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盤點】那些特殊的球場闖入者
2019年06月04日18:42

歐冠盃決賽闖入者
歐冠盃決賽闖入者

  熱刺與利物浦的歐聯決賽上半場,一位衣著清涼的性感模特突然衝進了球場,被不少球迷戲稱為「比賽最大的亮點」。在成功亂入歐聯決賽之後,這位名為沃蘭斯基的俄羅斯模特也獲得了不少的關注,她的社交媒體粉絲瞬間暴漲200萬。不少重量級的比賽中,也都出現過各式各樣的闖入者。接下來,就讓我們一起回顧一下那些「高能亂入」的時刻。

  [闖球場「鴛鴦大盜」]

  沃蘭斯基的泳裝上,是她與男友維泰里所創辦的網站的名字,而她的男友維泰里,也是一位球場闖入者。2014年的世界盃決賽上,維泰里裸露胸膛、身穿短褲闖進了球場,並嘗試親吻德國後衛賀維迪斯。不過在「得手」之前,就被保安人員架出了賽場。

  維泰里與沃蘭斯基是一對網絡紅人,他們之所以頻頻在重大賽事上搗亂,就是為了給自己的視頻節目提升點擊量。除了世界盃決賽以外,維泰里還曾經闖入NBA、MLB的賽場,這也使他成為了各大賽事的重點監控對象。如今維泰里已經難以「作案」,因此換了女友沃蘭斯基出馬。這對「鴛鴦大盜」未來計劃結婚,他們在未來很可能繼續他們的出格行動。

  [為了女兒「身陷囹圄」]

  2012年曼城與愛華頓的比賽上,一位黑衣黑帽的不速之客偷偷溜進了球場。保安人員準備將其驅離時,卻發現他「早有準備」,用隨身的手銬將自己銬在了門柱上。由於保安人員遲遲無法打開手銬,導致比賽中斷了長達5分鐘之久。

  這位男子的頭上,還帶著瑞安航空公司老闆邁克爾的面具。他之所以做出這樣的舉動,是為了抗議瑞安航空公司解僱他的女兒。在之前的一次音樂演出中,他也同樣上演過類似的一幕。不過他的抗議並沒有取得任何實質性的效果,反而讓自己收到3年禁止觀看體育賽事的懲罰。

  [雞你太快!]

  球場闖入者們的下場往往是被保安人員擒獲,但凡事總有例外,例如2014年以色列聯賽上的一隻公雞。在特拉維夫葉胡達和特拉維夫夏普爾的比賽中,一直大公雞闖入了賽場,導致比賽中斷。

  保安人員嘗試將這隻公雞趕出球場,但大公雞並不願意就範,在人群中輾轉騰挪,屢屢躲開了抓捕。由於當時下雨、場地濕滑,一位保安人員還在追逐中滑倒,十分狼狽。不過最終,人們還是沒能將這隻公雞怎麼樣,公雞最後跑進了球場通道,幾位保安連忙將通道關閉,這才避免了進一步的尷尬。

  [不是「超人」是騙子]

  2010年世界盃4強上,一位帥氣的「超人」闖進了球場,他的T恤上寫著「卡斯辛奴進國家隊」。在那屆世界盃上,老帥納比並沒有招前鋒卡斯辛奴進入國家隊;意大利隊也表現不佳,小組賽就被淘汰。這位名叫費里的球迷打算用這種方式,向納比與意大利隊表達不滿。費里也是一名「專業」的球場入侵者,藍色「超人」T恤是他的標誌,他還會在T恤上寫各種標語表達自己的觀點。

  頻頻闖入球場的費里令保安部門頗為頭疼,但他們始終在「超人」面前防不勝防。直到2014年的世界盃上,費里入侵球場的「訣竅」才被發現——他偽裝成殘疾人進入球場,坐在靠前的特別席位上,時機成熟就向球場一躍而下。費里的行為招來了大量批評,連國際足協秘書長瓦爾克都對其進行譴責,稱他的行為是「世界盃上最糟糕的一幕」。

  [別開槍,是我!]

  有的時候,高度緊張的保安人員也會鬧出一些誤會。今季曼城主場戰勝利物浦的比賽之後,一位身著羽絨服與牛仔褲的「閑散人員」迅速衝入球場,想要加入曼城球員的慶祝之中。幾位保安人員立刻行動,打算攔住這位不速之客。

  但當他們接近之後才發現,這並非什麼球場闖入者,而是曼城球員文迪。由於韌帶傷病,文迪缺席了今季的大部分比賽,在觀賽時也常常身著便裝。為了緩解尷尬,幾位保安人員也順勢進入場內,與球員教練紛紛握手。文迪也上傳了這段視頻,表示「昨天差點就被當成入侵者了,還好我像安東尼奧-布朗(橄欖球運動員)一樣擺脫了防守!」

  [此球非彼球]

  2009年10月17日,利物浦作客0-1不敵新特蘭。全場唯一的入球來源於黑貓前鋒達倫-賓特,他的射門打在了一個意外進入場內的紅色氣球上摺射入網。當時的紅軍門將連拿回憶稱,「我當時看不到比賽用球,注意力都在紅氣球上。當賓特射門時我很震驚,本能地想去撲紅氣球,因為它離我更近。」

  這粒入球不僅為利物浦帶來了麻煩,根據規則,紅色氣球屬於干擾比賽的外來物,賓特的入球不應被算作得分,而是應該停止比賽後墜球重新開始。因為這個巨大的失誤,當值的球證組受到了很多批評,前英超球證員傑夫-溫特就表示這個判罰「荒唐至極」,涉事球證也在這場比賽之後被「發配」到低級別聯賽「反省」。

  [瘋狂的「暴走小貓」]

  去年的世界盃上,同樣有不少球迷闖入球場的事件,最著名的就是衝進決賽場地的女子朋克樂隊「暴走小貓」。比賽的第52分鐘,四位抗議者穿著舊式警察服飾衝入球場,而後被保安人員逐出場外。當時克羅地亞隊正在進攻,但無奈被這群闖入者打斷。格子軍中堅洛夫雲為此怒不可遏,直接將一位抗議者拖出了球場。

  「暴走小貓」自稱「全球反資本主義運動、無政府主義、女權主義、反同性戀歧視和自治主義者的一部分」,演出時常穿著色彩鮮豔的連衣裙與毛線頭套。他們也是俄羅斯總統普京的批評者,多次因為宣傳極端觀點而遭到過逮捕。在闖入世界盃決賽之後,四隻「暴走小貓」也再度被送進了班房,被判處15天的拘禁。

  [將闖入球場變成「職業」]

  在眾多的「職業球場闖入者」中,最著名的當屬豪梅-馬克特-科特,綽號「吉米蹦」。他喜歡戴著標誌性的紅色巴雷提那帽,展開加泰羅尼亞的旗幟,突然出現在鏡頭前。2007年的歐聯決賽、2010年的世界盃決賽與2011年的美洲盃上他都「不請自來」,網球、水球乃至汽車競賽上也都曾經出現過他的身影。

  「吉米蹦」的成名一戰,是2004年的歐國盃。他不僅跑過了幾乎整球場,還將一面巴塞隆拿的旗幟扔在了葡萄牙隊長費高的臉上。但是屢次侵入球場,也使他付出了慘重的代價,他的罰款一度累計達28萬歐元,由於長期拖欠罰款,當地法庭判罰他每月上交其收入的50%。2016年之前,只要他再敢闖入西班牙和德國的任何賽場,就會被判入獄5年。如今,「吉米蹦」已經銷聲匿跡,成為了一個普通的工人。

  (直播吧)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