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相信童年的記憶嗎?雖然美好但可能根本沒發生過
2019年06月04日08:35

  新浪科技訊 北京時間6月4日消息,據國外媒體報導,你相信自己童年時期的記憶嗎?我們對生命最初幾年的記憶往往是最珍貴的時刻,因為這些記憶持續時間最長,但是你仔細想想,很有可能,這些記憶是完全虛構的!

  炎炎夏日,我在一個花園聚會上歡快地蹦跳,花園里的花圃非常漂亮,我的奶奶和其他歲數大一些的小朋友都非常喜歡我,小女生穿著寬鬆漂亮的連衣裙……,那時我大約兩歲。我對這件事的記憶模糊,但儘管如此,它給我的感覺仍然是真實的,我將它作為人生最早的記憶珍藏至今。

  但是這裏存在一個問題:我並不確定這個最早記憶是真實的。根據我父母的觀點,我可能是根據鄰居家一張80年代家庭聚會照片虛構的記憶。

  研究人員表示,大約40%的人會編造自己的第一段記憶,因為我們的大腦至少要到兩歲時才會發育形成存儲個人記憶的能力。

  雖然嬰兒時期能夠形成記憶,但是這年齡階段的記憶不會持久保留。嬰兒大腦形成的大量新細胞會破壞長期存儲信息所需的連接,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大多數人成年之後對童年的記憶很少。其他研究表明,當我們到了7歲時,“童年失憶症”很可能會出現。

  然而,令人感到驚訝的是,我們當中仍有很多人擁有7歲之前的模糊記憶。通過對6641人的最早記憶進行研究分析,我們發現其中2487人的最早記憶來自兩歲之前,例如:坐在嬰兒車里,其中14%的人聲稱自己記得他們1歲之前發生的事情,甚至還有人記得出生前胎兒的事情。

  結論就是!這些人生最早記憶不太可能源自真實事件,因為他們當時的年齡太小很難產生記憶內容,我們當中許多人的早期記憶都從未真實發生。

  我們渴望對自己的存在有一個連貫的敘事過程,甚至會主觀地編造故事,使我們具有一個更完整的早期記憶。人們都有自己的人生故事,尤其是隨著年齡的增長,對於一些人而言,這些人生故事需要追溯到生命早期階段。

  關於我們如何開始相信和記憶早期發生事情的主流說法是基於“源監測”概念,每次大腦想起某個“早期記憶”,我們必須做出一個判斷——這個記憶事件是自己曾經體驗過的,想像過的,還是曾與其他人談論過的?大多數時候,我們會做出正確的判斷,並能辨別這些心理體驗的來源,但有時我們也會犯錯誤。

  甚至我們當中記憶能力更強的人也會困在這個“意識陷阱”,你是否曾用很多時間回想一件事,而事實上自己並未經曆過,但儘管如此,你還是能對該事件描述得栩栩如生,細節豐富,並引發了自己的情感。所有這些都會讓你覺得這像是一段真實記憶,是我真實經曆過的事情,而我只是描述其過程。

  這些不真實的“虛假早期記憶”提供了一個重要線索,有助於揭曉錯誤記憶是如何進入人類大腦意識的,其他人,甚至是陌生人,都可以改寫我們的歷史。

  研究人員表明,在誌願者身上誘發虛構自傳體記憶是可能的,例如:在購物中心迷失方向、甚至與皇室成員一起喝茶的經曆。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心理學家甚至能證明,有可能讓人們相信自己犯下從未發生過的暴力犯罪。

  使用記憶檢索技術,參與者在3次訪談中被問及主要問題,其中70%的人對自己年輕時犯下的罪行產生錯誤記憶,有些人甚至認為自己曾用武器攻擊過他人,產生這些錯誤記憶,近四分之三的人甚至可以生動地描述出警察的相貌。

  這說明在適當的情況下,每個人都可以形成複雜的錯誤記憶。

  例如在一個高度暗示性的採訪中,人們可以很容易產生令人不安、細節豐富的錯誤記憶。但是每個人對這些植入記憶的敏感程度是不同的,最新一項科學評論文章稱,47%參與此類研究的測試者都傾向於對虛構記憶有某種誘導回憶,具有特定性格類型的人也被認為更容易患病。

  如果你是專注力較強,能夠靜下心來閱讀一本書,並且你的注意力高度集中,不受周圍發生事情所影響……,那麼你可能更容易出現記憶扭曲。

  但是懷著童年錯誤記憶可能產生更嚴重的影響,早年記憶中的事件、情感和經曆對於塑造成年時期的性格十分重要,甚至決定我們的喜好、厭惡、恐懼,以及行為方式。

  在測試虛構記憶產生的影響時,食物似乎不是一個顯而易見的選擇,大約20項實驗表明,植入對一頓美味或者噁心食物的虛假記憶,可能會長期改變人們的飲食選擇。

  在一項研究中,180位測試者聲稱,自己童年吃了雞蛋沙拉後生病,雖然這是未發生的事情。少數測試者開始相信他們曾因吃雞蛋而生病,最終他們不再吃雞蛋三明治,實驗結束4個月仍繼續不吃雞蛋食物。

  父母時常告訴處於童年時期的孩子,不要亂吃各種各樣的食物,它們會讓自己生病。事實上這些食物更加誘人,例如:草莓味冰淇淋。在對這些實驗的回顧中,研究人員表示,很少食用的食物,即使它們是美味的冰淇淋,似乎更容易讓人們產生對疾病的錯誤記憶,而人們不太可能相信像餅乾這樣的普通零食會讓自己生病。

  就像人們晚上醉宿第二天早上感到噁心可能會拒絕再次飲酒,錯誤記憶會影響人們對喝酒的態度和行為。在一項實驗中,科學家表示參與者之前飲用朗姆酒或者伏特加酒之後就會生病,同時許多參與者開始相信錯誤的反饋,並克製自己不去選擇這些烈酒。

  雖然這看起來非常有趣,許多科學家認為“錯誤記憶飲食”可以解決肥胖問題,並鼓勵人們選擇更健康的食物,例如:蘆筍,或者有助於減少人們飲酒量。有趣的是,科學家同時發現一些積極建議,例如:你第一次吃蘆筍時就愛上了它,往往比你喝伏特加酒時會生病這樣的消極建議更加有效。

  然而,虛假的自傳內容也會產生嚴重的後果,尤其是在法庭上,像這樣的錯誤記憶產生的影響在現實世界中可能是“災難性的”。

  誤判、監禁、名譽損失、失去工作、社會地位受損、家庭破裂等事件時常會發生。涉及錯誤記憶的法律案件一個主要問題是,目前無法區分真實和虛構的記憶。

  人們開始設法分析大腦掃瞄儀細微的錯誤記憶,並檢測不同的神經模式,但目前還沒有跡象表明,大腦掃瞄技術可用於檢測記憶是否被扭曲。

  也許最極端的記憶植入情況涉及到一種備受爭議的技術——“回歸理論”,即患者遭受童年時期創傷,可能埋藏在他們的潛意識之中。這種情況下很容易產生錯誤的童年記憶,依據英國皇家精神科醫學院專家的觀點,虛假記憶引發了80-90年代的“撒旦的恐慌”,一些人犯下被囚禁的罪惡行徑,例如:活埋兒童、性虐待等,而目前看到這都是源自虛假記憶。

  其中最為嚴重的一個案件是一對日間照管兒童的工人夫妻,他們被指控切下嬰兒心臟、活埋兒童、並將一些孩子扔入鯊魚池,之後他們倆人被判21年監禁,直到2017年才被翻案宣佈無罪,事實上這對夫妻殘害兒童的行徑僅是人們的虛假記憶。

  我們的記憶並不僅僅是值得懷疑的暗示,在我們的生命中,我們都是不可靠的故事敘述者。

  人們的記憶具有可塑性,我們每次重溫記憶時都會出現少許變化,就像我們口述故事一樣,不可能每次都是一樣的語言表達模式。人類記憶受到認知、思維、知識的影響,這可能讓我們對熟悉生活事件產生新的透視。

  記憶本質上是大腦神經網絡的激活反應,這些神經網絡不斷地被修改和變化,因此,每次回憶某一事件,很容易將新的元素整合其中,而原有的元素可能改變或者消失。

  這並不是說依賴記憶的所有證據都應該被丟棄或者視為不可靠,事實上它們往往在刑事案件中提供最令人信服的證據。記憶能夠影響證人和受害者在接受訊問的規則和指導方針,從而確保他們對案件或者行兇者的記憶不受調查者或者檢察官的干擾。

  對於我們這些僅希望知曉是否寶貴的童年記憶是否真實的人而言,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尋找相關事件確實發生過的證據,例如:一張照片、童年錄像或者日記,但並不是所有的父母都會完整記錄孩子成長的點點滴滴。

  當前沒有完美的方法來確定某個記憶是真實的,因為人們的記憶非常複雜細緻,記憶里充滿了情感,有時一些記憶會讓人們充滿信心,但事實上卻是大錯特錯。

  3歲之前的記憶可能是虛假的,那個時期任何非常順暢和詳細的記憶,甚至就像家中回放的錄像帶,並經曆了記憶的時間排序,像這樣的早期記憶都是自己大腦虛構出來的。模糊片段或者瞬間快照更有可能是真實存在的,只要這些記憶不是源自生命早期階段。

  這是很自然的事情,會有一些記憶空白和你記不清的事情,我們不應當期待記憶像一部電影那麼清晰連貫,同時,我們要努力找出不可信的記憶細節,如果你回想一下這些早年記憶中的細節,你會發現它們基本上不可信。

  我們可能不想擺脫這些記憶,我們的記憶,無論是虛構的,還是真實的,都緊密地與我們的生活聯繫在一起。回憶就像一種社會粘合劑,因此共同的經曆可以幫助你形成群體認同基礎,鞏固群體凝聚力。

  無論是虛構還是真實的,對深愛的祖父母或者逝去已久的家庭寵物的記憶,都能帶給我們快樂,這樣的記憶是值得保留的,即使它不是真實的。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