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愛魔力》:泰劇的變與不變
2019年06月02日11:20

原標題:《尋愛魔力》:泰劇的變與不變

泰劇的套路

屈指算來,從2003年中央電視台引進第一部泰劇《俏女傭》算起,泰劇進入當代中國觀眾視野已曆經十五個年頭。雖然大概還比不上韓劇與日劇(有爭議),泰劇在中國觀眾最為喜愛的亞洲電視文化中位列前三總歸問題不大。

雖然泰國的國力遠不能與日、韓相垺,泰劇還是有其特色,對於電視劇播出的安排就是比較顯著的一個。在泰國,電視劇每集的時長可以達到兩個小時(含廣告),是常規的日、韓電視劇時長的兩倍以上,比起每集只有15分鍾的NHK“晨間劇”,就更可以用“冗長”來形容了。由於這個原因,泰國幾大著名的電視台,譬如CH3,CH7,CH9,Exact(其中CH3和CH7的電視劇最為著名)一般在晚間黃金檔(20點20分到22點20分)安排一集電視劇,每部電視劇每週播出2到3集。這與中、日、韓電視劇的通常播出頻率,都有些不同。

雖然泰劇類型相當齊全,可以說是“神話”、“曆史”、“偶像”、“警匪”無一不有;但產量最多、最受歡迎的是當屬愛情劇。它們多數改編自暢銷言情小說,一向以浪漫愛情故事為主要創作題材,因此也被稱為“Lakorn”。以演員出眾的外觀形象、曲折離奇的情感故事和高品質的物質條件給生活水平較低的泰國普通百姓提供幻想的空間,是這些愛情連續劇常年“霸屏”的製勝法寶——比如2016年在泰國位列收視前十的電視劇《綠野仙蹤》、《海火》與《這個平凡的男子》皆是如此。

《這個平凡的男子》

在眾多中國電視觀眾的腦海里,韓劇是純情浪漫的,美劇是震撼刺激的,國產劇是勾心鬥角的……至於泰劇給人留下的“刻板印象”就是故事發展緊湊、跌宕起伏、情節離奇甚至堪稱“狗血”,劇中充滿了虐戀、複仇的戲碼。大部分泰劇呈現出驚人一致的整體風格——家族內鬥、情感複仇、黑幫爭鬥、財產紛爭等極端情節的反複設置和推進,將戲劇化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些重口味情節的環環相扣構成泰劇的敘事特色。泰劇的故事設定多為男主角的帥氣多金、女主角則貧窮上進。沉著冷血的男主角通過相處逐漸被性格開朗、天真活潑的女主角所吸引,從一開始的不屑一顧到漸漸傾心。這其中,自然也常有一個惡毒前女友或是多年暗戀男主未果的女二號從中作梗,還有一個默默守護女一號的癡情男二號默默付出。男女主角在誤會和愛之間來回折騰、從情感到身體相互折磨、劇情全靠“羨慕嫉妒恨”推動,結局總是皆大歡喜——這或許是“善惡終有報”的佛教基本教義在泰國電視劇中的體現。

《花戒指》

除了情節設置的“套路”之外,泰劇在敘事結構上多為簡單的人物矩陣和發展軌跡,缺乏美劇或日劇那樣獨特而複雜的敘事結構,劇本語言方面也缺少發人深省的傳神之筆——網絡上用日劇畫面台詞作為表情包者比比皆是,借用泰劇者卻相對少了許多,恐怕就是一個絕好的例子。這些缺憾的存在,使得泰劇在2011年快速崛起,乃至出現了許多類似“泰劇席捲中國市場”、“泰風壓倒韓流”的論調之後,只是曇花一現而已。

在中國網絡隨處可見的《半澤直樹》著名台詞

穿越的創意

話說回來,最近幾年泰劇在國內似乎又有回春趨勢,越來越多的人成為“泰米”。這與泰劇本身的改變自然不無關係。2018年的《天生一對》在泰國引發收視狂潮,其大結局時在中國國內也創下10萬網友同時觀看的盛況。這部劇中的女主角Karagade敢愛該恨,勇於表述自己的真實感情,與劇中的含蓄靦腆的女性形成了鮮明的對比。泰劇曾經不斷地宣揚的恰恰是讓女性變得不勇敢,帥氣多金的男主角們可以無時無刻為女性解決一切困境,打擊心懷叵測的反派角色護其周全,再鏗鏘玫瑰的女性角色在故事的結尾也會卸去一身防備,將生活重心再度歸於家庭。這一點有些不合國內泰劇觀眾群體(女性為主)的口味。所以當這一點得到了修正之後,國內觀眾自然更加樂於接受泰劇了。

《天生一對》

《天生一對》的另一個成功之處在於穿越到古代的設定。對於一直以“劇本原創水平和創新能力的匱乏”為人詬病的泰劇而言,這一點尤其難能可貴。2018年4月2日,泰國總理帕拉育甚至召見劇組,稱讚“這部電視劇展示了泰國的文化和傳統以及當時人們的穿著,這引起了泰國公眾的興趣,人們都很喜歡”。

到了2019年,又一部泰劇延續了《天生一對》中的“穿越”概念,這就是5月份開播的都市愛情喜劇《尋愛魔力》(Mon Garn Bandan Ruk)。與《天生一對》回到古代截然相反,這部新劇是向著未來穿越。女主角Diew Namneung出身富裕家庭,住著奢華別墅,平日以車代步,在雜誌社工作。這一點應當算是延續了一段時間以來泰劇女主“翻身”的趨勢——從原來的灰女生變成現在的白富美(譬如《情牽一線》、《愛情,姐給你搞定》)。

《尋愛魔力》

《尋愛魔力》從Diew糟糕的一天開始了。一出門,她發現自己的車胎漏氣了;好不容易借到了母親的轎車,誰知開車路上被疑似碰瓷,只能去警局處理,於是錯過了一次重要的採訪機會,遭到主編的責罵;等到下班回到家,又碰到母親與一個男子在一起,儘管父親已經去世了兩年,Diew還是對此無法接受,與母親爭吵了起來,最後挨了耳光,憤而離家出走……情緒低落的女主角向著形如章魚的神婆sisat許願,回到三天之前,擺脫這糟糕的一切,誰知上天恰恰打算讓事情變得更糟。當Diew一覺醒來時,她發現自己留著長頭髮,而昨天的自己還是短髮……直到拿來報紙之後她才發現,自己鬼使神差半地穿越到了三年後的2021年(本劇拍攝於2018年下半年)。

最離譜的是,穿越後的Diew驚恐地發現自己已經名花有主,而丈夫Aoey Songklot完全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順便提一句,《尋愛魔力》藉著Diew之口說出了泰國年輕女性的擇偶標準——“至少也要像韓國歐巴那樣啊”,甚至“歐巴(오빠,“哥哥”)”的發音也完全借用了韓語。這不能不令人感慨東南亞地區的“韓流”之勁。這恐怕就不難理解,韓國偶像劇《浪漫滿屋》為何能在泰國贏得最高達64%的收視率,而10年之後(2014)泰版的《浪漫滿屋》同樣取得空前成功了。

《尋愛魔力》劇照

《尋愛魔力》的有趣之處在於,它不僅是一部“先婚後愛”的穿越劇。起初,Diew千方百計想回到最初的人生,對於在學校教泰語的丈夫百般嫌棄,唯恐避之不及。甚至為了擺脫Aoey的“糾纏”還主動為其創造與女性同事、朋友的見面機會,顯得性情大變。可是她終於在遭遇各種磨難中不小心將心交給了男主並愛上了男主!但《尋愛魔力》並未像其他一些泰劇一樣就此以皆大歡喜結局,而是設定了“二次穿越”。已經愛上了Aoey的Diew實現了一開始的願望,當光之輪重啟後回到了現實世界(2018年)。這就意味著,在又一次失敗的“穿越”之後,Diew失去了丈夫,Aoey已經與她形同陌路。這樣一來,Diew不得不開始了尋他之旅,上演了一出“女追男”的精彩戲碼……

《尋愛魔力》劇照

新瓶與舊酒

從劇情大方向而言,《尋愛魔力》在泰劇中稱得上是不落俗套。但假若要稱之為“神劇”,恐怕也為時尚早。好劇本是一部劇的靈魂,泰劇最讓人詬病的“軟肋”就是人物關係的簡單化,為愛付出一切的男主總會有好的結局自不待言,女主也總在男主的強吻後莫名其秒地對男主產生好感,這樣一個欠缺真實感的設定在2019年的《尋愛魔力》同樣得到了沿用,彷彿在提醒觀眾,這畢竟是部“泰劇”!

至於拍攝技巧,《尋愛魔力》同樣難脫窠臼。泰劇拍攝的場景都較為單一、死板。當使用特寫來呈現演員表情時多為水平線的正面拍攝,此時觀眾與演員之間形成了時空交錯的直接對話。這樣拍攝的好處在於能給觀眾帶來直觀感受、效果也更為強烈,對泰劇緊湊、跌宕的情節有鋪墊的作用。但物極必反,頻繁出現的正面拍攝也容易造成整體情感傳遞不夠含蓄、無法起到引人深思的作用。看起來,《尋愛魔力》追求的同樣只是男女主人公的精緻外貌和場景的華麗這些直觀層面的視覺盛宴,這是否會使得觀眾產生視覺疲勞而最終落得膚淺的下場?這實在也要打上一個問號。

《尋愛魔力》劇照

不過,對於路人觀眾們而言,《尋愛魔力》最為突出的“泰劇”特徵依然是擔任男女主角的演員。泰劇中有個由來已久的奇怪現象,泰國地處熱帶東南亞,雖是黃種人卻膚色偏黑,但泰劇的男女主角們卻大多是膚白貌美甚至深目高鼻,與尋常國民彷彿來自不同的國度。實際情況其實也相差無幾,除了某些天生麗質的存在之外,泰劇在挑選演員時往往青睞混血兒。比如曾有“泰國娛樂圈公主”“泰劇女王”之稱的安妮·彤帕拉鬆(Anne Thongprasom)就擁有泰國、瑞典、阿拉伯三種血統;而薩維卡·恰雅德(Pinky)則是泰國、中國、意大利、法國、印度、阿拉伯六者的混血兒;至於在中國特別受歡迎的男演員馬里奧·毛瑞爾(Mario)也是泰國、德國、中國混血。

實際上,《尋愛魔力》的演員選擇的確非常“泰劇”。扮演Diew的柏·梅娜妲(Bow Maylada)曾經是泰國組合Kiss Me Five的成員,在2013獲得過泰國超級模特選美冠軍。特別是她176釐米的身高,在泰國女性中實在是有些鶴立雞群。相比之下,扮演男主角Aoey的米克·通拉亞(Mick Tongraya)的歐亞混血特徵一望既知(泰國人與丹麥人的混血)。如果不是一口流利的泰語,他與柏·梅娜妲的對手戲實在會讓觀眾產生異國戀情的錯覺。

柏·梅娜妲

米克·通拉亞

或許,這正是《尋愛魔力》所追求的——“看泰劇就是看CP”。英俊瀟灑的男主角與青春俏麗的女主角,很容易讓觀眾產生這樣一種奇怪的幻覺:現實生活中不可能出現的美人、美景、美情在泰劇中都可一一實現。就像是一本愛情小說,放飛愛情,憧憬夢想。演員的混血血統與東南亞社會背景的奇妙混搭,更讓中國觀眾感覺裡面說的故事跟我們身邊的有點像,但又遠隔千山萬水,具有豐富的異國情調。

或許,這就是泰劇的魅力。

關注我們Facebook專頁
    相關新聞
      更多瀏覽