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甜! 郎朗婚後首度獨家講述與新婚妻子的愛情故事
2019年06月04日19:03

原標題:超甜! 郎朗婚後首度獨家講述與新婚妻子的愛情故事

昨天,郎朗婚後向本報記者

首度講述了他和妻子的愛情故事。

郎朗表示,從和妻子第一次見面時,他就意識到,可能會有美妙的事情發生。從4年前開始,女友就已開始跟隨自己在世界各地演出。柏林是自己的福地,他在這裏收穫了音樂成就,也收穫了愛情。

6月2日下午6點02分,享譽國際的鋼琴家郎朗更新了微博,曬出幸福的九宮格。寫道:我找到我的愛麗絲啦,她是吉娜.愛麗絲。宣佈自己結婚。在短短兩個小時內,社交媒體的閱讀量就突破2.4億次,足見郎朗的人氣之高。

一見鍾情:

“從見她的那一刻起

我就知道有奇妙的事情發生”

法國當地時間6月2日,郎朗與德國青年鋼琴家Gina Alice在巴黎曆史悠久的凡爾賽宮舉行了婚禮晚宴。

一直以來,郎朗的感情世界都被大家所關注,但以音樂事業為重的他鮮少提及自己的私人生活,如今終於在36歲時完成了人生中的大事。

此次婚禮儀式在法國某酒店舉行。

作為凡爾賽宮文化交流大使,當晚郎朗在法國凡爾賽宮舉辦了婚禮晚宴。婚禮現場除了郎朗及新娘Gina Alice的家人和朋友之外,中國駐法大使翟雋和夫人,英國王室邁克爾王子,“歌劇之王”多明戈,華語樂壇領軍人物周杰倫、昆淩夫婦,美國著名音樂人約翰·傳奇夫婦,當代藝術大師蔡國強,嚴培明,唐卡大師娘本,木雕大師黃小明,LVMH集團總裁伯納德·阿諾夫婦等親朋好友均到場祝福了兩位新人。

整場婚禮優雅而浪漫,兩位新人在眾人的祝福下交換了誓詞,新娘子Gina Alice也因為眾人的祝福,落下了動情的眼淚。晚宴上郎朗和Gina Alice的即興四手聯彈,成為了整場晚宴的最大亮點。

郎朗和Gina Alice幾年前相識於德國柏林,初次見面郎朗就對這個長相甜美文靜又有才華的女生很有好感。作為音樂家同行,兩人有許多共同話題。

Gina Alice今年24歲,畢業於漢堡音樂戲劇學院,她從4歲開始學習鋼琴,8歲起開始在公共場合進行鋼琴獨奏演出。她曾創作過多首樂曲,在柏林愛樂大廳舉辦過三次音樂會,也曾多次在中國與廣州交響樂團、深圳交響樂團、瀋陽交響樂團合作進行過音樂會演出。

Gina Alice原本就精通德語、英語、法語、韓語等多國語言,如今的Gina也說上了一口流利的中文。她的中文主要是郎朗教的,為了和郎朗父母更好溝通,Gina Alice也非常勤奮地學習中文。

在婚禮現場,郎朗深情表示:“今天是我最高興的一天,我會愛吉娜一直到我生命最後一天。”

新娘先用英文講了結婚誓詞,又用普通話向郎朗父母承諾,“親愛的爸爸媽媽,我想感謝你們,將世上最好的人郎朗帶到世上,現在他將成為我的丈夫。我向你們保證,我將盡我最大的努力去支持他的家庭,愛這個家。”

聽到兒媳婦這樣說,郎朗的母親即上前擁抱她,場面溫馨。

在婚禮上,郎朗與妻子首度合體彈奏鋼琴,夫妻倆四手聯彈畫面唯美。

郎朗告訴記者,在愛情面前,他們都是幸運的。他們遇到了最般配的彼此,這是靈魂相通的緣分。從此,他們是生活里的愛人,更是音樂上的靈魂伴侶。

在幾年前,他第一次在柏林的演出現場見到Gina Alice時,就被她的才華和眼神所吸引。那是一張非常精緻的面孔,大大的眼睛,天真的笑容,清澈的眼神。那時的Gina Alice,還不過20歲。“可以說是一見鍾情吧。”從那時起,他就意識到,可能會有美妙的事情發生。四目相對那一刻起,似乎已經註定了這段緣分的開始。

她不止是郎朗妻子,

還是女神級青年鋼琴家

然而,真正讓郎朗動心的,又何止是Gina的高顏值。

“她是集才華與美貌為一身”,郎朗如是評價自己這位新婚妻子。

Gina Alice ,中文名吉娜·愛麗斯·雷德林格爾,德國青年鋼琴家,郎朗國際音樂基金會精英青年鋼琴家。

出生於德國威斯巴登市,德韓混血,4歲開始學習鋼琴,8歲開始就開始在公眾場合進行鋼琴獨奏表演,比15歲才開始演出的郎朗還早了7年。從2009年開始,Gina Alice作為Lev Natochenny教授大師課的初級學員,一直在德國法蘭克福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學習鋼琴。

2012年之後,她成為了法蘭克福音樂與表演藝術大學Bernhard Wetz教授的學生。

2013年之後,作為郎朗國際音樂基金會的學員師從郎朗的恩師加里·格拉夫曼教授進行深造學習。也就是說,她和郎朗師出同門。格拉夫曼向來以挑選學生嚴格而聞名,Gina Alice的鋼琴才華最終打動了他。Gina曾創作過多首樂曲,連續三年登上柏林愛樂大廳舞台演出,並在法國和西班牙迅速成長為享譽國際的鋼琴家。

她為了郎朗學習了

一口流利的中文

又美又有才華還超級努力,郎朗愛上這樣的Gina簡直再合理不過。而郎朗與妻子最終走到一起,也經曆了一個雙方相互瞭解、逐漸被對方吸引的過程。

讓郎朗頗為感動的是,女方一直非常支持他的事業。2016年10月17日晚,郎朗在美國紐約市曼哈頓舉行慈善音樂晚宴,為“郎朗國際音樂基金會”募集資金近205萬美元。這是郎朗第三次在紐約舉辦慈善音樂會,也是他首次以“紐約文化旅遊大使”的身份舉辦個人鋼琴音樂晚宴。當時,女友Gina Alice就出席了晚宴。從2013年之後,她一直是郎朗主辦的“郎朗國際音樂基金會”的中堅力量,經常跟隨音樂基金會到全球各地演出。

Gina Alice作為一名知名的青年鋼琴家,每年也有很多演出,但不管演出多麼滿,她都會為國際音樂基金會的演出騰出時間來。

郎朗每年的演出任務非繁重,但不管時間再緊張,他也會安排出一定的時間和女方見面。

2017年4月13日,郎朗因過度練琴導致的左臂發炎,暫別舞台一年多,一度被一名德國醫生捆綁左手一個月。郎朗透露,這一年多,不能彈琴,他非常苦悶。不過,這次手臂受傷也讓他有更多時間和女友相聚。那段時間,正是Gina陪他度過了那段難熬的時光。

Gina Alice的勤奮與努力,郎朗也看在眼裡。

2013年3月,她再次受邀前往柏林並演奏了拉赫瑪尼諾夫第一鋼琴協奏曲。2013年1月,Gina Alice開啟了一個名為“年輕藝術家”的鋼琴獨奏音樂會,在德國法蘭克福黑森電台Sendesaal音樂廳(Hessischer Rundfunk Sendesaal)的門票全部售罄,整個音樂會於2013年的3月7日在德國國家廣播電台hr2-Kultur上進行了錄播。

2014年5月1日,Gina Alice第三次在柏林愛樂大廳演奏,當時正值在柏林愛樂樂團音樂季的最後一場音樂會,她作為鋼琴獨奏演奏了帕格尼尼主題變奏曲,並與柏林愛與樂團合作了拉赫馬尼洛夫的作品。

在一般人看來,鋼琴家身材一定是優雅的、纖細的。但實際上,由於長時間坐著練琴,再加上飲食不規律,鋼琴家們想要保持身材,比常人還要難上幾倍。所以,Gina Alice要保持這樣的好身材,在背後付出了多少汗水和努力,只有她自己知道。

在郎朗看來,柏林是自己的福地,他不僅常年和柏林愛樂合作,經常在這裏演出,還在這裏收穫了愛情。

多次來中國演出

但沒人知她是郎朗女友

對於國內的鋼琴愛好者來說,Gina並不陌生,她作為郎朗國際音樂基金會的精英青年鋼琴家,曾多次在中國舉辦演奏會。

2016年,Gina Alice就已經在中國與瀋陽愛樂樂團及廣州交響樂團合作,2019年1月18日她在深圳音樂廳舉行了獨奏音樂會。她現場演奏了拉赫瑪尼諾夫《帕格尼尼主題狂想曲》和普羅科菲耶夫《降B大調第五交響曲》。

本報記者也在現場觀看了這場演出,演出現場非常熱烈,觀眾多次掌聲,她最終又多次返場,表演了一曲《彩雲追月》。

點擊聽聽,她演奏的《彩雲追月》

不過,由於郎朗的保密工作做得相當到位,除了身邊少數人之外,很多人並不知道Gina Alice這位女神級鋼琴家正是郎朗的正牌女友。

而就在這次活動的前一個月,也就是2018年12月18日,郎朗音樂世界7週年慶典在深圳舉行,不過這一次,因為日程安排原因,兩人未能同框。

就在宣佈婚訊之前,吉娜曾在5月6日現身郎朗藝術世界工作室音樂廳,幫小朋友糾正練習姿勢,指點彈琴要領。

此次法國婚禮儀式結束後,一對新人還於今年7月前往回郎朗老家遼寧辦答謝宴。但具體時間還未對外透露。祝福這對新人在音樂的懷抱里甜蜜美滿的生活。

曾透露希望

40歲之前完成終身大事

本報記者之前多次採訪郎朗,並現場觀看他的演出。郎朗表示,自己向來把家庭看得很重,自己不是那種只懂得工作而完全不懂生活的人。

“其實我覺得我是非常接地氣的,我不是那種一天到晚就知道彈琴,最後連一分鍾時間都沒空陪家人,恨不得跟鋼琴結婚的那種。我年輕的時候學鋼琴,我父親和母親為我付出太多。現在,我只要有演出,我父母基本上都會跟在身邊。”

在2017年的一次採訪之餘的私下場合,本報記者曾問郎朗,何時會有結婚的好消息放出來。當時郎朗笑著說:“有好消息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當時他還透露,自己是那種相對比較隨性的人。“我不會對我5年後,甚至10年後做什麼做個規劃,因為變化永遠比計劃快。”但他表示,希望自己能在40歲之前結婚,並且希望另一半能和自己一樣熱愛鋼琴。

而在幾次私下場合,本報記者曾和郎爸聊過這個話題。“你有沒有催郎朗結婚啊?”記者問他。“沒催。到時候他自然會結的。催也沒用。”他說。

對於對兒媳的要求,郎爸說:“第一位的,肯定是郎朗要喜歡,他們兩人要情意相通;其次,要全力支持郎朗的鋼琴事業。她可以沒有自己的事業,但一定要支持郎朗的事業。鋼琴是郎朗的生命。”

這一次,兒媳Gina Alice也是一位享譽世界的青年鋼琴家,堪稱郎才女貌。

今年3月,郎朗發行了全新的演奏專輯《鋼琴書》,橫掃全球各大榜單。時隔兩年再次發行專輯,卻收錄了一首技巧簡單、易於演奏的《致愛麗絲》,對郎朗這樣的專業鋼琴演奏家來說,實在是一件令人難以理解的事。很多人也表示不理解。

對此,郎朗表示:“通常職業鋼琴家不會願意錄這些小曲,覺得挺沒面子的。但當我問自己,‘什麼是你生命中最初的幻想’,答案就把我帶回到了這些曲子。

”當時沒有人看明白,但現在大家知道了,這就是藝術家最高級也最甜蜜的告白嘛。《致愛麗絲》,致他最愛的妻子Gina Alice。

讓我們祝福郎朗和Gina,

一起攜手彈奏出甜蜜動人的樂章。

廣州日報全媒體文字記者肖歡歡 圖由受訪者提供

海報製作:廣州日報全媒體美編 周振豐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