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談聚焦青年圈層化:從網上的狂歡到現實的孤單
2019年06月06日15:55

  半月談聚焦青年“圈層化”:從網上的狂歡到現實的孤單

  烏夢達、周琳、袁汝婷、顏之宏、駱飛/半月談

  青年是時代最靈敏的晴雨表。隨著社會發展和科技進步,青年交往、表達形式不斷演變,群體的大規模交流空間漸趨壓縮、割裂,場域“圈層化”愈發明顯。如何拓展青年交流空間,“不失尷尬”地引導他們主動敞開心扉,避免疏離風險,顯得尤為緊迫。

  半月談微信公號 圖

  “不想說,說了你也聽不懂”

  當代青年鍾愛彰顯個性,倡導自我,“三觀”的形成與網絡和信息技術發展密切相關。隨著生活閱曆不斷豐富,信息愛好多元化,“圈層化”逐步成為青年表達場域的主要特徵。

  青年是互聯網原住民,訴求表達的主陣地在網上。中國互聯網信息中心數據顯示,90%以上的青年認為互聯網在自己的生活中重要或很重要。

  清華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瀋陽說:“短視頻、遊戲論壇、直播室、視頻彈幕網站才是年輕人交流的平台,KTV不去了,各類‘K歌軟件’卻大行其道,這是交流場所變化的縮影。”

  然而,即使年輕人之間也不是溝通無障礙。上海市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所長楊雄說:“如今的年輕人和其他人群的一個顯著區別在於,交流和表達越來越小眾化,‘圈里圈外’常常無法真正相互理解。只追捧自己圈層的熱點。”多個青年大V向半月談記者表示,自己更信奉“話不投機半句多”,在自己認同的群體中交流更舒適。

  分眾化互聯網產品為圈層交流提供了空間。年輕人以共同的興趣、喜好聚集成一個個圈子,創造出屬於自己的話語體系併成為眾多網絡流行文化的發端。“軍事”“古風”“虛擬偶像”等圈子五花八門。

  社會飛速發展,青年與長輩代際鴻溝明顯加深,疏離感更強。中國人民大學新聞學院執行院長胡百精說:“現在媒體的熱詞往往不是學生群體的熱詞,社會主流關注點往往不是青年關注點,這會帶來凝聚力下降,各方面社會成本提升。”

  部分年輕人出現“社會疏離”傾向

  從“網上的狂歡”到“現實的孤單”,從“沒人聽我說”到“我不想對別人說”。半月談記者調研後發現,當代青年表達意願下降,傾聽他們的聲音、獲取他們的真實想法不容易。

  作為獨生子女,一些青年擁有獨特的生活邏輯和表達方式。大學剛畢業就開始養貓養狗,自嘲有“社交恐懼症”的不在少數。既渴望被認同,又難以解除警戒心態。

  有些青年,因長期缺乏溝通夥伴,表達意願、表達能力退化,出現與社會疏離的傾向。甚至認為“沒什麼好說的”“生活不就是這樣”。

  確實,青年的信息獲取能力、思辨能力較父輩有了顯著提升,“以過程講道理、以專業講故事”對青年變得愈發重要。他們習慣於凡事先問“是不是”,再問“為什麼”。專業性強、真誠、溫和,而非強勢、極端的表達方式更容易被青年認可。

  知乎CEO周源說,分析知乎問答熱度發現,垂直的知識領域、多角度的解答、理智而非情緒化的表達方式,最受當代青年認可。

  共青團中央網絡處處長吳德祖說:“現在年輕人有自己的思考,他們對真誠度、真實度的要求很高。”

  年輕人更擅長輕量表達,避免交鋒或辯論,但也容易導致真實訴求被隱藏。“現在,在課堂上,很少看到師生因為觀點相左而爭得面紅耳赤,青年人發生觀點衝撞的情況也要少於以往,有一種‘順著說,繞著走’的感覺。”

  清華大學新聞傳播學院教授李彬認為,當面交鋒的頻率低了,並不代表青年人“肚裡沒貨”,而是他們已從“我一定要說服你”變為“你的觀點與我無關,我只堅持自己就行”。

  以趣源為基礎,不同群體間訴求表達難以找到統一性。很多青年人加入興趣團隊是為了尋找更多的情感和價值認同,而這些認同在現實生活和工作中可能難以獲取。趣源團體更像是一個情感紐帶,將擁有一致訴求的青年人凝聚在一起。

  用“話術”“場術”團結“吃瓜群眾”

  在信息爆炸、價值多元的當下,青年表達多樣、訴求多變,對話門檻升高。一線青年工作者及專家學者認為,要做青年的知心人、熱心人、引路人,就要打破與青年區隔的“玻璃幕牆”,切實立足於對青年訴求的現實關照,真正傾聽、理解、回應青年,才能感召青年、引領青年。

  做青年工作越來越需要高度的專業性,只有掌握打開青年心扉的共同語言和方式方法,才能“深度入場”並“共情交流”。

  國家中長期青年發展規劃專家委員會委員廉思認為,掌握青年群體的組織規律和方法,要講究方式方法,不能“說三句話人家就不跟你玩了”。只有具備組織能力,才能與青年進行成系統、深層次、不迴避的交流。

  “只圍觀、不表達、不參與”,這是青年間流行的自我畫像。團結“吃瓜群眾”既要現實感召也要前瞻研判,警惕“建設者”變成“旁觀者”。廣東省青少年大數據及新媒體中心主任龔慶說:“可以加強社群骨幹和社團組織的培育,將社團組織和骨幹作為團結青年的抓手。”

  引導青年樹立正確價值觀,需從信息供給和事實論證入手,提升解釋力與說服力。“過去是老人教導青年,現在微信里都是青年給老人闢謠。”吳德祖認為,我們已經進入了“信息反哺”時代。

  作為青年新生力量,北京一所高校的研究生陳昶文認為,對於自己及同齡人的思政教育不應“灌輸”而應“浸潤”,“馬克思主義不是一道菜,而應該是每一道菜里不可缺少的鹽”。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