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博文說繁花》香港連演兩輪8場,香港人也喜歡評彈
2019年06月04日08:08

原標題:《高博文說繁花》香港連演兩輪8場,香港人也喜歡評彈

演出現場

“去之前我其實很忐忑,不知道香港的觀眾能不能接受新評彈,能不能接受《繁花》里關於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的上海,但沒想到,8場演出不僅票子售罄,觀眾的反響也是出乎意料的好。最讓我高興的是,這次演出實現了我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就是改變香港評彈觀眾的年齡結構。這讓我覺得,應該繼續做點新作品,走新的路,在香港發展更多的新觀眾。”

剛剛從香港回到上海,上海評彈團團長高博文在電話裡興奮談及了此次香港演出的種種感受。

從5月23日開始,評彈《高博文說繁花》在全新開張的香港西九戲曲中心茶館劇場演出了兩輪8場,這是西九戲曲中心茶館劇場第一部“外請”劇目,可謂“開台演出”。演出吸引了整個香港地區文化界的關注,各界人士和媒體記者紛紛前來。作為江南文化和海派文化的代表,評彈演出在香港引發如此大範圍的關注討論還屬首次,演出也由此成為了一次文化事件。

香港西九戲曲中心茶館劇場開台,首部外請劇目選定評彈

從5月23日到6月2日,評彈《高博文說繁花》在香港西九文化區茶館劇場整整演出了兩輪八場,而上海評彈團整個演出團隊也在香港呆了整整兩個星期,這是高博文過去演出經驗里所有沒有的。

“過去,我們評彈演出去香港,大部分都是香港上海聯誼會的老聽客,很多老先生都支持評彈藝術。我們經常會去演出,但演出一兩場呆個五六天可能最多了。” 高博文說,但隨著很多老觀眾漸漸老去,評彈這樣一個地域文化鮮明的傳統文化,在香港也面臨著觀眾漸行漸遠的問題。

隨著香港西九戲曲中心的開張,滬港兩地的文化交流又開啟了全新篇章。作為戲曲中心一個非常特殊的劇場,茶館劇場在開業後一直以當地的青年粵劇團演出為主,而評彈《高博文說繁花》是這個劇場第一次外請劇目,且一演出就是兩輪8場。

《高博文說繁花》改編自作家金宇澄的茅盾文學獎獲獎小說《繁花》,以獨特敘事手法將二十世紀60年代和90年代間上海人的生存狀況搬上舞台,是一個講述上海人、上海事的評彈作品。

高博文說,為了促成這次演出,香港西九戲曲中心前後往來上海多次,在他們看來,評彈非常適合這個恢復了傳統茶館式的演出劇場,而在千挑萬選之後,他們堅持要選擇《高博文說繁花》這部作品。因為金宇澄的小說在華語地區已經有了非常大的影響力,而這部四個晚上四回的新評彈,也很富有創新性和現代氣質。

為了香港的演出,劇組在原來6回書的基礎上濃縮成4回書目:《滬生》、《相遇》、《組局》、《兒時》,每一回書目對應小說的一個章節,觀眾可以一連四晚欣賞完整個故事,也可以單獨欣賞一回書目。

而為了實現最好的演出效果,西九龍戲曲中心和上海評彈團都付出了很多心血。因為評彈是純語言類演出,一晚上的字幕就達到300多頁的PPT,四個晚上就是1200多頁。香港方面甚至把這些字幕全部翻譯成了英語。為了讓字幕節奏和現場表演的節奏完美契合,不影響噱頭的效果,雙方更是幾經磨合。

而演員們則努力在這次演出中加入了一些適合香港觀眾的“噱頭”,諸如粵語歌曲、香港明星、香港美食等,增加當地觀眾和這部上海作品的共同情感。

演出最後一天現場,高博文“發揮”感慨:上海一直在發展和變化,演出中很多事情在現在的上海已經不存在了,但上海依然是我們所有人的上海。這段話引發了全場無比熱烈真摯的掌聲,現在想起依然讓他感動。

演出引髮香港文化界極大關注,未來評彈傳播大有可為

8天的演出吸引了毛俊輝、汪明荃等香港文化界的很多人自發前來觀看,甚至有觀眾對同一場演出“二刷”。演出成為香港人聚焦的一次文化事件。

然而,高博文從一開始卻始終有各種擔心,即使所有演出票早早售罄,但他在開演前依然感到忐忑。畢竟評彈在香港並沒有大範圍的觀眾基礎,講的也不是大家耳熟能詳的老上海故事,不知道香港觀眾能否接受。

但讓他意外的是,從排練開始,所有香港人都表示出對評彈和這部作品的極大接受度和喜愛。在下午的綵排時,劇場的工作人員就聽得十分入迷,不時哈哈大笑,工作人員還對劇組表示,第一次聽評彈,竟然不知道這麼有意思。

而現場觀眾的反映更是讓人欣慰。儘管演出對於評彈來說票價不菲,四場的聯票要1000港幣,單場318-388港幣,但場內座無虛席,不僅有很多年輕人,還有不少外國觀眾。他們不僅對欣賞評彈毫無障礙,而且對所有的效果點都有反應。

有旅居香港的上海人說,聽這部作品我重新回味了過去的老上海。而香港的觀眾則表示,這部評彈講出了上海人的市井、可愛、聰明,特別接地氣。

觀眾席

這讓高博文更加增添了信心。

他表示,之前在香港曾經去香港中文大學等地方推廣過評彈,發現香港不少文化層次高的人群接觸後都會喜歡評彈,而這種全新形式的都市評彈也是香港觀眾感興趣的。加上《繁花》這本小說的影響力,以及劇場的吸引力,更加促成了這場演出的關注度。

“我發現演出現場的香港本地人特別多,還有不少是江浙滬籍的第二、三代,這是最讓我高興的事情。因為我一直希望能夠改變香港評彈觀眾的結構,讓新觀眾能夠進來瞭解評彈,感受這個曲種的魅力。而這一次,我們的演出既讓很多老觀眾感到懷舊,穩住了這批愛評彈的觀眾,也讓新觀眾得以湧入,成為評彈藝術的受眾。”

高博文說,香港的演出讓他感到,評彈這門藝術的魅力還是無窮的,關鍵要找到好的方式傳播。西九戲曲中心的很多做法也給了他不少啟發,諸如劇場里有非常好的餐廳,演出現場的茶點也十分精美並充滿江南特色,這些都使得評彈演出顯得精緻化。

“我覺得回來以後可以好好思考,如何讓這種好的反響得以持續,江南文化和海派文化在香港該以怎樣的面貌傳播,評彈藝術又該走一條怎樣的新路。”高博文說,此次演出之後,他們和香港的合作還將繼續,“未來,評彈在香港還大有可為,關鍵是,我們可以繼續拿出怎樣的作品”。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