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孩子才吃午餐 成年人就是來拍照的
2019年06月06日17:09

  摘要: 巴菲特用的是一個老的三星翻蓋手機,怎麼裝幣啊!

文|花兒街參考(ID:zaraghost),作者|林默
文|花兒街參考(ID:zaraghost),作者|林默

  文|花兒街參考(ID:zaraghost),作者|林默

  1

  巴菲特坐在牛排館里,等那個約他吃飯的,叫朱曄的中國男人。

  聽說他是做網遊的,跟自己共進午餐的這個機會,他是花235萬美元買的。

  可是現在,他遲到了,因為他正忙著接受採訪,忙著告訴媒體,等會兒跟巴菲特吃飯的時候,他準備要聊點兒啥。

  對於這種忙於接受採訪的行為,巴菲特先生十分理解,告訴媒體自己準備跟巴菲特聊點兒啥,比真的跟巴菲特聊點兒啥,重要多了。

  如果誰說這是一場商人的聚會,巴菲特一定不同意,這分明是一次行為藝術家的碰撞,藝術到細節里那種。

  比如有採訪問朱曄,競價的最後二十分鍾很激烈吧?

  朱曄淡淡地說,“也沒有啦,因為我們公司天神娛樂的股票代碼是002354,我就直接把價格標到了235萬美金,後來也沒什麼競價的”。

  2

  飯,朱曄是帶著媳婦兒、邀請了一眾朋友一起去吃的。除了媳婦兒在朋友圈全程直播了吃飯的過程,兩口子還特意去上了檔訪談節目,人工回放了吃飯的過程。

  畢竟,吃的太滿意了。

  朱曄的媳婦兒對著鏡頭眉開眼笑,“就是一個特別慈祥的老爺爺”。

  講真,這樣的評論對於巴菲特十分不公平。人家幹的是個閨蜜的活兒好麼?

  吃飯的全程,巴菲特都在用心安排大家幹一件事——拍照。

  這個慈祥的老爺爺拉著朱曄和他的朋友們一起凹各種造型——執子之手的,四目相對的。

請粗壯的你靠在我寬廣的臂彎里的。
請粗壯的你靠在我寬廣的臂彎里的。

  請粗壯的你靠在我寬廣的臂彎里的。

以及巴菲特自帶道具,凹出“我們共同托起一個錢袋子”的。
以及巴菲特自帶道具,凹出“我們共同托起一個錢袋子”的。

  以及巴菲特自帶道具,凹出“我們共同托起一個錢袋子”的。

跟股神共同托起一個錢袋子,什麼心情?
跟股神共同托起一個錢袋子,什麼心情?

  跟股神共同托起一個錢袋子,什麼心情?

  他還在朱曄帶去的,一個做金融的朋友耳邊,擺出一個悄悄話的姿勢,就像他當年擺給段永平的那樣。雖然是個老姿勢,但是經典啊,大家依然很受用。

  朱曄對巴菲特的擺拍技能讚不絕口,“他會擺出不同的pose,去引導你跟他一起拍照”。

  幫人在心理上值回票價最重要的一步,就是一張“到此一遊”的照片。

  3

  每個跟巴菲特吃完飯的人,都說“值啊,太tm值了”。

  巴菲特到底跟他們說了啥?江湖上流傳著這樣一些,巴菲特告訴他們的道理。

  2006年,巴菲特跟段永平說,“不要做你不懂的東西,不要做空,不要去借錢”。

  2008年,巴菲特跟趙丹陽說,“如果你做事和別人一樣而且只盲目追隨別人,最後的收益和效果也和別人一樣”。

  2014年,巴菲特跟朱曄說,“投資自己看得懂的東西”,“要經常跟你愛的人說我愛你”。

  納尼 ,這不就是慈祥的老爺爺在股東大會上,經常都會講的那些,心靈雞湯嗎?

  可是,療效真好啊——

  段永平說,“我是去致敬的”。

  趙丹陽說,“太值了,我受益終身啊”。

  朱曄發了條朋友圈說,“大道至簡,貴在堅持”。

  朱曄還比較實在地補了一句,“其實午餐說的這些,他早就告訴大家了”。我靠,難道把外賣送的雞湯,現場熬一份熱的,就這麼讓有錢人感動嗎?

  有錢人就這麼命缺雞湯麼?秘密在於,花了錢現場來喝湯的,巴菲特允許你往湯裡,加點兒料。

  在向媒體介紹他和巴菲特聊了啥的時候,趙丹陽雲淡風輕地透露,他向巴菲特推薦了港股物美商業的股票,巴菲特說他回去看看。

  物美商業隨機迎來K線圖最高光的日子,股價飛漲。趙丹陽在吃飯前已經買入的物美商業,在短短數日幫他賺到了1.3億港元。

  朱曄的媳婦兒眉開眼笑地告訴媒體 ,巴菲特提到要看公司的財務報表,他們回國後會立即翻譯一份英文版本發給巴菲特。

  也許,他們誰也不是來聽巴菲特說點兒啥的,更重要的是可以告訴媒體,我跟巴菲特說了啥。

  在這裏,我們必須為人民藝術家巴菲特爺爺的表演尺度,隆重點個讚。

  趙丹陽推薦的物美商業,爺爺說回去看看;朱曄公司的財務報表,人家也只是要來看看。

  至於朱曄在吃了那頓大道至簡的午飯後3個月,天神娛樂的股價開始持續下挫,已自高點墜落近九成。而朱曄在2018年5月被證監會立案調查,9月辭去天神娛樂的董事長兼總經理職位,持股的98.94%處於被質押、100%被司法凍結的狀態。天神娛樂2018年財報顯示,因大幅計提商譽減值等因素虧損75.22億元palapala。

  這些跟巴菲特爺爺有啥關係嗎?爺爺傳授的可都是萬能雞湯,講的也只是回去看看。

  這裏,必須要插播一句巴菲特爺爺的山寨門徒,為自己搞了個午餐拍賣的史玉柱。

  2012年,團貸網創始人唐軍以213萬元的價格拍得史玉柱三小時的午餐時間,那是唐軍賬面上1/5的現金。

  眼看著自己這身價直逼巴菲特,沒太hold住的史玉柱熱情接待了唐軍 ,不僅親自投資了團貸網,還為唐軍打開了自己的“大佬朋友圈”。

  自從有了史玉柱,唐軍再也不用擔心自己的融資了。因為“史總推薦了民生銀行董事長董文標認識”;也因為“沈大哥(沈寧晨)是史玉柱大哥多年的好兄弟,他們對我的幫助很大”。

  今年3月28日,平安東莞官方微博通報,“團貸網實際控製人唐軍、張林於3月27日主動向東莞市公安局投案”後,江湖中開始盛傳史玉柱也被帶走的消息。

  雖然消息被闢謠,但江湖名望傷害可想而知。

  作為山寨門徒,史玉柱還是沒學到慈祥老爺爺的精髓。

  拍賣只是形式,重要的是懸掛出一顆糖的尺度。

  4

  孫宇晨一面念叨著他和王小川的宿怨,一面期待著他3000萬買來的巴菲特午餐。

  這讓大家很為孫宇晨擔心。

  那麼慈祥的巴菲特爺爺,似乎把他畢生壓抑的毒舌,都給了虛擬貨幣。他平均三個月就要出面diss一次虛擬貨幣,比如“虛擬貨幣是老鼠藥”,比如“比特幣吸引的是騙子”。

  那麼容易受傷的晨晨,被王小川一個眼神都傷害了到五年不能忘懷的晨晨,不惜用“我是個創業者,王小川本質上還是個打工者”這樣的對話,來隔空叫罵王小川的晨晨,他會不會在這頓午飯裡,受到更深的傷害?

  認真臉,大家不必為新一代商界奇才太過憂慮。孫宇晨是押著,人民表演藝術家巴菲特一生的藝術套路,拍下這頓午餐的,只要巴菲特走不出自己的老戲路,孫宇晨就贏了——

  他們得拍照吧,哪怕是張不辣麼親密的照片,發佈給媒體的態度也可以是,巴菲特重新審視了新世界。

  他們得說話吧,雖然巴菲特的雞湯那麼多,可是填不滿全場吧。只要孫宇晨說上了幾句關於工作的話,無論巴菲有木有表態,孫宇晨依然可以告訴媒體,“我向巴菲特介紹了區塊鏈行業和加密行業的發展”。

  這是一次尷尬的午餐,人民表演藝術家巴菲特,被自己的套路給套路了。吉祥物有吉祥物的紅利,吉祥物有吉祥物的宿命。

  孫宇晨唯一不太好實現的願望,是他已經告訴媒體的,“我要在午宴提一個小小的要求,我要在巴菲特的手機上安裝第一個數字貨幣的錢包,並打一點波場幣給他。這個波場幣,希望這會成為巴菲特人生中的第一個虛擬貨幣”。

  這個撒幣的計劃可能比較容易灑閉,因為慈祥的巴菲特爺爺,至今用的還是一部三星翻蓋非智能手機。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