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雷莎辭職與蘇格蘭獨立公投,英國脫歐是否會亂上加亂?
2019年06月05日09:10

原標題:特雷莎辭職與蘇格蘭獨立公投,英國脫歐是否會亂上加亂?

2019年5月29日,蘇格蘭民族黨政府公佈了公投法案(Referendums [Scotland] Bill)。本次公投法案規定了發起公投的權力方、參與公投的公民資格、公投競選、公投日期說明、公投問題設定、公投資金、公投監管及報導等許多方面。蘇格蘭第一大臣、民族黨領導人尼古拉·斯特金錶示,民族黨將在合適的時機就權力移交達成協議併發起獨立公投,英國政府則必須認識到,阻撓這次獨立公投將引發蘇格蘭民眾的憤怒。

據蘇格蘭民族黨官方網站介紹,這次立法的原因是蘇格蘭目前面臨著兩條截然不同的道路、兩種未來:蘇格蘭要麼承受違背蘇格蘭人民意願的脫歐,隨著目前無協議脫歐發生的可能性的提高,硬脫歐派領導的脫歐將給蘇格蘭帶來災難;另一方面,蘇格蘭可以選擇獨立,將未來掌握在自己手中,在國際社會中發揮更充分的作用,擁抱一個更美好的未來。

正如尼古拉·斯特金所說:“現在,比起以往任何時候,我們要保持蘇格蘭擁有開放的選擇,讓人民有機會選擇一個更好的未來”,而“蘇格蘭人民也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

這項公投法案的出台意味著民族黨將在未來英國脫歐進程中繼續並更加強烈地站在反對英國政府的立場上,待時機合適則將要求二次獨立公投。

留不留歐只是蘇格蘭獨立的策略

早在前保守黨首相卡梅倫決定舉行英國脫歐公投時,民族黨就動員蘇格蘭民眾選擇留歐。當蘇格蘭大部分民眾在脫歐公投中選擇留歐以後,民族黨成為接任卡梅倫的特雷莎·梅保守黨政府中最頑固的反對派,並隨即要求舉行第二次獨立公投,後因民調數據不利於二次公投而暫時擱置。本週四特雷莎·梅辭職後,伴隨硬脫歐派鮑里斯·約翰遜接任梅政府可能性的上升,民族黨表示,“蘇格蘭的未來絕不能由鮑里斯或(脫歐黨領導人)奈傑爾·法拉奇決定”。

從民族黨在脫歐事件上持續反對英國政府並要求第二次獨立公投的合法性依據看,其仍然是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發明的蘇格蘭人民主權說,具體而言,就是包括脫歐在內的英國政府行為沒有得到蘇格蘭人民的授權。斯特金在本次法案公佈之際還表示,“在整個英國脫歐過程中,蘇格蘭一直受到威斯敏斯特的輕蔑對待,民族黨努力尋求保護蘇格蘭人民的利益,他們大多數支持留歐,卻被忽視了。”這也反映出,民族黨早已將蘇格蘭看作一個區別於英國其他部分的地區,這一地區是一個完整的政治單元,擁有諸如威爾士、肯特或英國任何其他地方都不具有的權利,這一權利就是蘇格蘭人民可以對英國威斯敏斯特議會說“不”,其體現的是蘇格蘭人民主權與英國議會主權的對抗。而事實上,1999年建立的蘇格蘭議會只是一個地區議會,是英國威斯敏斯特議會之下的二級議會。

然而,無論是脫歐,還是人民授權,都是民族黨試圖讓蘇格蘭從英國分離出去的政治工具。

從曆史上看,對歐立場是民族黨實現蘇格蘭獨立的一項策略性政策。早在20世紀六七十年代,英國準備加入歐共體時,民族黨就站在反對英國政府立場上,直到英國加入歐共體後,民族黨才在1980年代改變其立場。

改變的最主要原因並不是歐共體有利於蘇格蘭的發展,而是民族黨意識到,“阻礙蘇格蘭獨立的一個重要因素是人們害怕與英格蘭分開或獨立,尤其害怕失去與英格蘭的關稅同盟,而在歐盟內獨立則可以確保蘇格蘭在獨立後的發展並克服人們對分離的恐懼”。自此,“歐盟內獨立”就成為民族黨實現蘇格蘭獨立的一項策略性政策。至於民族黨對於歐盟的真實態度則是值得懷疑的,畢竟,民族黨連1707年英格蘭與蘇格蘭合併為一個國家的英蘇聯盟都不願意接受,又怎能讓人相信它願意加入歐盟、受歐洲議會的約束呢?

人民授權則是民族黨實現其分離目標的話語工具。早在20世紀八九十年代,保守黨因為連續獲得英格蘭大多數選票上台執政而被民族黨指責為沒有得到蘇格蘭人民授權。自此,人民授權成為民族黨反對英國政府的合法性依據。

蘇格蘭人民授權說的背後是蘇格蘭人民主權理念。一旦蘇格蘭人民主權理唸成為政治合法性依據,英國議會主權將遭遇挑戰,而這一挑戰的本質是只是一種理想狀態。因此,民族黨的人民授權只是其反對英國政府的一項話語工具,而不是一項可以轉化為實際製度的理念。事實上,民族黨自2007年在蘇格蘭上台執政後的許多政策也並未獲得嚴格意義上的蘇格蘭人民授權。最明顯的一點是,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前的民調只有30%—40%,但民族黨卻據此要求發起獨立公投。

民調數據升高,脫歐前蘇格蘭會“脫英”嗎?

不過,從目前支持蘇格蘭二次獨立公投的民調看,其已略高於2014年獨立公投時支持獨立的數據。2019年4月與5月的三次民調中,支持二次獨立公投的數據分別是44%、44%、45%,反對的分別是49%、45%、49%,不明確的是7%、10%、6%,拒絕回答的是0%、1%、0%(下圖中藍色線表示支持,橙色線表示反對,灰色帶方形線表示不明確,灰色帶三角形線表示拒絕回答),若移除“拒絕回答”的數據,並假設“不明確”中支持和反對二次公投的人各占一半,那麼支持二次公投的數據分別是47.5%、49%、48%,反對的則分別是52.5%、50%、52%。相較於2014年獨立公投結果(44.7%支持,55.3%反對),目前的民調支持二次獨立公投的略有提高,反對的略有下降。這是自2014年獨立公投結束以來,支持獨立的數據首次出現比較明顯的提高。

圖片來源:“蘇格蘭在想什麼”網站http://whatscotlandthinks.org/

可以說,民族黨能否順利發起第二次獨立公投,還要看英國政府的態度,而英國政府自首相特雷莎·梅宣佈辭職以來一直處於前景不明狀態。但就目前的民調顯示,硬脫歐派上台的概率正在提升,保守黨內最熱門的候選人鮑里斯·約翰遜的民調支持率最高(儘管只有32%左右)。

早在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之際,鮑里斯曾說自己是一名聯盟主義者,希望維護英蘇聯盟,也不主張向蘇格蘭下放更多的權力,對蘇格蘭事務持一種更為保守的立場。目前難以預見的是,這種更為保守的立場到底會鞏固英蘇聯盟,還是會為民族黨提供激發蘇格蘭民眾“憤怒”的機會。

(胡莉,北京大學曆史學系博士生,北京大學區域與國別研究院博雅博士後候選人)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