拍下午餐的是幣圈人!股神曾厭惡比特幣,這飯怎麼吃
2019年06月04日09:31

  3100萬拍下巴菲特午餐的,原來是位幣圈中國90後!股神曾厭惡比特幣,“老鼠藥的平方”,這飯還怎麼吃

  券商中國 沈寧 王君暉

  從“小城少年”,到“馬雲門徒”,再到“幣圈新貴”,他是第一位拍得巴菲特慈善午宴的“90後”。

  2019年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贏家身份揭曉!中國人、來自“幣圈”、90後——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

  孫宇晨通過推特正式發佈了這一消息:“我正式宣佈,我贏得了創下紀錄的20屆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我還會邀請區塊鏈行業的領軍者們一起會見這位投資泰鬥。我希望這會讓每一個人都受益。”

  消息下方,孫宇晨還發佈了一張自己的宣傳照,左側是滿臉笑容的巴菲特,右側則寫有“以456.7888萬美元贏得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的字樣。

  眾所周知,巴菲特一直對比特幣持厭惡、懷疑態度,所以消息傳出後,大家第一反應是,這飯要怎麼吃?

  據新浪財經最新報導,當巴菲特被問及他如何評論中國加密貨幣企業家中標慈善午餐一事時,他朗聲大笑,並且表示,期待著這次午餐的到來。

  多面孫宇晨

  “一個小城少年,靠著對聲名的強烈渴望,完成了人生的一系列跳躍。一路走來,他以不同形象示人,懂得適時地置身於時代的風口。‘一定要贏’,是他人生的信條與核心邏輯,因為‘這是一個按了加速鍵的時代,我絕不能被甩在後面’。曾經他是猛烈抨擊主流的‘校園意見領袖’,眼下他著力為自己打造的形象則是:‘90後創業領袖’。”《智族GQ》2015年的一篇名為《風口上的孫宇晨》開篇這樣描述孫宇晨。

  孫宇晨的百度詞條更讓目不暇接:北京大學歷史系學士,GPA 排名第一;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銳波科技創始人、董事長兼 CEO;中國90後創業者領軍人物;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福布斯2015年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首批學員中唯一90後學員……

  從新概唸作文大賽一等獎,到南方週末實習生,從惠州,到北大,到賓夕法尼亞,從“馬雲門徒”到“幣圈新貴”。很難用一個或者幾個標籤來形容孫宇晨。不滿30歲,但人生賽道的轉變讓人煙花繚亂,在積攢了一大堆光鮮亮麗的頭銜的同時,他身上充滿了爭議,甚至毀譽參半。

  從他過往的履曆不難看出,孫宇晨的確是一個熱衷於追逐風口的人,目前,他為自己選擇的風口是區塊鏈。而他也的確算得上幣圈的“老人”了。

  2013年底,孫宇晨加入位於矽谷的互聯網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並向媒體描述,Ripple 在他眼中比比特幣還要神奇,“這是一套由價值網絡支援的去中心化的支付體系,可以讓不同貨幣自由、免費、零延時地彙兌”。一個多月後,他以 Ripple Labs 大中華區首席代表的身份回國創業。

  2014年3月,財新網專訪孫宇晨併發表文章《Ripple要做貨幣巴別魚》,孫宇晨表示Ripple這一全新支付系統嚐試讓不同貨幣自由、免費、零延時進行彙兌,我們將進入一個更加透明的新時代。2014年4月,RippleLabs孫宇晨受邀參加由清科集團主辦的中國互聯網金融投資大會,並在大會作主題發言《虛擬貨幣2.0——價值網絡》。當年5月,孫宇晨參加首屆清華五道口全球金融論壇,在會上介紹了全球領先的價值網絡協議。

  也是這段時間,孫宇晨搞定了 IDG 的投資,成立銳波科技。彼時 IDG 在投資圈里率先打出了“90後創業者”的概念。拿到投資後,他被拉入 IDG 的90後創業者微信群。隨後,IDG 宣佈設立“IDG 90後基金”,規模1億美元。面對媒體“這是意在炒作”的質疑,IDG 資本創始合夥人熊曉鴿稱,90後創業者的時代已經到來,投資和支援他們是搶占行業先機和製高點。

  在接下來的2015年,孫宇晨收到由馬雲擔任校長的湖畔大學的錄取通知書,成為湖畔大學第一批30幾位學員中唯一一位90後學員。他開始以“馬雲門徒”自居,這是他最為自得的幾個稱號之一。

  外界在評價孫宇晨時,更多的形容是“會炒作”“會營銷”,面對“精心炒作自己”的質疑,孫宇晨曾對媒體解釋,必須這樣做,公司才能生存。“我們這種初創公司,說白了還是太 low 嘛。只能靠老闆狂出台,狂做 PR,才能吸引投資者注意,不然靠什麼跟大公司們拚?3個月沒動靜,就被幹死了。PR 在我們這兒就是跳動的心臟,時不時就得蹦躂一下,不蹦就死了。吃相是很難看,但是沒辦法。”GQ的報導中曾這樣表示。

  《智族GQ》的報導遭到了孫宇晨本人的“反駁”,稱自己是被大學同學和朋友出賣了,強調自己的金錢觀和價值觀,“一個人對社會做出了相應貢獻,才會獲得相匹配的社會財富。衡量一個人的標準,是看他為社會做出了多少相應的貢獻”;“靠個人奮鬥獲得成就,突破階層板結,是這個世界上最體面,最值得驕傲的事情,也是每一個中國普通青年唯一的一線光明。”

  雖然飽受爭議,但在炒作盛行的幣圈,孫宇晨如魚得水,很快成為“幣圈新貴”。

  幣圈新貴

  幣圈有一副撲克牌,能在牌面上佔據一席之地的都是“大佬”,孫宇晨也在其列,讓他新晉“幣圈新貴”的身份是“波場創始人”。

  孫宇晨在宣佈拍得巴菲特慈善午宴後發佈了《致社區的一封信》,在該公開信最後,孫宇晨表示“此次參與巴菲特慈善午宴,不僅是我個人生涯的亮點,波場TRON和BitTorrent公司重大的一天,更象徵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波場TRON”是孫宇晨於2017年創立的區塊鏈項目。根據宣傳資料,波場TRON是基於區塊鏈的去中心化內容協議,其目標在於通過區塊鏈與分佈式存儲技術,構建一個全球範圍內的自由內容娛樂體系,這個協議可以讓每個用戶自由發佈,存儲,擁有數據,並通過去中心化的自治形式,以數字資產發行,流通,交易方式決定內容的分發、訂閱、推送,賦能內容創造者,形成去中心化的內容娛樂生態。

  BitTorrent則是孫宇晨於2018年收購的一家公司,BitTorrent公司孕育了BitTorrent協議的誕生。2001年,BitTorrent協議誕生,是一個基於P2P網絡文件分享的通訊協議,全球每日互聯網流量有40%是通過BitTorrent協議所傳輸。孫宇晨稱,收購BitTorrent是波場戰略決心的完美體現,BitTorrent與其全球安裝用戶將成為波場生態的一部分。

  彼時正是幣圈ICO大行其道,山寨幣盛行的時候,大批打著區塊鏈的旗號,用複製黏貼的代碼和粗製濫造的白皮書圈錢的項目正陸續發佈,這個時候誕生的波場,是真的有“金剛鑽”,還是前者?

  波場誕生後,對其代碼抄襲的指責便一直存在,“波場的白皮書抄襲了以太坊和Kademlia的框架,拷貝了IPFS的白皮書”的傳聞在幣圈流傳甚廣,其中最有力的指責來自以太坊創始人“V神”。2018年4月6日,孫宇晨推特發文列舉了波場比以太坊好的7點理由,遭到V神留言怒懟稱應該加上第8條理由,“TRX複製黏貼白皮書效率遠高於原創”。隨後,孫宇晨連發兩條推特回應V神,稱“如果Vitalik更瞭解波場的話,會發現我們已經不僅僅是白皮書寫得好,我們已經(在3月31日)上線了測試網絡(主網5月31日上線)”。並沒有直接回應抄襲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6月1日,就陸續有消息稱疑似孫宇晨拍下了巴菲特的慈善晚宴,而波場幣的價格近日也處於上漲狀態。尤其是在6月4日淩晨孫宇晨微博宣佈後,價格有明顯拉升,隨後略有回落。

  孫宇晨在6月1日和6月2日分別通過微信朋友圈發佈了兩則消息,一則是“幹了件大事,三天后宣佈”。

  另外一則是“讓子彈飛一會”,似乎正是意指贏得拍賣,消息發佈的時間也與拍賣結束的時間相吻合。

  有趣的是,雖然孫宇晨的“官宣”頗具區塊鏈布道者的口吻,稱“為了增進對話並支援整個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社區,我將邀請數位區塊鏈業界領袖一道,前往紐約共赴午宴”,“我也堅信通過適當的理解和溝通,巴菲特將轉變他對加密貨幣和區塊鏈的總體立場,將這一新的投資策略融入自己的投資組合”,並表示參加巴菲特午宴象徵著整個區塊鏈社區的勝利。

  但從反響來看,區塊鏈和加密社區似乎都不怎麼買賬,券商中國記者注意到,無論是微信群,朋友圈,還是微博評論,都有很多人認為這是孫宇晨的又一次營銷行為。一位幣圈媒體人在朋友圈表示,“孫老闆花3000多萬RMB跟巴菲特吃頓飯,做一輪傳播,拉個盤,割一波韭菜,就回來了。確實佩服孫老闆的魄力,他每次決斷的投入產出比都非常厲害”。

  巴菲特曾公開唱衰比特幣

  值得一提的是,巴菲特和他的老搭檔芒格都不是比特幣等虛擬貨幣的擁躉者,恰恰相反,巴菲特過去曾在多個場合公開抨擊過比特幣,也曾明確表示比特幣不是投資二是賭博,自己不會為此投入一毛錢。

  比特幣在100多美元的時候,巴菲特說比特幣是老鼠藥,當有記者問他,比特幣從100多美元漲到9000多美元了,對此有什麼看法,巴菲特回答說:“可能是老鼠藥的平方了。”

  在2019年5月4日舉行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公司第54屆股東週年大會上,巴菲特直言不諱地表示,比特幣投機活動讓他聯想到了人們在美國拉斯維加斯賭博的感覺。

  在股東大會召開之前,巴菲特就表達了對比特幣的厭惡之情。他表示,比特幣對他來說並不算投資,沒有產生任何價值,比特幣是一種賭博,有很多的欺詐行為和它有關。

  巴菲特說:“這群玩比特幣的人不會賺很多錢的。”

  2018年時,巴菲特也曾說過類似的話。當時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表示,如果讓他買長期看跌期權,他會買每一種加密數字貨幣的五年看跌期權,“我會很高興這麼做,但我不會為此投入一毛錢。”

  更早之前,巴菲特預言稱:“對於加密數字貨幣,總體上,我幾乎可以肯定地說,它們將以悲劇收場。”

  2019年午餐拍賣創出歷史新高

  北京時間5月27日上午10:30到6月1日上午10:30期間,5名競拍者參與了2019年第20屆巴菲特慈善午餐拍賣活動。與往年一樣,今年的起拍價仍為2.5萬美元,而最終勝出者給出的競拍價則高達456.7888萬美元,折合人民幣3154.03萬元。

  在舉行拍賣的ebay網站上,顯示了這5名競拍者給出的18次叫價過程。孫宇晨的用戶名為“s***5”,他在最後一天才參與到叫價之中,一下子就給出了456.7888萬美元的天價,戰勝了一名用戶名為“s***t”的競拍者所給出的456.7788萬美元,將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機會收入囊中。

  在此前19年的拍賣歷史中,最終成交價從1.8萬美元到345.6789萬美元不等,2019年成交價456.7888萬美元,則是超越了2012年和2016年時創出的345.6789萬美元,成為20年來巴菲特拍出的最貴的一頓午餐。

  根據拍賣規則,孫宇晨在贏得今年的競拍之後,可以邀請7位朋友一起與巴菲特本人在紐約一家名為Smith & Wollensky的餐廳共進午餐。

  公開資料顯示,這家餐廳起源於1977年,是紐約第一家牛排店,目前在全美擁有多家連鎖店。此前的幾年拍賣,巴菲特也都是選擇在這家牛排店用餐。

  而孫宇晨所付出的這456.7888萬美元,則將全部捐給舊金山慈善組織Glide。這家慈善組織曾被巴菲特評價為“或許是我所見過的最高效的慈善組織”。

  孫宇晨成為第四位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中國人

  在此前的19次拍賣中,已經先後出現過三位中國贏家的面孔,分別是步步高創始人段永平、私募大佬趙丹陽、天神娛樂(002354)董事長朱曄。

  隨著贏家身份的揭曉,孫宇晨成了第四位贏得巴菲特午餐拍賣的中國人。

  2006年,步步高、小霸王等知名品牌的創始人段永平以62.01萬美元的價格拍得共進與巴菲特午餐的資格,段永平也因此成為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第一個中國人。

  2008年,私募大佬、赤子之心資產管理公司總經理趙丹陽斥資211.01萬美元,與巴菲特共進午餐。

  2015年,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以234.5678萬美元的價格在拍賣中拔得頭籌。

  3人的發展差距很大。

  段永平早年創建了步步高、小霸王等中國知名品牌,近年來,他更是轉型成為投資人,成為包括OPPO、VIVO、拚多多、網易、騰訊等多家知名企業的股東。

  有媒體報導,趙丹陽在與巴菲特共進午餐時向其推薦了港股上市公司物美商業,巴菲特回答說“考慮一下”。該股股價一度因為這一消息暴漲,趙丹陽因此從中大賺1.3億港元。目前,物美商業已然退市,而趙丹陽則繼續執掌赤子之心,為人頗為低調。

  身為上市公司董事長的朱曄,則在2018年被證監會立案調查,本人也辭任董事長兼總經理之位。不僅如此,朱曄所持有天神娛樂股份也遭到質押和司法凍結。天神娛樂業績隨後出現巨虧,股價也在2018年不斷下跌。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