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6人受傷絕處逢生!勇士想要三連冠有多難?
2019年06月03日17:57

太難了
太難了

  31年前,湖人教練萊利向美國專利商標局提出了“三連冠”(three-peat)商標申請,當時的湖人,兩冠在手,隨後的事情我們都知道了,湖人11勝0負的季後賽戰績並未讓萊利放鬆,他帶領全隊去聖芭芭拉的集訓營封閉訓練,直接把史葛和莊遜練的賽季報銷,總決賽被活塞橫掃。

  此後的幾十年,除了佐敦的公牛和OK的湖人,再沒有一隻球隊能達成三連冠的壯舉,火箭,湖人,熱火,都在第三年如強弩之末,被場內外的壓力和每個球員的小算盤壓塌,倒在了追逐第三個總冠軍的艱難道路上。

  只是場內外的因素倒也罷了,奪冠還需要上天眷顧的,運動員就像海中漂浮的少年派,不止要盯著海岸線的方向,還要提防自己被同船的猛虎當作晚餐,這隻猛虎,就是傷病這個陰魂不散的幽靈了,也許是連年征戰讓勇士球員身體超負荷運轉,加大了受傷的概率,從常規賽開始,勇士就一直小傷不斷,居里/格連/伊古達拿常規賽分別缺席了13/16/14場,卡辛斯更是只出戰了30場,勇士全隊,沒有一個人能保證82場全勤。

  莊遜在日後談到萊利的集訓說:“我們拚了一個賽季才得到這個成果,結果剛要享受香檳的味道,萊利卻讓我們的神經再度繃緊起來。許多老隊員都恨透了萊利,他簡直不讓我們喘氣。”

  經歷過公牛和馬刺總冠軍之旅的卡爾早就是老油條了,他知道什麼比賽可以放什麼比賽必須贏,常規賽末段勇士鎖定了西岸第一,他根本不考慮總決賽的主場優勢也要拉長輪換,多一個主場這件小事對於這隻誌在三連冠的球隊來說,遠不如保持健康重要。

  即便如此小心翼翼的保護,漫長的賽季仍舊像在頭頂玻璃碗在兩個摩天大樓中間走鋼絲繩,說不清什麼時候就會被一陣風吹倒。

  面對強敵火箭,杜蘭特前四場場均出戰44.78分鐘,多1分鐘上場時間,就多1分受傷的概率,無情的傷病猛虎找上了杜蘭特,杜蘭特在第五場第三節受傷離場,這一走,就再沒回來。

  殺死冠軍球隊的,往往是他們自己,刺客湯馬士早就對西蒙斯說過:“我們在最後一年,沒了奪冠的激情。每個角色球員都在盤算自己的下一份合同,冠軍的奧秘,在冠軍之外。”

  勇士會面對核心的傷病問題重蹈覆轍嗎?他們會輸給自己嗎?不止杜蘭特,居里的手指一直有傷,伊古達拿上一場也因傷離場,今天湯臣左腿拉傷離場,中鋒魯尼鎖骨關節扭傷離場,面對如此嚴重的傷病,又是作客作戰,就算輸了,也沒人會責怪他們。

  可勇士,是決然不同的球隊,他們的球風華麗瀟灑,進攻水銀瀉地,翩翩君子的球風下,藏著一顆哥斯拉的怪獸心臟。

  不管是誰倒下,只要還有一個人在場,他就代表著勇士這個隊,勇士的球衣就是驕傲和不屈的象徵,是的,杜蘭特倒下了,湯臣倒下了,居里被速龍的絞肉機防守搞的疲於奔命,可是這是一個完整的球隊,每個人都帶著追逐總冠軍的意誌而來,冠軍的榮耀,不止屬於居里,湯臣,杜蘭特,更屬於在場的每一個球員。

  卡辛斯,每次防擋拆都可以剪成教科書,提醒別的內線不要這麼做。格連,進攻技術糙的像老樹皮,庫克,作為控衛完全不知道如何組織。博古特,他還在打球?

  每個球員都有這樣那樣的缺陷,可卡爾知道,要想在傷病如此嚴重的情況下爭冠,你必須信任他們每個人,他再次拉長了輪換,針對第一場西亞卡姆出色的發揮,將卡辛斯派上場幫助格連協防禁區。堵住他的突破路線不讓他為所欲為。

  第三節18-0的勇士,打的套路都是我們平時很少見的,居里一持球,面對的防守壓力是這樣的。

  居里被嚴防,勇士每個人都開始持球,人人都是進攻發起點。湯臣持球突分伊古達拿跳投,卡辛斯轉換進攻助攻伊古達拿三分,湯臣給格連送籃下空切,卡辛斯數次高位策應。第三節勇士助攻14次,速龍只有2次。

  勇士全場38次進球有34次來自助攻,全場助攻率89.5%,1984年以來總決賽最高,下半場勇士的22個進球全部來自助攻,這是2005年的馬刺之後第一個做到這點的球隊。

  庫克,麥金尼,這些小人物紛紛在球隊最需要他們的時候毫不手軟的站了出來。更不用說棺材板壓不住的伊古達拿了。

  勇士的後備就算加上831萬年薪的利文斯頓,也不如速龍伊巴卡一人拿的多,可今日的後備得分,他們25-31並未落後太多,這些角色球員並未像湯馬士,保殊所說的缺乏對勝利的渴求,他們的求勝欲,隔著屏幕你我都感受到了。

  當球星倒下,當主將受傷,奪冠的希望就像接力棒一樣在勇士球員手中傳遞著,他們記著自己為何而來又為何而戰,strength in numbers,勇士高傲著頭顱離開北境,湯臣對記者說他會回歸下一場,杜蘭特也有可能復出,經歷過足夠多傷病洗禮的勇士,或許等到了撥開雲霧見光明的時刻?

  (三十分)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