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京報評“AI鑒渣女”:打著科技幌子的蕩婦羞辱
2019年06月06日12:27

  原標題:AI鑒渣女:披著高科技外衣的蕩婦羞辱

  手中握有錘子的人,看誰都像釘子。AI鑒“渣女”,本質上是打著科技幌子的蕩婦羞辱。

  最近,程序員@將記憶深埋在微博上宣佈,他完成了在半年前開始準備的一個項目:將色情網站上的公開視頻和圖片打標籤後做匹配,以實現所謂“以圖搜片”。

  查詢者可以通過上傳女性照片、視頻和數據庫做匹配,判斷該女性是否疑似從事過色情行業。

  據稱,該程序借助100多TB的數據,已經“在全球範圍內成功識別了 10 多萬名疑似從事色情行業的女性”。同時,這款程序還可以對美顏、Deepfakes 換臉等有效對抗,識別率達到99%;而對於聲音語氣模仿採用聲紋檢測對抗,識別率達到 100%。

  之所以開發這款程序,@將記憶深埋稱是為了鑒別“渣女”,避免老實又多金的程序員群體成為“接盤俠”。有“熱心網友”甚至給這款產品起了個名字,叫“原諒寶”。

▲AI鑒“渣女”?腦洞開得有點大
▲AI鑒“渣女”?腦洞開得有點大

  不過,迫於輿論壓力,開發者已經刪除了整個項目和數據庫,並因言論不當向公眾道歉。但因這款產品引致的爭論卻沒有結束。

  一、手中握有錘子的人,看誰都像釘子

  1993年,彼得·施泰納在《紐約客》上畫了一幅漫畫——在互聯網上沒人知道你是一條狗。20多年過去了,互聯網上不僅人人知道你是誰,甚至連你和誰幹了什麼都知道。

  港真,假如這個被網友戲稱為“原諒寶”的項目真的上線,你想用來“原諒誰”?

  是公司新來穿迷你超短裙的95後辣妹,是身材超正看上去有點假正經的80後女上司?還是先確定下,自己是不是“接盤俠”,頭上有沒有長出一片綠油油的大草原?

  “單身汪”忙著替人“鑒婊”,已婚的忙著幫人捉姦,離異的忙著重新翻篇。真要上線了這種數據庫,可能一些戀人真要人仰馬翻;不僅大概率上演倫理劇,一不留神還可能轉為刑偵劇。

  人人皆有窺探隱私的心理,尤其涉及兩性關係之時,那些耳鬢廝磨、聽得讓人臉頰潮紅的情話,都是最為私密的部分。

  這位程序員選擇將他人的男歡女愛這種人類隱私的底線作為公開數據進行分析,還想公之於眾,識別鑒定渣女,這到底和女性是有什麼仇什麼怨,難道正如其網名所言,有多少記憶想深埋?

  手中握有錘子的人,看誰都像釘子。

  二、女性是不雅視頻的受害者,而非欺負老實人的“渣女”

  該網友號稱數據來源於1024、91等網站,這些網站到底是啥,咱也不知道咱也不敢問,咱也沒登錄過。

  不過,就算在這些網站上高清露臉不打碼的女生,就真得被公開示眾嗎?

  現在就連偷拍女性裙底,都成為網絡黑灰產業鏈了,在名為“街拍某站”“美某街拍”“八某街拍”的論壇網站充斥著偷拍照片或視頻的帖子。

  這些網站實行會員製,這意味著必須繳納會員費才可獲得下載視頻的鏈接。作為一名直女,我實在無法想像裙底有什麼風光,為何都會成為部分心理變態男性的YY對象。

▲迫於壓力,這名程序員刪掉了數據
▲迫於壓力,這名程序員刪掉了數據

  更別提在性愛過程中拍攝的小視頻了。很多視頻,明明應該是兩個人,最後出鏡的卻只有女性。

  不論是被偷拍還是自願配合拍攝的女性,拍攝時都是出於對對方的信任,但事實證明很多時候,她們都要為這樣的信任買單——而且成本還極其高昂。不少“渣男”拍攝兩性私密視頻,不過是將其作為炫耀自己性能力的資本。

  不論是數年前震驚香港演藝圈的豔照門事件,還是今年差點掀翻韓國娛樂圈的“勝利事件”,瘋傳的不雅視頻的受害者均為女性。

  原因在於,從男女差異來看,女性群體較少觀看色情視頻,男性群體則是這一領域消費的主力。

  三、更該刪除的是打著科技旗號的“窺私慾”

  此前看到一條新聞,有一對年輕情侶,雙方都是奔著結婚的目的相處的,沒想到每次床笫之歡都被男方偷偷安置的攝像頭拍了下來,後來,雙方不歡而散,男方竟然將兩人性愛的視頻全網張貼。

  這種“渣男”行徑,難道不更值得曝光,為世人所知?

  ▲AI“換臉”,細思恐極。圖為當朱茵演的黃蓉換上了楊冪的臉。

  說到“渣男”,還有專門出售性愛視頻牟利的。在2018年的淨網行動中,披著網紅外衣的某色情網站大神就被麗江警方抓獲。其通過約會不同女性,對性愛過程進行偷拍,並將視頻以300元一部的價格出售,受害女性達300餘人,涉案價值超過500萬元。

  也許有人會說,@將記憶深埋這位程序員小哥哥的初衷是好的,是在為碼農謀幸福。避免讓那些身體被工作掏空的程序員,再當“渣女”的接盤俠。

  但這種論調,也是以偏概全。不論是將程序員作為高頻被出軌對象,還是將全職媽媽認定為晝顏人妻,都是對某個群體簡單粗暴的汙名化。

  就兩性關係,尤其是夫妻關係而言,真正維繫雙方的應該是平等尊重、互愛互信,而絕不是對對方以往性生活的外科手術式檢視。

  

都9102年了,還有人舉著蕩婦羞辱的大棒物化女性。也難怪“原諒寶”軟件還沒能上線,開發這款程序的小哥哥,自己就先成了最不能被原諒的那個人。

  這款程序的開發者已經宣佈刪除所有數據,恐怕更應該刪除的,是在技術掩蓋下對個人隱私無休止的侵害,是利用科技“扒墳掘墓”挖他人黑料的窺私慾。

  □ 白晶晶(媒體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