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墮落從貶低文科開始?清華中科大發力文科
2019年06月07日15:12

  原標題:社會墮落從貶低文科開始?清華、中科大發力文科

  來源:中國新聞週刊

  人們並不是在貶低文科

  只是在貶低假大空的文科

  可選專業受限,畢業薪酬雞肋,選文科意味著什麼,過來人心裡最清楚。今年,1031萬人參加高考,一大撥考生即將接棒文科路。

  眼下,文科正迎來“翻身”機遇,連清華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等理工強校,都紛紛發力文科。

  文化學者、上海開放大學教授鮑鵬山告訴中國新聞週刊,“尤其是像清華大學這樣的高等學府,必須要有專業主義的思考。如果專注於所謂的學生就業以及就業後的薪酬,這真的是自降身價。”

  連理工類高校都在重抓文科

  清華大學有著“中國理工科最高學府”之稱,今年專門召開了文科工作會議,要求共同推動清華文科建設發展邁入新階段。

  上一個百年,清華是百年輝煌;下一個百年,一定是人文日新。清華大學校長邱勇如此總結。

  在推動文科發展的舉措上,清華大學還宣佈建立文科資深教授製度,文科資深教授是清華大學在人文社會科學領域設立的最高學術榮譽稱號。

  當前,我國的院士製度只設立在理工農醫等學科,人文社會科學領域一直沒有與之相當地位和影響的學術稱號。

  教育部高等教育教學評估中心院校教學評估處處長劉振天表示,清華設立文科資深教授甚至可以看作是我國社會全面進入新時代的標誌性事件。

  無獨有偶,以前沿科學和高新技術見長的中國科學技術大學,不久前也召開了“科技人文發展專家諮詢會”,宣佈將大力發展新文科。

  校長包信和院士作了主旨報告,認為步入新時代,培養的引領型人才不僅需要具備較強的科學技術基礎,還需要擁有人文智慧和科技倫理。

  除了兩大理工名校重抓文科,數十所理工類高校也有向文科發力之勢。

  在國務院學位委員會公佈的2018年各省市經動態調整增列的學位授權點清單中,據澎湃新聞統計,有超過20所偏理工類的院校增加了文科或文理科交叉學位點,相關學位點增列數量30餘個。

  為何連理工類高校今年都如此重視文科了?這得從“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說起。

  “六卓越一拔尖”計劃2.0由教育部等13個部門聯合啟動,旨在全面推進新工科、新醫科、新農科、新文科建設。

  2.0在原先數學、物理學等基礎上,將實施範圍擴展到了天文學、地球物理學、心理學、哲學、中國語言文學、曆史學等,首次增加了人文學科。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長吳岩表示,新知識、新思想往往產生在學科交叉領域,要突破現有學科格局,促進跨界融合。當今世界思潮交融碰撞,培養的學生要樹立文化自信、傳承中華文明。

  文科從打入冷宮到倉促建設

  文科迎來發展機遇,底子薄卻是不容忽略的現實。在幾十年的發展曆程中,大學文科從打入冷宮到倉促建設。

  在1950年召開的第一次全國高等教育會議上,蘇聯專家帶來了“蘇聯模式”:蘇聯高等教育的特色就在為國家培養工程師等專門人才。

  一時間,文科萎縮,理工科繁榮。文科、財經、政法這三個科類合起來的學生數比例,從1952年的22.5%降到了1957年的9.6%,工科學生所占比重則從1947年的17.8%漲到1957年37%。

  熬到20世紀90年代,中國興起了建設綜合性大學的熱潮,沒有文科專業怎麼行?

  相當一部分綜合性大學就這樣由理工科大學匆匆改造而成。華北電力大學和北京航空航天大學“由拆變全”,從馬列教研室、社科部分裂出了法學、文學、經濟學、心理學等各種文科專業。

  一時間,名頭好聽的管理類專業大紅大紫。人文學科最需要沉澱,專業速成,質量可想而知。

  最典型的如公共管理。2000年中國開辦公共管理專業的院校僅57所,截至2017年,數量已經達到476所,幾乎翻了10倍。

  重理輕文的後果,是給大學生當頭棒喝:批判性思維差,差到學校要開課重新教。

  清華大學在2018級新生中開設了“寫作與溝通”,到2020年覆蓋所有本科生,而且是必修課。

  70年前,清華大學教授梁思成提倡教育要將理工與人文結合,培養具有完全人格的人。如今,清華大學重新給學生開寫作課,培養批判性思維。

  功利是阻礙文科發展的大問題

  文科可以重新抓,批判性思維可以重新教,但不解決大學的功利主義,文科生依然陷於困境。

  這種功利主義,被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平原批評為“目前的中國大學太實際了,沒有超越職業訓練的想像力”。

  在陳平原看來,眼下這種只見數字不見人、只講市場不談文化、只求效益不問精神,努力將大學改造成跨國企業的管理模式,很多學科都受到傷害。受傷最嚴重的,非人文學莫屬。

  陳平原認為,若以培養人為主(知識、道德、情懷),則文理優先;若以課題經費或科技發明論英雄,則商科或工科更為“長袖善舞”。社會上喜歡看得見、摸得著的成果,在這樣的狀態下,就有“重工輕文”的傾向。

  這種數字衡量一切的思維在大學排名上尤其明顯。大學一旦排名,就必須有數字,但是思想能用數字衡量嗎?

  很多高校都想成立或合併醫學院,因其投入和產出明顯,對學校排名也有顯著的幫助。但很少有學校想擴展或增強文學院,因為效果不明顯。

  功利主義使得人們更看重眼下的功利成果,比如升學時的分數,就業時的薪酬。有人調侃,對大多數普通人來說,理科的直接回報率確實更高。文科女生雖多,但文科女大多喜歡理工男啊。

  BOSS直聘研究院發佈的2018年就業競爭力30強專業中,近半數為新工科專業。而曆史學、哲學等學科大類,就業競爭力僅為工學大類的七成。

  調侃歸調侃,但人們並不是在貶低文科,只是在貶低假大空的文科。

  什麼是真文科呢?鮑鵬山告訴中國新聞週刊,“不要把人文學科僅僅看成是一個專業或專業知識。”

  鮑鵬山說,人文學科回答人生的基礎性問題,涉及人對社會、對政治、對自己的認知。如果大學需要學生將來具有基本的判斷力,那麼人文教育是所有專業的學生都必須接受的教育。

  鮑鵬山希望大學人文學科的研究直面問題,尤其是直面人生的原初問題,而不是糾纏於研究這些問題的人或學派,或方法。

  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還有詩和遠方的田野。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