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菲特都驚呆了!花3000萬吃飯的竟是一名中國90後
2019年06月04日11:52

  巴菲特都驚呆了!花3000萬吃飯的竟是中國90後:25歲上福布斯 30歲前不買房、不結婚!

  中國基金報

  基金君真的懷疑,以後股神巴菲特的早中晚餐是不是都要被中國人給承包了。

  昨夜一則大消息,幣圈都震驚了!原來花了3100萬跟巴菲特吃飯的,不是別人,正是幣圈90後大佬孫宇晨,不過這個畫面讓人很難想像,很久之前,巴菲特就提出要“遠離比特幣,那隻是一種幻覺”。2018年5月,巴菲特提醒“比特幣的毒性比老鼠藥更大”。

  3100萬拍下巴菲特午餐!

  4日淩晨,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在個人微博上宣佈,成為第二十屆“巴菲特慈善午餐”的最終競拍贏家,以創記錄高價456.7888萬美元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孫宇晨也將成為全球首個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90後企業家。

  而孫宇晨在微博也說了,自己一直都是巴菲特價值投資理念的長期信仰者,同時希望邀請區塊鏈行業知名人士一起與巴菲特交流,從而增進頂級傳統投資人與數字貨幣的理解和友誼,讓整個行業真正受益!

  是不是感覺更像是花3100萬讓巴菲特給幣圈做廣告有木有?不過,值得注意的是巴菲特此前抨擊過比特幣沒有投資價值,結果這頓飯局卻偏偏被最看不慣的虛擬貨幣公司從業者拍下,真的是有錢任性,那個畫面太美不敢想像。

  當巴菲特被問及他如何評論中國加密貨幣企業家中標慈善午餐一事時,他朗聲大笑,並且表示,期待著這次午餐的到來。

  6月1日,第20屆巴菲特慈善午餐於太平洋時間7:30在eBay結束拍賣,成交價創出曆史新高,達到4567888美元。網站結果顯示,最終得標的是一名匿名賬號S***5的競標者。

  據彭博社電話採訪孫宇晨稱,他認為投資圈的人最終改變看法很正常,“當大多數人低估一項技術時,投資機會是最好的”。孫宇晨還在推特上發佈了致加密社區的公開信稱,世界上最成功的投資者之一也難免錯過時代浪潮,例如巴菲特承認對卡夫亨氏投資價格過高,且沒有意識到亞馬遜、Google,甚至是蘋果的價值,似乎認為巴菲特對比特幣的一貫批評有點“看走了眼”。

  巴菲特隨後表示,很高興“加密資產先驅”(Crypto pioneer)孫宇晨贏得了慈善拍賣的午餐,“我期待見到他與他的朋友們”。

  根據規則,競拍獲勝者可以攜帶7人,與巴菲特共同在紐約Smith & Wollensky 牛排館就餐。

  此前有報導稱,拍下此次巴菲特午餐的人很可能是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但是沒有得到證實。

  孫宇晨在6月1日和6月2日分別通過微信朋友圈發佈了兩則消息,一則是“幹了件大事,三天后宣佈”。

  另外一則是“讓子彈飛一會”,似乎正是意指贏得拍賣,消息發佈的時間也與拍賣結束的時間相吻合。

  而此次拍賣的金額,將悉數捐給慈善機構。截至2018年,“與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慈善拍賣活動共籌集了近3000萬美元資金(超2億人民幣)。

  孫宇晨在隨後披露的公開信中表示,長期價值投資策略與加密貨幣是一回事。他還說,作為巴菲特的賓大校友,會與巴菲特有很好的溝通。

  孫宇晨什麼來頭?

  先來一段視頻簡單瞭解下。

  出生於1990年7月30日的孫宇晨,在百度詞條上的頭銜多得讓人眼花繚亂:美國常青藤盟校賓夕法尼亞大學碩士,北京大學學士。波場TRON創始人 。移動社交應用陪我APP創始人兼CEO,銳波創始人兼CEO,《財富自由革命之路》發起人,波場TRON基金會創始人。

  2011年亞洲週刊封面人物,2014年達沃斯論壇全球傑出青年,2015年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2015 CNTV中國互聯網年度新銳人物,2015年成為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首批學員中唯一90後學員,2017年福布斯亞洲30位30歲以下創業者。

  孫宇晨是廣東惠州人,高中時期,孫宇晨對學習本身興趣缺缺,反而極力反抗應試教育體系,並批判社會現狀。《GQ智族》曾報導過,處在成績排名列表末尾的他,“語文考試只寫作文;英語考試用中文答題;曆史考試填空時,反面人物一律填上班主任的姓名,反之則代以自己的名字:孫宇晨。”

  孫宇晨還是第九屆新概唸作文大賽一等獎得主,還拿到了報考北京大學增加20分的機會。

  “這項比賽,改變我的一生。”孫宇晨的父親是大學中文系老師,母親曾是記者,他從小涉獵書籍甚廣。“當時在我們這種年輕的文學愛好者眼中,新概念就是神一般的存在,拿了一等獎跟拿了諾貝爾文學獎沒什麼差別,應該叫青年諾貝爾文學獎。”

  2006年,他還只是一個學習成績只能上三本的學生,但是他通過努力參加了新概唸作文大賽,獲得了一等獎,當時部分一本院校向他拋出橄欖枝願意直接錄取他,不用參加高考。但是他還是執意要報考北大,而北大的政策優惠是只能降低20-30分的錄取線。

  孫宇晨所在的惠州市的高考報誌願製度是考前報誌願,父母當時知道他報考了北大的心理感受如同剛中了500萬彩票又把這些錢全部投進了風險巨大的股市。慶幸的是,最終他以650分的高考成績被北大錄取。

  在北大讀書期間,他立誌成為一個學者,針砭時弊,一度成為“校園意見領袖”。大一結束,孫宇晨從文學系轉到曆史系,他解釋為希望增強自己的學術觀。2011年7月,他和當時在清華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就讀的蔣方舟一同登上《亞洲週刊》封面。

  在美國留學期間,孫宇晨逐漸開始從學者向商業方面轉型,他做比特幣投資、折騰創業。

  孫宇晨認為自己是在向互聯網轉型。“前5年公司向互聯網轉型,現在人也要互聯網轉型,自己過去追求的學者形像是魯迅的生活方式;而選擇從事商業,是因為在當代社會的創業家就相當於文學評論家的時代的魯迅,就像這個時代的紐約時報是Facebook、Twitter等產品一樣。”

  他努力成為互聯網創業者中的一員,並作為首批90後學員被馬雲創辦的湖畔大學所錄取,使自己的90後創業者身份得到認可。

  “幣圈賈躍亭”?

  提及孫宇晨和數字貨幣,可以追溯到2013年。

  2013年底,孫宇晨加入位於矽谷的互聯網金融公司 Ripple Labs,一個多月後回國,獲得IDG投資成立了銳波,投身創業大潮。

  2017年下半年,孫宇晨創建了第二個項目“波場TRON”,李豐和薛蠻子也是這個項目的投資人。該項目號稱利用區塊鏈技術構建全球去中心化的自由內容娛樂體系,商業模式就是發幣,俗稱艾希歐,並有一堆大咖為其站台和背書。

  波場誕生後,對其代碼抄襲的指責便一直存在,“波場的白皮書抄襲了以太坊和Kademlia的框架,拷貝了IPFS的白皮書”的傳聞在幣圈流傳甚廣,其中最有力的指責來自以太坊創始人“V神”。

  2018年4月6日,孫宇晨推特發文列舉了波場比以太坊好的7點理由,遭到V神留言怒懟稱應該加上第8條理由,“TRX複製黏貼白皮書效率遠高於原創”。隨後,孫宇晨連發兩條推特回應V神,稱“如果Vitalik更瞭解波場的話,會發現我們已經不僅僅是白皮書寫得好,我們已經(在3月31日)上線了測試網絡(主網5月31日上線)”。並沒有直接回應抄襲問題。

  由於監管對ICO的不斷施壓,“波場幣”提前一週就完成了ICO,第二天監管就下發了《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叫停各類ICO活動,並要求退幣。此時的孫宇晨已經募集了4億多的資金,為了安全考慮孫還是將募集到的這些幣都退還了。

  退完幣後的孫宇晨就立馬趕往了美國,在美國繼續開展他的波場幣的宣傳活動。同時,波場在海外登陸了交易所開始公開交易,且短時間內價格持續走高。據相關人士發現,波場幣的在外流通比例較低,被某幾個莊家高度控盤了,割“韭菜”的事早晚會發生。孫宇晨的錢包記錄顯示,每天發送2億個波場幣至交易平台兌換以太坊,持續了19天,也就是說他換掉了60億的波場幣,按當時價格來算,他套現了120億。

  有人認為他的風格同賈躍亭如出一轍,但是孫宇晨對“幣圈賈躍亭”這個稱號很反感。他告訴媒體,他同賈躍亭完全不一樣。兩人的家鄉不同,雖然同在美國,但是所創立的項目國際化程度不同;賈躍亭娶了個明星老婆,而他沒有;賈躍亭欠了很多錢,而他不欠任何人錢。

  李笑來稱其“忽悠”

  在2018年7月份泄露的“比特幣首富”李笑來錄音中,李笑來稱,“你再去看孫宇晨(波場創始人),就不用講了,他肯定是忽悠。”隨著波場市值高達140億,“誰看誰懵,懵到什麼程度呢?明知道他是忽悠都不好意思罵他忽悠,怕別人罵自己傻X了。”

  當時,孫宇晨微博稱“聽說我又躺著中槍了”。而熱門評論中網友“區塊鏈女博士”回覆:“沒事,大家都知道你是騙子。李笑來沒那本事給你安名號。”得到許多網友點讚。

  會包裝會營銷

  自稱馬雲首個90後門徒

  波場宣傳豪華團隊時,曾把ofo戴威放在私募投資人名單里;孫宇晨自己,也被包裝成“馬雲首個90後門徒” 。據鏈捕手報導,如果哪篇合作稿沒用這個稱呼,孫宇晨就覺得對他“定位不準確”,要改一改。但現在,這位“90門徒”撕掉了這個標籤,因為阿里巴巴向他提出了警告。

  孫宇晨精於包裝自己。在外界的諸多報導中,他用名牌包裝自己,顯示實力;用粉絲數衡量自己,顯示影響力。

  GQ報導過一個細節,在身份變化前後,孫宇晨對國內創業環境發表了大相逕庭的看法。一個認識他的人坦言,“ 小孫這種人就是典型的變色龍。他沒有一個穩定的價值觀,習慣於倒向力量強大的一方。”

  孫宇晨在書中描述了湖畔大學課堂上的一次場景。當時他問馬雲,為什麼以前信誓旦旦不做遊戲,現在也成立了阿里遊戲,馬雲沉吟後回答,自己對遊戲的判斷有變化,以前覺得遊戲對人的傷害大,但史玉柱改變了他的看法,玩遊戲是一個人重要的娛樂項目。

  這成為孫宇晨信奉的經典——人的立場可以隨著利益而隨時變化。

  在外界看來,波場花費最多的錢,不是推進項目進展,而是給孫宇晨“鍍金”。從2018年年底開始,孫宇晨將“鍍金”範圍擴大到社會事件。

  ofo退押金,他發微博願意替戴威還一萬個用戶,趙宇見義勇為反被拘,他說要給千萬支持。前者花費199萬,後者給了10萬元。最終,他用209萬,塑造了普通人心中“良心企業家”的代表。

  30歲前不買房買車不結婚

  孫宇晨曾接受吳曉波的採訪,他當時這麼說:

  三十歲之前不買房、不買車、不結婚,是因為我覺得,在30歲之前如果買房買車結婚,99%的90後都要靠找父母要錢滿足這個目標。

  雖然很多人覺得拿父母的錢是天經地義的,但如果父母給你錢,肯定伴隨著他們對你的控製。比如要對你生活在什麼城市、做什麼工作、和什麼人結婚發表意見,甚至命令。我——以及大多數創業的90後——不願意接受這些控製。

  我覺得婚姻是一個非常複雜的協作形態,就相當於你和一個人合夥開了一間公司,而且還不是有限責任公司,是無限責任的。只要有一方退出了這個公司,公司就會立刻解散,不能一個人經營下去。結婚比開公司還難。

  絕大多數中國年輕人別說合夥開公司,二十幾歲剛工作,可能連和同事都相處不順暢。此時結婚就相當於一個人才剛開始接受正規的協作教育,就去嚐試最複雜的協作形式,很容易搞砸。三十歲之前經驗太少,三十歲之後,處理人與人之間的協作關係,肯定比二十多歲時強。

  而且,在二十到三十歲這段黃金時間中,如果一個人能夠把絕大多數時間用於個人成長和自我提升的話,和那些忙於買房、買車、結婚、生娃的人比起來,會更容易變優秀。

  巴菲特曾公開唱衰比特幣這次卻要和從業者共進午餐

  巴菲特對於比特幣的態度卻不那麼積極。

  早在2014年時,巴菲特就提出要“遠離比特幣,那隻是一種幻覺”。2018年5月,巴菲特提醒“比特幣的毒性比老鼠藥更大”。

  就在剛結束不久的巴菲特股東大會上,巴菲特再度提醒人們遠離比特幣,並為此貢獻了不少金句:“我在這裏撕掉一個紐扣,我把它以1000美元的價格賣給你,到今天結束時,看能否將價格提高到2000美元。它沒有做任何事情,它只是在那裡,就像一個貝殼或其他東西,對我來說這不是投資。”

  “大家到拉斯維加斯做一件他們都知道在數學上是很蠢的事情(賭博),但是大家還是要去做。比特幣再次激發了大家的這種感覺。”巴菲特說。

  更早之前,巴菲特預言稱:“對於加密數字貨幣,總體上,我幾乎可以肯定地說,它們將以悲劇收場。”

  此次慈善午餐究竟能擦出怎樣的火花,不免讓人十分期待。

  吃完午餐的人後來都怎麼樣了?

  拍下巴菲特午餐的19人中,曾有三位中國人,他們分別是:

  2006年創立“小霸王”和“步步高”的段永平,以62.01萬美元拍下;

  2008年,“中國私募教父”、赤子之心的趙丹陽,以211萬美元拍下;

  2015年,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以234.57萬美元拍下。

  1、段永平:帶上拚多多黃錚去吃飯

  段永平曾以創立“小霸王”和“步步高”兩個知名品牌聞名全國。

  2001年,為了家庭和自己的愛情,段永平退居幕後並移民美國。剛到美國沒多久對自己該幹什麼一片茫然的段永平開始研究股票投資。在當年互聯網股災中成功抄底網易,不到兩年時間就收穫了50多倍的回報。

  2006年,一位匿名為“快即是慢”的玩家以62.01萬美元的價格成功拍下於巴菲特共餐的機會,這位玩家就是段永平。

  段永平曾經說過在巴菲特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值得一提的是,當年在與巴菲特共進午餐時,段永平帶著一個80後的年輕人,現在是拚多多創始人黃錚。當年黃錚剛26歲,這也是黃崢初涉商業圈的啟蒙經曆。

  2006年黃崢還在Google工作,段永平給他打了一個電話邀請他吃午飯,黃崢也立刻答應了。到了吃飯地點,他備受驚嚇,因為他看到了巴菲特。

  黃崢在採訪中說過,這次午餐讓他意識到,簡單和常識的重要性。

  因此,拚多多4年時間就做到了電商行業“小巨頭”的位置,業內認為主要原因還是在於“有貴人相助”,段永平讓他贏在了起跑線上。

  2、趙丹陽:隨後大賺1.56億港元

  趙丹陽是廈門大學工程學本科畢業生。1994年出國從事投資、貿易。兩年後回國進入國內證券行業,從事投資,隨後又加入國泰君安,負責管理客戶委託的資產。

  趙丹陽素有“私募教父”之稱,於2003年創辦了赤子之心資產管理有限公司,2004年創辦了深國投赤子之心(中國)集合資金信託,這是首家以信託為平台的私募產品。

  2008年,趙丹陽花了211萬美元拍下巴菲特的午宴,這是巴菲特的慈善午餐首次超過百萬,也幾乎是過去8位所有共進午餐者的“餐價”總和。

  當天,趙丹陽與巴菲特見面時還帶上了自己的兒子。

  據報導稱,與趙丹陽見面後,巴菲特的第一句話就是:“你今年收益如何?”趙丹陽說:“今年收益47%。”巴菲特說:“你比我強。”然後,掏出自己的錢包要讓趙丹陽幫他賺錢。

  趙丹陽對媒體說,他向巴菲特推薦了港股物美商業的股票,巴菲特說他回去看看。而趙丹陽在午餐會之前就已經持有了物美商業的股票,與巴菲特午餐後,其持有的6595.05萬股物美商業不足一週已大賺1.56億港元。

  為見巴菲特所花費的211萬美元(約1635萬港元)似乎是小錢了。

  不過也正是因此,個股成為往後巴菲特午餐的禁忌。

  3、朱曄:巨虧75億

  2015年,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以234.57萬美元拍下,在當年大約是1460萬人民幣,對剛借殼上市的天神娛樂來說,絕對堪稱“天價”,相當於公司利潤的15%都花在了一頓午飯。

  天神娛樂在2014年借殼上市,作為一個做遊戲起家的公司,創始人朱曄大學所修的專業就是計算機及其應用。2015年借殼上市之後,朱曄就斥巨資拍下了巴菲特的慈善午餐。

  短期里,天神娛樂的股價因為這頓飯從66元直接飆升到125.2元的最高價,漲幅接近了90%,以這個結果來看,包括朱曄在內的股東們得了一個名利雙收。

  然而,2017年5月起,天神娛樂就崩了,股價一週內出現了幅度接近70%的暴跌,2018年,天神娛樂虧損了75個億,被稱為2018年A股市場的最大雷區。朱曄也因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被證監會立案調查。

  隨後朱曄辭去了董事長的職位。

  據悉,在和巴菲特共進午餐的時間,朱曄就向巴菲特請教了如何炒股的問題,結果巴菲特回了一句不知道。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