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寫高考作文丨願誌玲姐姐年華如水
2019年06月07日14:09

原標題:我來寫高考作文丨願誌玲姐姐年華如水

編者按:6月7日全國高考如期開考,澎湃評論連續第三年推出“我來寫高考作文”策劃,邀請媒體評論員寫今年的高考作文,提供“原生態”的寫作再現。

考題選擇:江蘇卷

原作文題:

根據以下材料,選取角度,自擬題目,寫一篇不少於800字的文章;除詩歌外,文體自選。

物各有性,水至淡,鹽得味。水加水還是水,鹽加鹽還是鹽。酸甜苦辣鹹,五味調和,共存相生,百味紛呈。物如此,事猶是,人亦然。

寫作者:

任大剛,媒體評論員,1992年高考語文未過100分(總分120分),考入華東師範大學,寫作用時50分鍾。

6月6日,黃昏時分,45歲的誌玲姐姐宣佈了婚訊。

45歲,在100多年前的古代,正是做奶奶或外婆,含飴弄孫的大好年齡。在內地一些地方,是女職工“內退”的界限。但是對誌玲姐姐來說,生活才剛剛開始。

誌玲姐姐的出道和持續走紅,一直伴隨著互聯網的蓬勃發展,她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她溫柔如水的性情和人設,迎來送往一批又一批的年輕網民。她免不了被人恥笑,但更多是聚光燈下的歡顏。或許是駐顏有術,或許是青春不老,反正,哪怕是你從來沒有見你過這個人,但是只要聽到過她那溫柔如水的聲音,你的腦子裡一定會勾勒出如水的面容,如水的身姿。

誌玲姐姐是屬於水的。

一個女人,在娛樂圈,在中國娛樂圈摸爬滾打20來年,到45歲了,她什麼陽光明媚和暗淡無色沒見過?笑盈盈中血肉橫飛的名利場,需要什麼樣的心理去調適,同時還能二十年如一日,不把所有的滄桑寫在那張精緻的臉上?

沒有一種人生是容易的。或許人們更多看到的是一直在高光中的誌玲姐姐,而忘記了朝不保夕饑寒交迫中的“橫漂”;你只看到了如今的馬雲在四處傳授人生經驗,而沒有見到他早年四處推銷電話黃頁被人像轟野狗一樣趕走。一出生就光芒萬丈的,那都不是人;沒有那麼多磨難,那麼多酸甜苦辣鹹而誤以為自己光芒萬丈的,也不是人。

人生容得下酸甜苦辣鹹,是為完滿。

但這話說起來異常輕飄。人性總是趨利避害,總是喜歡愉悅勝過悲苦,誰不願意把日子過的甜膩膩的?問題是,人的一生,總是伴隨著各種各樣的失敗和勞而無功,以及疾病折磨;一出生便是往死亡狂奔的大結局,註定了生活的甜膩,無非是各種不幸間隙的片刻安寧。

這就註定了,生命不是一種味道的硬杠。年華的流逝,會有紛繁百味彙聚到你的歲月,漸漸將你鑄成一本厚重的百科全書。要麼,你馱著這本書,越走越重;要麼,你帶著簡寫本,輕裝上路。前者是被動的,後者是主動的。

我想,誌玲姐姐是屬於後者的。遠遠地看上去,歲月和年華似乎沒有在她身上留下太多痕跡,近距離地思考,她能夠贏得小她七歲的Akira的愛,說明她的靈魂要比她的實際年齡乾淨得多。

人的身體需要洗澡,人的靈魂也需要不斷調和與汰滌酸甜苦辣鹹的過度沉澱。這都需要水。無水的人生單調乏味,過早乾涸。

願你年華如水。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