圖來源:新浪微博)

  網友們對聯邦快遞的這番說辭,紛紛表示不相信,有網友稱,“從1500萬個包裹中挑選出來4個華為的包裹,郵寄到美國,45萬名員工真的太辛苦了!”

  聯邦快遞官微下評論(截圖來源:新浪微博)

  其實國內的國際件的轉運,基本上是被外資快遞公司所壟斷的。根據國金證券的數據測算估計,國際件包裹量占我國快遞行業的比重為2.2%,預計聯邦快遞在中國市場收入規模在180億~200億元左右,國際件市占率約為31%,位居中國國際快遞市場首位。位居第二的是德國的DHL,市占率約為27%。國內的EMS和通達系快遞(申通、中通、圓通和韻達)位居第三,市占率約為20%。美國快遞巨頭UPS佔據第四位,市占率約為17%。

  從國金證券的測算數據來看,75%的中國國際快遞市場都被外資企業所把控,光美國兩家快遞巨頭就近乎佔據一半的市場份額。而在這樣敏感的時候,華為的包裹出現了“錯送”,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中國國際快遞市場存在的問題。

  即使是國際快遞巨頭,當聯邦快遞做出了有損其商譽的行為,被人猜忌有被政治利用的嫌疑之時,等待它的只能是惡果。4個快遞,直接化作87億元市值,蒸發得一乾二淨。

  聯邦快遞,成了犧牲品。

  善於變臉的美國企業和組織

  美國企業和組織中,喜歡像聯邦快遞這樣變臉的,可不止一家。

  美國在5月15日宣佈進入“緊急狀態”之時,特朗普就表示,在緊急狀態下,美國企業不得使用對國家安全構成風險的企業所生產的電信設備。

  5月16日,美國商務部產業與安全局BIS將華為及其分佈在全球26個國家(地區)的68家子公司納入實體清單。此次新增是首次針對一個公司,而且是一個公司及其眾多子公司。

  這也意味著,禁止美企同華為進行業務往來。

  這些都意味著美國全面“封殺”華為的開始,同時,某種程度上,也是在讓美國企業提前進行“站隊”。隨之不久,彭博社消息稱,英特爾、高通、賽靈思等美國芯片巨頭告訴員工,停止供貨華為;5月21日,Google宣佈暫停對華為手機提供Google服務支援,華為Mate20Pro被Google移除AndroidQ升級名單;英國半導體巨頭ARM宣佈斷供華為,華為旗下海思半導體公司也採用了ARM的底層技術。

  除此以外,華為還先後被製定SD記憶卡標準的“SD協會”、製定USB認證標準的USB-IF組織、製定PCI規範的“PCI-SIG”組織、“WIFI聯盟”等組織取消會員資格;IEEE(美國電氣和電子工程師協會)禁止華為員工作為IEEE旗下期刊的編輯以及審稿人。

  所以,說華為如今是四面楚歌,也毫不為過。

  有趣的是,這些美國企業和組織,在某種程度上,都和聯邦快遞一樣,喜歡自相矛盾,甚至最後選擇倒戈。

  截至目前,半個月不到的時間里,包括SD存儲卡協會、WIFI聯盟、藍牙技術聯盟和JEDEC協會等行業組織,全部恢復華為的會員資格;IEEE於6月3日也發表聲明,華為及其子公司員工可以參加IEEE出版過程的同行評審和編輯工作,IEEE額外強調說,所有IEEE會員都可以繼續正常參與IEEE全部活動,無論他們的僱主是誰。

  截圖來源:IEEE公眾號

  那些斷供華為的公司,也並沒有任何一家發佈公告正式表明斷供華為,所有的消息都是來自於“消息人士”,可能對於這些美國企業來說,在他們看來,這樣做也都是迫不得已。《日本經濟新聞》網站5月20日稱,在華為公佈的主要供應商中,美國企業超過30家,年採購額巨大。特朗普政權的製裁措施正在給美國企業帶來痛苦。

  至於還有一些公司被傳聞斷供華為,如德國英飛淩、日本Panasonic、日本東芝等,紛紛發公告表明傳聞斷供華為與事實不相符。全球第一家專業積體電路製造服務企業——台積電的董事長劉德音更是直接表明,美國政府發佈針對華為的禁令,對全球半導體產業不是正面的,台積電目前仍會持續為華為出貨。

  台積電董事長劉德音:目前仍會持續為華為出貨(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2013年,美國Google公司就被曝出於4年前參與了美國國家安全局的PRISM計劃。當然,Google也始終沒有承認其受美國政府控製,但是根據“棱鏡門”竊聽時間主角斯諾登曝出的資料顯示,PRISM計劃獲得的個人隱私信息有98%都是基於雅虎、Google和微軟提供的數據。

  然而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里,Google也對華為妥協了。6月3日,據新加坡媒體報導,在GoogleAndroid Q支援廠商名單上,華為Mate 20 Pro重新現身,意味著Google重新把這款華為手機列入Android Q測試系列。

  就在Google網站恢復Android Q系統支援華為手機的當天,根據參考消息的報導,美國政府準備以反壟斷的由頭對亞馬遜、Apple、臉書和Google進行前所未有的大規模調查。有網友對此評論說:“只要不完全聽美國政府的話必須查。”

  截圖來源:參考消息公眾號

  那麼,面對美國政府如此大的壓力,這些美國企業和組織為何還要選擇倒戈?

  倒戈華為的真相

  因為華為並不是一塊軟豆腐。

  華為的核心實力在於ICT基礎設施業務,而並非手機業務。ICT基礎設施,對於華為來說,也就是指信息設備和通信設備。從華為的發展歷史來看,自從華為於2001年打通第一部自製3G設備開始,距今已有近20年的研發曆程。根據華為披露的2018年年報數據顯示,去年華為研發費用高達千億。

  隨著工信部頒發中國5G牌照,這也標誌著中國正式進入5G時代,而華為恰恰是5G時代重要參與者甚至通信標準的製定者之一。華為方面表示,自2009年起著手5G研究,已經累計投入20億美元用於5G技術與產品研發,是全球唯一能夠提供端到端5G商用解決方案的通信企業。

  截止到目前,華為共向3GPP提交5G標準提案18000多篇,標準提案及通過數位居全球首位,向ESTI聲明5G基本專利2570族,排名行業第一。在5G商用領域,華為已在全球30個國家獲得了46個5G商用合同,5G基站發貨量超過10萬個,居全球首位。

  而在中國5G商用牌照發佈之前,華為5G產品線總裁楊超斌表示,“中國地區,雖然我們跟移動、電信、聯通都在做實驗,但因為臨時牌照還沒發,在中國做的實驗還不能叫商用”。而此次牌照的發佈,作為通訊設備商的華為,也可以獲得一個新的營收增長點,從而用於新技術研發,應對美國政府和“美國系”巨頭的“封殺”。

  這對於美國企業來說並不是一個好消息。根據之前華為公佈的92家供應商的名單來看,其中33家來自於美國。台灣經濟研究院研究員劉佩真表示,禁售貨品、軟件或科技給華為,美國企業勢必會付出相當的代價。根據美股數據顯示,截止到目前,美國科技股多數下跌,Alphabet跌近2%,Facebook跌超1%,Apple漲幅收窄至1.4%;芯片類股集體下跌,費城半導體指數跌1.4%,微芯科技跌超3%,高通跌超2%,台積電、英特爾、英偉達跌超1%。

  和ICT基礎設施業務相比,華為的手機業務對於元件依賴較小。根據華為方面的表示,目前,華為已實現全系列自研芯片的規模商用,包括全球首款5G基站芯片組天罡、5G終端基帶芯片巴龍以及終端處理器芯片麒麟980。

  對於華為手機業務影響最大的可能在於,Google提供的Android操作系統以及其所帶來的生態系統。但是根據此前第三方機構Gartner研究數據表明,今年3月,AppleiPhone在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的份額降至11.9%,銷量從5410萬台下跌至約4460萬台;Samsung份額從20.5%降至19.2%,但仍位居第一;華為智能手機市場份額從10.5%上升至15.7%,反超Apple,位居第二,銷量為5840萬台。

  全球智能手機銷量排名(數據來源:Gartner)

  這也就意味著,華為手機已經成為Google的Android操作系統中的重要收入來源。根據第三方機構IDC的數據來源,在全球2019年Q1智能手機出貨量中,得益於Mate20系列、榮耀以及nova系列的增長,華為的總出貨量則達到了5910萬部,同比大漲了50.3%,是所有上榜品牌中漲幅最大的品牌。而與之對比的是,佔據市場份額第一位的Samsung出貨量雖有7190萬台,但卻同比下降8.1%。一增一減,華為頗有超越Samsung的趨勢。

  所以,對於Google來說,如果真的斷絕為華為提供服務,Google相當於失去了一大部分的中國市場和部分國際市場。另外,5月24日,國家知識產權局商標局網站顯示,華為已申請“華為鴻蒙”商標。而“鴻蒙”是華為自行研髮長達7年的操作系統,該系統不只適用於手機,而是將手機、電腦、平板、電視、汽車、智能穿戴全面打通的一個全新的操作系統。

  值得注意的是,華為的鴻蒙OS操作系統,可以兼容全部Android應用的所有Web應用。如果將Android應用重新編譯在華為的這個操作系統上,運行性能提升超過 60%,這也是為防止Google斷供。

  基於這樣的考慮,根據IDC之前發佈2018年全球智能手機出貨量和市場份額的數據來看,中國手機廠商華為、小米、OPPO、VIVO佔據著全球40%左右的出貨量。如果保持這樣的強勢增長勢頭,同時國內廠商聯合起來選擇搭載鴻蒙系統,那麼如今Google全球第一的Android系統可能會地位不保。

  另外,除了華為自身實力以外,中國政府的舉措也表明了堅定的立場。在聯邦快遞事件發生之後,中國商務部5月31日宣佈,中國將建立“不可靠實體清單”製度,將把嚴重損害中國企業正當權益的外國企業、組織或個人列入清單,但沒有單獨點名任何國家或企業。而聯邦快遞可能會成為這份名單中的第一位成員。

  而隨著我國昨天正式發佈5G商用牌照,標誌著我國正式進入5G時代。曾經排名世界第一的瑞典通訊設備商愛立信(如今排名第二,華為第一)也回應稱,“愛立信植根中國,堅持為中國市場帶來創新技術和優質服務。我們始終與三大運營商保持友好的合作關係,並攜手眾多行業夥伴一起推動中國的5G發展。”

  所以,無論是從國際環境角度,還是從華為自身實力來看,倒戈華為看起來似乎並非沒有道理。倒是聯邦快遞,成了第一位搬石頭砸自己腳的美國企業。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