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adOS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
2019年06月05日10:20

從iOS學習快捷,從macOS學習專業,這就是iPadOS。

在很長一段時間里,iPad的強大硬件潛力都被限製在iOS系統中。所以這是為什麼,當 WWDC2019 的台上宣佈iPadOS時,台下響起了持續很久的歡呼聲。

雖然iPadOS依然是基於iOS 13,但給它一個新的名字,就意味著對於iPad (Pro)來說,這是一個重要的分水嶺。當然最為明顯這也是它在代表著Apple繼續深入打造iPad Pro的決心。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但我在下載並使用了iPadOS 12個小時以後,我深切的感受到絕不僅僅於此。所以讓我們先從頭開始。

Why iPad?

其實這是一個我在生活中經常被問到的問題。每一次當我在任何場景使用 iPad Pro的時候,身邊的人總會提出「買一個 Mac」不就好了,為什麼一定要使用iPad Pro。尤其是在過去幾年里,iPad Pro一直在「是否具有生產力屬性」上飽受質疑的環境中,這一問題更加突出。

但即使如此,哪怕在使用過程中,我依然可以感受到限製,我卻在每一次外出工作時在MacBook Pro和iPad Pro之中毫不猶豫的選擇後者。而其中的根本原因有二:

1.iPad Pro 具有無與倫比的便攜性。

請填寫圖片說明

任何一個創造者都喜歡「隨時隨地不受約束的」創造,所以當有一款設備可以足夠輕薄的隨身攜帶,可以讓我們在任何想要使用的「空隙」內任意使用,那一定會讓使用者在某種情況下產生依賴。

舉一個非常生動的例子,在WWDC發佈會現場,國內某平台的主編和我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了iPad Pro進行現場工作。在狹小的使用空間,我們既要不斷拍照,又要不斷和後方聯繫,使用任何筆記本電腦,基本上都要時時關注筆記本本身的「安全」,導致分心。

而iPad Pro在使用上則不受束縛,甚至是其中現場很多照片都是使用iPad Pro直接拍攝。

2.鼠標點擊之外的「紙筆」回歸。

在發佈會開始之前,我抽出了一段時間去斯坦福的校園里走了一圈。我發現了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在草坪上隨處可見許多人在使用「紙和筆」進行素描或者是演算。

是的,我們今天的確開始出現越來越多的科技產品,但是當我們提到「幫助思考」和「實現創意」時,我們依然會不自覺地選擇「紙和筆」。

任何設計工作都是在紙張起草,任何學習過程都一定伴隨著筆記。而iPad Pro是目前在市面上你能夠找到的最完美代替紙張,甚至是遠超紙張體驗的數碼產品。而這也是目前,很多忠實的iPad Pro 用戶鍾愛它的原因。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以上兩點就是目前iPad Pro的核心競爭力,這兩點有多吸引人,其實只要去看這些年來iPad Pro承受多少批評和質疑就可見一斑。因為正是我們很希望能真的實現「iPad Pro做到更多」,才會有此期待。

iPad OS 在做什麼?

我在發佈會結束的第一時間就更新了iPad OS,並嚐試在接下來的一段時間里,使用iPad Pro進行高強度的工作,來考驗它是否有著實質性的幫助。

而給我最大的感受,iPad OS改變的第一個原則就是「實現願望清單」。用戶抱怨的所有問題,Apple似乎都已經聽到並提出瞭解決方案。

而且,特別出人意料的是iPad Pro在更新iPad OS以後,Bug較少,系統整體的流暢度非常穩定。這和Apple以前的開發者版本系統有著明顯的反差。

當然,耗電量還是非常明顯的,不過這在開發者版本系統中是很常見的,所以我們建議普通用戶還是等一下。那麼,接下來我們就來說說全新的iPadOS的「新改變」。

新的分屏設計,除了優雅更加實用

在前幾代iOS系統中,Apple其實已經對分屏操作做出了不少改進。並且理論上你可以同時打開四個應用窗口,其中兩個應用是直接界面分屏,一個應用是浮窗,而最後一個是畫中畫的視頻播放。但即使如此,iPad Pro的分屏遠沒有Mac電腦的分屏多窗口多任務便攜快速。這其中有著「iOS沙盒機製」的天然限製。

所以在全新的iPadOS中,關於分屏有兩個非常核心的改變。

1.一個應用終於可以兩個分身。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這一直是很多文字工作者在碼字中非常大的痛點。因為我們在使用Word進行文字工作時,再打開另一個Word文檔進行參考或者是摘抄時再正常不過的事情。但在iOS 12中完全不能夠實現此類操作。

因此,這一個改進會對於很多因此不願意「只在 iPad 上寫作」的用戶是一個新開始。而且不僅僅是簡單地在一個屏幕內實現一個應用內雙開,也可以一個應用和不同的應用配對組合,應對不同的場景。這對iPad Pro最大的12.9的尺寸效率進一步提升。

2.想開幾個,就開幾個。

我在寫這篇文章時,首先打開了Safari瀏覽器浮現在左側作為內容的一個參考。與此同時,我想要聽一些音樂,就可以把音樂繼續浮現在左側選擇想要的歌曲。這時候,我想要在段落中插入一個圖片,那麼我可以把文件浮現在音樂上,通過拖拽,插入圖片到文章中。突然這個時候,我想看看截止日期是什麼時候,怕拖稿。我就繼續打開Things,查看安排。這個時候,我已經在左側「堆疊」了四個應用。

當然,堆疊不是關鍵,能夠自由的切換才是關鍵。而此時,切換的方式只是像iPhone滑動應用切換一致。

「滑動觸控條,快速切換;上推觸控條,直接展示多個應用選擇」。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也就是說,現在 iPad Pro 上的分屏在應用內「可以分」,在應用之間「多個分」。這對很多「多線程操作」的用戶,有著很大的幫助。至少在我碼這篇文字時,寫作界面沒有換過。其他操作都是通過這種方式切換應用。

這樣的 Safari 我們期待很久了

Safari就像是一個標誌。因為當我每一次在酣暢淋漓地使用iPad Pro,覺得這就是「電腦」的未來的時候,打開iPad Pro上的「Safari」,就會當頭一擊。它好像就在徹徹底底的告訴你:

「不,我是放大版本的iPhone」。

這是為什麼即使iPad Pro本身也可以要求訪問「桌面版」網站,但現在「只是完全自動直接訪問網頁版本」就可以讓我覺得「感動」的原因。在我看來,這代表著Apple對於iPad Pro的基本態度。

因為如果自己的應用都還停留在「iPhone」思維,用戶又該怎麼篤定。所以現在Safari終於在每一次打開以後都是桌面網站。這樣一來,終於在打開比如知乎這些有應用的軟件,它們不會再像「膏藥」一樣提醒我下載它們移動版本的App了。

這種清爽,的確令人安心。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和桌面一致的 Safari)

而至於下載的問題,其實更大。其實在之前的iOS系統中,Safari也是支援下載的。但是這個下載真的可以用「迷幻」來形容。

首先不知道下載的過程是怎麼樣的,點擊任何下載就會像打開一個網頁一樣讀取「進度條」。下載之後,只有一次對下載內容操作的機會,你可以選擇使用什麼軟件打開它。而如果你一不小心關掉了,那麼「下載內容」就會消失。這在某種意義上,就讓一個瀏覽器失去了下載功能。

但iPadOS終於在這一點上做出了重大改變,提供了和桌面級Safari一樣的下載過程。一個是下載過程可視化,一個是下載內容可以存儲。配合著新的「文件」應用。你現在可以直接在網頁上下載任何內容,並存儲在「文件」應用中。

對了,如果你一開始沒有設置,預設的下載內容是在iCloud Drive,不過你可以在Safari的設置中,自由地選擇存儲位置。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而以上兩點的改變,也讓現在的 iPad Pro Safari 可以說自己是一個真正的「瀏覽器」。

「文件」終於可以做到「訪達」

其實Apple自己也知道文件管理的困境。但是系統設計存在著某種慣性。而iOS本身能夠有今天的成就,「沙盒機製」絕對是「功臣」。所以,如果真的在原本的iOS系統中作出妥協更像是在違背「這一原則」。

這也是我認為為什麼要重新命名iPadOS的根本原因。新的系統意味著在設計上可以摒棄一些「固執」。

這其中,支援U盤就是一個重要體現。是的,這個一直以來被用戶吐槽最多的點終於得以改進。是的,的確在 2019年,Apple憑藉非常好用的「隔空投送」可以快速傳遞文件。但是隱患就是,和其它工作環境的不兼容,和創意素材的管理困難。

比如,我現在想要使用iPad Pro剪輯影片。那麼我至少可以把我的素材轉移進來。所以對於外部存儲的支援絕對全部都是好處。

經過測試:

基本已經支援大部分主流的文件格式。比如,視頻、照片、文檔等等。所以無論是日常辦公還是創意素材基本上都可以覆蓋。

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細節,這一次當你使用SD卡導入照片時,終於不需要再強製進入照片應用。這對很多專業攝影師來說,一直是一個痛點。因為只有進入文件應用,作為一個正常的圖片文件,才能有效地進行「圖片管理」。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除此以外,還有其它的小細節也可以讓我們像使用Mac電腦上的「訪達」一樣使用「文件」。比如我們現在可以直接共享文件夾、壓縮或者是解壓縮功能。其實這在iOS 12中是可以直接使用「Document 5」這個應用來解決的。但系統級別的支援在於可以讓更多的受眾使用到此類功能。比如現在閱讀這篇文章的你,就很有可能不知道。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所以在「文件」上,iPadOS在努力向macOS上的「訪達」借鑒。比如「Colium View」這個就是在「訪達」中再熟悉不過的視圖。而對文件,比如照片的快速調整也是在上一個版本的macOS中,Apple添加的新特性。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文件的具體信息,一方面我們又可以進行一些常用操作,從而提高效率。

鼠標,並不一定是文字工作的最終解決方案

「iPad Pro支援鼠標立刻就買」。這是在此次系統更新之前,在關於願望清單的評論中最多的聲音。

是的,很多文字工作者對於iPad不支援鼠標這件事有著極大的不滿 。因為幾乎所有的文字工作者都已經在「鍵鼠」環境下得以長時間的練習,可以保證極高的效率。而且我們也需要承認,鍵鼠操作對於文字工作來說的確是目前最成熟的解決方案。

可iOS本質上是基於「點觸」的操作理念,想要「指針」的交互本質上就是相違背的。也許你已經看過其他的文章中,提出說「iPadOS支援鼠標」。但實際上手以後,我很清楚:

「這不是鼠標,至少Apple設計它的初衷不是」。

所謂的「鼠標」其實是在輔助功能中打開的。Apple的「輔助功能」往往是給一些障礙用戶準備的,而打開鼠標的功能叫做「輔助觸控」。也就是說,這是給一些不能點觸屏幕的用戶使用iPad Pro的解決方案。而這裏,也不得不再誇一次Apple對於有障礙用戶的支援,這種級別的人文關懷,絕對不是作秀。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所以也就是說,當你連上鼠標準備想要按照鍵鼠的使用邏輯開始工作時,你會發現根本不是一回事。是的,這可能是一盆冷水,但Apple對於重度文字用戶的這一痛點給出了自己的解決方案。

在文字工作中的「複製黏貼」過程上, iPad的邏輯一直沿用iPhone的邏輯,需要長按然後出現光標選取之後拖動光標選擇,最後再點擊「拷貝」進行複製。

但是現在iPad更像是Mac選擇「多個文件」的邏輯,我們只要手指滑動就可以直接選擇文字。然後在三指收縮複製,最後三指外擴黏貼。而如果操作失誤,也完全可以選擇三指左滑撤銷選擇。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輕鬆很多」是我這對這個功能的直接評價。的確,它依然沒有鼠標來的快速直接,因為本質原因無論手勢如何方便,都有一個抬手操作過程。這對很多重度的文字工作者依然是不小的挑戰。但是至少它已經有了很大一步的前進。

從「顯示器」到「數位板」。

除了以上的一些重要更新,在全新的系統中,還有一些細節。與iOS重疊的部分在這裏暫且不表,我會在iOS深度測試中總結。這裏說一些對iPad Pro來說很重要的支援。

1.字體。

說來有趣,iPad Pro一直被Apple認為是非常好的創造力工具。但是它竟然不支援系統以外的字體。別說藝術創造,就是做一個Keynote也是很大的問題。

這個問題在「中文字體」上更慘。所以看到發佈會上有中文字體的開發商時,可算是長舒一口氣。在社交網絡上,我已經看到很多設計師表達了對支援字體的熱烈讚同,看來大家真的想要很久了。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2.從「顯示器」到「數位板」。

其實一直以來都有叫做Duet的應用,可以讓你的iPad作為你的MacBook Pro的擴展屏幕。只要你使用過擴展屏幕,就對多一塊屏幕提高的使用效率深有體會。

這一次,Apple在系統級別上支援了一個功能。好處就是,一定會在延遲和使用體驗上優於第三方。這一點也在實際使用體驗中得以證明。

但最強的是除了支援顯示,還支援使用Apple Pencil操作。目前包括Adobe系列,Apple自己的FCPX 等等都已經支援。也就是說,擴展屏幕以後還充分利用了「iPad Pro」的紙筆特性,讓其成為一塊「數位板」。

這一步操作,既補充了Mac電腦不能點觸的缺陷,又增加了iPad Pro的創造力屬性。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3.浮動鍵盤,提高屏幕使用效率。

沒有鍵盤在iPad Pro上輸入文字真的很傻,屏幕越大這一點就會越明顯。每一次在沒有鍵盤點開文字輸入時,突然占了一半屏幕的鍵盤都會和讓人不爽。

而這個浮動鍵盤就是解決這一個痛點。浮動不是難點,單手操作才是難點。因此,雖然這個在其他系統或者第三方軟件早就支援的「滑動快速輸入」終於來到了Apple的原生鍵盤。

4.Apple Pencil的延遲進一步降低。

非常明顯,雖然Apple Pencil在之前就已經有很低的延遲。但是在這一次的新系統的改進可以被明顯地感知。幾乎和真實書寫的筆跡無太大區別。

有隱憂,但也提出瞭解決方案

但並不是完全樂觀,還有一個重要的隱憂,「應用生態」。

是的,在隔壁的macOS上,Apple一直在鼓勵應用開發者把自己的iPad應用轉移到的Mac上來。似乎對於iPad的應用生態更加自信。但是,目前iPad Pro上的「重生產力軟件」屈指可數。

圖形上,Photoshop的確一個可以撐起一片天。但是視頻上、音樂上都還存在著核心應用的缺失。

視頻就是一個最說明問題的例子。Apple要麼讓FCPX下探,完全移植或者是像一個iPad Pro版本。要麼趕緊上探iMovie這個落後多年的視頻編輯軟件。

說真的,Apple一直希望iPad Pro上有更多強大的軟件,但是事實是它竟然沒有Adobe,甚至看起來還沒有微軟在這方面付出的努力多。

但有一個細節,說明這件事在做了。在擴展屏幕使用Apple Pencil支援的軟件上, FCPX在上面。那麼也就是說,FCPX已經在開始探索使用Apple Pencil完成剪輯的可能性。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而說到這裏,就不得不提出發佈會上提出的很多全新工具。簡單來說,Apple現在正在努力讓開發者實現「一個軟件、多個平台」的遠景。這不僅對於iPad,其實對於macOS來說都是一個好消息。

iPad Pro 的未來在哪裡?

你會發現,這篇文章在提到任何特性的時候,不斷出現像「iPhone」一樣可以如何,像「Mac」一樣可以如何。也就是說,iPadOS並不僅僅是簡單的iOS延伸。它的獨立意味著Apple希望iPadOS有著屬於自己的演進方向。我們可以使用下面這一個簡表來理清這裏的關係。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最左側代表Apple的「移動操作系統」。最右側代表的是Apple的「桌面操作系統」。

而iPadOS站在中間,正在吸取兩面的優勢,向iOS借鑒簡單易用,向macOS借鑒專業強大。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iPadOS 是個新名字,但更是「新野心」_新浪眾測

前面提到的擴展屏幕作為「數位板」就是最好的例子,它既可以使用Mac電腦的強大軟件,又可以利用Apple Pencil作為交互的補充。

所以這個時候iPadOS的意義和未來也就不言而喻了:

「Apple正在使用iPad實驗操作系統和交互方式的融合,從而達到一種『統一』的未來」。

文 | Derrick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