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德集團:將建中國首座公共加氫站,氫氣應從危化品劃至能源
2019年06月07日08:46

原標題:林德集團:將建中國首座公共加氫站,氫氣應從危化品劃至能源

6月5日,全球規模最大、等級最高的氫燃料電池車加氫站在上海化工區落成。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獲悉,包括林德在內的眾多新能源車企及氫能企業參與了項目落成儀式。據瞭解,該項目落成後,加氫站每天可為100輛大巴、300輛商務輕客、500輛乘用車提供加註服務,其中林德集團將提供70MPa離子壓縮機。

林德集團(Linde Group)是總部位於德國的工業氣體供應商,主要業務範圍涵蓋氧氣、氮氣、氬氣等各類壓縮和液化氣體。2019年初,林德集團和美國普萊克斯(Praxis)完成了900億美元的對等合併,成為了全球最大的工業氣體業務供應商。由於氫氣的工業應用領域只局限於特定領域,因此目前占林德集團總業務的比例約為10%。目前林德中國地區業務年收入超過150億元人民幣。

林德集團氫能業務發展總經理王煜武日前在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採訪時表示,林德集團是最早進入中國的工業氣體企業之一,其中國總部設立在上海,全球三個研發中心有一個也位於上海。值得注意的是,上海安亭的加氫站便是由林德建造,該加氫站配備有35MPa的加氫機,可以為轎車和巴士加註氫燃料。

與國外的公共加氫站不同,國內的氫能車目前尚在商用車領域發展,因此現有的加氫站均屬於企業自有的加氫站。王煜武向澎湃新聞記者透露,林德計劃上海漕河涇化工園區建立第一個園區內的開放式公共加氫站,氫氣來自於林德的管道氫氣。該加氫站還具備氫燃料電池車的維修保養功能和充電功能。

漕涇化學工業園區是在上海的南面,因此若氫能車如果位於上海的北面,不一定能前往漕河涇進行加氫。為此,林德集團將這一加氫站作為母站,可以為大批量運送氫氣的魚雷車加註氫氣。

一輛20Mpa的魚雷車一次可以運輸300公斤左右的氫氣

“魚雷車可以把氫氣送到北面的子站,為北面的加氫站服務,因此母站就有了輻射的功能,根據我們的估算,大概可以服務方圓一百公里範圍內的車子。”王煜武表示。

加氫站效率待提高,氫氣應被賦予能源屬性

由於氫燃料電池車從製氫、儲氫、運氫、加氫到燃料電池技術等一系列環節的成本較高,因此目前中國的氫能車主要集中在商用領域發展。而對這一產業鏈上遊環節的成本降低,林德集團也提出了多種思路。

林德集團亞太區化學與環境應用技術及氫能技術總監張辰東告訴記者,目前與汽油、柴油發動機相比,氫氣的成本到加註階段大約做到40元/公斤,百公里運行成本與汽油、柴油發動機基本持平。如果以後企業的碳排放也產生成本,那麼氫能的相對成本將進一步降低。

林德集團氫能業務發展主管王海則表示,目前氫氣運輸環節也存在明顯的瓶頸。

“實際上,我們在運輸氫氣產品時,只1%的重量在運產品,剩下的99%都在運鐵,包括車本身的重量和氫瓶的重量等等。”王海給澎湃新聞記者做了一個簡單的估算,國外在公路運氫環節上,效率基本都能超過4%。目前氫氣的公路運輸成本和損耗成本較大,效率相對較低。如果公路運輸的壓力能夠從20Mpa提升到30Mpa,大約可以降低17%的運輸成本。

此外,王海指出,與國外先進技術相比,國內加氫站的效率有待提高。這裏所指的效率是100公斤氫氣進入加氫站,由於各個環節造成的損耗,最後實際到加註給車子的氫氣量只有80公斤不到,也就意味著實際效率只有不到80%,而國外成熟的加氫站能達到的效率則遠遠超過80%。因此公路運輸的成本降低和加氫站效率的提高,能夠使得氫能的成本進一步降低。

另一方面,增加公路運輸氫氣的壓力在技術上已經能夠做到,但由於目前在中國,氫氣仍按照危化品進行管理,因此這一限製的提高也面臨阻礙。4月中旬,多家氫能企業曾對《危險化學品目錄(2015版)實施指南(試行)》提出修訂意見,希望氫氣能從危化品劃歸至能源範疇。

對此,王海告訴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記者,在歐美等發達國家,汽油柴油亦屬於危化品,但它們還有另一個屬性,即能源屬性。這意味著,在工廠里生產的時候,汽油柴油需要按照危化品的方式管理;進入加油站後,就能按照能源進行管理。

“如今所有的加油站都會有一張危險化學品經營許可證,也就是說汽柴油即使在民用上被賦予了能源的屬性,但至今仍是危險化學品。”王海表示。氫氣在大部分國家都屬於危險化學品,但並不妨礙它有第二種屬性。只有賦予了氫氣能源屬性,才能使氫氣在管理方面獲得更大的突破空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