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和51都成空砍,孤膽英雄庫里嚐到了老詹的痛
2019年06月06日16:18

原標題:​47和51都成空砍,孤膽英雄庫里嚐到了老詹的痛

  杜蘭特、湯普森缺陣,考辛斯狀態低迷,單核帶隊的庫里傾其所有,最終彈盡糧絕,只能目送對手從甲骨文球館帶走勝利。

  連續5年總決賽之旅,今天與猛龍的總決賽第3戰,這可能是庫里和勇士遭遇的最艱難一仗、最慘烈一役。

  123比109,猛龍的表現足夠出色,萊昂納德的穩定、丹尼·格林和洛瑞的神準三分、範弗利特的幾記壓哨球讓勇士主場數萬名球迷絕望。但看到球場上不遺餘力奔跑、投籃、防守的庫里,很難有人不為之動容,出戰43分鍾砍下47分,這位奧克蘭的孤膽英雄無愧全場MVP的呼聲。

  庫里拚搶地板球。截屏圖

攻防兩端,庫里拚光了子彈

  過去4屆總決賽,勇士從未遭受如此嚴重的傷病潮,庫里不得不化身球隊的孤膽英雄。

  “如果我讓克萊上場了,導致他的傷勢更加嚴重,我可能永遠無法原諒自己。”沒有將湯普森列入大名單,勇士主帥科爾自有考量,總決賽是7場4勝的系列賽,他不想貿然派傷勢未癒的湯普森出場,導致後者錯過整個系列賽。

  庫里自然也有同樣的想法,他希望好兄弟可以安心養傷,所以他在這場比賽中表現得不遺餘力。

  杜蘭特、湯普森均無法登場,傷癒復出的考辛斯、頂替湯普森位置的利文斯頓狀態低迷,庫里身邊的幫手幾乎僅剩格林和伊戈達拉。尤其是進攻端,兩位主要火力點缺席,湯普森和杜蘭特的缺陣讓球隊出現了50分的得分空缺,庫里只能一人扛起進攻大旗。

  首節得到17分,上半場貢獻25分,全場砍下47分。“在這樣的時刻,我必須保持挺身而出的心態,這是我們一直在強調的事情,需要踏上賽場去戰鬥。”庫里說到做到。

  整場比賽,庫里只休息了4分45秒。暫停期間,轉播鏡頭掃到庫里,可以明顯看到他在喘著粗氣 。除了進攻端擔負重任,庫里在防守端也要面對洛瑞、範弗利特、丹尼·格林等人的輪番衝擊,比賽進行到最後幾分鍾,在體力幾乎消耗殆盡、勇士逆轉機會渺茫的情況下,庫里先是飛身偷球丹尼·格林,隨後與洛瑞一起倒地爭球。

  科爾說:“斯蒂芬的表現讓人難以置信。他的比賽態度、運球和投籃的方式,實話實說,我不認為之前有人做到過這樣的事情。”主帥對弟子的評價,是對庫里此役傾盡全力的最好褒獎。

  觀眾起身為庫里鼓掌。截屏圖

總決賽單場得分緊追詹姆斯

  儘管勇士輸球,總決賽1比2落後,但比賽的勝負並沒有影響外界的觀感,庫里帶給球迷的震撼絲毫沒有減少。

  不到一個月前,勇士與火箭的西部半決賽第6回合較量,杜蘭特因傷缺陣,庫里在上半場0分的情況下,下半場砍下33分,其中末節獨得23分,幫助球隊淘汰火箭,晉級西部決賽;今天的比賽,杜蘭特仍高掛免戰牌,湯普森職業生涯首次缺席季後賽,庫里再次逆勢爆發,打出個人季後賽生涯最精彩的表演。

  出場43分15秒,庫里31投14中,砍下47分、8個籃板、7次助攻,刷新季後賽生涯單場得分紀錄,創造總決賽個人單場得分新高。2013年與馬刺的季後賽,庫里曾單場砍下44分;2016年NBA總決賽第4場,面對詹姆斯率領的騎士,庫里曾單場得到38分。

  這是庫里職業生涯第9次在總決賽中至少得到30分,超越勇士名宿里克·巴里的8次,成為勇士隊史第一人。另據美國媒體統計,在現役球員總決賽單場得分榜上,憑藉本場的47分,庫里一舉超過歐文、威斯布魯克和杜蘭特,在榜單上僅次於詹姆斯。

  本場比賽之前,現役球員總決賽單場得分榜前10位均超過40分,其中詹姆斯獨占6席,並以上賽季總決賽首場比賽的51分高居榜首,不過騎士卻遭勇士橫掃。此外,杜蘭特、威斯布魯克、歐文也曾在總決賽有過單場40+的得分表演。此役過後,庫里以47分強勢衝到該榜單第2。

庫里不失信心,期待傷員回歸

  總決賽1比2落後,這並不是一個不可逆轉的比分,甚至是一種再正常不過的形勢。球迷們清楚這一點,連續5年征戰總決賽的勇士更是心知肚明。

  “球隊會做出調整,這是一個漫長的系列賽,對我們而言,會非常有趣。”庫里並未對系列賽失去信心,“追夢”格林也認為接下來的比賽會非常有趣,“我們會繼續戰鬥,贏下下一場比賽,然後趕赴多倫多,贏下第5場,回到甲骨文球館,贏下第6場,然後慶祝奪冠。”

  總決賽的劇情當然很難像格林所說的那樣簡單,傷病、臨場發揮、主場優勢等因素都會影響整個系列賽的走向,不到決出冠軍的那一刻,誰也無法確認,哪支球隊能夠笑到最後。

  2016年NBA總決賽,勇士在3比1領先的情況下被騎士大逆轉,那是勇士球員最慘痛的回憶,但一路走來,早已成為球隊最寶貴的財富。這使得他們在順風順水時保持清醒,在遭遇困境時始終雲淡風輕。

  “每當季後賽出現傷病潮,球隊都非常艱難。”庫里強調,對球隊來說,杜蘭特和湯普森的傷病確實是不小的考驗,對手的表現也配得上勝利,“我們的球員在努力重歸賽場,接下來什麼都有可能發生。”

  新京報記者 徐邦印

  編輯 王春秋 校對 何燕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