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說影版《最好的我們》改編並不成功
2019年06月06日17:05

原標題:為什麼說影版《最好的我們》改編並不成功

青春影視劇已然成為市場的香餑餑,像“優愛騰”每個月都各自上新至少一部青春題材的網劇。雖然爆款的比例低了許多,但青春影視劇絲毫沒有降溫的趨勢,一方面是,“沒有人永遠青春,卻永遠有人正青春”,這一題材永遠有追隨者;另一方面,青春影視劇的製作門檻低、成本低、政策風險小、收益率高。而如果是IP,那就更不容錯過了。

八月長安的“振華三部曲”,可以說是青春校園小說的超級IP。“振華三部曲”是以振華中學為背景的三部小說,分別是《你好,舊時光》《最好的我們》《橘生淮南》,這三部小說分別已經改編成網劇。其中劇版《最好的我們》於2006播出,由劉昊然、譚鬆韻飾演男女主角,該劇播出後大獲成功,當時點擊率超過20億。如果說趙薇《致青春》拉開了青春電影的帷幕,那麼《最好的我們》則掀起了青春網劇的熱潮,正是《最好的我們》的成功讓資本注意到這一市場的廣闊天地。除了《最好的我們》,劇版《你好,舊時光》於2017年播出,由李蘭迪、張新成主演,而劇版《暗戀橘生淮南》也將於6月10日播出。

“振華三部曲”分別改編成了網劇

於6月6日起全國公映,由陳飛宇、何藍逗主演的影版《最好的我們》,是“振華三部曲”首次搬上大銀幕。影版《最好的我們》會否複製劇版的成功?

影版《最好的我們》海報

對於影版來說,原著和劇版的巨大影響力,是一把雙刃劍。有利的是,劇版粉絲基礎雄厚,影版在宣發上事半功倍;問題是,劇版實在太深入人心,劉昊然的餘淮、譚鬆韻的耿耿受到書迷的一致好評,甚至有劇迷說,不是劉昊然、譚鬆韻在演耿耿餘淮,而彷彿是八月長安看到他倆,才寫出了這樣的故事。觀眾難免會對比,影版的壓力可想而知。

劇版的耿耿餘淮深入人心

首先得搞明白,八月長安的小說原著有怎樣的特徵?何以成為大IP?客觀地評價,如果以精英文學的標準衡量,那麼八月長安的“振華三部曲”也是快餐文學;但假若與同題材的快餐文學相比,那麼“振華三部曲”的寫作則有質感多了,至少是那種清淡可口、色香味俱全的快餐。八月長安出生於1987年,是2006年哈爾濱市的高考文學狀元,她是名副其實的學霸,本身文學功底就挺好的,85後的成長經曆也讓她小說中的細節敘述貼近80後、90後。但“振華三部曲”最與眾不同的地方,還在於它的真實。

如今“真實”是一個用濫了的評價,任何青春影視劇播出時打出的宣傳旗號里,一定會說反映了真實的青春云云。但並不是說主人公穿著校服、聽著那個年代的流行歌曲、糾結於文理分班等,就代表這部劇真實了。真實不僅僅是體現在服化道的細節和一些標誌性的事件上,它更體現在敘事的肌理、人物的塑造上。絕大多數人的高中生活用兩個字來形容,就是普通,絕大多數高中生,也是普通人。因此,真實的奧秘,即“普通”。

在高考的指揮棒下,高中生活里哪有那麼多抓馬的風波,學生們就是教室-食堂-宿舍/家三點一線地來回奔波,為著每日的功課、每月的月考以及發下來的成績單愁苦。而一群普通的高中生,哪怕你智商再高,終究也就是一個還未步入社會的小屁孩,會緊張、會焦慮、會恐慌、會退縮,沒有偶像劇里霸道總裁那一套一套的“英雄救美”。

八月長安很聰明,她抓住了校園生活和高中生“普通”這一特質。當然一部小說要好看,肯定不能是流水賬,八月長安在普通的基礎上,賦予了小說足夠的戲劇性和幽默感。小說也會給讀者帶來言情小說小鹿亂撞的那種心動感,但這一心動是親切的、熨帖的、似乎觸手可及的,因為它是發生在你我這樣的普通人之間,能給我們帶來強烈的真實感。

以小說《最好的我們》為例。單看梗概,它跟現在市面上紮堆的青春校園故事似乎沒太大差別。一方是學霸,一方是學渣,倆人是同桌,從相互看不順眼到日久生情,文理分班各種糾結,學渣為了跟學霸考上同一所大學拚命學習,結果高考時學霸出了意外,或者學霸為了跟學渣同一所學校故意“失利”,兩人就此分離……

大部分故事,是按瑪麗蘇偶像劇或者甜寵劇的模式寫的,男主角自帶霸道總裁氣質,如果他恰好是學霸,那麼一定是雷打不動考第一,無論遇到什麼事都從容淡定;而學校也好像是被《流星花園》里的英德學院“附體”了,三天兩頭就有各種抓馬的大事發生。總之,故事的核心是男女主角轟轟烈烈一波三折的戀愛,學習主要是作為一個敘事背景。

《最好的我們》不同,它雖然講述的是耿耿餘淮“耿耿於懷”的故事,但主線仍舊是平平淡淡、波瀾不驚的校園生活;耿耿餘淮相互喜歡,是學習之餘喜歡,而不是喜歡之餘學習。小說也沒有那種誇張甜膩的撒糖,哪怕倆人其實已經暗生情愫,但餘淮對於耿耿依舊是“一小部分時間施以援手,大部分時間落井下石”。學生嘛,主業總歸是埋頭苦學。

最為關鍵的是,小說成功地刻畫了一個有弱點的男主角。餘淮雖然是學霸,但不是那種天才般的學神,稍不留神他的名次會往下掉,競賽會落榜;餘淮雖然自稱“小爺”,看上去如此開朗、活潑、無所畏懼,可實際上他“不過是一個十幾歲的、考不好了就會懷疑自我的少年”,他也會畏懼、會懷疑、會自卑、會逃避。

劇版《最好的我們》之所以贏得高口碑,根本在於它充分還原了小說中那一份真實與普通,還原了一個雖然閃閃發亮,但也有弱點的少年餘淮。影版若想保持原著的精髓,改編也得遵循這一個大方向。

劉昊然版餘淮與原著非常貼近

劇版《最好的我們》有24集,但影版只有110分鍾,大概網劇3集的篇幅,這意味著影版必須大量刪減。該如何改編,是影版面對的最大的挑戰。

如此短的篇幅里,既要拍出平淡真實的學習日常,又要充分反映耿耿餘淮的情感累積,是蠻有難度的。可惜啊,影版採取的編劇策略是最簡單的那一種:刪除小說中那些普通的、日常的部分,保留那些具有衝突性的情節,並予以放大。

編劇的出發點是為了保障戲劇性和可看性,只是整個故事的內核由此也轉向瑪麗蘇偶像劇了,電影中耿耿餘淮的主要任務好像是談戀愛,到處都有寵溺的細節;兩個人的情感進展神速,也有偶像劇里那種抓馬型的起衝突的情節。就比如小說中,餘淮的媽媽家長會後請求老師不要讓餘淮與耿耿同桌,耿耿也沒受太大傷害,事後還偷偷向林楊打聽餘淮與初中同桌的故事;到了電影中,這個衝突被放大,耿耿生氣暴走,直接走進有人正在打球的籃球場,餘淮則在一旁大喊。

影版“加”了一些情節,非常偶像劇

也就是說,影版《最好的我們》整體氣質抓馬化了,甚至有那麼一點點狗血氣息。何藍逗版耿耿,與譚鬆韻版耿耿各有千秋,但陳飛宇版的餘淮,就比劉昊然版餘淮遜色不少。陳飛宇也非常帥氣,少年感也非常足,奈何大部分時候稍顯僵硬,欠缺那麼一點靈動;當然這也怪劇本,一開始沒有表現出餘淮的弱點,家庭變故後他突然的“墮落”也就顯得欠缺說服力。

陳飛宇版餘淮,少年氣十足,只是演技稍稍生硬

應該說明的是,從劇本改編角度看,影版《最好的我們》並不成功,但這並不意味著電影上映後市場境遇也會不成功。影版《最好的我們》的起承轉合,跟之前的《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有點像,雖然一部是校園愛戀最終大團圓,一部以悲劇收場,但兩部電影都特別適合現在以及曾經的高中女生邊看邊哭。《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的目標受眾,與《最好的我們》是重疊的,前者雖然口碑慘淡但票房近10億元,影版《最好的我們》口碑是沒太大指望了,祝願它票房好運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