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芒種的詩
2019年06月06日11:38

原標題:寫給芒種的詩

  稻子的背負是芒種,麥穗的承擔是芒種,高粱的波浪是芒種

致芒種或者麥子

  羅廣才(天津)

  五月的心事,在六月講訴

  搶收急迫,播種也急迫

  在田野,在紙上的村莊顆粒歸倉

  大幕開啟,總有一種熱愛叫做信仰

  播種晚穀、黍、稷就是一種趕考?

  收割大麥、小麥就是金榜題名?

  沿江多雨,自是五穀不絕

  田埂間的麥浪如學子的朗朗書聲

  收和種不急不緩

  致芒種或者麥子就是致我們的過往

  一頭連著收,一頭接著種

  一頭連著生死,一頭接著榮辱

  麥黃梅熟是一種活水源頭

  布穀鳥的叫聲給這個世界留下

  芒種或者麥子的音樂草稿

芒種日金色的河流

  劉雅閣(北京)

  太陽的光芒,如金燦燦的河流

  淌進無垠的麥田

  夏天的喊聲

  淹沒於翻滾的麥浪

  飽滿的麥穗

  強烈地表達著愛情

  長長的麥芒,刺向

  雲中那些窺探的眼睛

  一粒麥子墜地

  大地為之震顫

  收割後的麥田

  繼續著我們的生存

  芒種日金色的河流

  再次化為豐饒的土地

  我將自己也種下去

  成為你的一部分

芒種:屬於收割和播種

  言語(山東)

  這個節氣屬於五月屬於忙碌的父親

  你看鬥笠一甩汗珠成串滾落麥黃粒粒

  田野熟黃,杏李欲滴

  這個節氣屬於行者屬於離騷的詩人

  你看艾香裹著端午龍舟蕩著古韻

  庸者合唱,勇者獨吟

  這個節氣屬於收割和播種的人

  你看耩簍搖晃著希望鐮刀鋤頭刻滿罰戮

  市場起落,考場選擇

一粒麥子的真實心願(外一首)

  小海(河南)

  我是一粒八月種下的麥子

  曆經九個月的煎熬凍曬

  如今五月到了

  我歸家的時候也到了

  我一生只有三個親人

  一個是大地

  一個是太陽

  我的至親是個農民

芒種進化史

  在越來越工業化的城市里

  芒種陡然退化成一個單薄的節氣名詞

  我們在車間里憧憬麥田

  他們在高樓中嚮往花開

  剩下一幫虛無孤獨的人

  用燕京青島代替青梅煮酒

  在芒種這天

  所有人都懸掛在五湖四海的電網下

  發出漸漸相同的機械心跳

高樓遠眺耀眼的金色

  雁鴻(北京)

  這粒北方的麥子

  必須在芒種這天熟透

  這是去歲秋分時的約定

  埋在露霜雪寒里

  靜待驚雷起蟄

  穿越殘酷的四月

  汗水灌漿 陽光小滿

  五月,用飽滿回饋

  然後接續新的栽種

  高樓遠眺耀眼的金色

  一半是白饃的甜香

  一半是故鄉的蟬鳴

  編輯 張樹婧 校對 範錦春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