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都會博物館專家:4.5億美元《救世主》並非達·芬奇所作
2019年06月04日07:44

原標題:大都會博物館專家:4.5億美元《救世主》並非達·芬奇所作

今年是達·芬奇逝世500年,倫敦女王畫廊正在舉行英國皇室所藏達芬奇素描展。然而,另一幅被認為與達·芬奇有關的作品卻再一次受到權威學者的質疑,就這是前年在佳士得拍出4.5億美元的《救世主》。

澎湃新聞獲悉,紐約大都會博物館的一位研究達·芬奇的專家近日批評佳士得拍賣行在為《救世主》(又名《薩爾瓦多·芒迪》Salvator Mundi)編撰目錄時包含了錯誤地暗示,而當時拍賣行是將她列入鑒定這幅畫是達·芬奇所作的學者之一。

2017年,紐約佳士得以創紀錄的4.5億美元拍出的《救世主》

這位專家是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研究者、策展人卡門·班巴赫(Carmen Bambach),如今她宣佈說:“這並不能代表我的觀點。”

班巴赫在2008年受英國國家美術館邀請參觀《救世主》,2017年,紐約佳士得以創紀錄的4.5億美元(約人民幣29.577億元)的價格賣出了這幅畫,並將她列入了學者名錄,並稱學者們 “對這幅作品進行了深入的研究……得出了廣泛的共識,認為《救世主》是萊昂納多的作品”。

當時佳士得將該作品稱為“21世紀最大的發現”。作品被一名匿名買家通過電話競拍購得。拍賣結束後,這幅作品的拍賣師Pykklanen激動地表示,這是自己職業生涯的巔峰,“它將成為我所賣出的最貴的作品。”而在1958年,這一畫作曾售45英鎊。

拍賣現場

專家否認《救世主》出自達·芬奇,英國國家美術館角色為何?

在班巴赫即將出版的四卷本《達·芬奇傳》(一部超過100萬字和擁有1500幅圖片龐大書籍),她將這幅作品的大部分畫作歸功於達·芬奇的助手喬瓦尼•安東尼奧•波斯特西奧(Giovanni Antonio Boltraffio),達·芬奇本人只是“少量的潤色”。

這幅《救世主》曾入選2011年在英國國家美術館舉辦“萊昂納多畫展”(Leonardo exhibition),佳士得將其描述為21世紀藝術的新發現,而自去年阿布紮比盧浮宮(Abu Dhabi Louvre)此作品的揭幕儀式被取消以後,《救世主》的下落一直成謎。

在本月早些時候,班巴赫透露了自己被英國國家美術館聯繫的驚訝之情:“我收到一封電子郵件,問我是否願意在2008年賞析《救世主》的學者中公開自己的名字。”

“我不想回覆這個郵件,因為我不想被列入那些說‘是’的人之列,因為我當時並沒有被真正問到我對《救世主》的看法。如果把我的名字加到名單上,這將是一個預設的聲明,即我同意這幅作品是達芬奇所作。但事實上我不這麼認為。”

文物修復監督機構“英國藝術觀察”(art twatch UK)的主管邁克爾·戴利(Michael Daley)也懷疑這幅畫的真偽。在他看來,來自英國國家美術館的郵件是“令人不安的進展”,“這表明,當盧浮宮發現下半年計劃舉行的大型達芬奇畫展很難獲得貸款時,英國國家美術館或仍在努力展示專家對鑒定結果的支持;或者,英國國家美術館的董事要求澄清美術館早期參與的所謂學術活動的性質。”他補充道,“如果英國國家美術館當時不展出一幅未來在市場上出售的畫作,也許此後沒有博物館性質的機構會購買和收藏這幅畫。”

英國國家美術館

當然班巴赫的鑒定基於許多因素,包括這幅畫未曾向世人公開的原始狀態,它在2007年進行修復時,幾乎“完全被剝光了”,但“我知道這幅畫損壞得有多嚴重。”同時,她還對這幅畫創作於1500年左右、可能屬於查理一世藏品的說法提出了質疑:“直到19世紀中葉,這幅畫才被完整地記錄下來。”對於拍賣價格,班巴赫認為,“這不是一項好的投資。”

為紀念達·芬奇逝世500週年,英國倫敦女王畫廊正在舉辦“萊昂納多·達·芬奇:素描的一生”大展,展出作品來自英國皇室收藏的超過200幅達·芬奇的素描和手稿,涵蓋了他65年的繪畫生涯。

班巴赫發現展出作品包括一幅小窗簾研究,被描述為來自達·芬奇的工作室。在科學研究的幫助下,她把這幅作品與佛羅倫斯烏菲齊美術館的一幅達·芬奇畫作聯繫起來。

英國國家美術館對班巴赫所說的郵件不予置評,但館方也表示:“(我們)在將任何貸款納入展覽前都進行了仔細考慮,會權衡將貸款納入展覽的利弊,包括對公眾觀看作品、對展覽整體論證和學術研究的有益之處。”

“2011年,我們將《救世主》納入達芬奇畫展的原因是我們覺得這幅新發現將極大的引起關注,觀眾也可以通過辨別被公認的達芬奇作品和當時新發現的《救世主》,給出自己的觀點。

《救世主》細部

《救世主》真贗、買家、去向皆成謎

其實早在佳士得宣佈將拍賣這件作品,《救世主》真贗之爭就沒有停歇。早在2017年11月,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前館長托馬斯·坎貝爾(Thomas P. Campbell)在自己的社交網絡上放出一張達·芬奇《救世主》修復之前的照片,並配文“4.5億美元?!希望那個買家瞭解藝術品保護的問題。”

托馬斯·坎貝爾在社交網絡上發佈對畫作的質疑,並公開了畫作修復前的模樣

托馬斯·坎貝爾的賬號擁有3.74萬粉絲,狀態一經發佈,便有超過2800人點讚。而與此同時,也不少人對此毫不買賬,其中包括紐約藝術評鑒專家Robert Simon、紐約藝術商Alex Parish和Warren Adelson,他們在2005年美國的一場小型地方拍賣上購得了這幅《救世主》,之後以R.W. Chandler公司的名義請紐約藝術品修復師Dianne Dwyer Modestini對畫作進行了修復。

在坎貝爾帖子下的評論中,負責經營《救世主》畫作的有限公司的Robert Simon寫道,“坎貝爾教授,這樣的評論無疑顯示您對世界上最值得敬重的畫作修復師知之甚少,又對其惡言相加。這位修復師曾在您過去就職的地方勤懇工作多年。我親自看了《救世主》的修復保護過程,我能夠為Dianne Modestini的絕對誠實與謹慎作證,我也為她對作品所付出的努力表示尊敬,她展現出了修復師這一行當的最高道德水準。針對嚴肅媒體和社交平台上盛行的愚蠢言論,我本不願評論,但現在看來我不得不發聲。”

事實上,除了托馬斯·坎貝爾,外界對《救世主》拍出4.5億美元高價的質疑未曾停歇。《紐約時報》評論員認為,《救世主》中基督手持水晶球的畫面似乎沒那麼吸引人,不會得到丹·布朗追隨者們的喜歡。雖然畫中的一些小細節具有達·芬奇的特色,但是畫面的單調性與過度柔和令人難以忽視。畫中的基督眼神空洞,舉起的右手相較《施洗者聖約翰》而言,看起來更僵硬,而缺乏知覺,並且與陰影中的臉頰和嘴巴相比亮度過高。此外,和達·芬奇的其他肖像畫不同,這幅《救世主》中的人物似乎面朝正前方,如同中世紀的聖像畫一般。

雖然對畫作中的細節有諸多疑點,且修復過程也讓人產生不少質疑,但是不少人士依然相信《救世主》就是達·芬奇的真跡。

該作品在佳士得拍賣前的預展中

而針對《救世主》被拍賣背後的一些細節,也分析人士認為,“《救世主》的市場成績一面照出西方藝術交易體系的規範,一面也折照出其中的黑暗。《救世主》在佳士得的上拍,可說是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救世主》背後的那場‘疑似’連環詐騙,導致俄羅斯畫主絕不可能將作品再交給蘇富比,佳士得在這個交易里幾乎沒有對手。從前兩年開始,俄羅斯富豪就已陸續通過佳士得走貨,吐血出售他的收藏。佳士得憑藉強大的新興市場號召力,為他挽回了一些損失,這次的達·芬奇,更是為其挽回了不小的顏面。但此事遠未結束。

事實上,對於《救世主》的買家也是一個迷,佳士得並未公佈買家身份,雖然坊間有傳言是法國富豪、藝術品收藏家弗朗索瓦·皮諾(Francois Pinault)競得,如果真是皮諾競得,那此事內幕將更加複雜,因為皮諾有著佳士得的大部分股份。

後又有傳聞說,《救世主》的神秘買家是沙特王子巴德(Bader bin Abdullah bin Mohammed bin Farhan al-Saud),雖佳士得不會未經允許地對任何買家或賣家身份作出評論,巴德王子不願對相關新聞作回應。但是,位於阿聯酋的盧浮宮阿布紮比館曾發佈推特表示,達·芬奇的《救世主》“即將來到盧浮宮阿布紮比館。”

但2018年9月,盧浮宮阿布紮比館宣佈將無限期推遲《救世主》的揭幕,此後,《救世主》的去向也成謎。

盧浮宮阿布紮比館

但佳士得的一位發言人說:“十多位學者組成的小組在拍賣前近10年就確定了該畫為達芬奇的真跡,並在2017年拍賣時再次確認。”儘管我們意識到這幅畫會成為公眾輿論的巨大話題,但自2017年佳士得拍賣以來,沒有任何新的討論或猜測導致我們重新審視它。”

註:本文部分內容編譯自《衛報》Dalya Alberge《達·芬奇研究專家拒絕支持《救世主》歸於達·芬奇名下》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