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發佈|以大國擔當守衛綠水青山 全球船舶大氣汙染防治的中國實踐有何奇效?
2019年06月05日21:48

原標題:中國發佈|以大國擔當守衛綠水青山 全球船舶大氣汙染防治的中國實踐有何奇效?

6月1日,廣東省深圳市鹽田國際集裝箱碼頭。中國網記者董小迪攝

中國網舟山6月5日訊(記者董小迪)初夏的南方已是暑熱逼人,但豔陽下的集裝箱碼頭忙碌不減,水汽籠罩的航道上船隻往來不斷,海事部門的執法人員仍奮戰在船舶監管的一線。

這些穿梭在沿海、內河的大小船隻是我國航運經濟的縮影,在為貿易運輸帶來便利的同時,船舶排放給區域空氣質量改善帶來的壓力日漸引發關注。

2015年,交通運輸部出台《珠三角、長三角、環渤海(京津冀)水域船舶排放控製區實施方案》,明確船舶硫氧化物排放量要求;2018年末,方案迎來升級,全國沿海範圍被悉數納入控製區,同時新增長江幹線與西江幹線兩大內河控製區,並加入了對船舶氮氧化物排放控製的要求。

據測算,2017年三個排放控製區內的船舶減排二氧化硫約6.9萬噸、顆粒物約0.8萬噸,分別占控製區內船舶排放總量的14%和11%。相比2015年,2019年船舶減排二氧化硫約60萬噸,顆粒物約7.8萬噸。在推進船舶大氣汙染防治、參與全球環境治理體系建設上,貢獻著中國力量、提供了獨特的“中國方案”。

6月3日,江蘇省南京市,水上LNG加註站。中國網記者董小迪攝

從油汙、噪音到整潔明亮 以清潔能源守衛綠水青山

新方案為控製區內的船用燃油硫含量劃定了0.5%m/m的上限,縮減至此前標準值的七分之一,海南水域的上限值為更加嚴苛的0.1%m/m。除油品管控外,推廣岸電、LNG等可替代的清潔能源也是減排佈局的重要一環。

今年41歲的張家國是土生土長的江蘇人,從20歲起就開始和父母跑船。2017年,他的第一艘LNG動力船舶建成投用,“原來我的船燒柴油,排氣管周圍、生活區經常有黑灰,噪音、氣味都很大。”

在張家國的新船上,不僅生活區的地面明亮乾淨,機艙內也沒有柴油船上常見的油汙,LNG儲罐周圍擺著一盆盆生長茂盛的花草,頗有生活氣息。“國家推行排放控製區是好事,我也不希望到下一代的時候這裏就變成窮山惡水了,還是綠水青山好。”張家國感歎。

為推廣LNG,江蘇省先後開展了“柴油—LNG”混合動力改造、LNG單燃料動力船舶建造、現有船舶動力系統整體更新改造等技術研究和試點,還拋出了“LNG動力船舶可在京杭運河優先過閘”的福利。

江蘇省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監督局水上局副局長楊海兵告訴記者,江蘇已建成的近100艘LNG動力船舶目前運營正常,占全國營運LNG動力船舶總數的三分之一。截止2018年底,在長江江蘇段及江蘇內河幹線航道上已建成10座內河船用LNG加註站,其中5座已投入試運營,數量居全國第一。

“投入運營的LNG動力船舶每月航行的能耗降低約20%,減少CO2排放21%,氮氧化物排放81%,基本解決了二氧化硫、顆粒物以及船舶油汙水的排放問題。”楊海兵說。

6月4日,浙江省湖州市,國家內河水運轉型發展示範區內的岸電樁。中國網記者董小迪攝

在浙江湖州的國家內河水運轉型發展示範區內,不少停泊在岸邊的散貨船主正使用岸電設備為船舶供電。船主金蘇明告訴記者,岸電使用方便,有全省通用的電卡,也可以掃瞄充電樁上的二維碼支付,和燒油比,費用省了一半。

據浙江省港航管理中心發展處調研員任長興介紹,截至2018年底,浙江累計完成岸電設施750餘套,其中高壓岸電13套,已覆蓋集裝箱、客滾等五類重點碼頭專業化泊位101個,初步具備向遠洋、近海船舶提供岸電的能力;基本實現京杭運河浙江段公共泊位岸電設施“全覆蓋”。2018年,全省岸電使用量突破500萬千瓦時,減少船舶CO2直接排放3500餘噸。

此外,排放控製區內的各地還在加裝尾氣後處理、研發純電力船等方面積極探索,希望找到更多路子,為守護萬里碧空出一份力。

6月2日,廣東省深圳市,無人機載移動監測設備。中國網記者董小迪攝

從單一檢測到“精準篩查三部曲”填補監測技術空白

缺乏嚴格的監管,政策的實施效果就可能會減價扣。面對廣闊的海域、大批量的往來船隻,如何找到超標排放船舶是執法者需要面對的首要問題。

2017年12月19日,“深港船舶大氣汙染防治工作室”作為我國首個大氣汙染防治工作室“落戶”深圳,開始開展《船舶排放控製區排放監測監管關鍵技術研究》課題研究,與此同時,上海、浙江等地也在開展相關研究,探索出了“精準篩查三部曲”。

打頭陣的是無人機尾氣監測設備,通過搭載的紅外相機和高精度、高靈敏度的氣體汙染物傳感器,無人機可在10—15秒識別船舶煙囪位置和煙羽方向,隨即感應煙氣質量,並及時回傳、分析數據,快速鎖定超標排放船舶,整個過程不到兩分鍾。

6月1日,廣東省深圳市鹽田國際集裝箱碼頭,工作人員正在用無人機進行船舶尾氣監測。中國網記者董小迪攝

“無人機監測系統在陸地和船基都能起飛,可用於完成目標船舶在不同運行環境中的監測。執法者可通過機載攝像裝置直接對船舶信息拍照取證,並將信息回傳至海事管理系統。”工作室的專家之一,香港科技大學副教授寧治表示。

有了無人機的前期篩查,執法人員就可以有針對性地登輪檢測。在這一環節,相較於以往的取油樣送檢實驗室,被戲稱為“燃油電飯煲”的船用燃油硫含量快速檢測儀不僅為海事部門節省了一比可觀的檢測開銷,也幫執法人員節約了不少時間。

“送檢實驗室至少三天才能出結果,很多時候結果出來了,船也離崗了,不便於後續執法。快速檢測儀只需兩分鍾即可現場給出結果,未通過檢測的,會被送往專門實驗室進行最終檢測。”深圳海事局執法人員彭勇平說。

在深圳海事局執法人員李亞軍看來,快速檢測儀操作簡單,使用沒有門檻,且檢測誤差小,準確率有保證。此前,深圳轄區每年取樣的船舶數為200多艘,現在可以達到1200餘艘。

得益於先進的檢測方式,2018年——2019年4月深圳轄區已取油樣近1800批次,單船燃油質量檢測比例達12%,遠高於歐美國家2%—4%的比例。

被抽檢船舶之一“東方海外波蘭”輪剛從美國航行歸來,輪機長李鐵軍是有14年工作經驗的資深“老軌”,但這是他第一次經曆快速檢測。

“在美國,採用的是取油樣送檢,一週左右才能拿到結果。快速檢測的做法更先進,作為船方,當場得到結果也放心,不用一直擔心有沒有合格、會不會被罰款。”李鐵軍認為。

6月1日,廣東省深圳市鹽田國際集裝箱碼頭,深圳海事局執法人員使用船用燃油硫含量快速檢測儀進行抽檢。中國網記者董小迪攝

此外,工作室正大力研發紫外光譜船舶排放遙測技術、紅外跟蹤遙測系統和微型嗅探器技術,有望填補國內空白,解決船舶大氣排放監測監管的關鍵技術難題,為排放控製區政策落實提供有力的技術支撐,也為國際船舶大氣汙染控製提供“中國方案”。

從保障供應到細化監管 以強力政策推動治理實踐

交通運輸部海事局危管防汙處副處長張春昌告訴記者,除去技術層面的支持,交通運輸部會同國家有關部門修訂了一系列政策、標準,為確保方案有效實施提供強有力的政策保障。

針對減排中源頭性問題之一的船舶燃油,研究製定了內河大型船舶用燃料油標準,配合國家能源局修訂《船用燃料油》強製性標準,增加內河大型船泊船用燃料油指標。同時,會同供油企業,就國內低硫保稅船用燃料油供應點分佈、各供應點保稅油和柴油的供應量和供應能力情況開展座談;牽頭十三個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加強船用低硫燃油供應保障和聯合監管的指導意見》,力爭做好船用低硫燃油供應保障工作。

針對岸電、LNG替代措施,先後發佈《港口岸電佈局方案》,《關於加快長江幹線推進靠港船舶使用岸電和推廣液化天然氣船舶應用的指導意見》,國內、國際航行海船及內河船舶法定檢驗技術規則等,緊跟先進經驗,勇於先試先行。

面對監管中可能出現的問題,新修訂了《船舶大氣汙染物排放控製區監督管理指南》,明確船舶燃料供給單位檢查、船舶氮氧化物控製檢查、豁免或免責的提出和處理等內容,細化了從船舶尾氣監測、文書檢查、燃油樣品和管系檢查、裝載燃油檢查、快速檢測、取樣檢測,到結果核實的整個檢查程序。

張春昌介紹,自2006年加入國際公約起,中國就開始致力於船舶減排工作,硫氧化物含量上限從早期的4.5%大幅降至如今的0.5%。在控製區提前一年實施了國際海事組織有關船舶燃油硫含量的標準,並製定了高於國際標準的船舶氮氧化物排放控製要求。

“這是對國家‘打好汙染防治攻堅戰、打贏藍天保衛戰’的落實,也是我國展現負責任大國形象、積極參與全球環境治理體系建設的生動實踐。”張春昌說。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