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物管理局》:這裏的動物成精了
2019年06月07日19:14

原標題:《動物管理局》:這裏的動物成精了

雖然現在已進入網劇的全盛時代,各種類型和題材的網劇全面開花,但至少還有兩種題材是網劇里比較少見的。一類是喜劇,一類是當代奇幻。中國觀眾對於喜劇的熱愛已無需贅言,看看每一年的春節檔的幾部頭部電影,大多是喜劇題材。但為何喜劇電影那麼多,喜劇電視劇就挺少的?說到底還是因為我們缺乏喜劇人才,無論是會寫劇本的,還是會表演的。

至於當代奇幻劇稀少,主要是政策限定。但諸如《西遊記》《新白娘子傳奇》的強大影響力,也足見奇幻題材有深厚的受眾根基。製作方只能轉變思路,為奇幻包裹上“軟科幻”的外殼。

在這樣的背景下,陳赫、王子文主演的《動物管理局》在題材上是占優的,它既是喜劇,也是當代奇幻劇。

《動物管理局》海報

《動物管理局》原名為《妖怪管理局》,它與2017年馮紹峰、劉亦菲主演的電影《二代妖精》共享的是同一個IP,同一個出品方,因此也可以看做“《二代妖精》網劇版”。劇中的設定與電影是相似的,一部分動物可以轉變成人,通俗點說,有些動物成精了。

中國古代諸如《聊齋誌異》這樣的誌怪小說,動物經過千百年的修煉,功力深厚,也可以幻化為人形,並具有一定的法力。妖精們常常是變為絕世美女吸引文弱書生,為的是吸其精血。但《動物管理局》中的妖怪不同,它們是以軟科幻的角度詮釋的。

故事設置是這樣的:7300萬年前,地球上誕生了兩種智慧生物,一種是人類,另外一種是由動物基因突變而成的超級因生物,學名叫“轉化者”,俗稱“妖怪”,他們擁有動物和人類的兩種基因,掌握細胞分子間變換的能力,可以在人類和動物形態中自由切換。遠古時代,人類與轉化者一直在鬥爭,生靈塗炭,為了製止衝突,公元612年祖先們簽訂休戰協議,併成立了鎮邪司,這也是動物管理局的前身。

公元612年(這個時間當然是瞎編的),人類和轉化者達成和平協議

動物管理局的使命是,維護合法轉化者的權益,打擊轉化者的違法犯罪——比如傷人啦、無證入境啦、違規現形啦,等等。如此一來,一個動物成精的故事,就變成了人類與外星人/妖怪相處的故事,它既帶有科幻因素,但也充滿奇幻色彩;既可充分放飛想像,又可以安全繞過政策紅線。

劇中動物管理局的官方宣傳片

劇集一開始,開了一傢俬人動物診所的郝運(陳赫 飾),因為一場貓咪配種事故,意外發現動物可以變成人。動物管理局帶走郝運,但用各種方法都無法洗掉他的記憶,只好迫使他加入動物管理局,成為探員。

陳赫飾演郝運,陰差陽錯成為動物管理局中的一員。

整個動物管理局,就只有陳赫一位人類。刑事組探長kevin周是一隻黑豹,他身邊的小跟班是只變色龍,戶籍中心主任劉小紅是只鬆鼠精,信息處理中心的段未然是只蝙蝠,禦姐醫師萬曉娟是隻兔子精……而女主角吳愛愛(王子文 飾)則是黃鱔精。

郝運的生活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原來他的身邊到處都有轉化者,而他也將與戰鬥力超強、正義感爆棚的吳愛愛聯手偵破一個個案件,維護人與妖之間的和平。

《動物管理局》的劇本結構是現代奇幻喜劇+探案劇。該劇是單元劇的模式,每1-2兩集就會有一起轉化者作姦犯科的案件,其本質是以魑魅魍魎、光怪陸離的“動物世界”,觀照複雜的社會現實,窺見人心的愛慾癡仇。雖然單元劇探案很常見,但《動物管理局》還算差強人意,主要還是沾了奇幻的光。動物犯罪,增加了案件的陌生化色彩,也可適當跳脫現實邏輯的束縛——觀眾對於某些腦洞大開的設計不會太較真。

每一集片頭的副標題,都會提示一個案件。像第五集,轉化者的犯罪動機是“仇富”。

探案主要是作為劇情推動力存在的,《動物管理局》的魅力還在於奇幻設定下帶來的喜劇效果。

《動物管理局》的風格可以用“蠢萌賤衰”來形容。雖然有著動物可以幻化為人類這一設定,劇中的個別血案也略驚悚,它無意於放大人妖之間衝突和鬥爭,也不想“斬妖除魔”,主要是想借助動物-人這一反差,打破次元壁,充分搞笑。

比如動物管理局有著人類社會單位的許多特徵,一樣有死板的條框規定,一樣需要朝九晚五上班打卡,一樣節假日時會發點小福利,上班時大家一樣喜歡偷偷刷刷淘寶、嗑嗑瓜子、摸摸魚。動物管理局的同事們,也都有一種反差萌,像老局長的真實身份是小浣熊,他是個老好人,平時總是老幹部的派頭髮號施令,私底下則喜歡打遊戲,折騰半天還只是個“青銅”……

動物管理局里的轉化者,和人類沒啥差別。上班時間也會逛逛淘寶什麼的。

喜劇的反差,也充分體現在該劇的情節和台詞上。情節上的反差,大抵走的還是屎尿屁路線,比如劇中的一起矢氣爆炸案。所謂的矢氣,其實就是動物放屁,在公共場所放屁是可能引起爆炸,並危害公共安全的。這起爆炸案的嫌疑人是狐狸精,整個明德市(劇中虛構的城市)共有13隻狐狸精,簡稱“明德十三釵”,都是靠臉吃飯的,要麼是網紅女主播,要麼是當紅女明星。為了判斷是誰放屁,吳愛愛與郝運只能分別走訪並收集每隻狐狸精的屁。結果看上去性感嬌豔的女明星放屁時,地動山搖,臭氣熏天。

如今的妖豔女明星,曾經是排氣高手。圖為排氣大賽,後面的壓力計主要用來測量屁活量的。

屎尿屁的喜劇,總歸是顯得略“低俗”。劇中更密集的笑點,來自於抖機靈的台詞。而台詞,又跟角色和演員有很大關係。因為某些原因,有些觀眾可能不太喜歡陳赫,但公正地說,陳赫的喜劇才能在當代演員里是讓人記得住的。他也已經形成非常標誌性的個人特徵,雖然說他的表演有點被限製住了,但至少他在喜劇領域也樹立了比較牢固的地位。

《動物管理局》中他飾演的郝運,延續的仍是陳赫之前一些喜劇角色的人設:賤兮兮,慫,精明,鬼點子多,一張厲害的嘴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郝運的賤萌和慫,讓他總是處於很低的位置,每次耍小聰明,輕易就被識破,這就製造出了第一重反差;但哪怕被識破了,他總能順水推舟見招拆招滴水不漏地把話圓回來——雖然這壓根不是他的本意,這就製造出了第二重反差。編劇的台詞設計,和陳赫沒有違和感的演繹,都給該劇的喜劇效果加分不少。

郝運張嘴各種馬屁就來

《動物管理局》定位為“都市減壓輕喜劇”,是準確的。炎炎夏日,減壓喜劇就類似於便利店的冰鎮啤酒,便宜、口味一般,但可以解渴,帶來片刻舒爽。《動物管理局》還是挺適合無聊時二倍速刷刷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