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專家分析拜登參與美國2020年大選前景
2019年06月02日21:28

原標題:法專家分析拜登參與美國2020年大選前景

參考消息網6月2日報導 4月25日,喬·拜登宣佈參加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作為第三次對總統職位的角逐,拜登的加入備受外界關注。

最新民意調查顯示,拜登獲得民主黨內提名的支持率逼近40%,遠超排在第二名的伯尼·桑德斯,後者支持率為大約16%。其他競選人所獲支持率都在個位數。一些分析師認為,拜登對特朗普競選連任構成有力挑戰。

針對拜登的參選形勢,法國國際關係與戰略研究所研究員讓-埃里克·布拉納在該所網站發表文章稱,憑藉著經驗和名望,以及身上“前總統奧巴馬”的印記,拜登成為民主黨的熱門人選之一,但他也絕非高枕無憂,還將會有一系列問題困擾他。文章編譯如下:

美國總統選舉在4月25日發生了變化:這一天,喬·拜登宣佈參加2020年總統選舉。

這位美國前副總統的加入備受期待已久,雖然有人認為他將會放棄這個機會,正如此前的那兩次一樣。但這次似乎有所不同——被認為是熱門候選人的拜登手握幾張“王牌”,有望改變民主黨陣營的形勢。

王牌一:新鮮感

首先,拜登選擇參選的時機與特別檢察官羅伯特·米勒報告的發表所引發的危機有關。

在米勒長達兩年的調查期間,民主黨引入一個觀點:現總統可能是國家的叛徒。不論如何,這種不誠實的氣息將會成為特朗普下屆競選運動的一個抹不掉的疤痕。

特朗普“是”或“不是”叛徒,已經不重要了。他在2016年的競選運動與俄羅斯“不存在勾結”的結論已經得出,總統本人不斷髮表推文提醒這一點。而拜登是在這一危機之後進入“競技場”內的,因此不用像其他候選人那樣與此事糾纏不休。

借助於這種自由,他將會為自己打算書寫的國家故事提供另一種敘事方式。如今他所處的位置非常利於翻過這一頁,回到那些更接近美國民眾及其日常生活的問題上。當其他候選人談論“彈劾”時,他則將談論失業、教育和醫療等。當然,其他人也會談論這些問題,但是由於此前那些人已經說了很多了,因此效果會減價扣。

拜登則不同,對民眾來說,他有新鮮感。拜登將作為特朗普的反面,成為他唯一的真正對手。

王牌二:奧巴馬印記

一上來就領跑的拜登,將憑藉著他的經驗和名望,以及身上“前總統奧巴馬”的印記,猛踩油門。

對前特朗普時期的懷念將會完全傾注在他身上,而回憶將會被美化。他將毫不費力地贏得非洲裔美國選民的支持,後者記得此人與他們的冠軍(奧巴馬)之間的“兄弟情”。

許多候選人——包括卡瑪拉·哈里斯和科里·布克——覬覦這部分選民,如果得不到這些選民的支持,這兩個“嫩芽”將毫無機會。拜登也清楚這一點。

王牌三:經驗豐富

拜登的“嫻熟手段”有希望清除掉道路上所有早到者:在本陣營的21位候選人當中,也許只有伯尼·桑德斯能夠脫身。

伯尼·桑德斯將幫助拜登掃清障礙,之後他們二人之間的對抗將由中間派民主黨人和獨立分子來評判,這些人更傾向於選擇一位經驗豐富之人。

自從桑德斯指責希拉里舞弊以來,民主黨內部不斷撕裂,拜登則可以統一黨內聲音。為了安撫黨內情緒,他會將副總統的位置留給這種極左趨勢的繼承人。

王牌四:中間派候選人

拜登是第一位信奉天主教的副總統,他可以依靠天主教選民。

不僅僅是宗教人士,在現任總統治下,美國充斥著分歧、緊張和無休止的對抗。拜登則可以代表奧巴馬治下的八年,讓人回想起那八年間的治理。由此他將加深自己與特朗普的對比——許多人認為特朗普衝動、陰謀論、虛偽。拜登將以他在華盛頓40年的職業生涯讓中間派放心,他將自己的經曆作為政權穩定以及“常規”的保證。

拜登的競選運動將是政治性的,會有一份計劃和一些集體目標,還將對每位選民講話,特別是在2016年拋棄民主黨陣營的工人選民。具有賓夕法尼亞州背景的拜登會告訴那裡的工人,自己與他們站在一起。

年齡因素和其他問題

跟其他黨內候選人相比,拜登面臨的風險在於“看起來過時了”。在挑選副總統人選時,年齡可以成為一個有利因素。但如果處理不好這一點,這在整個初選階段都將會是他的負擔。不過,只要選擇一位非常年輕的副總統,他就能恢復時間天平的平衡,如果特朗普決定保留彭斯作為副總統,這將成為拜登獲勝的跳板。

當然,拜登的反對者可以用幾個“大問題”來攻擊他,比如:在上世紀70年代,他反對用校車接送學童;在上世紀80年代,他反對墮胎法以及同性戀婚姻;作為克拉倫斯·托馬斯被提名為最高法院大法官的聽證會主席,他對聽證會的管理不當,對指控托馬斯性騷擾的安妮塔·希爾支持不足;在上世紀90年代,他支持一項引發爭議的犯罪立法。他尤其需要處理關於他對女性過於親密接觸的攻擊,這些指控還會被提及,不管在己方陣營還是對方陣營。

關於拜登的競選團隊,我們已經知道的是,他將極為倚賴奧巴馬在民主黨內的強大形象,因此我們將會經常聽人談論拜登的副總統任期。奧巴馬稱他為“最成功的”副總統,並授予其“總統自由勳章”,這是美國對普通平民授予的最高榮譽。

在第一階段受到密集攻擊之後,拜登將會逐漸受到全黨的支持,因為他為本黨帶來了對2020年候選人所期待的一切:為2016年複仇,蕩滌“侮辱”,讓事情重回軌道。

當然,特朗普的想法恰恰相反。(編譯/林曉軒)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