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覺得SLG的品質競爭要進入下一個世代了
2019年06月05日16:34

  上個月,《權力的遊戲》在一些爭議聲中走向完結了,大結局有人認可,也有人吐槽。現象級的美劇告一段落,一些意興未盡的粉絲則開始想像,同一IP的其他內容會走向何處——比如還未出版的後兩卷小說、比如衍生劇集、比如改編遊戲。

  《權力的遊戲 凜冬將至》(以下簡稱凜冬將至)近期又開啟了一輪測試,剛進入遊戲的時候,在那段所有人耳熟能詳的主旋律中,你能看到一些標誌性的建築物緩緩升起,就像每一季電視劇開場時那樣。葡萄君自認是個鐵杆粉絲,所以你可以想像,那種熟悉而陌生的感覺是怎樣的體驗,就像是有關GOT的另一段故事開始了。

  尤其在看到一些原作角色的遊戲立繪和建模,聽他們說出一些並沒有在劇中沒出現過的台詞時,這種“熟悉又陌生”的體驗又會有更直觀的感受。

  而這一切又建立在一個有些特殊的基礎上:《凜冬將至》是一款SLG遊戲。這並不是一個慣於綁定IP的品類,除了國內有不花錢的三國,SLG領域少有深度貼合IP的產品。但《凜冬將至》的玩法機製、角色設定、背景展開等各個方面,都在遊戲過程中有意無意地強調這一點。

遊戲中的女射手角色
遊戲中的女射手角色

  除此之外,相比近一兩年的主流SLG,《凜冬將至》製作投入有明顯的提升,人物建模精度、畫面表現細節乃至同屏戰鬥人數等,都做到了此前同類中很少見的程度。就像《楚留香》之於女生O那樣。這些因素疊加起來,會很自然地讓人想到這樣一個問題:繼女生O之後,SLG也開始進入到一個品質升級的階段了嗎?

  在《權力的遊戲》完結後玩改編手遊是這樣的體驗

  《凜冬將至》從一開始就明顯地想營造出原作那種熟悉的感覺,開場CG里黑龍噴著火焰掠過戰場,雪諾率軍與夜王對峙,幾位領袖角色在沙盤前摩拳擦掌,這些場面很容易讓人回憶起劇集類似的情節。

開場CG
開場CG

  玩法層面,《凜冬將至》並沒有跳出SLG常規的大框架:收集資源、建造建築、訓練部隊、研究科技、加固城防……有過同類遊戲經驗的人很快就會知道,遊戲都需要做些什麼。為了照顧大批IP受眾,新手教學過程被設計成了很漫長的過程,“手把手”的點擊貫穿了前幾個章節,在此期間,一些典型權遊風格的元素逐一展開。

  比如指引我的,是一名來自學城的學士,寬大的袍子、金屬項鏈都是熟悉的造型。隨後幾章,按照遊戲劇情,梅麗珊卓會來“客串”一小段時間,一邊念叨著“長夜漫漫處處險惡”一邊給出她關於發展的忠告。

  玩家的主城坐落在北境某處距離海岸線不遠的地方,出城看世界就會發現,《凜冬將至》沒有採用SLG常見的方方正正的大地圖,而是依原作按比例縮放出了維斯特洛大陸,地形地貌也依照原有的樣子做了還原——北境的大片荒地上看不到什麼綠色,東境的高山頂峰上覆蓋冰雪。

  除了大陸地圖按比例還原,原作中著名的君臨城、臨冬城等地標,在遊戲中一些場景中也有不同方式的再現。

  《凜冬將至》有別於同類的一個玩法在於PVE關卡,針對劇集粉絲,遊戲設計了大量PVE內容為主的心樹副本。心樹副本是一個回顧過往劇情的地方,從電視劇的第一集開始,前面7季的劇情被壓縮成了章節式的關卡,近似於RPG推圖一樣的體驗。劇集里的經典橋段,從一開始布蘭墜塔,到血色婚禮等都有保留。

  《權力的遊戲》中最有存在感的是知名的人物角色,以及背後的故事,這讓《凜冬將至》能搭建起有依照的玩法體系。劇集原作中的重要角色,都以指揮官這種契合SLG的形式出現在《凜冬將至》中。比如心樹副本前幾章節通關後解鎖羅柏,測試期間連續登錄會解鎖艾莉亞,一些觀眾最熟悉的角色,很早就能在實際戰鬥中用到。

  在指揮官的展示界面,你能看到這些人物一邊擺出架勢,嘴裡唸唸有詞地說著耳熟能詳的台詞。放在一款SLG遊戲里來看,這些被設計成指揮官的角色,其動作、神態的還原程度大體是能讓粉絲滿意的。

  同時這也構造除了一些奇特的場面,比如劇中已經經曆了生離死別的狼家兄妹,可以在玩家的設置下並肩作戰。如同前文所說的那樣,這種體驗就像是《權力的遊戲》又展開了新的故事。

  《凜冬將至》將SLG製作品質抬高到了一個新的水平上

  《凜冬將至》大概是近期開發投入最高的一款SLG新品了。

  作為IP改編產品,首先就涉及到版權金的支出。儘管華納、遊族都沒有正式披露過簽約金額,不過考慮到《權力的遊戲》“被盜版次數最多”“打破艾美獎提名獲獎記錄”這些標籤,這應該不會是一個小數目。

  在遊戲表現力方面《凜冬將至》也做了不小的投入。

  其一是對重要角色的刻畫,丹妮、雪諾、詹姆、珊莎等主角都有細膩的插畫立繪。被做成指揮官的角色,在指揮官界面有360度的詳細展示,並且用到了動作捕捉來表現角色個性。

  高模的指揮官角色建模能達到20000面,服裝、毛髮都用到了獨立的材質,並且用到了PBR技術。重點表現的兵種單位建模也有15000面,這樣的設定把SLG的角色精度提高到了女生O大作的水平上。

  其二是場景構造。玩家所處的主城做了一定的縱深,縮放拉近之後,建築物仍然保持著可觀的清晰度。在主城界面靜止一段時間後,UI就會隱去,露出完整的主城景觀。

  戰鬥表現方面,《凜冬將至》能容納最多240人同屏戰鬥,這讓中世紀大規模交戰的場景,有了很直觀的表現。戰鬥系統中一個重要元素是指揮官技能,這些技能的光影、粒子效果也都很有份量,但大量單位同屏戰鬥的時候依然能保持流暢。除了指揮官會把絕招的名字喊出來稍顯出戲,戰場沉浸感的塑造有不錯的觀感。

  此外,劇情故事的渲染上,《凜冬將至》也形成了自己的一派風格。上手階段,分章節式的教學如同冒險故事一樣,每一章開頭都有過場動畫或靜態插畫來概括這一階段玩家將會經曆的內容。《權力的遊戲》官方推出過《維斯特洛往事》周邊系列動畫,旨在科普背景,《往事》系列的手繪風格很有辨識度,《凜冬將至》在一些過場動畫里也採用了這樣的風格。

  遊戲進程中,凡是有名有姓的角色,在出現對話的時候,都會有完整的配音。劇情關卡里,旁白會用平緩的語調交代重要故事的走向,就像老式譯製片那樣。這是曾經端遊和近幾年RPG手遊大作才有的配置,如今也開始應用到了SLG上面。像這些強化產品表現力的元素都是此前同類產品中不多見的。

  SLG會集體進入到比拚品質升級的階段嗎

  近幾年手遊用戶規模已經少有大幅增長,2018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的數據顯示,去年全國遊戲用戶規模達到6.26億,同比增長7.3%,相比前些年動輒20%以上的增幅已經放緩了不少。

  市場大環境如此,對多數成熟品類來說,挖掘新的用戶不外乎兩個方向;結合IP吸引IP受眾、拓寬用戶邊界;抬高品質吸引同類型玩家,從同類中爭奪既有用戶。

  這兩種方向《凜冬將至》顯然都在嚐試。品質升級的方式,已經在女生O里已經經過了市場驗證。而《凜冬將至》的眾多設定都表明,它有意在這一方向投入較多的資源。如果之後的SLG產品也相繼進入到這一階段,可能不會讓人太意外。

  這當然不是說《凜冬將至》一款遊戲就能開啟整個潮流,觀察一些其他品類的頭部產品不難發現,做品質升級已經成了一種鞏固競爭壁壘的方式。《王者榮耀》在幾個月前升級了UI、英雄展示等內容,讓遊戲的周邊系統有了更好的體驗;曾經率先抬高了女生O門檻的《楚留香》,上個月也宣佈將會對遊戲的整體表現做進一步的升級。

  其他品類處在頂端的產品已經把品質升級當成了一種週期性的更新方式,已經有幾年沒有重大變化的SLG遊戲,如果也逐漸轉向這個方向,那顯然也在情理之中。而深度綁定IP無非也是品類吸納新用戶的一種考量。只不過,在SLG上做重IP內容這方面,《凜冬將至》也許要面對一些挑戰。

  《權力的遊戲》IP受眾里有相當一部分並非重度玩家、甚至並非遊戲玩家,而SLG仍然屬於門檻較高的類別,以目前分級菜單複雜、各類入口隱藏很深、整個前期主要是在“點點點”的情況來看,雖然新手引導十分細緻,玩家依然有可能被IP吸引來,又被上手難度勸退。

  從一些社區的玩家反映來看,重度用戶、SLG玩家則對於核心玩法沒有大幅度創新比較失望,這樣似乎有點兩邊不討好。《凜冬將至》手遊在協調好不同人群需求上,可能仍然要探索一些最優解。同時,商城出售的資源、成長基金性質的商業化要素比較突出,也是一些IP粉絲在意的,怎樣將類似內容用更契合IP的形式呈現出來,這些問題都關係到《凜冬將至》正式上線後的口碑和成績。

  不過遊戲仍在測試,這些都還有優化的時間。當前的主城也是迭代了4個版本才有這樣的效果。

  作為近兩年第一個嚐試做品質升級的SLG,《凜冬將至》這樣的嚐試有一些指向性的意義。成功了,那下一階段或許會有更多同品類產品選擇品質升級這條路;而假如效果不達預期,那大概是因為市場還沒有準備好接納這樣的產品形態,就像黃旭東“預測”的那樣。

  來源:遊戲葡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