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展|乾隆朝書畫展見出的小心思,“杜尚獎”展落入的模式化
2019年06月06日08:13

原標題:評展|乾隆朝書畫展見出的小心思,“杜尚獎”展落入的模式化

“澎湃新聞·藝術評論”(www.thepaper.cn)評展欄目,以親身的觀展體驗和獨立的視角,評點近期展覽。此次點評的是故宮博物院的“幾暇怡情——乾隆朝君臣書畫特展”,儘管文物鋪陳過甚,文字解釋手段單一,但卻可見策展正往深裡做、往細里摳的特質;北京紅磚美術館的“杜尚獎藝術家展” 則呈現出了一種模式化的、俗套的、習慣的解決方案;英國薩默塞特藝術中心的“無意識的景觀”則展現了厄爾蘇拉·豪瑟收藏的女性藝術家作品,展覽歡快,充滿活力。本欄目歡迎投稿,投稿郵箱:dfzbyspl@126.com,郵件標題請註明“評展”。

幾暇怡情——乾隆朝君臣書畫特展

展期:2019年4月30日-6月30日

地點:故宮博物院文華殿書畫館

點評:在北京故宮的展覽上,看到了書畫策展往深裡做、往細里摳的精神特質。但是,北京故宮畢竟擁有一座紫禁城,整個紫禁城就是乾隆皇帝再創作、再Cosplay的“行為藝術”。

評星:三星

在北京故宮的這一展覽上,我看到了書畫策展往深裡做、往細里摳的精神特質。比如,乾隆皇帝少年時代習字的“作業”,帶著師傅很多批改意見,這種很有人情味卻不夠“精品”的文物,過去是不會被北京故宮列入展覽目錄的;對於金粟山藏經紙等一系列乾隆皇帝“敬惜古紙”行為的介紹,過去北京故宮展覽也有涉及,此番“幾暇怡情特展”通過詳細文字介紹、特殊攝影、放大圖像等多種手段予以重點展示。

《弘曆讀昌黎集詩》,張照

“幾暇怡情特展”選用乾隆皇帝臨《西園雅集圖》卷,以及董誥、梁詩正等人臨《西園雅集圖記》卷,從多個側面反映乾隆皇帝學古摹古、與古人互動的行為。同時,北宋李公麟的《西園雅集圖》一直很想過眼,雖然乾隆臨本與原本不可同日而語,卻仍然不失可玩。

不得不說,紫禁城本身是一個巨大的乾隆皇帝的“遊樂場”,處處可見他的小心思。不僅僅是建築,就連現在的北京故宮博物院也處處可見,當代“故宮文博人”依靠乾隆皇帝的心思,進行再創作、再Cosplay的“行為藝術”。就拿那幅已經被研究和利用得異常透徹的《是一是二圖》來說,在傢俱館、珍寶館裡面,許多沉浸式陳列均採用了這一母題,乾隆皇帝本人身處一個優雅的私密空間,把玩著屬於他的那些珍寶。反倒是傢俱館和珍寶館,調用的器物類文物數量繁多,到是更能令觀看者體會《是一是二圖》的畫中之趣。

《乾隆皇帝是一是二圖》,佚名

相較文華殿書畫館的《是一是二圖》陳列,畫一定是原件,但周圍沒有什麼器物與之互動,顯得非常的寡淡,這點倒是與“幾暇怡情特展”選用當代文創置景、古代筆墨紙硯展示的思路又不一樣了。或許,策展團隊是想讓觀看者去家居館、珍寶館乃至整個紫禁城去體會乾隆也未可知。

與展覽第一、第四兩個部分生動有趣,吸引了不少觀看者圍觀相比,展覽中間皇室、詞臣的書畫創作部分,能夠體會到乾隆皇帝的藝術思維,對他們產生的重要引領性作用,但是大量的文物鋪陳過甚,文字解釋和深度解讀手段又不夠豐富,導致許多觀看者看過“紀曉嵐”之後便走馬觀花了。(文/拿破破Napopo)

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14位杜尚獎藝術家展

展期:2019年4月26日-6月26日

地點:北京紅磚美術館

票價:130元

點評:展覽以道路、位移、旅行、發現的概念出發挑選參展作品,並引用了西班牙詩人安東尼奧·馬查多(Antonio Machado)的詩句“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作為出發點。然而,零散的藝術家創作似乎紛紛落入了學院派評審機製的窠臼,呈現出法國裡昂雙年展一般的模式化的、俗套的、習慣的解決方案。

評星:三星

北京紅磚美術館推出“沿著本沒有的路行進——14位杜尚獎藝術家展”,試圖以嶄新方式呈現法國當代藝術及“馬塞爾·杜尚獎” (Prix Marcel-Duchamp)的多元面貌。

“杜尚獎”於2000年由法國國際藝術傳播委員聯合會(ADIAF)創立,如今已經成為全球最具影響力的國家級獎項之一。這是紅磚美術館繼2017年後,第二次與ADIAF及法國駐華大使館合作舉辦“杜尚獎”展覽。

此次展覽中,參展藝術家選取一切可能的角度詮釋展覽主題:如位置的移動、對出走的嚮往、被迫的遷徙,或是對繼續遠行方式的探索。儘管如此發散式的藝術主題探索的確為展覽本身構建了話題的多樣性和多元化,卻沒能將藝術的表達和創作者的意圖帶入更深層的內容呈現和哲學思考。

《二乘七 之二》烏拉·馮·勃蘭登堡,2018 ,布料、梯子等

在米歇爾·布拉吉(Michel Blazy)的作品中,作為日用品的運動鞋本身成為了一場漫步的靜態載體,並被大自然的綠色植物悉數占領。而在拉蒂法·艾霞克茜(Latifa Echakhch)和烏拉·馮·勃蘭登堡(Ulla Von Brandenburg)的作品中,觀眾被邀請在色彩繽紛繽紛的壁畫或是柔軟細密的織物裝置中漫步。在穆罕默德·布魯伊薩(Mohamed Bourouissa)的作品中,費城的社區居民因馴馬錶演而聚集在跑馬場的圓環跑道之上。在安利·薩拉(Anri Sala)的電影中,他通過城市漫步展示出一些經藝術改造、仿若曆史想像的真實地點。

《布魯納·雷諾》尼爾·貝魯法,2010 高清數碼影像

最令筆者印象深刻的可能要數尼爾·貝魯法(Neïl Beloufa)的一部靜態的公路電影作品,藝術家安排了一輛永遠駐留在停車場的汽車,並借助於特殊的拍攝手段和動態影像的蒙太奇手段,將搖曳的車窗與攝像機鏡頭在作品中融為一體。全片的攝製體現出藝術家對法國新浪潮電影風格的深情致敬,讓我們在動盪不安的車廂里傾聽年輕人間多情的談話。

此次“杜尚獎”展作品提醒我們,創造既是一條物質之路,同時也是一條精神之路。那通向未知的移動有多麼激動人心,就有多麼危機四伏。出發是一種解放和對抗的行為。每件作品本身就是一條道路。(文/丁寧)

無意識的景觀:來自厄爾蘇拉·豪瑟收藏的作品

展期:2019年5月25日-9月8日

地點:英國薩默塞特藝術中心

點評:展覽以厄爾蘇拉·豪瑟收藏的女性藝術家作品為重點。路易絲·布爾喬亞的蜘蛛、梅雷·奧本海姆的毛茸手、卡羅爾·拉馬對畢加索掛衣架的重新利用……這一歡快、充滿活力的全女性藝術家展覽不容錯過。

評星:四星

沒有四肢的身體和沒有身體的四肢;完整的身體和身體的部位,只有腿,或者乳房,或者頭。“無意識的景觀”,標題來自路易絲·布爾喬亞的作品,充滿了冷酷和奇怪的東西。這些作品分佈在薩默塞特藝術中心的5個展廳里,全部由女性創作,所有展品來自豪瑟沃斯畫廊的聯合創始人厄爾蘇拉·豪瑟(Ursula Hauser)的收藏。

收藏曆史超過40年,並以女性藝術家為重點,豪瑟的這一小部分藏品中充滿了任何博物館都會引以為豪的作品。

一件來自梅雷·奧本海姆(Méret Oppenheim)的作品,創作於1936年,與著名的超現實主義毛絨茶杯同一年:一雙木製手戴著毛皮手套,紅色的指甲從裡面伸出來,看起來就像一隻熊剛從美甲店裡出來。

梅雷·奧本海姆作品

旁邊是卡羅爾·拉馬(Carol Rama)的拚貼作品《預言家》,其中可見橡膠軟管懸掛在衣架之下。畢加索有一次告訴拉馬,她可以從他的畫室里拿走她想要的任何東西,但不能是一幅畫,她的眼睛盯著他用來掛油畫布的鐵絲衣架。拉馬經常在她的作品中加入自行車內胎,部分原因是她的父親發明了一種早期的男女通用自行車,最終生意倒閉後自殺。拉馬本人於2015年去世,享年97歲。她的藝術總是使人精神混亂和迷惑。而她的機智又使物體活靈活現,緊貼人心。

卡羅爾·拉馬作品

在阿麗娜·瑟帕斯里可(Alina Szapocznikow)象徵主義般絕望的雕塑中,黑暗是無情的。她的部分身體和麵部、嘴唇、僅有一隻的下垂乳房上都有著陰影。她玩弄著身體的穿透性和脆弱性,玩弄生理解剖和主觀感覺之間的差異,和身體內外遭受到攻擊的東西。

她們對待身體都帶著一種愉快的任性。幾乎所有作品中都有一種必要性,奪回慾望和恐懼的領地,擁有自己的脆弱感,並把它作為一種挑戰呈現給觀眾。與其說這是一個主題,不如說這是一種存在的方式,表現在處理形式、秩序和無序的方式上,表現在對材料和意象的處理上。(編譯/吳夢倩)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