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訪英 “特殊關係”下的英美如何面對分歧?
2019年06月05日22:16

  原標題:特朗普訪英|“特殊關係”下的英美如何面對實質性分歧?

當地時間2019年6月5日,英國樸茨茅斯,美國總統特朗普參加了諾曼底登陸75週年紀念活動。  IC 圖
當地時間2019年6月5日,英國樸茨茅斯,美國總統特朗普參加了諾曼底登陸75週年紀念活動。 IC 圖

  5日,正在英國進行首次國事訪問的美國總統特朗普前往南部港口城市樸次茅斯,參加了諾曼底登陸75週年紀念活動。

  此前一日,英美兩國首腦舉行了會談,並對外聯合召開記者會。6月3日抵英首日,特朗普與包括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在內的多位王室成員會面,並出席了由女王主持的國事晚宴。

  英媒指出,在接待規格上,英國方面此次並沒有“大操大辦”,更多地是遵循了王室既有的成例。

  “雙方都不想把訪問聲勢弄得很大,可能是因為不想引起媒體或是國際社會的過度關注,反映了英美兩國政府可能存在一定的內幕交易或是暗地裡的溝通,希望能低調解決問題。”上海外國語大學歐盟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忻華接受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採訪分析指出。

  特朗普“干涉內政”引發軒然大波

  眼下的英國政府正為首相更迭和“脫歐”未來的不確定性“焦頭爛額”,特朗普在出訪前的幾條言論再度讓英國輿論升溫。

  特朗普在出訪前接受英媒採訪時說,他相信約翰遜將成為一位“出色的首相”,還稱期待自己與約翰遜在倫敦會面。不僅如此,他甚至要求梅政府讓“脫歐黨”領袖法拉奇加入“脫歐”談判團隊,大有插手正讓英國精英頭痛不已的“脫歐”進程之勢。

  這一系列言論引發英國方面的批評聲浪。英國前外交大臣里夫金德、工黨領袖郝爾賓等政要紛紛批評特朗普對英國內政的干涉。輿論壓力之下,約翰遜本人出面拒絕了特朗普的邀約。

  最大反對黨工黨領袖傑里米·郝爾賓和自由民主黨領袖文斯·凱布爾也批評特朗普的言論是對英國民主“讓人不能接受的干涉”。在不少英國政要看來,特朗普的言論彷彿是在暗示,自己才是決定英國首相人選的“造王者”(kingmaker),這無疑是令人惱怒的。

  除去觀點爭論,特朗普在接待活動中的一些細節也讓不少英媒“抓狂”。到訪當日,英國女王在白金漢宮宴請特朗普。結束致辭後,特朗普疑似用手輕觸女王背部,雖然女王本人並未表示介意,但部分英國媒體批評特朗普的舉動“違反王室禮儀”。

  尷尬時刻還有許多。據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特朗普在檢閱儀仗隊時不知應該何時、跟著誰走,幸得查爾斯王子及時解圍。此外,在到訪白金漢宮時,英國女王來到了特朗普去年贈送的純種馬雕像前,特朗普卻稱自己並不知道這座雕像,所幸英國王室展品負責人諾克斯出來打了圓場。

  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4日撰文分析稱,首相特雷莎•梅對特朗普來訪無奈地抱有“災害管理”的心態——寄希望於特朗普顧及雙方關係,不在聯合新聞發佈會上進一步對自己的立場發起挑戰。

  “英國方面對特朗普一些小氣和不成熟的舉動也感到幾分沮喪。尤其是他和倫敦市長之間的‘罵戰’和對保守黨內部事務的干涉。”英國皇家國際事務研究所歐洲問題研究員貝格教授(Iain Begg)對澎湃新聞表示。

  “不過,話說回來,人們也明白,對這樣一個特立獨行、不按處理國際事務的慣常規矩行事的總統,我們能抱多高的期待呢?”他說。

  多邊主義與英美“特殊關係”之辯

  按照慣例,英國在接待美國總統的國事訪問時總會以一些特殊安排來彰顯英美“特殊關係”。

  儘管此次特朗普出訪遭遇大規模街頭抗議、“推特”罵戰等不小阻力,英國在接待時依然遵循傳統,安排了一些“保留節目”。

  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4日報導,特雷莎·梅在準備禮物時可謂用心良苦。在與特朗普見面時,梅向他贈送了一份1941年《大西洋憲章》的複印稿。這份由時任美國總統羅斯福與英國首相丘吉爾共同發表的聯合宣言為二戰後國際秩序的形成奠定了基礎,也是後來聯合國憲章的基礎。

  報導解讀稱,特雷莎·梅選擇的禮物象徵意義十足。《大西洋憲章》對於目前以聯合國為基礎的國際秩序意義重大。就在默克爾哈佛演講告誡美國精英堅守多邊主義之後,特雷莎·梅也借禮物向特朗普展示了英國在此問題上的態度。

  除了多邊主義,該禮物還以曆史記憶來“喚醒”特朗普對英美“特殊關係”的認識。英國下院的保守黨籍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Tom Tugendhat對美國媒體分析稱,《大西洋憲章》將兩國精英的記憶拉回到丘吉爾與羅斯福相會於大西洋上的年代。“很高興看到曆史記憶能被用來提醒兩國間聯盟關係的深度和各自的義務。”他說。

  “在根本問題上,英國讚同德國對多邊主義的追求和實踐。不過,在此之外,英國依然十分看重與美國的所謂‘特殊關係’。”貝格教授分析稱,“目前大家可能都在關注特朗普訪英過程中一些尷尬的細節,不過也別忘了此訪的背景——諾曼底登陸75週年紀念。這個紀念的現實意義正是提醒雙方英美特殊關係的重要性和延續性。”

  貿易談判出現反複

  據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4日援引消息人士報導,美英首腦會談的重點內容包括貿易問題。報導稱,在“脫歐”背景下,英國有更多的動機與美國達成一項雙邊貿易協議。白宮在3日也表示,美國願與英國簽訂新的貿易協定,這會“使兩國經濟關係更加穩固”。

  然而,相關的磋商卻在短短兩天的訪問之中出現了多次反複。據中新網6月5日報導,美國總統特朗普6月4日與將卸任的英國首相特雷莎·梅會晤後承諾,在英國脫離歐盟後,美國可與英國達成“很棒的”貿易協議,但條件是要讓美國插手英國國家醫療保健服務(NHS),這旋即引發英國政壇反彈。

  報導稱,在聯合記者會上,特朗普預言英美兩國終將達成“很棒的”協議,但他不忘提醒稱,英國必須做出“痛苦的選擇”。“所有事項都會出現在談判桌上,包括英國國家醫療服務。”特朗普說。

  此言立即引發英國衛生大臣漢考克等的反擊。他在社交網站上發文稱,“親愛的總統先生,英國國家醫療保健服務不在貿易談判桌上,而且永遠不會。不會發生在我的守護之下。”

  在英國看來,國家醫療保健服務是一個具有相當敏感性的議題,政治人物在談論此事時往往保持高度謹慎,而這與英國的曆史傳統大有關聯。

  “英國國民醫療保險服務(NHS)對外國投資者開放一事本身是一個高度敏感的、關乎國計民生的重要問題,在脫歐公投期間,其受到的關注度僅次於脫歐本身。”上海外國語大學英國研究中心常務副主任高健對澎湃新聞表示,“英國在過去經濟發達的時候,其全民醫療保障體系非常完備,只是在2008年之後整個體系有所削弱。但英國人對‘社會主義’,換句話說對全民社會保障的情節,依然是很強烈的。”

  事實上,特朗普本人在訪問後期也注意到了此事的敏感性。據美國媒體Politico5日報導,就在聯合記者會之後,特朗普在接受英媒的短暫採訪中收回了將NHS放在貿易談判議程中的要求。他改口稱,“(NHS)並不能算貿易問題的一部分。”

  圍繞NHS的爭論折射出英美貿易協定談判“道阻且長”。“當下兩國之間的自由貿易協定應該還只是一個初步的設想。”忻華表示,“自貿談判在兩國國內都有一定勢力支持,但兩國經濟結構類似,互補性不強,若真的進行自貿談判,那麼其中應該會更多地包含一些關於處理雙邊投資、如何為其提供便利條件的約定。”

  “此外,特朗普如此看重貿易談判,則印證了特朗普對英國脫歐的堅定支持。這是因為,只有在英國‘脫歐’後,英國才有充分且完全的權利去和第三方國家談判,建立某種雙邊的自貿協定或架構。”忻華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