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妹妹組合:自在如風做音樂
2019年06月04日06:01

原標題:好妹妹組合:自在如風做音樂

  掃一掃看視頻

  對“好妹妹”組合的專訪,是熱乎乎的。秦昊和張小厚二人剛在舞台上唱完代表曲目《你曾是少年》,就飛奔衝進採訪間。

  原本秦昊和張小厚各坐一張沙發,為了方便拍視頻,二人索性一起擠坐在沙發扶手上。面對鏡頭,他們笑嘻嘻地為自己打板:“一,二,三!”互相逗哏、捧哏,採訪狀態一如日常閑談。

  浙江衛視2019年中音樂盛典“OPPO Reno造樂節”,將於7月亮相重慶。周杰倫擔任造樂節的原創召集人,鄭鈞、陳粒和“好妹妹”組合擔任原創推薦官。重慶,是秦昊的家鄉。能回家參加音樂節,以及帶著新單曲亮相,“一切都很完美”。秦昊超開心,說到時候會讓全家人都來看。

  在年輕人中頗有號召力的“好妹妹”組合,於2010年正式成立。一個曾按部就班在無錫設計院做工程造價,一個是偶爾在北京地鐵站抱吉他彈唱的插畫師,這兩個大男孩因共同的音樂愛好聚首。他們的組合,之所以取一個很女性化的名字,是因為兩人第一次合作唱的歌是孟庭葦的《你究竟有幾個好妹妹》,遂以“好妹妹”之名。

  2012年,“好妹妹”推出首張音樂專輯《春生》,2013年,推出第二張音樂專輯《南北》。《一個人的北京》成了無數北漂追夢文青的必聽曲目。

  2015年,“好妹妹”組合作出一個極其大膽的決定:要在北京工人體育場開首個大型戶外個人演唱會“自在如風”——當時敢在工體開演唱會的大多是外國藝人和港台藝人,內地藝人只有零點樂隊、汪峰和鳳凰傳奇。

  彼時為了那場演唱會,“好妹妹”還做了一件事。2015年6月初,“好妹妹工體萬人演唱會”以全場99元的票價開始眾籌。一個月後,198萬元的眾籌目標超額達成。

  9月的演唱會上,秦昊驕傲地說,“好妹妹”是首個登上工體的獨立音樂人。當晚工體的上座率超過90%。

  後來,除了他們的“春生工作室”一點點拔節生長,“好妹妹”的音樂和歌聲,還頻頻出現在一些知名大電影中。“好妹妹”出圈了。

  與此同時,原本小眾的“獨立音樂人”“原創唱作人”概念,也在近兩年開始登上綜藝舞台,演變為被大眾消費的文化符號。

  對於一直伴隨自己的身份標籤,張小厚的理解是:“原創音樂人的身份,更有自我表達的感覺,是用音樂這種語言來跟大家交流的很好方式。不管是唱別人的歌還是自己的歌,你都會有自己的理解和重新塑造。”

  優秀原創音樂人應該具備什麼特質呢?秦昊覺得,要真誠,不能說你沒有的,也不能說非你所想的東西。張小厚給出的回答更樸實,“不能騙人”。

  獨立音樂人和商業化之間的關係,一直是輿論場屢愛咀嚼的話題。對此,他們倆幾乎異口同聲地回答,音樂就是商業化的產品。

  “18歲,決定了你是什麼樣的人;等你有了孩子,再確定你是什麼樣的人。”張小厚覺得,商業化和獨立之間根本不衝突,如果你有獨立的角度和思想,不會因為有錢了就失掉那些東西。“周杰倫就很獨立,非常有個性,但在商業上很成功。他是能擊敗這個說法最好的例子”。

  除了周杰倫,秦昊和張小厚認為好友陳粒也是獨立精神的代表。平時,他們三人會相聚在某一人家中,聊聊天,吃零食,分享喜歡的音樂,一起看電視。當“好妹妹”新專輯上市時,陳粒還會挑其中的一首歌,親自演唱,在線為他們宣傳打call。

  在日常創作方面,秦昊笑稱,他的狀態已較往昔發生不少轉變,例如以前會在夜裡喝一杯小酒,寫寫歌,而今健康了許多,會早起吃早飯,再開始寫歌。

  張小厚特別提到,最近他會因為看綜藝而忽然萌生寫歌的慾望,例如會被節目中一位父親關心自閉症兒子的瞬間觸動。“從小朋友到成人,生活有很多打敗你的機會。每次遇到挫敗大家都很堅強,但只有別人擁抱你的時候,你才會徹底崩潰痛哭”。

  看電影,是觸發秦昊創作靈感的“高效”源泉。“你會覺得導演想說的這個事情我也想說,但他說得很好,我也想表達表達看看”。當秦昊看完《無名之輩》,就非常感慨原來喜劇都有悲劇的內核,“基於這個,我可能會創作一些東西”。

  從安安靜靜唱一些無人欣賞的歌,到一步步走到舞台焦點。回顧“好妹妹”經曆的這9年,張小厚認為,以前是門外漢進入音樂行業,太多訊息闖入之後不知道怎麼判斷。慢慢瞭解這個行業之後,能回歸冷靜的狀態思考自己應該是怎樣的。

  對“好妹妹”而言,發掘出本我,並通過“表演型工作”釋放潛在的自我,是做音樂的誘惑所在。他們倆用“自在如風”定義當下的“好妹妹”音樂風格——很多元,想唱什麼就去試試。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沈傑群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年06月04日 08 版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