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鞋文化的差異比端午節的肉粽還「可怕」
2019年06月06日07:40

  Text / 張雨夏

  Editor / 張雨夏

  每到端午節,對於是否選擇肉粽的討論都會成為這一時期的熱點話題。我國南北飲食文化的差異讓不少人在意見上產生了分歧,而在球鞋領域中,這樣的例子也是比比皆是。由於文化興起或是環境所造成的不同理念,在引起爭論的同時,也很好的反應了當下人們對球鞋文化的理解。作為如今快速崛起的新興文化,對於球鞋文化的選擇更多的取決於參與者本人。而這裏筆者想從一個我們最熟悉的鞋款中,開始關於球鞋文化的討論——Nike Air Max。

  由於每個人對球鞋文化理解程度的不同 ,在我們的生活中總會藏著一些‘球鞋潛規則’,而Air Max則是眾多分歧的誘發者。在澳洲 ,如果你想穿著Air Max進入一些酒吧或者夜店之中,那很抱歉你有一定的機率要失望而歸。在當地人的認知中,Air Max系列與當地的黑幫或是藥販子是畫上等號的,因為這是他們最常選擇的球鞋。為了避免爭端以及衝突的發生,選擇這樣的方式來規避風險無可厚非,畢竟誰也不想惹禍上身。這對於不知道當地文化的人來說顯得有些不可思議,這個規則時至今日還會在不少地方實行。

  同樣對於Air Max有著‘執念’的還有上世紀末的日本,‘在90年代的日本,穿著Air Max上街會被不良少年盯上’,這樣的規則看上去有些荒謬,但這其實也是球鞋文化而演變出的現象。日本球鞋文化的起源來源於20世紀末的經濟大蕭條時期,經濟的不景氣使得人們對娛樂產業的需求變得更加廣泛。在這樣的契機下美國球鞋文化的適時引入,為其在日本潮流市場打開了突破口,而Nike Air Max 95便是敲門磚般的存在。在經典漫畫《GTO麻辣教師》中就有著這樣的橋段——用Air Max來交換別人的BMW,可見在當時的不良少年眼中,它有著多麼動人的魅力。

  這便是文化差異的體現,對於很多人來說,Air Max只是一雙正興或是單純好看的鞋款,而對於另一部分來說,它就是心中的神物。其實這樣的文化差異一直就是球鞋文化的主旋律,也正因為這樣的衝擊使得當地的文化進入了快速發展的時代。而Air Max就好像是一顆‘肉粽子’一樣,成為了區別文化差異的一個標識。

  本土及外來文化

  影響著球鞋選擇

  這裏我們就要把一個老生常談的話題列舉出來——YEEZY在日本並不受歡迎。通常我們對於這個現象的解釋會將其歸結於日本‘OTAKU文化’,簡單來說就是禦宅文化,是指對熱衷於亞文化,並對該文化有極度深入的瞭解的人群。日本的球鞋亦或是吃潮流玩家,在選擇產品時,會更加側重於有故事及內涵的產品 。換一個角度來說,日本的球鞋愛好者在球鞋的選擇上更有主見,當然,並不是說他們墨守成規亦或是刻意的去迴避主流走向。這些比較終究只是一個相對狀況下的比較,不是說日本的玩家不穿YEEZY,只是說相較於我們熟悉的大環境,他們是別具一格的一支。

  球鞋文化的發展,更多的是依託一個流行文化開展的橫向推廣,俄路斯便是一個不錯的例子。由80年代英國Terrace Culture(足球看台文化)為源頭而衍生出的球鞋文化,最具代表性的體現便是他們腳下的adidas Samba。‘斯拉夫蹲+假adidas’這樣的組合,成為了人們對於俄路斯小混混們的最直觀印象,著名的本土亞文化‘Gopnik’也與之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可能在很多人眼中,十分不理解為什麼這群人這麼熱愛adidas,甚至是假貨,但對於當地人來說,這就是一個文化的標識,它更像是一個辨認同好者的方式,如果你想接觸他們,也許換上一樣的裝束才是最好的方式。

  世界各地都有著球鞋文化的影子,但在歐洲地區球鞋的人氣並沒有那麼高漲。其實整個歐洲範圍內球鞋的處境是相對尷尬的,運動品牌也許並不是歐洲消費者的優先選項。作為無數奢侈品的發源地,當地人的穿著習慣一定程度上的更傾向於正裝,這也使得球鞋很難在人們的穿搭中佔據主導者的地位,尤其是那些如Air Jordan一般有著高辨識度的鞋款,畢竟歐洲大陸的主角是足球,籃球鞋在當地的比重顯然是較弱的一方。

  與其為花費高昂的價格去夠買一雙運動品牌推出的球鞋,不如選擇各個品牌的小白鞋或時裝鞋來突顯整體的穿搭效果。這也使得歐洲成為了入手球鞋相對容易的地方,球鞋文化的熱度更多的還是取決於人們的實用性需求。

  由於環境的不同,人們對於某一文化的認知也是不同的。我們舉個簡單的例子,我們很難看到一個生長於街區熱衷於Hip-Hop的孩子穿著鋥亮的皮鞋在街上走動,我們也不會看到一名古典樂演奏家著用球鞋在舞台上表演。就像Mahershala Ali在採訪中說過的那樣,他喜歡球鞋,但不會選擇穿著球鞋去出席正式的場合。文化的差異不僅僅局限於某個地區,它更是一個泛領域的現象。我們會不理解一些人的行為,但對於他們來說,這才是他們認知的球鞋文化。黑人們對於Air Jordan與Air Force近乎狂熱的熱愛,早已無需多言。

  每個地區的人們會有自己的‘怪癖’,其中上發源於上世紀初的‘Shoey’文化則是一個絕對的另類。將酒或者飲品倒入更脫下的球鞋內部,並一飲而盡,這樣的行為很難讓人理解。這個慶祝方式,幾乎成為了澳洲車手Daniel Ricciardo的標示性動作。自2016年意大利車手Valentino Rossi加入‘Shoey’行列後,這一行為已然成為了一個慶祝勝利的通用動作。我們也能看到這個文化出現在各個領域中,演唱會上亦或是酒吧的狂歡之夜,在YEEZY大批量鋪貨時將麥片灌入球鞋的玩法也讓人眼前一亮。‘Shoey’是一種彰顯喜悅的方式,透過球鞋表達自己態度,其實球鞋文化本身也正是如此,歸根結底我們享受的還是球鞋帶給我們的美好印象。

  簡單的盤點了一下宏觀的差異後,我們不妨來看看我們身邊的不同 。與其說是文化差異,不如說是由於對於球鞋喜好及認知不同所產生的選擇差別化。就比如筆者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北方人卻愛吃肉粽一樣,其實在我們的身邊這樣的例子也數不勝數。

  儘管國內的球鞋文化正處於快速發展的階段,但實則我們並沒有形成一個具有代表性的大潮流趨勢,我們更多的是在追隨別人的玩法。由於接觸時間長短的不同,每個人對於文化的認知或喜好是參差不齊的。你讓一個剛剛接觸到球鞋文化的人,在YEEZY、OW與一些經典的Air Jordan中做出選擇,他們無疑會毫不猶豫的選擇前者。如若單純的用跟風二字來形容這樣的決定,顯然是片面的。每個人看待球鞋的視角是不同的,外觀、文化亦或是流行與否,最終決定球鞋文化的一方永遠是玩家本人。

  球鞋文化始終是潮流文化的一部分,一個有著無數替代品的小分支。當年網襪的興起,讓無數人開始將其作為日常穿搭的一部分,同理絲襪配球鞋的搭配也是如此。在大環境的指向下,人們的認知會向著兩個極端發展,在你眼中這樣的組合也許是性感與嫵媚的代表,在對立一端的眼裡,這更像是一次匪夷所思的穿搭事故。

  再用一組對比來舉例,不少人喜歡將Vans亦或者Converse的鞋款用踩後跟的方式來穿著,而相對的有人為了保證球鞋不褶皺,會墊上如鞋盾這樣的配件。我們能用對錯來評價這樣的兩種對球鞋的態度嗎?答案一定是不能。前者對於球鞋的需求是舒適性,而後者則是為了滿足自己對於球鞋的強迫症,將穿著痕跡對球鞋外觀的影響最小化。

  球鞋文化的多樣性,致使了人們對於球鞋購買傾向的多元化。有人喜歡線上的便捷,就有人享受線下購買所帶了來的真實感。在10000元檔位中挑選一雙心儀的鞋款,也會產生無數的答案,動輒大幾千元的Air Jordan 1與Louis Vuitton Lv 408 Trainer之間,我們能主觀的去評價 選擇前者的人是跟風,而後者則是識貨的球鞋玩家嗎?我們無法否認他人眼光在我們選擇球鞋時所產生的影響,只是在不同的文化理解下演變成了選擇的差異化。

  有時候球鞋文化並不需要別人的理解,遵從你內心的想法,才是玩鞋的初衷與核心。你會不理解為什麼有人將實戰鞋作為通勤鞋款,而也許對他們來說,一雙隨時幫助自己投入運動當中的舒適鞋款,才是他們選擇球鞋的硬性指標。就像又有誰規定過,一個天津人就必須喜歡噴泡。

  筆者之所以將球鞋文化比作‘肉粽’,因為它與很多鞋款一樣充斥著人們的分歧點。而在我們討論口味優劣時,也不要忘了,有些人或許根本就不吃粽子。球鞋文化差異的存在是一個必然,也正是因為它的存在,我們才會沁心於此,從而找到屬於自己的專屬文化。

  在生活中,你有遇到過什麼讓你感到費解的球鞋文化?一說是對於球鞋文化的差異化你有著怎樣的看法?在評論區和大家分享一下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